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二十五枝花


车速逐渐变得平缓,张佳乐松开了紧抓着车把的手,换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姿势。

“忙完了?”

孙哲平点点头,“已经到收尾阶段,很快就能闲下来了。”

“身为老板,应该无时不刻希望公司忙,才能有钱赚。”

“这一笔生意做完,下半年我停工,这一年照样能盈利。”

“啧啧啧,万恶的有钱人。”

“客户有钱,和我没什么关系。”孙哲平又道,“和你这种每秒几百万上下的人来说,是我高攀不起。”

“这话你从哪儿听来的?”张佳乐总觉得有些耳熟,“黄少天?”

“喻文州想请黄少天吃饭,结果被他拒绝了,理由是他每秒几百万上下的人是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吃饭上。”孙哲平笑道,“被我听到之后,喻文州问我黄少天被谁带坏的,我该说什么好?”

“看我干嘛,看路。”

他们俩属于互相影响,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今天荣耀酒吧外面怎么这么早挂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哦,一月一次的总结会,就提早关门了。”

“我没有影响到你们开会吧?”

“没有。你现在说这个也有点晚了吧。不过,作为荣耀酒吧的大金主,陈果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张佳乐又道,“对了,你晚饭吃了没有啊?你最近都在忙,一日三餐有没有准时吃?”

“随便吃了点。”

“饼干点心这一类不算正餐。”张佳乐皱眉道,“我们去海氏粥铺,喝完粥再回家。”

“明明就是你想吃了。”

“孙哲平!”

“不会有下次了。喝什么粥,艇仔粥还是双拼?”

“艇仔粥吧,加油条。”

“好。”


晚上十点,海市粥铺的生意依旧红火。这是X市第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粥铺,以料多、量大和味好为卖点。现在流行养生,可晚上想吃夜宵,喝粥比撸串显得清淡不少,不少人都会聚集在这儿。

孙哲平和张佳乐是这家店的常客,装修十年如一日,虽然看着破破烂烂,但是十分干净。明亮的灯光,桌上没有一点油腻,地上的大理石被拖得锃亮。孙哲平在柜台前点单,张佳乐坐在老位置上,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维他奶。

“又是粥又是水,肚子不胀?”孙哲平无奈道。

“回去多上几趟厕所就没事了。”张佳乐摆了摆手。

粥很快就上了,表面雪白,用勺子轻轻一搅,底下满满的料,热气也冒了上来。张佳乐鼓着腮帮子狠狠地吹了几下,用嘴唇感受温度,才敢放进嘴里,一个字,鲜。即便是在盛夏,喝下一碗热粥,却觉得十分服帖。

孙哲平喝的是皮蛋瘦肉粥,被张佳乐强制加了不少姜丝。好在姜丝极细,宛若头发丝,喝粥的时候几乎没有感觉。本来没什么胃口,孙哲平还是把一大碗粥给喝完了。不过,只要看着张佳乐吃饭,就会特别有食欲。

“我们回家吧。”孙哲平道。

“嗯嗯。”

张佳乐自然地牵起孙哲平的手,往家里的方向走去。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谁都知道心里有还未说出口的话。

荣耀酒吧装修,连带着员工宿舍,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孙哲平怎么会不知道。

一月一次的总结会向来是月中,而不是月初,孙哲平怎么会不记得。

刚才陈果在群里发了撤离员工宿舍的时间表,为期一周,张佳乐所住的那栋楼是第一个搬的。并不是第一幢,也不是最后一幢,这样的巧合,怎么会不是孙哲平安排的。

孙哲平想要自己主动提起搬家的事情,而张佳乐偏偏不如他意。这不是简单得半个东西,背后隐藏的是两人长达四年的对峙。

是占据所有还是一无所有。

这场对峙的理由幼稚而可笑。他们在一起快要五年了,爱或不爱,时间早已证明了一切,当时的困惑早就消失殆净。可张佳乐就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件事,现在孙哲平迫使他正视,一个礼拜的限期。

足矣。


当年的情况后来有所好转。

孙哲平买了房子,钱是一人各出一半,房产证上的名字也是他和张佳乐两个人的。装修全权交给张佳乐,以他的喜好为主。借此机会,不用孙哲平说,张佳乐也会选择待在这个房子。家里的东西越来越多是成双成对,这个房子有了家的味道。幸福美满的同居生活还是有裂缝,张佳乐没有退荣耀酒吧的宿舍,稍加打扫,随时随地就能住进去。孙哲平提了几次,都被张佳乐糊弄过去,这是他留下的一条后路,孙哲平知道的。

因为自私,孙哲平想斩断张佳乐的所有路,让他只能依靠自己。

因为自私,孙哲平不想因此破坏和张佳乐好不容易维持的平衡。

只被喻文州的一句,“我受不了他第二次的消失。”孙哲平心里的阴暗面又一次被挑起,同意了装修员工宿舍的计划。

今天的会议,肯定不是总结会,身为曾在荣耀酒吧工作过的孙哲平自然是门清。喻文州前不久刚和陈果敲定这件事情,落实了计划,从明天开始就应该要搬去孙氏名下的员工宿舍,张佳乐和黄少天都是头一批。好在他们俩在同一幢楼,喻文州和孙哲平不用争谁先的问题。

还有一个星期,他等得起。


在焦虑中,时间过得飞快。

第一天,张佳乐和心不甘情不愿的黄少天打了个照面,喻文州跟在他身后。

“张佳乐!”黄少天兴奋地摆了摆手,继而转过头对喻文州道,“反正钥匙在你手里,你去打包行李吧。我和张佳乐有话要说。”

“多久?”

“就十几分钟。”

喻文州点点头,经过张佳乐的时候,道:“需要我叫孙总过来帮忙吗?”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张佳乐赶紧拉着黄少天进了屋子。

“啊——”黄少天伸了个懒腰,躺倒在沙发上,“感觉自己活过来了,我要喝冰可乐!还要两片柠檬。”

“美得你。就白开水,爱喝不喝。”

“喝,怎么不喝。”黄少天一口气喝了大半杯,“你怎么还不收拾啊?”

“我本来就没多少东西。反正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不急。”

“看不出来孙哲平人还挺不错,今天快要下班的时候,喻文州一直跟在我身后,吓死我了。刚才好不容易带他出去吃顿晚饭,想着最后能把他忽悠走,结果钥匙都到他手里了。”

张佳乐撇了撇嘴,“进展不错啊,还一起吃晚饭了。”

“那是我想的吗?明明是被逼的!以前就知道喻文州鬼主意多,没想到现在越来越不得了,这种方法他也能想的出来。”

“不如这段时间好好了解一下喻文州,看看他哪里变了,哪里没变。”

“张佳乐。”

“嗯?”

“你最近不太对啊。”

“我哪里不对,和以前不是一样。”

黄少天摇了摇头,“你和孙哲平之间有猫腻,发生了什么?喻文州我太了解他了,看似温吞,其实主意大的是,一不小心就跟跑了。孙哲平和喻文州性格不一样,但在这件事上,两个人的目标肯定是一致的。喻文州都跑来了,孙哲平不可能不出现。”

张佳乐哑口无言,黄少天的敏锐他真的甘拜下风,“没什么,只是有些舍不得这里。”

“别来这一套。员工宿舍就算装修个一年半载,迟早都会建好。你要是想再回来,老板娘不可能不给你留。昨天孙哲平对你说了什么?”

“……一言难尽。”

这四个字指的是张佳乐复杂的心理,被黄少天误认为是孙哲平说了许多,张佳乐不知道从哪里说起。黄少天还想再问,响起了敲门声。不用想,也知道是喻文州,低头看了一眼表,不多不少,正好十五分钟。

“你让我好好了解喻文州,你自己不如也好好了解孙哲平。”黄少天匆匆忙忙地穿上鞋,扔下一句话走了。

张佳乐和喻文州的眼神在空中交回,他看到了喻文州眼里的一丝警惕,无奈摇头。忽然,能理解黄少天的心情,躺着也中枪。

大约半个小时后,张佳乐就听到楼底下车子发动的声音,看了一眼,是喻文州的车。张佳乐回过头看了看放在客厅中央的几个纸箱子,什么都还没往里装。深深地叹息,整个人躺在地上。



第二十四枝花

第二十六枝花

评论 ( 1 )
热度 ( 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