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十八页

 

马思远一晚上没有睡好,几乎每隔两小时都会醒一次。本想着周末,不用早起,多睡一会儿补眠,可是良好的作息习惯,让他八点就醒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就爬起来了。

“你这么在这儿?”

马正阳和王绮肯定在医院,家里唯一的活人就是自己,谁给Karry开的门?马思远想着想着,不禁打了个哆嗦。

“我翻阳台进来的。”

马思远记得昨晚他锁了阳台上的门,“不是吧?”

Karry拦住正要往阳台上走的马思远,“你是不是傻?我用钥匙开的门。”

马思远一拍脑袋,对,他们都在对方家里各放了一把钥匙。以免出门忘带钥匙,也不会被锁在门外。

“你回去多穿一点,都几月份了,还穿着长袖在外跑,不怕着凉。”

“家里开了暖气,不冷。”

“你这个手还没我暖和,多穿一点。”

“知——道——了——”

马思远从椅背上随便拿起一件毛衣往身上套,又穿了和裤子配套的家居服外套,“这下行了吧。”

Karry勉强地点了点头,“你看看你这个房间。才几天没来,怎么就又乱了。”

“这哪里乱了?”马思远撇了撇嘴,真没给处女座丢脸。

“东一摊西一滩,你这椅子上怎么都是衣服啊……”

Karry边说边要整理,马思远赶紧把他推了出去,“我这叫乱中有序。这个过会儿再说,我早饭还没吃呢。”

听到没吃饭,Karry把数落的话都咽了下去,“先吃早饭。”

“你呢?吃过了吗?”

“吃过了。”

马思远把面包放进吐司机里烤。趁这个时候,从柜子里拿出麦片,倒满了整个碗底,又倒了大半碗的牛奶,放进微波炉里转一分钟。

“你今天来找我干嘛?” 

“我妈接了一个大单子,是给别人做婚纱,今天得上门去量尺寸,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做。”Karry看着马思远往面包上抹了足足三层的巧克力酱,就觉得嘴巴发苦,忍不住喝了一大口水,“不甜吗?”

“不甜啊。“考也考完了,也没功课,好像是挺无聊的。”马思远思索片刻,“你给白文珞和姜宇诚发消息,问他们打不打篮球。”

Karry边发消息边道:“行啊,但是我估计这么早,他们是不会回我们的。”

“没事,我俩先去占位置。周末的篮球馆可难占位子了。”马思远洗完碗,擦干手,“我去换衣服。”

 

离家十五分钟的路有一个体育馆,早上十点不到,百分之三十的场上已经有人了。还好来得早。今天有一个篮球补课班,一下子占掉了三分一的场,晚上一个大学包掉了所有的场次,要举办篮球比赛。本来马思远只打算买到十二点,但是白文珞和姜宇诚还没有回消息,Karry提议买到下午三点。

马思远把厚重的外套脱掉,放在篮球架下,“你快点。”

“我给他们发地址。”Karry说完,跑进场,抢断马思远的球,转身投篮。

没进。

马思远捡起球,“看起来今天球感不是很好啊。”

Karry扭了扭脖子,“还没活动开。”

“一对一?”

“又比啊,你也不看看你输我多少回了。”

“那我也赢了你好多次,你怎么不提。”

“别今天球输了,后天成绩也输给我,到时候可别哭鼻子。”

“怎么可能!”马思远一只手夹住球,“比不比?”

“来啊。”Karry调整了发带的位置,露出光洁的额头。

两人站在半场处,剪刀石头布后,马思远先攻,Karry防守。一旦其中一个人输了,攻守交换。比如说,如果马思远输了,则Karry攻,马思远守;如果马思远赢了,还是马思远攻,Karry守。以先进十个球的那方获胜。

Karry和马思远打了很多年的篮球,从学会篮球的那一刻起,两个人经常单挑。对于对方的球路是越来越了解,势均力敌,谁输谁赢很难说,只有到了最后才知道。

 

“抱歉抱歉,来晚了。”白文珞高声喊道,没人理他。走进了才发现两个人脖子上都挂着一条毛巾,闷声不吭地喝水。“你们这是怎么了?”

“你们怎么现在才来?”马思远抬头看了眼钟,“都十一点半了。”

“我们俩昨晚通宵打游戏,收到消息立刻就赶过来了。”白文珞双手合十,“我们现在四个人是,2 V 2吗?”

“好,我和姜宇诚一对。”马思远道。

“啊?”白文珞一愣。在大家的印象当中,Karry和马思远在同队是件理所应当的事情,如同一加一等于二。今天这是吵架了?

“Karry你呢?”姜宇诚问道。

“我没意见。”Karry对马思远道,“小心再输我第二次。”

“哼,不会的。”

十比九,就差最后一球。要是跳投成功,赢得就是自己了,结果被Karry盖帽。放在平常,马思远也不会这么不甘心。偏偏Karry提了一句,后天的考试结果,总感觉今天是个预兆,让马思远觉得今天一定得赢一场。

知道了原因,白文珞和姜宇诚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吵架就好,“规则是什么?”

“老规矩,五球吧。十球太多了,累得慌。”

Karry轻笑,马思远瞪了他一眼。

在他们俩比赛的时候,马思远先赢了五球。

“好啊。”

不知情的白文珞和姜宇诚没觉得半分不妥。四个人在场上,只要配合得好,五分钟内都不一定会进一个球。而且Karry和马思远体力都有所消耗,主力肯定是自己,能不能进五个球还是问题。

事实证明,还好只是五个球。

马思远难得展现了格外想要赢的情绪,Karry在尽可能地让自己的放水显得不那么明显。白文珞和姜宇诚打得并不轻松,几乎是在满场跑,和同伴磨合得不好,只能二次补救。

“哐”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球在篮筐上一圈一圈转,最后掉了进去。

马思远骄傲地冲着Karry抬高自己的下巴,Karry笑了笑,无声比了个“后天”的嘴型,看着他一秒变脸,笑容逐渐扩大,都没发现水壶里没水了。

“我的天,累死我了。”白文珞躺倒在椅子上,“我会不会要猝死了?”

“那你现在就死了。”姜宇诚毫不留情道。

“你说你这人嘴里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白文珞慢慢地爬起来。

“不要因为事实残忍,就觉得我说得难听。”姜宇诚道。

“你这人真的是……”

“今晚你自己打。”

“爸爸,我错了。”

“乖,儿子,给我买水去。”

“得了。”白文珞又道,“你们俩要不要?”

“两瓶矿泉水。”Karry道。

白文珞看了一眼马思远,反应过来这两瓶水是他们俩一人一瓶。

“你们昨天打到几点?”马思远问道。

“好像是两三点吧。”姜宇诚不确定道,“死活要把珍稀材料刷到才肯睡觉。”

马思远算了一下,“那你们也睡了八个小时。”

“怎么了吗?”姜宇诚奇怪道。

“有种打扰人睡觉的罪恶感。”马思远耸肩道,“不过现在没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大家都是朋友。”姜宇诚道,“难得是Karry发消息邀请,就算爬不起来也得起。”

“太假了。”马思远嫌弃道。

“Karry你自己说,集体活动你参加了几次?”

“啊?”Karry一愣。

“上次话剧Karry就参演了。”

“还有呢?”

“额……”

“放学之后、周末你俩就跟消失似的,根本找不到人。就算有时候在学校里也是。”

马思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因为Karry找到了秘密基地”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我们可都把你俩当朋友。”

“我们也是。”马思远又道,“Karry你说是不是?”

“是。”

“都是朋友还担心什么。朋友就是用来麻烦的。”

“那还是算了。”Karry道。

白文珞怀里抱着四瓶水走来,“你们笑什么呢?”

“后天要出考试成绩了,得趁现在笑一笑。”姜宇诚道。

“诶哟,别提考试,让我这两天放松放松。”白文珞立即苦了一张脸。

“考完不是感觉还不错?你肯定没问题的。”马思远道。

“快闭嘴吧。后天一到学校,你就会发现学校某一处,所有人都围观着,指指点点,这个人拿了第一名。哇塞,好棒哦,我又是第三。”白文珞模仿着各种语气,“那就是成绩榜。每个年级的前五十名都在上面。前三名还会公布成绩。那个场面太残忍了。反正你们几个肯定都会在上面。马班长,估计得拿第一吧。”

“不一定。”Karry道。

马思远不屑地冷哼。

“哟哟哟,火药味很浓哦~”白文珞起哄道。

“考也考完了,我们不如考虑点实际问题。”姜宇诚道。

“什么问题?”

“你们难道不饿吗?” 姜宇诚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早上就吃了个包子。” 

“我们才来了一小时不到。”

“这个场到下午三点,我们先去吃饭吧。”Karry道。

“白文珞你要是不想去,就在这里守场子。”姜宇诚率先站起来,“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有一家面店超级好吃,每天都有好多人排队。”马思远道。

“你们等等我啊,我又没说不去。”白文珞喊道。



第十七页

第十九页

评论 ( 1 )
热度 ( 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