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四十五游


先是一阵嘈杂,紧接着是刘昊然董子健刻意错开的喊声“起床啦——”形成回声,又依次敲响王大陆张一山王俊凯的房门,不听到里面有起床的动静誓不罢休。这般不放弃的姿态,自是让人不得不爬起来。

习武之人本就警觉,又各怀心事,被人强制唤醒,个个萎靡不振,却没有人知道刘昊然董子健什么时候回来的。在这当下,他们无心于此,还未来得及寒暄几句,吴磊、王源和文岚就已站在门外。

其余三人还处于惊讶当中,刘昊然道:“教主真是准时。”

“本座向来说话算话。”

“教主,请。”

寥寥数语,旁观人云里雾里,直到这一刻才发现在场的只有三个人不知道,王大陆、张一山和王俊凯。显然,前一天晚上刘昊然和吴磊达成了什么协议。这两人之间能谈论的肯定是和宝藏有关。这点道理自然一想就通,不约而同地选择拿上武器跟上前去。

王源走在最前面,文岚第三,吴磊走在二人之中,没多久,就挤进来一个张一山。

“你昨日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今日跑出来做什么?”

“死不了。”吴磊又道,似是解释,“我的身体我清楚。”

“你清楚?然后就把自己弄得整日咳血?”要是光前一句话,张一山还不至于如此大动肝火。吴磊惯会搪塞自己,嘴里怕是一句真话都没有。

“我很清楚,所以才活到了现在。”吴磊有意终结这个话题。若是只有两个人,或许吴磊还愿意陪他多说几句,现在同行的人就有八个,以他们俩说话的音量怕是能被其他人听得清清楚楚。

“你还挺骄傲是吧!”张一山嘲讽道。

吴磊闭上了嘴,听张一山一人唱独角戏。因为出门前先服了药,他才能走出这个房间,不过药效有限,他可不想多费力气在和张一山拌嘴这件事上。

“总算知道自己错了,下次做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张一山瞥了一眼,一把背起吴磊,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得多吃点,都瘦成什么样了!”

“你放我下来!” 吴磊面无血色的脸唰的红了,他都十八了,还被人打屁股!从小到大就没有人打过他的屁股!

“别动。”张一山又小声道,“到了情人崖就把你放下来。”

吴磊挣脱不开,只能趴在张一山的背上,露出来的耳洞通红,这脸都被丢光了。


王大陆见状,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王俊凯,“你还待在这儿啊?”

“要不然呢?”

“你没看到你的一山师兄都跑到吴磊旁边去了。”王大陆添油加醋道,“哇,都背上了。我们这是来拿宝藏的,还是来旅游的?”

“挺好的。”

“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王大陆恨铁不成钢道,“这个时候你不也上前献个殷勤?”

王俊凯抬头看了一眼,只看到正背着吴磊的张一山,摇了摇头,“没有必要。”

当事人都发话了,王大陆也没办法,这一路上实在是太安静了,能到现在不说话,实在是受不了,凑到刘昊然边,“这条路和我们昨天走的好像不是同一条。”

“你也发现了。”刘昊然道。

“我又不是路痴。昨天路上还有不少牵家带口来求姻缘的,不管多早多晚都有人,怎么可能像现在这么冷清。”王大陆一指身边的树,“再说了,昨天的那个路明显是官府修过的,今天走的是山路啊。”

“观察得挺仔细。”董子健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我们今日走的不是直线,看着远,其实连半个时辰都没到。我怀疑……这应该是只有王家人才能走的路。”

“你说得不是废话。要不然王源带什么路!”王大陆笑道。

“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在一个阵法里。”董子健道。

“阵法?”王大陆疑惑道。

“对。这个阵法做得极其精巧,就算有人误入了这里,也会有别的出口能出去,但绝对不会是情人崖。说不定,直通宝藏。”董子健猜测道。

他们三人边说话边走路,刻意地放慢步伐,不知不觉就差了一大截,走着走着才发现前面的人已经停下了。

刘昊然快步赶了上去,问道:“怎么了?”

“我们到了。接下来每一步都走在我走过的路上。切记!”王源先迈出左脚,踩在一块石板上,顿时出现了一条不长的石子路。远远看上去,就是由大小不一,黑色和白色的石头组成。王源走的每一步很稳,仔细看,石子的大小刚好是一个人脚掌的大小,第一块是黑色的,连着两块白色,再是三块的黑色,四块白色,正好十块。

没有门打开,也没有奇特的现象发生,每个人都小心翼翼,但是再次踩在平地上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两股气流在互相碰撞。 

王源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不用他说,所有人都是戒备的姿势。出口并不是情人崖,距离不远,十分安静,除了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情人崖人来人往,即使是子夜,依然会有信女虔诚地跪拜,断不会是现在这幅模样。

暴风雨前的宁静。

眼前出现一棵参天大树,像是从土地里窜出来,霸道地占据了半个悬崖口。枝繁叶茂,绿阴如盖,树枝上挂满了木牌,上面写着的是对于姻缘的美好祝愿。风一吹,树叶沙沙作响,木牌互相碰撞,不似铃铛的轻快,却有几分安宁。

突然,一支箭划破天空。刘昊然快速出剑,没有人看清他具体的动作,只见他的手仍然握着剑柄,而箭已经成了两半落在地上。

“不愧是苍山派,刘少侠好武功。”说话之人正是少林的掌门,福坚,后面跟着乌泱泱一大片人,看着衣服,似乎牧风、央曲和心素没有前来。倒是情理之中,因为从传统门派分裂,向来喜欢对着干。

“我师父能赢得人,没道理我不行。”刘昊然平淡道。

福坚像是没听出刘昊然话语里的嘲讽,“后生可畏。”又道,“没想到魔教教主也在此。”

“本座也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你,想跟着就直说,我魔教欢迎你。”吴磊道。

看似漫不经心,却在整个山谷都产生了回音。不少人心里都在打鼓,听说魔教教主身受数毒,丧失武功,难不成是假?

“魔教教主说笑了。”福坚话锋一转,“不知苍山派和魔教怎会在此地相逢?”

“切,说这话脸都不红心都不跳。在这里假惺惺的做派,不就是又当又立,令人发笑。”王源刻意站到吴磊前,露出了他的脸。

王源这话一出,引发了正道一部分人的骚动,很快又平息了。文岚的故事还在武林传颂,今日前来,师命难违。福坚并不在意,有心想说几句,却惊呼出声,“是你!”

“看到我有这么令人惊讶吗?”王源冷笑道,“要做坏事就做彻底一点,别被人握住把柄。我,王家第六十一代家主,王嗣平的嫡子,王源。”

这下是轩然大波。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正道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气势瞬间被瓦解。不过是一群觊觎别人家东西的小偷,谋财害命,义正言辞地维护和平,说出去真是贻笑大方。

“福坚道长,带着这么多人,为了宝藏。不怕到时候自己什么都没有。”王源挑衅道,“不对,你们本来就什么都得、不、到。”

“我等来助一臂之力,也是为十年前的事情做出弥补。”武当掌门净心道。

王源冷哼道,“果然是比我多活了几十年,这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弥补?你们倒是把王家的三百五十六口人还回来啊!”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净心道。

“我今日便要你们血债血偿。”王源一挥手,数千人从天而降,俨然把正道包围的架势。

“在这片福地打打杀杀未免有些大煞风景。”

“哦?你想如何解决?”

“苍山派在此,不妨做个见证者……”净心还未说完,才发现苍山派一个人都不在了。

“呵,这是我王源和你们正道的恩怨,扯上他们作甚!就算是苍山派也保不住你们。”

双方剑拔弩张,却没有一方率先动手。按照正道的惯例,以理服人,占据道德的制高点。只可惜这次为了充门面带了不少年轻人,可没有福坚这些人的忍耐力。

“怎么怕了?”

王源轻飘飘的一句话,引起众多不满。

“师尊!我们还要等到何时?”

“魔教之人就在眼前,为何还不动手?我们应该伸张正义!”

“伸张正义!”

“伸张正义!”

王源冷眼旁观,吴磊现在应该带着张一山他们前往宝藏埋藏点。“看来大家是想在这开茶话会。来人,上茶!”刹那间,从林子冒出身着黑衣的魔教中人,形成包围之势。

一人倒茶,一人分发点心,各大门派弟子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

“道长,可要授课?”王源不屑,以为他没看到有一小队人进了林子,恰恰是张一山的方向。不过有苍山派在,这群人怕是有去无回。

——————————————————————————————

考完就来更新惹!完结倒计时!


第四十四游

第四十六游

评论
热度 ( 10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