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二十八枝花

 

梦里,孙哲平被一个不知名的大怪兽追,他不知疲倦地在跑,即便缺氧还在跑。

孙哲平猛地醒了过来,张佳乐双手双脚扒在他身上,难怪喘不过气。刚要拿开禁锢在脖子上的双手,张佳乐就醒了。

“再睡一会儿。”孙哲平轻声说道。

张佳乐正要把梦里发生的事告诉孙哲平,一开口,“刚才……”声音沙哑,“我怎么说话变这样了?”

“你说因为什么?”孙哲平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我给你倒水去。”

“孙哲平!”

明明是发自内心的愤怒,却碍于不能正常运作的嗓子,威力顿消。张佳乐恨不得拿起枕头砸人,但是一抬肩膀就又疼又酸。

昨天真的是有些失控了。孙哲平和张佳乐虽不是纵欲的人,但作为一个正常男性,频率保持适中,彼此的身体十分契合,绝不会发生第二天起不来床的情况,除了第一次。

张佳乐半身不遂地躺在床上,心中充满了绝望。昨天是搬家的最后期限,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没搬家。今天就请假不去荣耀酒吧,他们肯定能想象到发生了什么。张佳乐非常不想拿起自己的手机,自暴自弃,明天再说吧。

“喝水,我给你拿了喉糖,吃不吃?”

张佳乐点点头,喝了一大杯温水,嘴里含着糖,感觉好了不少。

“你请假了吗?”

“请了。还睡吗?”

“现在几点?”

“快十一点了。”

“你不用去公司吗?”

“我下午再去。”

张佳乐伸出双手,孙哲平立马把人抱起来,“水喝多了,我要去上厕所。”

“你怎么还这儿?”

“再把你抱回去。”

“你出去给我做吃的,我饿了。”

“行。”

“回来!”

“怎么了?”

“我不想喝粥。”

“没得选。”

张佳乐正准备刷牙,孙哲平双手抱臂,靠墙站立,“不是去做饭?”

“还有什么要求,你一次性都说了。”

“没了没了。”

张佳乐附赠了一个充满薄荷味道的吻,孙哲平拿毛巾擦去脸上的牙膏沫,“我还没洗脸,不嫌脏?”

“这不是有牙膏,顺便帮你洗脸。”

“都早上了,说什么胡话。”

孙哲平毫不留情地泼了张佳乐一脸水,仗着他行动不便,自己飞快跑到厨房。

“孙哲平!你大爷!你给我等着!”

 

张佳乐不满地用勺子在碗里打圈,“这什么?”

“红豆粥。”孙哲平把糖递给张佳乐,“要吗?”

“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粥,血糯米粥、牛肉蛋花粥、艇仔粥、皮蛋瘦肉粥、小米粥也可以啊,煮什么红豆粥?”张佳乐接过糖大把大把往里撒。

“这些粥你平常都在吃,今天换个味道。”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的举动皱眉道,“你倒太多了,会齁。”

“这种粥不甜就没法喝。”张佳乐充耳不闻,“你去了荣耀酒吧之后,学了不少东西啊。”

“我学了什么?”孙哲平无辜道。

“你今天该不会不仅煮了红豆粥,这粥里不会还有别的东西?”

“这粥里就大米和红豆,你想什么呢?”

“我可什么都没想。”

“我也什么都没放,安心地喝你的粥。还是说你在期待什么?”

“我没有,绝对没有,肯定没有。”

张佳乐的眼睛滴哩咕噜地在转,孙哲平知道他肯定没死心,想把东西找出来。东西倒是很早准备好了,一直没拿出来而已。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场合拿出来,也不用你的脑袋想一想。

孙哲平几乎没有浪漫细胞,今天搞了这么一出,难免会让张佳乐想歪。不过,看他这样子,像是什么都没有。家里的东西张佳乐知道得比孙哲平清楚,没藏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从起床到现在,孙哲平肯定没时间准备,等他下班了再好好翻翻。这样显得好像我很急的样子,还是算了。

 

“我走了。你一个人在家里好好呆着。”孙哲平边打领带边道。

“你看我这样,像是能捣乱的样子吗?”张佳乐靠在床上,腰后垫着两个枕头,脖子上带了一个U形枕,远远看上去,像是被枕头包围了。

“那可不一定,你破坏力可强了。”孙哲平伸手接住了枕头,又扔了回去,“有事就打我电话。”

“知道了,没事也打你电话。”

“随便你。”

“摊上你这样的老板,为你的员工默哀。”

“那你呢?”

“你又不是我老板。”

孙哲平回过头,吻在张佳乐的额头,“晚上见。”

“拜拜。”

张佳乐靠在床上,随便放了一个综艺节目,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直到孙哲平回来也没醒。

如果叫醒张佳乐,晚上肯定就睡不着,明天白天又起不来。

如果放任张佳乐继续睡,说不定就能睡到第二天早上,但是不吃晚饭对身体不好,今天就只喝了粥。

孙哲平犹豫再三,还是放任张佳乐继续睡,大不了半夜起来给张佳乐煮夜宵。昨夜实在是有些过火,都怪自己失控。孙哲平悄悄地拿去枕头,让张佳乐睡得更舒服。

 

正如孙哲平所料,张佳乐一觉睡到了天亮,醒来还以为自己只睡了几个小时。睡了一觉,感觉精神了不少,肚子饿得不停地在叫。为了不吵到孙哲平,张佳乐蹑手蹑脚下了床,顺便拿走了自己的手机。

张佳乐正在冰箱里翻找能立即吃并且有饱腹感的食物,至于剩下的红豆粥是不会考虑的。孙哲平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怎么也不叫我起床?”

“难得你一回到家就睡觉,今天发生了什么?很累吗?”

“张佳乐,你知道现在几点吗?”

“大概就……晚上六七点?”

“现在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需不需要我拉开窗帘,让你看一下初升的太阳。”

“什么?”张佳乐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的确是早上六点半,“我睡了快二十个小时。”

“是啊,我还以为你半夜就会把我叫起来,让我给你做饭。”孙哲平语气里还有些惋惜,“早饭想吃什么?昨天的红豆粥还有剩,要不把它吃完?”

“早饭不想吃甜的。”

“水饺?”

“太久了。”

“家里有拌饭拌面酱,还有黄瓜和西红柿,我给你下个面?”

“好。水我刚烧好。”

孙哲平往碗里倒入热水,放入荞麦面,等它泡软即可。与此同时,在番茄上划十字,用热开水往上一浇,然后去皮,切丁,再把黄瓜削皮,切丝。这个时候,另外一个锅已经烧热,倒入油和搅拌均匀的蛋液,形成蛋饼,再翻面,倒入盘内,切丝。取出荞麦面,放上黄瓜丝、番茄丁和蛋皮丝,再淋上拌饭拌面酱,就完成了。

张佳乐在孙哲平做的过程,一会儿啃个半根黄瓜,一会儿吃点蛋皮的边角料,看到面好了,直接在厨房里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

“小心噎着。”孙哲平又道,“今天上班肯定不会迟到。”

话音刚落,张佳乐被面呛到,不断咳嗽,还舍不得把碗放下。孙哲平赶紧递了杯温水,拍了拍他的后背。

“好一点了吗?”

“吃饭的时候,就不应该提什么上班,容易导致心情不好。”

“他们现在巴不得见到你。”

“唉,你问问喻文州,明天黄少天去上班吗?”

“肯定的。”

“唉,更烦了。喻文州什么时候能把黄少天搞定啊。”

“应该快了吧。”

“祝福他早日成功。”

“吃不下了?”

“没有。”

张佳乐化悲愤为食欲,“你……”

“我?”

“你和我一起进去吗?”

“你想和让我和你一起进去吗?”

“一起就一起,今天把车停前门。”

“好。”

“你说我早点去还是晚点去?”

“这个月刚开始,不为了你的全勤奖努力一下吗?”

“我已经不奢望全勤奖这个东西了,和我没有缘分。”

“那你早去和晚去有什么区别。”

“有点道理。”

“你有这功夫还不如多吃点面,昨天的药你肯定也没涂吧。”

“……”张佳乐险些又要被呛到,“你能不能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聊这些。”

孙哲平凑到张佳乐耳朵旁,“怕我吃了你啊。”

“我还没好!”

“虽然时间还多,但这里就算了,不好打扫。”

“多吃点面,不要想些不可能实现的事情。我吃完了,碗你洗,我换衣服去。”

“怎么我洗?”

“我病着,不能洗碗。”

孙哲平无奈,其实也没多少东西要洗,不过是日常拌嘴。那句话说出口之后,并没有给生活带来太大的变化,却能感觉到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变近了。

我爱你,三个字并不难说出口,难在于背后的分量。

若是再勇敢一点,他想他可以把这三个字更早得说出口。

 


第二十七枝花

第二十九枝花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