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四十六游


昨夜王源手绘地图交给了吴磊,他记下之后就毁尸灭迹。今日实地走一遍,并不难寻。重点是没有人会想到树林中央,有一机关,石阶深入地下,见不到底。想必继续走下去,就能找到宝藏。

王俊凯犹豫再三,停下脚步,“昊然师兄,我要回去。”

刘昊然没有回复王俊凯,而是对着张一山道:“我和子健守在这里。你们俩快去。”

张一山没有推辞,“好。”

“这个拿好,万一出什么事,就点燃这个,我们立即赶到。”董子健拿出一个信号弹给张一山。

留下来的三人不动,看着石阶的通道关上,王俊凯不知道刘昊然在等什么,有些着急,“昊然师兄,我要回去。”

“你是苍山派的人,而他归属于魔教。”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只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我知道,我以王家后人,王俊凯的身份回去。”

“小凯,你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王俊凯笑了,“十年前我把他抛下了,是因为我弱小。十年后我一定要陪在他身边。”

刘昊然对这答案并不意外,“想好了就去做吧。”

王俊凯双手抱拳,转身离开。

“苍山派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董子健喊道。

“最后就剩下我们了。”刘昊然道。

“至始至终就只有我们。”董子健一把推开刘昊然,打开扇子,挥动两下,只听见利器刺入肉体的闷声和因疼痛而产生的冷哼,“警惕心不够,还需加强。”

“人真是不经念叨。”刘昊然又道,“不会就只有这几个吧?”

话音刚落,四面八方涌来的人,身着不同颜色的衣服,很有默契地同时攻向刘昊然董子健两人。

“这风头就让我出,别玷污了你的剑。”

“我可做不到就看你一个人出力。”

“拜托,这些人我很快就搞定了。”

“要不是有你在,我还能更快。”

刘昊然董子健面对百余人,手上动作不停,还能分神讲话,游刃有余,像是抓老鼠的猫,不停逗弄,就是不使出致命一击。这是他们可以营造出来的假象,深不可测。车轮战,最重要的就是内力的消耗。这些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从出手的角度和力度,想要活下来,都要付诸全力。

没错,就是活下来,而不是逃,这样才不会让他们发现石阶的存在。

董子健比刘昊然尚且好上几分,他习的是剑法,碰上使鞭的冷烟,就会有使不出力的感觉,而自己既可用暗器击倒在远处的敌人,也可把扇化作剑以防偷袭。扇子里藏有毒药,他们事先服下解药。随着风力,很快就会弥漫整个树林,算算时间,也该发作了。不是致命的药,只会让人手脚无力,接着陷入昏迷。

对待这些人不必手下留情,奈何此番出手应掩人耳目,目的是将苍山派的官场背景抹去。虽有魔教掩护,若是在这片树林造成大片人员死伤,届时正道定不遗余力地抹黑苍山派,那对苦苦维持百年的苍山派毫无益处。

正道则是忌惮刘昊然董子健的师父们。情人崖离苍山不远,以奚染轩等人的功力,赶来此地并不是件难事。这件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是正道的错,十年前为财祸害王氏一族,如今魔教左护法王源再次以宝藏之名引诱他们前来,一报当年之仇。这次所谓的正义之战,牧风、央曲和心素有先见之明的退出,倒是苍山派说不定还能卖他们一个好。就算现在有些后悔,若是此时退却,怕是两边都讨不到好。

正是如此,不管是刘昊然董子健还是上来围殴的正道都不敢下狠手。

周旋、试探。

这一战打得真累。


“这一切皆因这贪字,酿成今日大祸。唯有今日封了这宝藏,毁了地图,方能还一片平静。届时,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在下绝不偏颇。”净心道。

“我当你嘴里能吐出什么,是我高估了你。”不知王源从哪里拿出的七弦琴,随意拨动琴弦,“说得那么好听,我也得弹奏一首作为回礼。”

净心看着架势,便知不妙,连忙喊道,“捂耳!”

还是晚了一步。

已经有人收这八音诀的影响,严重者吐血,轻伤者脸色发白。

这琴和一般的琴不同,尺寸上短了半尺,琴弦由不同材质的丝线根据比例缠绕成一股制成,使以内力而不断。杂乱无章,和好听沾不上边,其目的便是以音律打乱人的气息和步伐,功力深厚者甚至可以制造幻觉达到自相残杀的地步。

王源年岁还小,内力和福坚净心相比差得太多,所以还有其他五人一同弹奏,才能支撑到现在。

“既然你不知悔改,甚至伤人……”

福坚还未说完,王源道:“你们快些动手,再拖下去,连话都说不了。”

王俊凯赶来的时候,已有大半的人倒在地上,但更多的人正手执武器,试图靠近被魔教保护的王源,断掉这琴音。

“你来这里做什么?”王源皱眉道。

“专心。”王俊凯拉开弓,同时射出三支箭,竟击中四个人,均是要害部位。其中一人身上留下一个血窟窿,看着着实吓人。

这箭只有一千枝,是由沈瑾和董子健联手打造。箭身由冰铁打造。因为晶莹剔透,摸上去就像一块冰,材质十分坚硬,远远高于铁,便被称呼为冰铁。这种材料极其稀少,只有极北之地才有,但是前往的路十分凶险,也不一定能找到。沈瑾偶然得到,自己还没舍得用,就被苏陌敲诈,全部给王俊凯做成箭。

冰铁本身无毒,一旦被击中,人体的温度会与其产生反应,便会产生一种毒素。在身上游走一圈,必死无疑。王俊凯从没想到用它的这一天,但是看到有人挥刀坎向王源,想也不想地就射箭杀人,而不是用暗器伤人。

原来,杀人很简单。

“王俊凯!你愣着干什么!找死吗?”王源右手弹琴,左手推开王俊凯。

王俊凯捡起地上的剑,头也不回,随意地横向一刀,一剑毙命。那人眼里满是不可置信,捂住脖子,倒在地上,王俊凯并不关心那人的结局,看着王源道:“你在担心我。”

“专心。”王源把这句话又还给了王俊凯,心里的不爽才少去几分。

一人认出了王俊凯的武功,喊道:“王少侠,你这是枉顾苍山派的规矩,莫要和魔教中人纠缠!” 

王俊凯连话都不愿说,甚至不用弓箭。十招不到,那人就被王俊凯重创。

“与魔……教为伍……苍山与!”

王俊凯塞入一枚药丸,语气平淡,听者心里发凉,“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

瞪大着双眼,毫无神采,死了。

没有人会注意,在情人崖上死的人太多了。正道和魔教素来不和,再加上血海深仇,招式狠厉,置人于死地。

王俊凯的行为实属平常,只不过做这事的人是王俊凯,王源不禁多看了几眼,“你把他杀了。”

“有何不可?”

王源摇了摇头。王俊凯理应是第一次杀人,却毫无反应,就好像刚才只是砍了一颗树。

“你在害怕?”

“没有。”

“所有妄图伤害你的人,下场和他一样。”

“那你呢?”

“我的命自然是由你来取。”

王俊凯把王源的手放在自己的脖颈处,能感受光滑的皮肤、血液在流动和有力的脉搏。只要王源一用力,王俊凯必死无疑。王源恍惚,他不应该问出那个问题,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和暧昧。

文岚忍无可忍,由于王源的走神,弹琴的速度变慢,效果变差,不少人都回神过来,“二位,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能不能收敛一点?其他的事情之后再说。”

王源猛地回神,抽出自己的手,“你记得你今天的话。”

“王少侠,有能力就别老在这待着。那边还要广阔的天地等着你。”文岚随手一指,一定要把他们两个分开。

“我好歹还是苍山派的人,不能轻易介入中原武林。”王俊凯道。

“那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文岚看着王俊凯敏捷的身姿,以轻功辅佐剑术,极快的移动留下残影,让敌人掌控不了他的位置,导致攻击十有八九都挥空。王俊凯尚且如此,那其他人呢?

“他们想要杀害我,我反击而已。”王俊凯的攻击变得又猛又急,这一转变的理由仅是因为血迹喷射到了脸上,脏。

文岚硬是挤在王俊凯和王源之中,他认可王俊凯的武功,但是对他们不放心。

王俊凯佯装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不是他们死绝,就是我们死绝。”文岚道,“是不是很快?”

“的确很快。”王俊凯勾起嘴角。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上的动作变得机械,用的已经不是内力而是意志力。就在王俊凯犹豫要不要用董子健早先递给他的药粉,传出一个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声音。

“所有人放下武器!官府在此,违者当朝律令处置。”

——————————————————————————————

本来想三更的,感觉不行,还是先把上周拖欠的给补了orz完结倒计时~



第四十五游

第四十七游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