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四十七游

 

人们总是惧怕未知的东西。

未知源于不了解,是危险还是安全,后果是好是坏,无从判断。

犹豫、踌躇、不知所措,百般情绪汇成了恐惧。

 

石阶很长,走到了底,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石板路。

张一山一边打起精神戒备周围,一边照顾吴磊。原本他还同吴磊说说话,说了十句才回了一两句。久而久之,张一山自觉没趣,乖乖闭上了嘴。整条路上只回荡着他们俩的呼吸声,墙壁上的火把似是随之摇曳。

“张一山。”

“怎么了?”吴磊突然的呼唤让张一山心一跳,早就感知到了他变急促的呼吸声。只是吴磊强装没事,张一山不好拆穿,若是主动示弱,则会好办许多。

“王大陆去哪里了?”

“这时候你还想着别人!想想你自己,不许硬撑。”

“刘昊然董子健王俊凯留在上面,现在我们两个,王大陆是和我们一起走的,他人呢?”

“可能和他们都留在上面了。”

“不可能。你们五个人形影不离……”

“打住!只有昊然和子健才叫形影不离。”

“你确定王大陆没问题?王大陆也姓王。”

“你现在只需要思考什么时候出去,出去了再怎么走,别的都交给我。”

“……”

“大陆有他想做的事情,我一直都知道,但是他既然选择不说,那就说明和我们的目标是不冲突的。”

“你这么相信他?”

“你在吃醋?”

从张一山的嘴里永远都得不到真话,吴磊微微一笑,“随你。”

“我们好像快到了。”张一山停下了脚步,是一堵墙。吴磊见状走到了左侧,在火把下摸索,将蓝色石头放了进去,门开了。

“这块石头怎么在你手上?”张一山疑惑道。

“王源给我的。”

“难怪。”

吴磊感受到张一山盖住了自己的眼睛,原本因为陡然的光亮而产生的不适感消失殆净。

“哟,不用这么感动吧?都哭了。”

吴磊低头,擦去了脸上的眼泪,“太刺眼了。”

再抬头,眼前出现了一个刚才正在讨论的人,王大陆。

“大陆,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等你们。”

和往常一样的开头,却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还不等张一山细问,就听见了树林间的动静,他立即警惕,将吴磊掩在身后。

是一群穿着官兵的服饰,对着王大陆跪下喊道,“见过王爷。”

“这怎么一回事?”张一山握着棍棒的指关节泛白。

王大陆闭上眼睛,睁开后一片清明,“就是你们听到的这样,我在里等你们,是因为这扇门只有我能开,我只取一样便可。”

“若是不给呢?”张一山把吴磊挡在身后问道。

“放心,和他要的不冲突。”王大陆的笑容说不出得怪异,“他是谁,好人还是坏人对我来说不重要。”

“不劳你费心。”张一山不假思索地答道。

显然,王大陆有意地在保护吴磊的身份,这倒让张一山有些想不通。这一连串的事情让张一山对意外两个字重新有了新的定义。

只可惜这个定义刚重建又毁灭了。

“还望王爷能信守承诺。”吴磊拿出一块布,递给了王大陆。

“本王奉旨前来,皇上金口玉言,一字一句都在这圣旨上,可要一看?”

“不必了,草民在此叩谢皇上。”

吴磊还未跪下去,就被王大陆扶住,“不必行此大礼。李公公,吴磊身体孱弱,照顾好他。”

“是。”

名为照顾,实则监视。吴磊没有反对,却被张一山拦住。

“一半人随我进去,另外一半人在外候着。”王大陆又道,“一山,现在昊然子健小凯都在外面抗着,我们还是快速解决。”

宫里出来的人惯会看眼色,张一山和王大陆交情不浅,而王大陆早早地入苍山派,和皇位撇清关系,皇上最是宠爱这个弟弟。李公公定是不能让王大陆有分毫的不满,就在一旁候着。

“一山,和我进去。”

“一山。”

“事情结束后,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张一山转身一棍子敲在王大陆的背上,“还有你!”

“诶!我可是你师兄!”

这一棍结结实实打在王大陆身上,本人没什么反应,倒是周围人险些就要冲上来把张一山摁在地上。

吴磊脚步悬浮,用手掩嘴,跟着李公公走到一块树荫底下。李公公有意套话,奈何吴磊一坐下来就闭上眼睛,老老实实地守着,不让人吵到吴磊。

 

走两步,拨开藤蔓,和周围浑然一体的棕色大门,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寸草不生的土地。张一山看着王大陆把自己的手割破,把血手印摁在门上,就自动打开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要开启宝藏,必须得是皇室血统。检验的标准就是血液。”王大陆边走边道,“为了防止窃取或是偷盗,只有血液流经大门的把手处,才能打开大门。”

“我问的不是这个。你怎么进入苍山派的?该不会……”

“没错,师父知道的,我进苍山派还是师父把我从皇宫里带走的。”王大陆拿出吴磊刚刚给他的布,分毫不差地按照上面的提示翻转由八十一个小方格组成的正方形,第一扇门打开了。

“这里共有九道门。每一道门的机关不同,打开的方法只有王家后人才有,就是小凯身上的木牌。不过他的木牌不全,还有另外一块在王源身上。两块组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密码。”王大陆看张一山一脸疑惑,便知道他在疑惑什么,“用墨汁是无效的,只有用王家人的血。这之中的区别我也不是很懂。当年设计这个珍宝岛的人就是为了让皇室不会卸磨杀驴,而王家不能独吞宝藏的目的,打开这个宝藏一定要两个人。”

拿着答案,王大陆张一山快速地经过一道又一道的门,终于来到了埋藏宝藏的地方。

地一眼望过去只觉得眼睛疼,太亮了。满目的金色,金银财宝堆积在地上,数十年无人问津,薄薄的灰尘,即使并没有遮盖本来的光芒,看着着实有些心痛。抽气声此起彼伏,以张一山的眼力,匆匆扫一眼,有些工艺都已经失传,当真是无价之宝。

 “寒火石是个传说中才会有的东西,这里有没有我不确定,你去找吧。这些人也会帮你。”

“好。”

张一山没有多问,把寒火石的样子描述给跟着王大陆的士兵,发动他们一起找,王大陆已经不在这个大厅了。金玉山庄,富可敌国,不是白叫的,张一山的心丝毫不会动摇,专心寻找寒火石。

 

官府的突然出现,让大家都是一惊。照理来说,对这种行为官府属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日浩浩荡荡前来,身后跟着的不是普通的官兵,更像是战场上的士兵,身上的血腥味和肃杀格外明显。

苍山派率先放下武器,乒呤哐啷的声音此起彼伏。

“清点伤亡人数、救助伤员。守住这里,不许放任何一个人离开。再去别处查找有没有漏网之鱼,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穿着官服的人员继而大声喊道:“所有人不许离开,一一报道留下姓名回答问题后才可离开。如有违者,斩立决。”

没有人会和官府较上劲,一一乖乖听话。

轰轰烈烈的开场,犹如闹剧一般的结束,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发号施令的人走到了王源的身边,王俊凯正要上前,就被陆易明拦住了。

“师叔。”

“叫我陆医圣!”陆易明一听这个称呼就烦。

“一山师兄去找宝藏,不在这里。”

“啧,谁问他了。”陆易明皱眉道,“刘昊然呢?”

“昊然师兄和子健师兄应当在树林里。”

陆易明从袖袋里找了半天,摸出一个疑似信号弹的东西,“有事的时候再来找我,尽量别找我。”

 

“下官姓陈,有一事相求。”

“陈大人,珍宝岛里的东西本就全部归皇室所有,至于其他的恕草民不能告知。”

被一口回绝,陈大人讪讪地笑道:“下官……”

“抱歉,我和他还有些私人恩怨要处理。”王俊凯插话道。

陈大人一眼就认出是苍山派的王俊凯,王大陆身边的人,皇上早就千叮咛万叮嘱不能招惹,立即识趣离开。

没曾想,王俊凯执剑,指着王源,“你到底是谁?”

王俊凯脑子里很乱,他发现他错了,以为他们都被困在了十年前。现在左一个魔教,右一个陈大人,王源到底经历了什么?

王源徒手就要抓剑,王俊凯连忙往回收,可还是赶不上王源的速度,眼睁睁地看着他亲手把剑捅在了心脏处。

王俊凯瞳孔一缩,只见他把剑又往里捅了几寸,“王源!”

“你不……是知道的吗?”王源笑道,“在你……面前,我……从来都……只是王……源。”

“你不要说话,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师叔。”王俊凯当即点了王源的穴道,再把衣裳撕成布条状,裹在伤口处。

“没用的。”王源脸色惨白,本应止住的伤口却血流不止。

“怎么会?”王俊凯神色慌张。

“你抱抱……我好不……好?我好冷……”

王俊凯紧紧地抱着王源,“你不要说话了。”

“骗了你……对不起……”王源满手是血,颤颤巍巍地举起来,其实他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死在你……手里,我也心……甘情愿……这样就两……清了……”

话音刚落,王源就闭上了眼,嘴角带笑。

“王源!你看着我!没有!还没有两清!你醒过来啊!”王俊凯死命地摇着王源,大喊大叫,而王源却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

最多两章一定完结orz又一不小心写长了。这之中还有伏笔,会在番外里结束。



第四十六游

第四十八游

评论 ( 2 )
热度 ( 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