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 ☆周更党偶尔日更 ☆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逸真衍生】因缘

第八场

 

“主上,人族女皇已经把机枢抓起来了。据说三日后就要当众斩杀。”雨瞳木说道。

风天逸丝毫没有诧异,反而是饶有兴致地修建花的枝叶,“这母子俩当真是有趣。”

雨瞳木急了,“主上,此举可看出一来女皇是想激出易茯苓,二来太子白庭君也不甚是可靠。”

“白庭君有一件事情没有说错那就是机枢在白雪手里。机枢是谁?响彻澜州大陆的机关师,白雪怎么舍得把真的机枢放在法场,只怕是有心想破坏人羽两族的关系。而这个结果是风刃不想看到的,到时候我就可以趁乱带着易茯苓到南羽都。”风天逸放下手中的剪刀,看着窗外,羽还真正在庭院里不知道和易茯苓在说什么,两个人相谈甚欢。

雨瞳木顺着风天逸的视线往外看,“那么羽还真……”

“他自有他的去处,你不用担心。”风天逸眯起了自己的双眼,语气中的警戒显而易见。

“属下这就去调整三日后的兵力。”雨瞳木低下头说道。

“把羽还真给我叫进来。”

“是。”

 

知子莫若母。

白雪怎会不知白庭君做的什么打算,不过刚好可以让白庭君明白别以为凭借白月军团就有能力和自己抗衡。如果白庭君好好答应下来娶了易茯苓,就不会多出这么一桩事情。万万没想到把风天逸也拉了进来,那么这场内战就会变成人羽两族的战争。虽然是个很好的时间把百年和平的假象打破,但是易茯苓是星流花神这件事情不知是否被风天逸知晓,白雪不想把这件事情弄大。于是,劫法场当天,白庭君被方夜彦打晕因为白雪以白月军团所有人的性命威胁方夜彦,害的他不得不从。白雪想让风天逸知道自己被背叛了,然后离开霜城。

早在风天逸发现白庭君的消息和在外散发的消息不同的时候,风天逸就已经准备了两手准备。更何况,白雪如何都不会想到,易茯苓已经知道自己是星流花神的转世,并且告诉了风天逸。无论如何,风天逸都是不可能放了易茯苓,白雪此举还帮了风天逸一把,表面受伤,一个被架空的羽皇回到南羽都是根本不会被人所在意的。这样他才可以暗中蓄力,进一步地掌握南羽都的实况。

白庭君的不出现并没有伤到风天逸一分一毫,还有被羽还真提高威力的流光飞环。在白雪的军队兵分两路的情况下,一波在城墙少放箭,另外一波直接和风天逸他们肉搏,风天逸堪堪和白雪打个平手,当然这只是表象。事实上,风天逸游刃有余地就进了法场,见到了机枢,但是从未见过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风天逸一边与之周旋,一边查看附近的地形。

突然,羽还真出现在了风天逸的身边,“陛下,我……我是不是……来迟了?”

“没有。”风天逸笑了,“过会儿发生的事情不要太惊讶,你只要记得我交代你的事,一定要完成!”

“是,陛下。”羽还真已经不是第一次用流光飞环伤人,和风天逸配合默契,前仆后继的士兵竟伤不了他们分毫。

白雪的士兵发现风天逸一直护着羽还真,而且熊棠感觉到羽还真就是那天夜里被风天逸抱在怀里的男宠。他们决定把风天逸和羽还真分开,然后拿羽还真来引诱风天逸。虽说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都要试试看。

城楼上的守卫在风天逸和羽还真中间放了一箭,明明有默契的两个人,羽还真却自然而然的往左边一躲,而风天逸并没有把羽还真拉过来。这让熊棠有些拿捏不准,不知道是不是风天逸故意卖出来的破绽。情况紧急,熊棠还是让所有人都围住羽还真,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等风天逸反应过来,想要救羽还真的时候,一时不备,胸口就中了一箭。

此时,白庭君竟然出现一箭射杀了机枢。风天逸捂着自己的胸口,看到机枢已死,果然和他猜测的所差无二。因为白月军团的出现,分散了兵力,雨瞳木及剩下的羽卫全部带着风天逸逃跑。

雨瞳木回头看了一眼羽还真,垂头丧气地被熊棠看管,深怕趁乱被羽卫给带走。没想到羽还真抬起头和雨瞳木对视,露出了一个微笑。雨瞳木也只来得及看到羽还真的微笑,城门就被关上了。

“赶紧通知风刃,让他派人来接我们,说我重伤不醒。”风天逸被带到了安全的地方,拿出胸口中的护心镜,神色自如地说道。

“是,主上。”向从灵连忙出去点亮了皇族之间特殊的讯号。

“那易茯苓呢?”雨瞳木问道。

“她是星流花神,风刃不会不让她去南羽都的。”风天逸看了一眼雨瞳木,“我再说一遍,不要对羽还真的事情太上心。”

“是,主上。”雨瞳木连忙跪了下来,他真的只是和羽还真相处了一段时间,纯粹的兄弟情,怎么风天逸总觉得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

易茯苓哭着冲了进来,也不顾风天逸是羽皇的身份,质问道,“风天逸,为什么庭君哥哥会把我爹杀?”

“易姑娘,主上的胸口被箭射中,如今性命担忧。还请易姑娘在主上醒了之后,再询问。”雨瞳木往前走了一步挡住了风天逸也拦住了易茯苓。

“什么?!”易茯苓一愣,隐隐约约地看见风天逸苍白的脸,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请易姑娘随我在外等摄政王的到来,我们过会儿要去南羽都。”雨瞳木说道。

“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易茯苓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问道,“还真呢?”

“被……我也不知道。”雨瞳木本想说熊棠抓住了羽还真,可是风天逸说羽还真又自己的去处,他也有点不确定。

易茯苓还想说什么,但转身走了。

易茯苓一离开,风天逸就坐了起来,面色不悦,“怎么风刃还没到?”

“裴大人正在路上,约莫再有一刻就到了。”雨瞳木小心地回答道。

 

羽还真被关了起来,最偏僻的一个牢房,深怕风天逸会来劫狱,但是风天逸今天的一番表现又让熊棠怀疑羽还真对风天逸没这么重要,不敢随意处置羽还真。殊不知正中了风天逸的计划,他派人找寻关于机枢和白雪之间的事情,居然发现了白雪曾和易千机有私情。得不到就要毁掉,的确符合白雪的个性,可是爱了这么多年的一个男人,风天逸不敢确定白雪是否敢下狠手。而白庭君恰好帮他验证了这一点,白雪的脸上丝毫表情都没有,根本不害怕机枢会死,那么在法场的这个人不是机枢。于是,风天逸就让羽还真假装被熊棠所虏,就算机枢是假的,凭羽还真的本事逃出来本就不是一件难事。

有了机枢作为诱饵,羽还真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唯一要做的就是要等待。

——————————————————————————————

不好意思,三次元的事情有点多,所以晚更新了。不过,我马上就要放假了,应该又能日更了23333



第七场

第九场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