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照实】我睡了谁?

※养父子年上

※拖了太久的粉丝点梗orz

※短篇,估计五章内完结

※OOC有

※HE!HE!HE!


催更走→集锦


2.

 

蔡照点了支烟,搁在阳台上,没有抽,任由烟雾缭绕。

自从养了陈秋实之后,全部的坏习惯一一改掉,争做新时代好青年。原以为难戒,其实是想抽都没时间抽。

那年,陈秋实十二,不比一个两岁小朋友的事少。

 

别总觉得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心里门儿清。刚进蔡家的陈秋实大气不敢喘,畏畏缩缩。问什么,回答都是好的。战战兢兢地跟着蔡照。距离太近,怕蔡照生气。距离太远,没有安全感。

白天上学,新学校陌生环境,已让人心生恐惧。更别说家里突遭变故的陈秋实不爱说话,最多混了个脸熟。放学直接回家,不在外逗留,乖乖写作业。等蔡照回来,一起吃晚饭。晚上睡觉,紧紧地蜷缩成一团,整夜睡不好。

而蔡照不过二十二,大大咧咧,以为不过是添双筷子,加床被子如此简单。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照顾自己的程度仅在饿不死自己,更别提养一个小孩儿。

人生头一回,蔡照还是把陈秋实带回家,有了蔡父蔡母的提点,才走上了奶爸的正轨。

 

每天起床一杯牛奶,饭后一杯酸奶,补钙。多吃牛肉和鱼肉,长身体补脑子。蔬菜水果不能少,纤维素维生素。

除了校服,周末的衣服,家里穿的睡衣,打球的运动服,不说塞满多少个衣柜,最起码也得一周不重样。春夏秋冬,每个季节的衣服都得买。

没安全感的孩子,陪着睡,讲睡前故事,多聊聊天,促进感情。

找学校老师沟通情况,了解在校表现,学业成绩和人际关系。

……

其中夹带了不少私货,蔡照的童年往事为例,以此证明蔡父蔡母说得是对的。

蔡照除了点头应下,别无办法。

 

至此,文艺范十足的摄影师蔡照跌下云间,沾染柴米油盐。不忘随身携带的相机,还有几本育青少年、关心青少年心理及教辅材料。

 

从抚养陈秋实开始,蔡照把他当亲生儿子在养。近乎天天嘴边不离的“蔡照,我爱你”也是他常用来炫耀父子情深的证据,哪里想到陈秋实抱着这样的想法。

或许,是他始终不愿相信,才忽略了陈秋实的真实想法。

 

 

一支烟燃尽,尼古丁失效,没有镇定,只有更多的烦躁。

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要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蔡照这样宽慰着自己,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在告诉他,不是的。

 

“喂,蔡照!诶呦喂,你可终于接电话了。你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我挺好的,怎么了?”

“还问我怎么了,你放我这儿的蛋糕到底什么时候取?昨天急急忙忙跑出去,说等会儿,我在店里醒来,你可都没回来!”

“噢。“蔡照扶额,“你还在店里吗?我现在过来拿。”

听到蛋糕,蔡照暗道不妙。为了庆贺陈秋实毕业,特意去朋友店里亲手做了蛋糕。在去的路上,接到陈秋实的电话,是服务员打来的,让他把喝醉的陈秋实接回家。赶紧打方向盘往饭店地址去,蛋糕事忘得一干二净。

“我还在,你现在过来吧。我跟你说,蔡照你这回得请我吃顿好的,补偿补偿我……”他说得起劲,没有回音,“靠,挂我电话。”

 

蔡照摁灭烟,草草抹了一把阳台,抓起车钥匙往外走。声响一大,惊了陈秋实。

“蔡照,你要去哪里!你也要赶我走!”

陈秋实的精神状态本就不稳定,被王青一刺激,整个人情绪变动极大。

“我没有。”蔡照抱住陈秋实,拍了拍他颤抖的背,心里无声叹息,“我出门拿东西,拿完就回来了,在家里乖乖等我。”

“你真的会回来。”陈秋实牢牢地攥紧蔡照的衣角,满是不安。

“会的,我向你保证。”蔡照等陈秋实冷静下来,再缓缓松开,“晚上想吃什么吗?想好把菜名发到我手机上,好吗?”

“好。”陈秋实仍低着头。

蔡照揉了揉陈秋实的头发,“我出门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

王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陈秋实头也不回道:“总比你被赶出家门好。”

“我不屑。”王青嘴硬道。

“我和你不一样,我不能没有他。”

“我不能没有大宇。”

陈秋实轻轻摇头,没有回答。

“难不成你一辈子都这样拖着蔡照,让他照顾你?”

“他爱我。”陈秋实又用极轻的声音道,“他是爱我的。”

王青抿唇,像是想到了什么,“祝你成功。”

“我会的。”

 

 

咖啡厅里的客人不多,蔡照一推开门,敲响了挂在门上的风铃。站在吧台的咖啡师一眼看到了他,拍了下身边的人,解开了围裙递给她后快步走到蔡照面前。

“你终于来了。被员工发现老板躺在店里一天,都要以为店里经营不下去,我这脸哦。”咖啡师边说边拍了拍自己的脸。

“那不正好,回家继承你的矿去。明日头条,八一八新任CEO刘醒究竟是何人。”

“滚犊子!上有兄下有弟,拿着手里点股份,过年时发点红利就成。和他们斗,还不如开着咖啡厅有意思。”刘醒带着蔡照进了后厨,从冰箱里拿出包装好的蛋糕,“喏,给你。”

蔡照拆开了蝴蝶结,往里看了一眼,很是满意。

“这童养媳的待遇……”

“说什么呢!”蔡照听到这三个字就头大,纠正道,“我儿子。”

“知道你宝贝。”刘醒和蔡照一干损友当年可都打趣过,现在也是背着人说,哪里想到今天蔡照反应这么大。

“这蛋糕我拿走了,改日再聚。”蔡照现在听不得关于陈秋实的事情,昨天虽说没真把人睡了,但是已经逾越父子界限。平日里的玩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字字戳心。

“对了,秋实毕业了,我们这群做叔叔的也该给他庆祝庆祝。还有啊,大学专业想好报什么了,红包可都准备好了。”

“知道了。”蔡照笑道,“包个大点的红包。”

“那必须的。”刘醒停顿片刻,“这话可能不太好听,但我一定要说。秋实都十八了,你还打算照顾他多久?”

蔡照皱了下眉,“他是我儿子,当然是照顾他一辈子。”

“你唬唬秋实还行,我们都多少年朋友了。当年……”

“够了。”蔡照当即打断刘醒的话,“秋实还在家里等我,先走了。”

“欸!蔡照!欸你等等!”刘醒喊了几声,蔡照挥挥手走了,“这哪是养儿子,分明就是养媳妇。”

 

 

这是一段尘封了快三十年的往事。

说句,蔡照看着陈秋实长大,不单单指十二岁,而是真的从小。

 

蔡照有个哥哥,蔡陈晖,非亲哥哥,是蔡父蔡母领养的。虽然婚后一直没有孩子,也不着急,完全是出自喜欢才领养的,把蔡陈晖当亲生儿子看待。捡到的时候,蔡陈晖一个劲儿的哭声引起了蔡父蔡母,心有不忍,带了回去。看着四五岁,尚且记忆不清晰的阶段,从没有怀疑过。

蔡陈晖十岁,蔡照诞生,蔡父蔡母没有因此改变对蔡陈晖的态度,一视同仁。十二岁的年龄差没有明显的代沟,蔡陈晖和蔡照总是能聊到一起去,兄弟感情极好。两个儿子人高马大,分别站在蔡父蔡母身侧,外人看了,必定道声羡慕。

日子一天天过着,普通快乐,到了蔡陈晖二十二岁居然就结婚了。他的女朋友,程琪,比他大四岁,有些恨嫁。一进大学就谈的恋爱,也有四年多的感情基础,蔡陈晖便同意了。

蔡父蔡母没有不同意结婚的意思,对程琪也挺满意。面相上看有福气,在大公司上班,本身也是务实的一个人,两家也是门当户对,就是怕蔡陈晖会后悔。

不知道程琪怎么想的,以她怀孕的理由,一定要结婚。都到这份上了,蔡父蔡母早早地安排了婚礼,风风光光地娶进门。

结婚后,和蔡父蔡母做上下层邻居,偶尔上去帮个忙,小两口过得美满,做父母的就放下心了。

陈秋实三岁,一整年都过得不安稳。彼时,蔡照十三岁,初中生一个,不配参与家中讨论,所有人都瞒着他,除了一件事,蔡陈晖不是他的哥哥,本名陈晖。

 

还记得当时蔡照忧心忡忡地去问蔡陈晖,“哥,你都不是我哥了,还能喊你哥吗?”

“能啊,为什么不能?”蔡陈晖抹去了蔡照的眼泪,“有什么好哭的,我永远都是你哥。”

“真的啊!”

“当然是真的。”蔡陈晖伸出小拇指,“我们拉钩。”

“多大了,还玩这一套。”蔡照扭扭捏捏地伸出小拇指,勾了上去,“我们说好了。”

“嗯。”

 

再后来,蔡陈晖离开了家,连带着程琪和陈秋实,一起走了。

也是那时,蔡照明白为什么蔡父蔡母让秋实随母姓,而是他的父亲姓陈。

起初,和蔡陈晖还有联系,后来音讯全无,家里也渐渐地不再提起这个人。

 

可谁又能想到,这些看似合理的事件背后,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

我的电脑前几天被送去修了,这些都是靠手机打的orz打着打着就想玩手机orz

诶嘿,故意卡在这儿【bushi】只是还没到时间暴露。只是交代一下蔡照和陈秋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明日继续更新,因为有电脑了!激动!立个FLAG:这周能完结!


评论 ( 1 )
热度 ( 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