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番外一.第六章

 

董子健还没来得及吃上刘昊然偷带的糕点,就被人团团围住,要换下一套衣服。刘昊然被迫赶了出去,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不见了踪影。

“等一下,换什么衣服?”

董子健眼睁睁看着刚要吃进嘴里的糕点跑了,肚子又饿还没东西吃,自然语气不善。

“迎亲的衣服和喜宴的衣服怎么能一样!”

董子健哑口无言,“让我先吃个午饭,再换衣服吧。”

“不行,来不及了。酉时就得迎客,现在午时都过了,算上换衣服的时间……唉,我去找找有什么点心能垫垫饥。”

董子健满意地坐下,居然过了午时,难怪饿成这样。

为了不弄花妆容和脏了衣服,拿来的糕点都是能一口吞下的大小。不过也没多少,一块手帕里,孤零零的五个。有也总比没有好,董子健边吃边暗自祈祷喜宴能快点开始。

姑娘们手脚利索,悄悄地把刘昊然放了进来,得以提早半时辰相见。

刘昊然赶紧把刚才拿的糕点塞在董子健手里,“吃完把这个给吃了。”

相比之下,刘昊然给的糕点可实诚多了,一个足有婴儿的拳头那么大。

董子健吃得又快又急,刘昊然深怕他噎着,赶紧倒了杯水。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去,董子健一个劲地摆手,指了指自己的嘴。

刘昊然没懂他什么意思,以为是不够,“我只有这么多。”

“不是。”董子健拍了拍胸口,总算有点饱腹感,“喝水会弄掉口脂的。”

“就算你不喝水,它也快没了。” 

“啊?”

“刚才都被你舔没了。”

董子健见到糕点什么都忘了姑娘们的千叮咛万嘱托,“怎么办?”

“没事,我可不想吃这口脂,就这样吧。”刘昊然不以为然道。

“其实挺甜的。”

“那我现在尝尝。”

刘昊然越说越轻,两人的距离越靠越近,眼看着就要吻上,董子健的手挡在了两人中间。

“不了吧。我可想活到喜宴之后。”

刘昊然也不恼,“行。”

董子健已经预感到这么一撩,再加上这段时间的分房睡,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还是个问题。

“把这个吃了。”

“这什么?”

“一山给的解酒药。虽然他和小凯会来挡酒,但他们俩也不是铁打的,让我们有点自知之明。”

董子健就着水喝了下去,“能少喝就少喝,到时候把师父推出去。我可不想和一个醉鬼过洞房花烛夜。”

“知道了。”

刘昊然温柔地拭去董子健嘴角的水,引得董子健全身鸡皮疙瘩。

“有必要吗?”刘昊然无奈道。

“你这样会让我有一种选好那块儿之后下嘴的感觉。”

董子健仗着刘昊然现在不能对自己怎么样,过劲了嘴瘾。

刘昊然的手绕到了董子健的脖颈,抚摸两下,“你全身上下那块儿不是我的。”

门外传出咳嗽两声,刘昊然似笑非笑地看了董子健一眼,董子健瞪了回去,“还不去开门。”

刘昊然打开门,正是沈瑾,看到他不免皱了一下眉,咳嗽了一声,“你们两个都跟我走吧。”

“去哪儿?”刘昊然下意识道。

“能不能长点心,今天是你们成婚。”

董子健察觉到沈瑾又要滔滔不绝的时候,连忙打断,“师父,我们快走吧。耽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沈瑾看了看董子健,又看了看刘昊然,冷哼一声,甩袖,双手背在身后,独自往前走。

刘昊然不知所措,放在平常也不会怕成这样。自日子订下之后,沈瑾看自己的眼神越发的不对劲,刘昊然深怕沈瑾一个不同意就取消婚礼。

董子健忍笑,拽了拽刘昊然的袖子,握住了他的手。

刘昊然回握,感受到传至手心的力量,就算沈瑾不同意,抢也要把人抢回去。

董子健不知道刘昊然在想什么,被突如其来的笑容迷了眼,愣了几秒,太勾人。

 

铺天盖地的红色和囍字,外面人声鼎沸,董子健莫名有些紧张,手心里满是汗。

刘昊然打开了窗户,“现在还热吗?”

几缕冷风吹进室内,好像吹走了架在脖子上的枷锁,董子健得以呼吸,“好一点。”

刘昊然揽住董子健的肩,“有我在,别怕。”

“嗯。”董子健没说话,靠在刘昊然身上。

“你们俩别腻歪了。”张一山推开门,催着二人出去,“过会儿就按照之前说好的流程走,剩下的交给我就行。”

沐浴着众人祝福的目光,不管是真是假,刘昊然董子健都欣然接受。在沈瑾和奚染轩面前站定,恭敬地鞠了一躬,又面对面鞠了一躬。

刘昊然董子健看着对方,有些不耐地等待,耳边是不知道王俊凯从哪儿抄来的词,把两人夸得天上有地上无,仿佛讲得不是他们。

“上昭天地神明祖先,两人永结同心。”[1]

刘昊然董子健不约而同舒了一口气,总算结束了,赶紧换了一套衣服,应付接下来的灌酒。

前辈们自恃身份,估计还有奚染轩和沈瑾提前警告,每人喝了一杯就放他们走了。之后,都是经常互相切磋的平辈,早就知晓他们二人感情好,对刘昊然和董子健往死里灌,一报这些年被刺激的仇。

给刘昊然和董子健倒得酒是做过手脚,一成的酒和九成的水,不容易醉。张一山和王俊凯跟不要命似地喝,身上的酒气不需要离太近都能闻到。

刘昊然一把拦住张一山的手,小声道:“别喝了。”

是一双清明的眼睛,装醉,张一山道:“别小瞧我。”

刘昊然拿开了自己的手,也对,张一山不给别人下套就不错了。

酒敬完一圈,张一山和王俊凯快速将刘昊然董子健摘出来,让人扶着他们送去房间,自己留在原地招待宾客。

 

结婚真是件累人的事情。

董子健无意识地发出感叹,被刘昊然听了个正着。

“你还想和谁结婚?”

“没,除了你还能有谁。”董子健看刘昊然两手空空,问道,“你不是出去拿吃的,怎么什么都没有?”

“我被拦下来了,他们过会儿会送来的,让你饿了可以先把床上的红枣吃了。”

“好吧。过会儿是多久啊?我不会是第一个在婚礼上饿死的新郎吧。”

“不许瞎说。”刘昊然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削皮。

忽然响起敲门声,刘昊然正要起身,被董子健摁下,“削你的皮。”

“大陆!”

“嘘——”王大陆捂住董子健的嘴,看了看周围,没人,溜了进来,“我这次是偷偷来的,别暴露。”

董子健指了指王大陆的手,后者立即放开手,歉意地朝着刘昊然笑笑。

刘昊然给王大陆倒了杯酒,“房间里只有酒,没水。”

“没事没事。也该喝一杯,祝你们新婚快乐。”王大陆一饮而尽。

董子健总算是琢磨出哪里不对,在刘昊然耳边轻声说道:“这是交杯酒。”

刘昊然晃了晃酒壶,“还有还有。”

董子健瞪了刘昊然一眼,转而看向王大陆,“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前面没看到你?”

 “都说了我是偷跑来的,送完礼物我就回去。”

 “你就来看我们两个,其他人呢?”

“我大概再过三个月左右就能回来,不急于一时。”

“真的?”

“那当然。”王大陆笑得不怀好意,“有问题下次再问,今天我可不敢打扰你们。”

董子健咬牙切齿道:“王、大、陆!”

人早就不见了。

刘昊然一偏头,吻住董子健,是酒。董子健愣神的功夫,刘昊然趁虚而入,借着喝酒的名义,舔过口腔里的每一寸。混和着津液,董子健下意识吞咽,努力地索取刘昊然嘴里的酒。得到了董子健的主动,刘昊然的手开始不安分地在董子健身上游走,奈何衣服太过繁琐,怎么也解不开。

就在这时,又有人敲门,刘昊然置之不理,董子健推了推刘昊然,没好气地去开了门,是刚才让厨房送的晚饭。

一碗鸡汤面,足有一个脸庞那么大。

“祝二位长长久久。”

原本有一长串的说辞,在看了刘昊然的黑脸,知道打扰了什么好事,只记得一句,把托盘放在刘昊然手里,就跑了。

董子健笑得前仰后翻,一整天都没吃饱,闻到鸡汤的味道,他的肚子很给面子地叫了两声,马上拿起筷子,吹了吹,放进嘴里。

刘昊然嘴上吃着面,眼里看着董子健,像是把面当董子健吃下肚。

董子健自知不妙,心里早有准备,慢悠悠地吃着面。

“吃饱了?”

董子健点点头,下一秒,刘昊然把人当横抱起,往床上走去。

“我还没饱。”

 

夜色已深,烛火熄灭,明是深冬,屋内温暖如春。

有你,就有了全世界。

——————————————————————————————

昊健番外完!这周开始更新山磊,目测十章之内结束。

沉迷追星,不想更文,唉orz



番外一5

番外二1

评论
热度 ( 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