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二十一页

 

马思远突如其来的情绪就好像这场感冒,来得快去得也快。Karry并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生病的副作用。毕竟就是一场感冒,不痛不痒,三四天就能痊愈,令人头疼的而是后遗症。

马思远带去学校一大盒餐巾纸,不到两天就全部用完了。Karry在一旁看着,“你的鼻子都红了。”

“看来得换一个牌子买。”马思远摸了摸鼻子,有点起皮。

“你这流鼻涕都流了好几天了,是不是感冒还没好啊。”Karry担忧道。

“最近空气不太好,有点过敏吧。”马思远不以为然,又抽了一张纸。

“不行,还是得去趟医院。”

“照顾我弟那么多年,是感冒还是过敏,我很确定。”

“头疼的时候,怎么没发现自己发烧啊!”

“当时体温计都量了,机器都这么说了,这能怪我吗?”

“你们俩声音小点,当心被苏姐听到。”

这节是自修,没有老师,但是不代表身为班主任的苏珏不会偶尔经过这间教室,查看里面班级情况。本来还会劝架的白文珞早就无动于衷,任由他们去吵,反正也没见有什么大的后果。

“知道了。”

Karry和马思远互相瞪了对方一眼,低头写作业。

“你今天去医院,顺便看一趟王源。”

“不行,我还病着,万一传染给他怎么办。”

“你不是说你只是过敏。”

“你这个人真是……好好好,我去看病。”

“嗯,我陪你去。”

 

放学铃响,Karry快速地收拾了书包,顺便把马思远桌肚里的餐巾纸都扔了,把包一背,“走吧。”

“去哪儿?”

“刚才不是说去医院。”Karry一挑眉,“你该不会不敢去医院吧?”

“这有什么敢不敢。我先去问个问题。”

“你有什么问题不能问我。你看病,我解答问题,回去了之后讲给你听。”

“是是是,你最厉害。”

 

在医院里,因为王源的关系,马思远少说认识一半的人。医生看到他时,还很惊讶,“你弟怎么了?”

“没有,是我生病了。”

“哪里不舒服?”

“前段时间感冒,还有点咳嗽流鼻涕。”

“张开嘴,我看一看。”

医生一手拿着手电筒,一手拿着一次性木棒,马思远努力把嘴长到最大。

“没什么事,喉咙不肿,应该是快好了。我给你开点药。”医生又道,“你弟最近身体倒是不错,你怎么先倒下了。听说你们家还要出去旅游?”

“对。”

“难怪他最近可乖了。”医生撕掉打印出来的药单,“你也要多保重身体。”

Karry伸手接过药单,马思远道:“知道了。”

医生倒是不觉得奇怪,打趣道:“你跟Karry天天待在一起,看看人家身体为什么那么好。”

“他傻,只有傻瓜才不会生病。”

“哪有你傻,自己生病了都不知道。”

医生笑道:“看出来你的病是快好了,说话声音中气十足。别赖我这儿,快去拿药,还有病人等着我呢。”

“医生再见。”

Karry关上门,指了远处的椅子,“你坐那儿等我,我去给你拿药。”

“就这么几步路,一起去吧。”

“那里都是病人,万一被传染了怎么办,坐好,等我。”

马思远还要说什么,就被Karry强制性摁在椅子上,看着他去排队,一直低着头看手机。马上五点就要下班,医院现在也没多少人,Karry一会儿就拿到药,对照着药单,一一比较,确定好数量把袋子打结,放进书包里。

“你看什么呢?”

Karry毫不避讳地把自己的手机界面给马思远看,“旅游计划。”

马思远感慨道:“是不是太早了?”

“就只是看看,了解一个概况而已。”Karry收起了手机,“你要不要去看看王源?”

马思远犹豫道:“……再过几天吧。”

Karry站定,“马思远,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多久看一次手机?”

“基本上没什么事就会看手机。”

Karry陷入沉思,“你难道没有收到王源给你的发的消息吗?”

马思远拿出自己的手机,“我没有收到他什么消息。”

Karry又把手机拿出来,调出和王源的聊天界面,“你自己看看。”

马思远往上划了几天,没忍住笑道:“他在单方面和我宣布冷战,所以只能骚扰你了。”

“你们俩吵架,还牵连到无辜群众。”

“谁让他只有你的微信,只能给你发消息。”

“那你快上楼去把他哄好。”

“我们现在不就是往那边走。”马思远又道,“你说我这样算不算没有遵照医嘱?”

“你们俩就隔着门讲话吧。”Karry随口说道,“你什么时候和王源吵架了?”

“大概是因为我生病,他和我吵架吧。”马思远的笑不及眼底。

Karry突然停止脚步,“你们俩去聊,我在外面等你。”

马思远一愣,“好。”

 

马思远敲了三下门,传来王源的声音,“谁?”

“是我。”

“哥!”

王源正要开门,被马思远堵住,“我感冒了,就这么聊吧。”

“……好吧。”王源说不出口“没事”这句话,一旦他病了,又会是人仰马翻,所有人都得把手里的事情停下来,“你现在好点了没?”

“我快好了。”马思远坐在地上,背靠着门,“你故意给Karry发消息。”

“我之前给你发,你也没回我。那我就只能给他发。”

“那你就打电话给我,要是我再不理你,你就打给妈,让她叫我去找你。”

“这么小的事情打给妈,是不是不太好?”

“打给Karry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哥,发生什么了?怎么就你一个人?”王源敏锐地听出马思远话里的异样。

“没有。Karry懒得上楼,就让他在楼下等着。”马思远擤鼻涕,“你最近书看了吗?琴弹了吗?运动别做太多。这段时间忍一忍,就能出去玩了。”

“你再这样,我都要叫你妈了。”

“想和我说话的是你,嫌我啰嗦的也是你。”

“我没有。”王源补充道,“太久没听你说那么多话有点想念。”

“一个礼拜左右就想我,是不是有点假?”

“哪有,可真了!”

马思远和王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Karry在一旁等了快四十五分钟,挥了挥手,示意他快回家。

马思远点了点头,“嗯嗯,我也准备回家吃饭。”

“居然聊了这么久,你赶紧回家,多喝水,多睡觉,准时吃药。”

“那我走了,拜拜。”

“拜拜。”

马思远站起来,拍了拍裤子,Karry道:“地上太凉了。”

“知道了,就那么一次。”马思远笑道,“晚饭想吃什么?”

“我做,你在一旁等着就行。”

“看来又学了不少新菜。”

“你现在还在生病,吃来吃去就那么些,今天给你开点荤。”

“那我要好好期待了。”

“等着吧。”

“我已经和王源讲过了,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听到马思远的话,Karry脸上的笑容一僵,这似乎是他的错觉。

“嗯,没事。”

“天好冷啊。”马思远踏出医院大门,没了暖气,走在路上,风吹得瑟瑟发抖。

Karry卸下自己的围巾,戴在马思远的脖子上,“这样还冷吗?”

“你不冷吗?千万不要到时候我好了,你病了。”

“我的身体可你好。”

Karry伸出手,马思远握了上去,比他的手暖,甚至还热出了汗。

“你就像是个暖宝宝。”马思远抽出自己的手,总感觉怪怪的。

“哪有形容人像暖宝宝的。”

“嗯。”

“我们都别说话了,省的冷风灌进肚子里,又要不舒服了。”

马思远点点头,只不过身上被裹得太严实,根本看不出来脖子移动的痕迹。

很多事情就像这样,你不问,我不说,好像就会随着时间消散。其实不然,它只会堆积得越来越高,直到谁也无法解决不了。

——————————————————————————————

这章是过度章,也是在高一阶段最后以爱情的角度描写两人的关系。大概五章左右,高一就要结束啦~刷了首页才知道马上要高考了。祝高三生加油ヾ(◍°∇°◍)ノ゙ 



第二十页

评论 ( 1 )
热度 ( 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