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二十六枝花

 

第二天、第三天,每天都有人在撤离。

张佳乐常常下了班就坐在宿舍里,从窗口看着人来人往,偶尔帮别人一把,目送着他们远去。这一待就是两个小时左右,张佳乐才离去。箱子里的东西日渐增加,却迟迟没有封条。

这段时间孙哲平似乎又忙了起来,没有去接张佳乐下班。对于他的晚归,也没有多问,因为孙哲平回家得更晚。

直到第七天,最后一天。

每天张佳乐想不通的时候,就会开始打扫卫生。这并不是一件难事,没有人住的房子脏不到哪里去。今天也不例外,花的时间却更长了。

天已经黑了,手机上显示晚上七点四十,张佳乐想了想,最后看了一眼,关上门,上了锁。

整栋楼里最后一盏灯也暗了。

到了楼底,推开大门,张佳乐丝毫不意外地看到了熟悉的车和熟悉的人。快步走上前,打开车门,走在副驾驶位,戴上安全带,“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

车子没有发动,孙哲平没有回答张佳乐的问题,而是盯着他看了许久。

张佳乐拉下上方的镜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东西呢?”

“什么东西?”

“今天这里可是最后一天。”

“我知道。”

孙哲平解开了安全带,下了车,往大楼里走去。

张佳乐见状,跟了上去,“你要去哪里?”

孙哲平看着数字一个一个下降,走进了电梯里,“你要一起吗?”

张佳乐无奈,“钥匙都没有,你怎么进去?”

“我怎么会没有钥匙,进来吗?”

张佳乐语塞,孙哲平有太多方式弄到钥匙。

偷偷摸摸拿了他的钥匙,重做一把。

作为即将要装修整个小区的老板,有一把万能钥匙。

就算孙哲平现在命人把房门拆了,也合情合理。

说起来,这是孙哲平第一次进张佳乐的宿舍,其他时间都是送张佳乐到小区门口。孙哲平熟门熟路地开门,窗户紧闭,窗帘也全都拉上,看不清前面的路,被玄关处的箱子绊了一脚。

张佳乐赶紧打开灯,“这么大的人注意一点。”

“这些箱子里都是什么?”孙哲平边说边把箱子拆了。

“我刚封上条,别乱动。”张佳乐嘴上喊着,人却还靠在门框处。

孙哲平翻了翻,一共就两个箱子,一会儿就翻完了。旧衣服、被套枕套都被洗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一个箱子里。崭新的书籍,各种各样的类别,放满了另外一个箱子。

张佳乐见状,“你先看看这个外面写的什么。”

孙哲平把箱子合上,上面都被填上一张快递单,寄往同一个地址,是附近的一个孤儿院。孙哲平猛地抬起头看向张佳乐。

张佳乐这才从包里拿出胶带,“让开。”重新贴上条,还好快递单没被撕坏,不用重写。

“这些东西我也没什么用,扔了也有点可惜。老板娘知道我们这次搬家可能会有不少东西不要了,就让我们整理出来,看看哪些可以给需要帮助的人。明天老板娘就会挨家挨户检查一遍,然后让人把这些都寄了。”

“老板娘私底下跟我说,她还是给我留了一套房子。”

“不过,我拒绝了。”

“你明白什么意思吗?孙哲平。”

明明这是个值得高兴的消息,孙哲平皱眉道:“为什么?”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不是你老让我把东西都搬到家里去。”张佳乐笑道,“你要是不乐意,我现在就跟老板娘说,我还是住员工宿舍。”

“别。”孙哲平一把抢过张佳乐的手机。

“你说你怎么那么傻呢?”

“说谁傻呢!”

“我们两个。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拖了那么久才想明白。”

“……那你现在想明白了吗?”

“嗯——”张佳乐故作迟疑,看着孙哲平脸上的紧张,许久才道,“算是想明白了吧。”

“我爱你。”

张佳乐的瞳孔瞬间放大,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这样能让你彻底想明白吗?”

孙哲平是被爱着的,不管是曾和张佳乐在荣耀酒吧并肩作战的日子,小心翼翼的单恋,还是选择离开张佳乐各自奋斗的日子,说不出口的爱恋。自怨自怜,却不曾注意到张佳乐的爱从未减少,而自己只是一味地在索取。

我爱你。

这三个字不难发音,可孙哲平的爱是无声的,只会在张佳乐看不见的地方说上千遍万边。哪有如何?不被人所知的爱意都是无用功。

尤其是在孙哲平隐约感觉到张佳乐缺乏安全感的时候,孙哲平选择用行动证明,甚至有些霸道地对张佳乐的事情动手画脚。虽然张佳乐一口应下来,但其实并没有考虑过他的想法,是否真的乐意,而他给出的方法又是否合理。

孙哲平忘了,言语永远都是最直截了当的。

就算孙哲平和张佳乐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彼此的人,并不代表他们之间毫无秘密可言,他们每次都能准确猜出对方的想法。

猜,太累了。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爱情不是主旋律,也不至于是调剂品,更像是作为余生将要一起度过的人。若是天天靠猜,太可悲了。

张佳乐留下后路并不是有一天他不爱孙哲平,而是担心孙哲平有一天不爱他。

孙哲平不喜员工宿舍,就会想起之前自己的不告而别,有一天会应验在张佳乐身上。

不过是再简单的答案,竟然花了快有五年的时间想明白。

都是傻瓜。

 

“我爱你。”

孙哲平的手里多了一个戒指盒。

张佳乐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怎么会有人在这种地方求婚。”

“那我下次好好准备。”孙哲平下意识地就要收回去。

“算了吧,拿也拿出来了,我就勉为其难地戴上吧。”张佳乐拿起一枚偏小的戒指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分毫不差,“还挺好看的。”

银色的戒指像是由三个环套在一起,里圈则是刻上了love you forever的花体字。

“你最近就是在忙这个?”张佳乐又拿起了另外一枚戴在了孙哲平的手上。

“嗯。”

门“砰”得一声被关上了,两个人同时被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孙哲平把东西恢复成原样,还用餐巾纸把地上的脚印擦干净。“走吧,回家。”

“嗯,回家。”张佳乐毫不留恋地锁上了门。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定风波》

——————————————————————————————

这章这么短,是因为要开车。咳咳咳,所以就分开来发了。 

 


第二十五枝花

第二十七枝花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