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照实】我睡了谁?

※养父子年上

※拖了太久的粉丝点梗orz

※短篇,估计五章内完结

※OOC有

※HE!HE!HE!


催更走→集锦


0.

逆反心理,指客观环境要求与主体需要不相符合时所产生的一种强烈的反抗心态。

 

 

0.5.

赤裸的肉体、

深色的床单、

被酒精占据的大脑、

遵循原始的欲望。

 

有意、无心。

放肆、克制。

 

一夜崩塌。

 

 

1.

周五的夜晚最是轻松,毫无负担地通宵熬夜。不用早起的第二天,没有工作安排的周末,有的是大把时间睡懒觉。

蔡照也不例外。

 

睡眼惺忪地看了眼窗,被遮光窗帘遮得严严实实。嗯?有一道光从缝隙中挤了进来,照亮了房间的一角。楞了两秒,还是困意占上风,蔡照翻了个身,搂住床边的泰迪熊。

硬邦邦,不柔软,也没有太阳晒过后的味道,却契合他的怀抱。

一秒、两秒、三秒,蔡照猛地推开。

“陈、秋、实!”

“嗯。”

“滚回你的房间去!”

“啊。”

陈秋实动都没有动,甚至眼睛都没睁开一下。显然,所有的回应是听到自己名字后的一种本能反应。

和他相处已久的蔡照不会束手无策,而是大喊道:“陈秋实小朋友,已经七点半了,上课要迟到了,是想王老师上门家访吗?”

陈秋实立即坐起,摸索着床边的眼镜,突然停下,“不对,老子毕业了。”又直挺挺地躺下,脑袋敲在床架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这下是真的醒了。

 

陈秋实捂着头,双眼紧闭,左手胡乱地扯着被子,“蔡照,我要睡觉。”

“回你的房间睡。”

“不——要——”

“给我回去!”蔡照难以继续批评,忍不住暴露老妈子本质,“知道你毕业了,也不能这么折腾。昨天你说说你几点回到的家。还有是不是喝酒了,小孩子学什么成年人喝酒。喝一点就算了,什么无酒精鸡尾酒,果汁酒都行啊,把自己喝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陈秋实习以为常,头一点一点,双腿夹着被子,又睡过去了。

 

蔡照没忍心把人再叫起来。刚毕业的高三生,熬过了苦不堪言的一年,身上的肉以肉眼的速度往下掉,原本较为圆润的下巴变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蔡照是变着花样做好吃的,也没见人胖起来过。就这一次,没有下次。

蔡照也躺了回去,补个回笼觉。盖上被子的瞬间,停下,全身赤裸,再看了眼旁边的陈秋实,也是如此。

昨晚发生了什么?

开门、喝醉的陈秋实、争吵、然后呢?

蔡照不愿去相信,也不敢去相信。

 

“陈秋实,起床洗澡,我给你做早饭。”

“我知道你醒了。”

“快点起来。”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陈秋实偷偷地睁开一条缝,听到浴室水声停了,赶紧闭上双眼。房门开了又关,紧接着油烟机被打开了,陈秋实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倒吸了一口凉气。起得太猛,扯到了腰。

好在做足了准备,这点腰酸背痛多半是因为通宵酒吧蹦迪。一年的修身养性,身体素质差了不少。双手扶腰,大腿根发酸,咬紧牙关,大步往浴室走。

嘿,蔡照还挺有人性,在浴池里放好了水。

泡在热水里,真的舒服。

蔡照还是关心他的。陈秋实的目光变得黯淡,不过是以亲情的名义。

深吸一口气,埋进水里。

缺氧、窒息、痛苦,而热源包裹全身。

不舍得,不想离开,即使付出死的代价。

 

 

油烟机都盖不掉啪嗒啪嗒的拖鞋声,蔡照端着两个碗离开厨房,就看到陈秋实头发湿哒哒,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

“洗完头怎么不擦头发?房间里开着冷气,会感冒的。”

“擦得挺干的。”陈秋实听着熟悉的口吻,胆子变大,拉开椅子坐下,“早饭是什么?我饿了。”

“就知道吃。先把醒酒汤喝了,再吃早饭。”蔡照拿着毛巾给陈秋实擦头发,“这是考试之前你包的粽子。”

“那天不是都吃完了。”脖子上的毛巾没了,陈秋实哆嗦了下,缩起了脖子。蔡照的力度掌握得刚好,又伸长了脖子,夹着碗里的粽子。

“就吃了一个,还有四个给带回来了,家里现在还有两个。”蔡照把毛巾搭在椅背上,摸了下头发,差不多都干了,“下次记得把头发吹干。”

“知道了知道了。”

“就没看你长记性。”

蔡照戳了下陈秋实的额头,被后者瞪了一眼,自然地收手,拿起桌上空了的碗,带进厨房,又端着一碗麦片,坐在陈秋实对面。

 

蔡照舀了一勺,停在空中,看着陈秋实,就是不送进嘴里。饿了快十多个小时的陈秋实专心致志地吃粽子,感受到蔡照的视线,迷茫地与他对视。蔡照被抓个正着,尴尬地低头,一勺接一勺。眼看着要见底,不锈钢勺子和瓷碗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陈秋实情不自禁地抖了一下。

“说说吧,昨天晚上怎么回事?”

明是疑问句,处处都表明着“我知道真相,别想糊弄我”的立场。陈秋实也没想蔡照会一无所知,这样的场面也是有设想过。

“你把我睡了。”

蔡照捏勺的手一紧,指关节泛白,一字一顿道:“陈秋实,你是我儿子。”

“我根本不是你儿子!”陈秋实恨不得掀桌,蔡照用任何的理由拒绝他也好,甚至微弱的可能选择接受,也不愿意听到这一句,“是你当我傻吗?你见过……”

 

门铃响了。

蔡照仍是平淡,“我先开门,再回来和你谈论这个问题。”

气得陈秋实踢了椅子一脚。他当上床是和抄作业、被老师叫去学校一个待遇的事吗?这特么根本是两码事!他想做什么,写检讨还是对墙面壁?都十八岁了,还用八岁的手段,蔡照他到底明不明白!

“秋,蔡照叔叔。”王青没有任何认错人的尴尬,迅速改口。

背了个书包,身上穿得还是校服,蔡照挑了个眉,还是把人放了进来,“秋实刚起床,早饭吃过了没?”

“还没有。”

王青也不是第一次来陈秋实家,对蔡照也不客套,书包放在沙发上,径直走进餐桌,“秋实。”

蔡照关上门,还在纳闷,现在的高中生吃什么长的,都快比自己高了。

 

“王青!你怎么……”

陈秋实一愣,碍于蔡照没把后半句话说完,王青像个没事人,坐在他的左边,“被赶出来了,还没吃早饭,应该没打扰你吧。”

“什么?你认真的!” 陈秋实满肚子的话不知说什么,又不能多问,空张着嘴,傻兮兮的。

“我能来你家住一段时间吗?”

 

陈秋实:“可以。”

蔡照:“不能。”

王青:“……”

 

“今天借我住一晚,我明早就走。”王青道。

“我得给你哥打电话报备。”蔡照道。

王青犹豫,点了点头。

蔡照走到一边打电话,陈秋实悄悄说道:“你哥把你赶出来了。”

“差不多吧。”王青冷笑,“反正他早就想把我送走。”

“你哥对你多好,你自己没点数。”

“我宁可他对我不好。”

陈秋实哑口无言,拍了拍王青的肩膀。

 

“你哥同意了,明天来接你。”蔡照道。

王青冷哼,“委屈你今天和你爸睡一间房,我睡你的房间。”

“好的!”陈秋实把所有的劝言都咽了下去,“我房间你知道在哪儿,随你睡。”

王青比了个OK的手势,领着包去了陈秋实的卧室。

身为另一个当事人蔡照根本没有发言权,扶额道:“早饭不吃了吗?”

“你们应该有话谈,不打扰了。”王青头也不回地走了。

“……”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会看眼色的吗?

蔡照看了陈秋实一眼,叹了口气,“你们串通好的?”

“没有!”陈秋实答得飞快,一看就知道没过脑子。

“昨天发生的事情我装作没发生过。”

“你怎么敢说,装作没发生!你明明就喜欢我!”

陈秋实满眼的不可置信,昨天的他是在赌,宁可蔡照像冯建宇把他赶出去,也比维持现状好。

“我比你大了足足十六岁,你只是把养育之恩误以为爱情。昨天我应该什么都没做,这点我还是能保证的。”

“蔡照,我们是哪门子的父子,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十二岁的我早就记事了,你根本不是我爸爸,我爸早就不要我了。”

“啪”清脆的耳光声,陈秋实可以躲开的,没想到蔡照会真的扇下来。

“我就是你爸爸。”

“你有什么好瞒的,真是可笑。”和脸上的痛相比,心更痛,陈秋实可能永远不会明白这些大人在保护一个什么样的秘密。

“为了我,你还谎报年龄,大我十岁而已,你怎么可能生的出我十八岁的儿子。”

“反正我也成年了,是该上大学,不能再麻烦你了。”

“最后一句,我姓陈,你说跟妈妈姓,我妈可不姓陈。”

蔡照愣了半晌,从冰箱里拿了点冰块,包在毛巾里。敲了敲门,“冰块给你,敷脸消肿。”

还以为陈秋实不会开门,红着一双眼,接过毛巾,“蔡照,我真的喜欢你。”

蔡照缓缓抬手,僵在半空中,收了回去,“我也喜欢你,父子之情。”

——————————————————————————————

卡在2018的最后一天,也算在今年开坑了,我真的太不要脸了。

评论
热度 ( 1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