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照实】我睡了谁?

※养父子年上

※拖了太久的粉丝点梗orz

※短篇完结

※OOC有

※HE!HE!HE!


催更走→集锦 


4.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隔墙须有耳,窗外岂无人。[1]

自古以来,都在告诫我们,秘密是藏不住的,区别只在于暴露的时间早晚。


蔡照扶着刘醒,陈秋实怕蔡照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想去帮忙,被另外几个叔叔绊住了脚。好在处于醉酒状态,陈秋实三言两语脱了身。

“陈家的事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吗?”

陈秋实踏出去的脚收了回来,躲在角落里,没有人会注意。

“你醉了。”

“你当我说的都是醉话。你养秋实不是义务,和你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他长得不错,又是从小身边带大。你敢说你对他没起过龌龊的心思。”

“够了。陈秋实是我儿子,这点不会变。”

陈秋实紧捂住嘴,咽下细碎的哭声。他可以自我催眠,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蔡照是爱自己的。别人说的话,他都可以不往心里去。偏偏是蔡照自己,他说的话,每一个字都能成为匕首,狠狠捅进自己。

“蔡照。你慌了。我这样说是不对,就凭养父子关系,你以为你抢得过陈家吗?程琪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当年她拜托你后,自杀陪你哥去了,让你答应她,一辈子养着陈秋实!”

“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

“哪样?我哪个没说对?换了个名字接近你哥,就是为了完成对陈家的复仇。然后把秋实往你家一放,一死了之,你哥的死有一半原因都是因为她!”

陈秋实骇然。小时候的片段忽然一幕幕变得极其鲜活,浮现在自己的脑海。是模糊不清的人脸,是家长会永远缺席的父母,是永无休止的争吵……或陌生或熟悉,人的记忆真的会骗人。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蔡照不是妈妈的朋友,而是他的舅舅?!这才是你真正不愿意接受我的理由吗?陈秋实仓皇逃离,在椅子上坐立不安,始终装不出平静的样子。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装作醉酒,躺倒在沙发上。

即使处在睡眠中,仍觉得破绽百出,更别提对他了如指掌的蔡照。若非他现在心神不宁,只怕是撑不到家里。



这么大的一个秘密,陈秋实始终难以消化。惊讶之余,越发对这个故事感到好奇。如有小猫在心上不断地抓,抓出一道道血痕。能解答他问题的应该只剩下三个人,他的外公外婆和蔡照。可谁都不会告诉他。

矛盾的心理使他夜不得眠,眼下的黑眼圈堪比高三冲刺阶段。

好在蔡照只当宿醉,给他煮了碗醒酒汤。顺便提起月底的泰国之行,因临时有事,挪到下个月。蔡照边问,边观察陈秋实的神色。

毕竟蔡照答应陈秋实的事从没有爽约。这次破例,陈秋实不意外,没有质问,而是选择接受。他的确需要花这一个月的时间好好想想,也想让蔡照好好想想。

“蔡照,我喜欢你。以后每一天我都会对你说一遍。”

“记得把早饭吃了,我先出门了。”

手中的玻璃杯像是烫手,蔡照慌忙放在桌上,拿起照相机,匆匆离去。

陈秋实没有错过蔡照眼里的放松,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



蔡照开始忙碌。早上八点出门,晚上十点回家,刚好赶在陈秋实起床前,睡觉后。没有了上学这个概念,陈秋实化身为熬夜党,不能对蔡照道声早安,说声晚安还是做得到。

平日里有蔡照的管教,陈秋实的作息习惯被牢牢把控。第一次这么晚还碰上陈秋实给他一杯温牛奶,蔡照吓得魂都飞了。说了两三次,陈秋实也不改,句句不离“我喜欢你”蔡照只能任由他去了。

陈秋实明白不能把人逼急的道理,自认尺度把控得刚刚好,觉得每天逗一逗蔡照的日子也挺有意思,两人的关系变得有所缓和。



王青要出国了。

这个消息让陈秋实措手不及。还盘算着考一个大学,继续做同学,怎么才过两三天,就成了这样?


“喂。”

“你终于舍得接电话了!”

突如其来收到的信息,陈秋实立即发了十多条,却不见回复一条。心里着急的不行,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也不接。挂了再打,重复十余次,终于接通,说出口的话多了几丝怨气。

“刚刚忙着吵架,现在才看到。”

“吵架?”

“有什么事你直说。”

这时候陈秋实无心多问,直奔主题,“怎么说出国就出国了?之前不还好好的,不是说要读你哥的母校……”

“我哥让我出的国。”

“……”

冯建宇对王青有多重要,陈秋实形容不出来,只能说就像蔡照对他而言。不是家人的需要,不是朋友的需要,是恋人的需要。是渴望、是占有、是执念。王青一个我行我素的人,在冯建宇面前,乖乖低头,甘愿臣服。

听筒那段,陈秋实不说话,王青也不说话。有些话不必说出来,大家都懂。最听不得就是安慰之词。

“你……真的要出国?”

“不然呢?和他死犟吗?我犟得过他吗?还不是我让步。”

陈秋实莫名地听出一丝宠溺,冷漠道:“哦。”

“他早有这个打算,学校都帮我申请好了,通知书也拿到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谁知道他能瞒到什么时候去。”

“你哥对你的要求一直很严苛。”此话不假,但是用在王青身上太假了。陈秋实试图补救,“你哥很关心你。你说的每句话都放在心上。几乎你要什么给你什么,下雨天接送你上下学,陪你去看球赛,周末带你打球……”

“他是爱我,看在别人的份上,给予爱。像是个高高在上的施舍者,而我就是那个可怜巴巴的乞丐。”

“你疯了吧!”

“陈秋实,你就是像这样骗你自己的吗?你醒醒吧,我们和他们养的小动物没什么区别。”

“王青!”

“……”

“……”

两边皆是喘气声,压抑许久后的爆发和被揭穿的气急败坏。

“可你会放弃吗?”

“不会。”

“我也不会。我会出国,会做他听话的小孩儿,但是我也会让他明白,我从来都不是小孩儿。”王青停顿片刻,陈秋实的心脏仍在快速跳动,声音大到仿佛就在耳边,“那你呢?你打算怎么办?”

“我……”

“你打算继续骗自己下去吗?连床都上了,你确定还能骗下去吗?”

“你!”陈秋实“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话,“你就是看我日子太平,诚心给我找点事。”又是一阵沉默,“好了好了,败给你,我一定会成功的。”

“我还有两个礼拜走,等你好消息。”

“刚好那时候我已经从泰国回去了,等着我和蔡照儿一起送机。”

“好,我等着。”

在陈秋实看不见的那边,地上一片狼藉,王青站在玻璃碎片较少处,挂了电话也没把手机从耳边放下。眉间因常时间皱眉而留下的印子,少有的舒展,嘴边带笑。陈秋实,你真的要加油,真的真的。



陈秋实狠话放出去了,却着实没什么想法。

谈恋爱的正确步骤应该是,追求、表白、答应、上床。

他的步骤,上床、表白、追求,也没见人答应啊!



陈秋实心烦意乱,蔡照的日子也没好过到哪里去。

自从刘醒隔天醒了酒,跑来给蔡照道歉,仍死心不改。99+的信息,蔡照连打开来的想法都没有,装作没收到。

因为陈秋实的一则“泰国旅游景点求推荐”朋友圈,这下倒好,消息是没了,人主动上门。


狡兔三窟。

蔡照能成功躲开陈秋实,是因为他不想来找,而刘醒这个对蔡照了解得一清二楚的人,成功在城郊的工作室逮到了蔡照。


“你的咖啡店是要倒闭了?一天到晚往我这儿跑,来给我打杂。”

“以我的身价,做个打杂的,月薪起码也得一万吧。”

“以我俩的交情,你应该免费给我打杂。”

“谈感情伤钱。”

“我省钱。”

“……茶总有吧?”

“你这人怎么这么多事。”嘴上嫌弃,蔡照还是倒了杯红茶给刘醒,“喝完赶紧回家。”

“你把我当朋友吧。”

蔡照被这阵势吓到,“当然啊。”

“作为兄弟,我肯定是站在你这一边。你老实坦白你对陈秋实动了心思,这并不难。”

“你瞎说什么。”

“蔡照!”刘醒红着眼吼道,蔡照一愣,“我看到了……陈秋实十五岁生日party,你吻了他。”

这段不愿记起的过往,被刘醒无情揭开。一时的情难自已,造就了蔡照长久的愧意。


十五岁的陈秋实,身高不断向上窜。原本脸颊上鼓起的肉,消瘦下去,下颌线隐约可见。成天被包裹在宽松校服下的身体,第一次穿上勾勒线条的西服,成熟中透露着青涩,蔡照被惊艳了。

小孩子的劲来得快去得也快。

上一秒还在和朋友吵吵闹闹,下一秒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

也许是酒精作祟,也许是气氛正好,蔡照低头吻了陈秋实,最后的理智迫使他吻在额头。一个美好的祝福,“生日快乐。”


蔡照扶额,“你怎么知道的?”

“休息室的门没关好,我去找你道别,就看到了。”

蔡照陷入良久的沉默,再次抬头,面无表情,“那也是三年前的事了,现在不一样。”

刘醒气极反笑,鼓掌道:“很好,非常好。”

蔡照厚脸皮地点头附和道:“我也觉得这样很好。”

“陈秋实不是你儿子,你最多是个监护人。你带陈秋实回家,可没说那是你哥的儿子。如果你还在那里自我感动,赶紧收了这一套,别到时候后悔,七老八十就你一个人守着回忆过。”

“承你吉言。”

蔡照油盐不进,刘醒像是一记重拳击中了棉花,浑身使不上力,“背经叛道的事我做得多了去了,你也就当我瞎操心。最后一句,你每次拒绝别人的时候,回答理想型的时候,说的是谁,你自己心里清楚。”

“妈的,再操心你们俩,我就是傻逼。”刘醒暗骂道,拿起茶杯,也不在意这凉透的茶,一饮而尽。


世人常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可人不能共情,旁观者没能亲身经历当事者,又如何能知道什么是清,什么是迷。


十二岁捡回家、十五岁心动、十八岁装不知。

一晃六年的养成,蔡照用尽全力诠释一个好父亲的角色。或许是因为中途走岔了,蔡照更加执着于“父亲”二字,严格地隔开和陈秋实之间的距离。越是在意越是难以忘怀,如一只装满了气的气球。不断往里充气的后果就是爆掉,一如那个失控的夜晚。

他是个共犯。

那是一个充满酒气的吻,明明极其生涩,还暗自度过药片。蔡照庆幸的是陈秋实喂给了自己吃,而不是他,否则他不能顺势而为,而是理智地关他一人在房。

人不能得到太多,就会渴望更多。

七老八十一个人守着回忆过?两个人还差不多。



七月末的普吉岛,热门旅游景点满是人。

什么海天一线,什么阳光沙滩,一眼望过去就是各式各样的泳衣,玩任何游乐设施都要排队,就算在大海里游个泳也能撞到人。陈秋实不信邪,连着玩了四天,去了四个不同的岛,恹恹地回了家。

蔡照没有选择订酒店,而是民宿。两层楼的房子,自带泳池、SPA,甚至可以打电话请女仆来做饭,堪比五星级酒店。唯一不好就是地理位置偏,要去最近的地方逛个超市都要开车半个小时。远也有远的好吃,骑自行车,大约十分钟的路程,就到了海边,人不多,看着像是当地人。

到了第五天,陈秋实不愿出去,而是在家附近晃悠。小祖宗的话就是圣旨。蔡照二话不说,决定晚餐在泳池边做烧烤,晚上在海边散步。

一觉睡到中午,去了购物广场,吃了顿泰国料理,好好地逛起了超市。蔡照负责搞定晚上的食材,陈秋实负责看到什么想吃就吃。


这一疏忽导致蔡照发现自己带出去的是个醉鬼。

好吧,果酒也没多少酒精度数。再者说陈秋实对自己的酒量还是有数。控制在一个半醉不醉,理智占上风的状态,只是心里莫名地嗨而已。谁让他又想做惊天动地的事情。


夜幕降临,不是漆黑的天空,而是藏青色,无限接近于黑,始终有一抹亮度。城市里看不到的星星,在这里,抬头仰望,就是星河。映照着海水也泛着光。

到了晚上,涨潮,蔡照只许陈秋实在岸上走,左手还死死地牵着陈秋实,深怕一不小心人就摔倒了。

这并不影响陈秋实莫名的好心情。

边走边喊道,“蔡照。”

“诶。”

“蔡照儿~”

“诶。”

“蔡照儿!”

“诶。”

蔡照只当陈秋实耍酒疯,好脾气地应了一声又一声。


突然停下。

蔡照踉跄了下,很快站稳,“怎么了?”

“你等我长大。”

即使在夜晚里,陈秋实的眼睛仍亮得发光。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似乎眼角含泪。蔡照心里闪过很多个念头,看着陈秋实眼里的光一点点暗淡,一把抱住了他。

“不,是我陪你长大。”


是陪不是等,陪你长成独当一面的人,陪你理解我对你的爱,陪你走过之后的岁月。



注:

[1]: 元·孟德耀《举案齐眉》第二折

——————————————————————————————

被我改了一遍又一遍,这个结局我比较满意。陪伴是长情的告白。本来就是亲情开始,这份感情是不是爱情,很难界定。很多人说结婚时间长的夫妻,爱情自然而然变成了亲情。由爱而衍变成的一家人。

陈秋实是喜欢的,否则也不会绞尽脑汁。蔡照是喜欢的,否则也不会处处隐忍。这份爱还是很脆弱,需要时间的证明。性别、父子、任何一个都足以压倒。

有许多不确定性,我选择停在这里,未来有许多无限可能,现在他们是相爱的。


txt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WWHM88E7wcZc-x4tiyACXg 提取码: eag6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