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二十页

 

“马思远。”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马思远下意识地站起来,椅子和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发现苏珏诧异地看着自己,Karry正在拽自己的衣服,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报告老师,我身体不舒服,想去下医务室。”

“你去吧。”

苏珏看马思远嘴唇发白,赶紧把人放行。再说今天这堂课就是解析试卷,就算马思远不听也没有关系。

“老师我扶他去。”Karry立即举手道。

“快去快回。”

 

“哪里不舒服?”

面对校医的询问,马思远随便编了一个症状,“头疼。”

“我们先量个体温。”

校医拿出一个枪式体温计打在马思远的额头上,“滴滴”响了一声,“三十七度,没发烧。怎么样的疼?是针扎似的还是一会儿痛一会儿不痛?”

“一会儿痛一会儿不痛。”

“昨天晚上熬夜了吗?”

“没有。”

“最近头部有没有撞到哪里?”

“没有。”

“恩……可能刚考完试,心情有些焦虑。我也不给你开药。你要是疼得难受,在后面躺一会儿吧。”

“谢谢校医。”

“我要去上安全教育课。”校医对Karry道,“你也快去上课去吧。”

“好。”

Karry看着校医走上楼梯,又回到了医务室。

马思远待在校医室里就是为了躲Karry,听到开门的声音,睁眼一看,又是他,“你怎么回来了?”

Karry不说话,马思远深怕Karry真的不回去,万一被苏珏骂就不好了,“你快点回去上课吧。”

“你……因为……我考了第一,你不高兴了?”Karry越问越低,马思远要凑得很近才能听到。原本只是个谎言,现在马思远真的觉得头疼。

“不是。这又不是我第一次没考第一。第二也不差。你别多想。我可能只是吹风受凉,我躺一会儿就好。”

“今天早上让你带帽子你不带,还说要吃冰淇淋。”

“吃冰淇淋是乐趣。好了,你快回去吧。”

“你好好休息。”

Karry轻手轻脚地关上门,马思远终于放松下来,闭目养神,额头上的刺痛感又一次地消失了。

 

马思远在说谎。

关心则乱。

因为有个常生病的弟弟,马思远向来习惯拖,拖到自己受不了为止。Karry是真的认为马思远不舒服,直到回答问题的那一刻才发现不是这样的。他没有拆穿,心中只有一个疑问,马思远究竟想要做什么。不说,也能猜到,最好马思远什么都不说,那他也可以什么都不用回答。所以识趣地离开,留他一人静一静,才是最好的方式。

 

暗恋者永远在自卑,永远在思考如何缩短差距。

然而,可望而不可即。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坐在火车里,看到窗外变化的景色,以为是列车开了,实则是隔壁正在行驶的火车所带来的错觉。

在这条没有终点的路上,唯一能稳操胜券的学习上,马思远还是输了。虽早有预感,真实所见还是比想象中的难以接受。再联想到先前,一个你为之努力的东西却被人弃若敝屣,着实不好受。

马思远觉得自己太矫情了,可他就是很在意,在意到要疯掉了,甚至连借机让Karry和自己交往的念头都出现过一秒。

这次考试的排名是他们名字靠得最近的一次,何其讽刺,何其可笑。

 

马思远特意在第二节课上课铃响的时候进教室,避免了与人交流的机会,但躲不过坐在他前面的白文珞和姜宇诚。

“你怎么样啊?”

“我没事。你快转过去,老师都进来了。”

讲台上老师讲了什么,马思远没在意。他身体状况不好,好像所有老师都知道了,对他十分宽容,连上课走神都睁一眼闭一只眼。不光是老师,连同学们都认为是马思远学习太认真了,全然忘了今天是周一,或者说默认周末都在艰苦学习。这倒是无意间打破了同学对马思远的嫉妒,毕竟能安慰自己一句,没有他那么努力。而旁边那个Karry感觉上课不怎么学习,结果考试拿了第一,赤裸裸的智商压制。

一下了课,马思远就趴在桌子上,订正卷子还是Karry代劳,连句谢谢都没说过。在马思远连午饭都不想吃的情况下,Karry强制把人拖到食堂,逼着他吃完了半份饭,才有了第一次交流。

一整天昏昏沉沉,就到了放学。即便Karry对他亲口说了“回家”,马思远还是觉得不真实。

白文珞看了看马思远的状况,担忧道:“你要不还是去趟医院吧。”

“我没事,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肯定没事。”马思远说这话时,自己都有点不自信。不知道是他装太久了,还是老天看他在说谎惩罚他,马思远觉得浑身没力气。

白文珞不放心道:“Karry你盯着点他。”

“嗯。”Karry知道马思远没事,还是点头应下。不过装得是真像,有好几次上课偷瞄他的时候都以为他真的在生病。

 

到家的时候,正好碰上外出的马正阳和王绮,“我们今天还是在源源那儿,你……”想了想也没什么可叮嘱的,“我把暖气片的温度调低了,要是觉得冷,再调高。”

“知道了。”马思远没听清王绮说了什么,只想躺在他的床上。

王绮听马思远有气无力的,“思远,你看着不太对,身体不舒服啊?”

“这次就考了第二,Karry第一。”

“这算什么事。等你拿了个倒数第一再说吧。你这样其他同学得有多难过啊。”王绮刻意打趣,马思远心细,容易想得多,宽慰只会让他倍感压力。

“好,下次考倒数第一。”马思远勉强笑笑,“你们快过去吧,源源还等着呢。”

“今天刘惠阿姨带Karry出去,你一个人做饭吃啊。”

马思远挥了挥手,书包一扔,衣服都没脱,直接躺在床上,陷入沉睡。

 

“怎么这么烫?”

好像是Karry的声音,但是眼睛睁不开,不只是眼睛,感觉身体很重,被向下拉扯,无法挣脱。

再一次醒来,就看到Karry坐在自己床边,手里拿了一本书。

“你怎么在这里?”马思远一动,就发现额头上贴了冰贴。

“笨蛋,自己发烧了都不知道。”Karry阻止马思远要撕下来的举动,“你人难受吗?有哪里不舒服吗?”

“现在下午四点,我才睡了半个小时?”刚醒来的马思远脑袋有些发懵,不能好好运作。

“这都是第二天的下午四点了。早上发现你的时候快吓死了,烧到四十度。”Karry把手机界面给马思远看。

“啊?”

“叔叔阿姨已经请过假了。我留在这儿照顾你。”

“等一下,那源源呢?他有没有生病?”

“放心,他没事,你先关心关心你自己。”

“我觉得我挺好的。”

极重的鼻音,像是被砂纸刮过的声音,如同一把刀一下又一下刮在Karry的心上。Karry内心的惶恐、害怕,没有人会知道。像往常那样等马思远一起去学校,却迟迟看不到人,进了房间,才发现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马思远。Karry在自责,而那个被担心的人却说不要紧。

“你到底知不知道发烧四十度是什么概念!”

“我知道,我想喝水。”

“我去拿。”

Karry端着托盘进来,“你把这个吃完,然后再吃药。”

马思远极度配合,让本来怒火中烧的Karry无处发泄,冷着一张脸坐在床边。

“你现在最好离我远一点,别被传染了。”

“不会。”

“如果你病了,就没有人去听课了,学习进度就会耽搁,再过两个月就要期末考了。”

“你昨天上课没认真听,今年寒假早,期末考放到寒假之后考。你有一个寒假可以好好学习,有我在,你放心。”

“随你。”

“今天的作业和上课笔记都在桌上,你现在要学习吗?”

“不要。”

马思远翻了个身,发现自己是躺在被窝里,连衣服都换成了平日里穿得睡衣。显然,是Karry做的。头没有那么疼了,但鼻涕好像又要流下来了,吸了吸鼻子,抓紧被子,闭上了眼睛。梦里就不痛了。

生病的时候,人总是脆弱的。一点的好意都会铭记在心。我宁愿你对我差一点,让我一个人自生自灭,也好让心里的那点喜欢幻灭。

这四个月怎么会过得这么累?明明一切都和以前那样,忘记自己喜欢Karry的这个事实,牢记自己是Karry最好的朋友,在日记本上宣泄自己的秘密。这个方法已经失效了吗?还是自己更喜欢Karry了?

太荒谬了。

马思远永远都不会喜欢Karry。

——————————————————————————————

总算补全了上周的三更orz最近忙着打包行李,更新断断续续的,非常抱歉。

 


第十九页

第二十一页

评论
热度 ( 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