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祺泽】今天校霸开心吗?

※看念念时的脑洞,最终CP:向横x向南  校霸哥哥x病娇弟弟

※副CP达鑫上线√亓桃上线√

※HE!HE!HE!

※原背景向

※带了剧 念念 的TAG 如有不适 请提醒我删除

※以上都能接受者,希望喜欢(づ ̄ 3 ̄)づ


前文:1  2


3.

 

向横自诩全天下最聪明,也无法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

 

向横提早到达了学校,和林说林东阳两人汇合,一起前往学校附近的废弃工地。

“你弟的情敌是谁啊?”向横走到林说身旁,悄悄问道。

“我也不知道,上面就写了这个地址。”林说又道,“其实,我弟他还没追到手,跟你差不多。”

“什么叫跟我差不多。”

“好歹那女生看到我弟脸红心跳,你看到陶老师一个劲地脸红心跳,有什么用。”

“真是纳了闷了,我是怎么和你做了那么多年的朋友?”

“慢慢好奇。”林说拍了拍向横的肩膀,“先陪我打完这一架。”

“啧。”向横无奈地摇摇头,“你弟喜欢谁啊?”

“我弟那眼光当然不错,校花白沐晴。”

“又不是你女朋友,那么自豪做什么!”

“说不定将来是我弟媳,还不能让我炫耀一下。”

“你也知道你这辈子找不到校花。”

“嘘——我们快到了。”林东阳道。

三人迅速找到遮蔽物,向横问道:“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今天就一条规矩。往死里打。”林说道。

“这么刺激。我喜欢。”

林东阳觉得刚才认为向横会劝说林说的自己感到愚蠢,“打不过就跑。千万不要受伤。”

“知道了,弟弟。”

“这种时候你们俩就不要兄弟情深了。”向横抬手看了眼手表,“还有一分钟,准备好了吗?”

“向横你今天火气有点大。”林说皱眉道。

“不是今天,是一直。”

随着向横竖起的手指一根根减少到一的时候,三人不约而同冲了出去。

“敢抢我老大的女朋友,胆子不小啊。”

“哼,连自己的女朋友都看不住,得先检讨检讨自己吧。”林说不屑道。

“林说,我先警告你,这次和你没什么仇,说句好听的,我说不定就放了你。偏要管林东阳的话,我可连你一起打!”

“谁怕谁啊。”林说挺身挡在林东阳面前。

“我向来都不怎么会说好听话,要不你先说一句让爸爸我听一听?”向横挑眉道。

“今天倒是来得挺齐,就看看到底是谁喊爸爸。”

例行打架前的垃圾话,说话的同时观察场地四周,拿起顺手的武器,夸夸自己,贬低他人。谁先动手,必输无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规矩。几个来回之后,一触即发,对方沉不住气,眼见着正要打起来,一个不算陌生的人出现了。

吴措。

“谁让你们找他们麻烦的。”

话音刚落,刚冲着他们叫唤的黑衣人就被吴措狠狠地踹在膝盖上,跪在了他们面前。

“老大,是他抢您女朋友。我……我……”看着五大三粗的男人哭得眼泪鼻涕糊了满脸,吴措只是冷冰冰地看着他,声音越说越小。

“道歉。”

“对不起。”

连带着他,约莫十几个黑衣人一同跪了下来,高喊:“对不起。”

“我向你们赔礼道歉。”吴措九十度鞠躬,把向横林说林东阳三人吓了一大跳,“我送你们回去。”

林东阳一脸敌意,“我们接受了你的道歉,不劳烦你送了。”

“顺路。”

吴措完全没有把林东阳的话听进去,而林东阳放弃了反驳,因为吴措一把抓住了林说的手臂。林说也不矮,站在吴措身边,显得娇小。

林说不像是乖乖听话的人,连林东阳都不一定做得到,在吴措面前倒是一言不发,时不时地瞟两眼。有了林说这个人质,林东阳只能跟了上去。向横无所谓,只是没有架打,有些惋惜。

 

向横原本就觉得不对劲,上了车之后,这种感觉越发明显。假装不经意地看了眼后视镜,后面三个人:吴措、林说和林东阳。

吴措一直盯着林说的侧脸,林说浑然不觉,倒是耳朵红了,林东阳则是怒瞪吴措,仿佛下一秒就要出手打人。

林东阳和吴措都是篮球队的,平常关系还不错,没见有什么矛盾。前段时间,为了拯救林东阳,林说跟着他天天在篮球队报道,和所有队员都混了个脸熟,很少听他提起过吴措。

向横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最近把太多心思放在陶桃身上,忘记关心竹马林说了。

车突然停下,向横抬头一看,正是自己家,“谢谢。林说明天见。”

“明天见。”林说挥了挥手。

 

向横一边琢磨,一边推开家里的门,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正坐在餐厅里的向南。

“哥。”

向横充耳不闻,径直往前走。

“哥,该吃饭了。”

“我不饿。”

“今天做了哥喜欢吃的红烧肉。”

“我说了我不吃。”

原本以为火气全消,只要向南一出现,不管做什么都能轻易挑起他的怒火。

手机铃响,向横看也没看就接了电话,“喂?”

“心情不好?”

“陶……陶老师!”向横低头看了眼备注桃桃[心],在心里默默流泪,怎么每次都被陶桃撞见自己不好的一面。

“抱歉,我不知道弹钢琴这件事让你这么不情愿。”

“……”向横不知道如何是好,回答“没事”,的确和弹琴无关,这样有可能就被陶桃拉去弹钢琴;回答“有事”,陶桃会更加内疚。

“弹琴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家里从小培养我弹琴,一开始也会觉得苦,每天花上四五个小时练琴,一遍一遍弹,弹得不好还要被打手。的确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是现在弹琴成为一种让我发泄情绪的渠道。心情好与不好,音乐都能完美地诠释出来。你愿不愿意再试着弹琴?”陶桃又道,“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不勉强。”

“……陶老师,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这么想让我弹钢琴?”

“林说给我看了你初中弹琴的片段,你这个人都散发着愉悦,在闪闪发光。如果就此放弃,觉得会非常可惜。”

“我能考虑考虑吗?”

“可以啊!”陶桃喜出望外,“每周三放学后,教室505随时欢迎你。”

“桃桃,该吃饭了。”

听筒那端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听不真切,口吻似乎很亲昵。

“都这个时间了,老师也不打扰你吃饭了,再见。”

“再见。”

向横低头看着手机,冷道:“我有没有说过,你不能踏进这个房间。”

“我敲门了,你没听到。”

“你是来送饭的吗?”向横往嘴里扒拉两口,使劲咽下,“你满意了吗?可以出去了吗?”

“你还没吃完。”向南小声道。

“最近怎么回事,谁给你的胆?”向横一步一步逼向向南,“谁允许你随随便便进我的房间?谁允许你和我搭话?谁允许你质疑我说出的话。”

向南磨蹭着步伐往后退,直到无路可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被迫仰起头看向向横,“我……”

向横扯着向南的脸,“不要老是摆出一副你在可怜我的表情!家里没人,没有人愿意看到你拙劣的表演。只会让我觉得你讨厌。听明白了吗?”

向南点点头。

“还有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都装作不认识我。”向横把饭菜留下,托盘递给了向南,“趁我还不想动手打你的时候,离开我的视线。”

向南快要走出房门的时候,轻声说道:“陶老师有男朋友的。”

向横随手拿起笔袋奋力一扔,向南刚好关上房门,笔袋掉落在地上。向横懒得捡,往床上一躺,反正有了林东阳的答案,明早去学校再抄。

 

次日,向横难得一大早跑去学校,很久没有早起的他有些不适应,坐在公交车上,差点站着都要睡着。现在是六点十五,班里的门已经开了,老师肯定也还没有到,是个抄作业的好时间。

向横正准备进校门,就看到了那天送陶桃来学校的兰博基尼alar!向横立马停下脚步,拨弄了下头发,整了整衣服,告诫自己一定要控制好脸部表情,是巧合,偶然碰到。刚要上前,不仅陶桃下了车,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吻在了她的额头,又指了指自己的脸颊。陶桃娇羞地望了望左右两边,踮脚,只见他偷偷转过来,吻在了唇上。

向横想起昨天向南说的话,现在目击了这个画面,听到了心碎的声音,麻木地向前走。

陶桃快走了两步,到了向横身边,“向横,早。” 

向横扯了扯嘴角,“陶老师,早。”

“你每天都这么早来学校的吗?林说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我今天来早了。”

“我上楼了,你早点进教室吧。”陶桃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放在向横手里。

“谢谢。陶老师,再见。”

向横趴在桌上,连补作业的心都没有。若是能具象化,此刻灵魂已经从他的嘴里跑出来了。

 

今天的校霸开心吗?不开心。



4

评论
热度 ( 4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