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祺泽】今天的校霸开心吗?

※看念念时的脑洞,是一对拉郎:向横x陶桃 暂定 有可能会是简亓x陶桃 有可能会是向横x向南 CP未定 写到那儿是那儿

※HE!HE!HE!【看你站哪对】

※病娇弟弟上线

※原背景向

※预警:副CP即将上线

※带了剧 念念 的TAG 如有不适 请提醒我删除

※以上都能接受者,希望喜欢(づ ̄ 3 ̄)づ


前文:1


2.

 

从前的向横,长得帅还会弹钢琴。

现在的向横,一无是处,到处惹是生非。

 

向横回到家,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从冰箱里拿出冰柠檬水,倒了满满一杯。

“不觉得凉?”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向横的手一抖,明明说话的这个人已经和他相处了七年的时间,他还是不习惯他的存在,“我喜欢。”

“春天还是喝冰糖雪梨,润肺,对身体好,妈炖了很久。”向南掀开锅盖,舀了一碗放在向横的面前。

“不用。”

向横一秒都不想呆下去,把杯子放在桌上,拿起书包,两个台阶并作一步回了房,“砰”的一声,响彻在这个空荡的房子里。

向南微垂眼帘,对这样的场景习以为常,手伸向被向横遗弃的柠檬水。旋转着杯子,对准向横喝水的位置,贴在了嘴唇上,缓慢地喝了一口。

刺骨的凉、极度的酸和一点涩。

“你喝我的杯子干嘛?”

向横一喊,向南受了惊吓,手心里的杯子不慎掉落,砸在地上,一小块碎片飞溅在脸上,划过一道血痕。

“你做了什么亏心事,看到我这么害怕。”向横拿起角落里的扫把,扫掉所有的碎片,小心地把手放在地上检验有没有遗漏的碎片。

打扫完厨房的向横回头看到矗在原地的向南,心里就来气,“让开!”

一向听话的向南却挡在向横面前,“你手受伤了,我帮你包扎吧。”

向横低头看了眼已经不在流血的伤口,“不用你管。”就要脱口而出时,无意间发现向南脸上的伤痕,又把话咽了下去,“你还是先管管好你自己。”

“说不定有碎片在里面。你等我,我去拿医药箱。”

“不需要你的假好心。”

向横正要离开,去而复返的向南握着向横的手坐在餐厅里,意外地发现自己无法挣脱。这不可能,向南这个矿泉水瓶都拧不开的人,怎么可能制得住他?开玩笑,向横的手下败将不要太多。

向南拿沾过水的棉签棒擦掉手心的血迹,仔细端详,再用镊子取出碎玻璃渣,然后涂上药膏,最后用纱布裹上一圈,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好了。”

“你有病吧。就这么小一点伤口包成这样。”向横晃了晃自己的手,这么大个蝴蝶结,丢人现眼。

向南早就习惯向横的恶言恶语,要是哪天不骂,他才觉得奇怪,“别沾水,小心发炎。”

“你,回来。”

向南老实地坐了回去。

向横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粉红色的创可贴,是皮宝宝的图案,“拿去,贴上。”

“你……能帮我贴吗?我看不到。”

“啧,过来。”

向横秉着绝不拖欠的原则,尤其像这种人情债,他帮我一次,我帮他一次。撕开包装,粗暴地贴了上去,夹带私仇,刻意在伤口处多摁了几下,就看到向南屡屡皱眉。

“好了。”

“谢谢哥哥。”

“别叫我哥哥,我没你这个弟弟。”

原本还一脸坏笑的向横,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狠狠地踹了椅子。

 

今天的校霸开心吗?不开心。

 

从血缘角度上讲,向横和向南不是兄弟。

这是个重组家庭。在十岁的时候,向横的父亲向应天和向南的母亲向雅言一人带着一个拖油瓶,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只是这个时间点不好,向应天也不太会用言辞去解释,所有的行为适得其反,使得向横怀恨在心,至今父子关系紧张,或者说向横拒绝和家里人产生联系。

向横曾一度以为自己的母亲是被向应天害死的,因为母亲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受刺激。就在母亲死了一年之后,向应天就娶了向雅言,向南的年龄和他差了半年不到。曾一度他怀疑向南是向应天的私生子。

就在向横仇视这个世界的时候,向南是不一样的存在。和林说这个朋友不同,向南是无辜的存在,向横不讨厌也不喜欢。但这个人似乎少了点眼色,总喜欢缠着自己,尤其喜欢看自己弹钢琴。

向南成了第二个被允许进入向横卧室的人,因为向南不敢一个人睡。

在陌生的环境,向南会惊醒,会梦到他的父亲打他。

向横会学着记忆中母亲的样子,轻轻地拍他的后背,唱安眠曲直到向南睡着。

 

向南原本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和向横一样。向雅言是个事业心极强的女人,生完孩子,休完产假,立马上岗工作。向南的父亲不同意,觉得以他一个人的工资能养活全家,让向雅言回家带孩子。向雅言向公司申请在家就职,她的职业是时尚编辑,没有硬性的打卡,公司就同意了。

四年内,向雅言就坐到了总编辑的位置,工资水涨船高,相比较之下,向父的工资没有明显的变化。而且结婚之前,向父的工资就比向雅言的低。

向父的内心受挫,开始沉迷酒精。一开始,只是借酒消愁,后来越喝越多,甚至影响平日里的工作,最后被公司劝退,和向雅言却说是自己主动离职,专心带向南。向雅言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向父的酒品不好,喝醉了就要打人,向南就是唯一泄愤的对象。

 

向雅言把向横当做大人,平等地沟通,告诉在她和向应天之间发生的事情。

一个偶然的机会,向应天接受了向雅言的采访。

向应天经营的是一家珠宝店,以完美还原古时首饰为卖点,连续被几大明星翻牌,甚至连男明星戴在身上也不会有违和感,成为一时潮流。那一类饰品大多比较昂贵,另一类大多以东方风格为主,设计感强,价格也平易近人。

向雅言做了这个追踪报道,跟着向应天了解了一枚首饰从设计到成型的过程。这个专题曾几近夭折,因为向南的父亲嗜酒,向雅言提出了离婚,可他死活都不肯同意,怪向雅言害他到这个地步。

这时,向应天伸出了援手,和向雅言做了个交易。

向应天可以帮忙,靠打官司的手段,让向雅言离婚成功。而代价就是成为他的妻子,能照顾向横,视为己出。向雅言同意了。

在这段婚姻中爱情占比少,更重要的是亲情,一个可以理解、支持自己的人。

“在你父亲心里,你妈妈才是他最爱的人。”

 

向横试着把向南当弟弟看待,没有人告诉他怎么去做一个哥哥,也没有人告诉他原来人与人之间是可以相互比较的,他不再是独一无二。

“你看看向南,又拿了班里第一,你学学人家。”

“今天去开家长会,你怎么又被老师点名,看看向南。”

“这钢琴让向南弹弹怎么了?我明天再去买一台。”

“要是向南是我儿子……”

所有的一切向横都可以忍,甚至那台母亲最喜欢的钢琴都可以让给向南,但是唯独这句话不行。

向横讨厌向南,甚至是憎恶。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向横会弹钢琴这件事情就从人们的脑海中抹去,天天只知道打架、吊车尾,和林说两个人胡作非为。

起码,向横这个名字,被人所记住。

 

向横心知肚明,不用一个星期,陶桃来的第一天,一定会有人给她全校最难搞名单,上面一定有自己的名字,但他还是装出一副好学生的姿态,认真上课,完成作业。陶桃对他的态度倒是从来没变,现在还希望他参与音乐社。

弹钢琴不可能的,打架还差不多。

电话铃声响起,向横推开眼前的作业本,两只脚翘在书桌上,“怎么今儿有空给我打电话了?你不去救你弟了。”

“少废话,你人在哪儿?”

“怎么了?”

“你说林东阳是不是脑子有病,表白有那么多种方式,偏偏要选打架!”

“难不成你是哪个恶霸?”

“扯淡,林东阳收到一封挑战信,是那个女生的爱慕者,还有一个小时要去应战。你过来帮个忙。”

“你这可真是全世界最好的哥哥,不仅要救命,还要管弟弟的女朋友。不怕到时候女生喜欢上你啊。”向横嘴里这么说,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动起来,拿起钱包和钥匙往外跑。

“陶老师可不在这儿。”

“林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我们校门口见。”

“知道了。”

向横一拉开门,是向南站在外面,正准备绕过他,却被拦住,“哥,你要去哪儿?”

“我爱去哪儿去哪儿,还不快给我让开。”

“又要去打架?”

“和你有什么关系。”

向横一把将向南推到在地,头也不回地下楼穿鞋,骑上自行车,一路飞奔到学校。

向南坐在地上,拿出镜子,发现脸上的创可贴纹丝未动,才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回到房间,摆弄着手机。

“[定位]”

“去不去随你。我哥也在。”

——————————————————————————————

真的好巧,每次写“今天校霸开心吗?不开心。”这句话之后就是回忆杀orz

明明这部剧应该是轻松温馨治愈,怎么越看越像悬疑推理。站在路中间,难道不应该是更容易被车撞吗?兄弟情感天动地。



3

评论
热度 ( 3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