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毕侃】不容

※更新 20-21

※看此章前 请把18-19 再看一遍 我把19更新部分补上去了

※警匪设定 背景虚构别当真 前黑道太子爷现总裁毕x警察侃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副CP 长得俊

※本章微 卜岳

※OOC有 

※HE!HE!HE!

完结QAQ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催更走→集锦


20.

凌晨两点。

时隔约十个月,在S城郊区这个承包了全市三分之二的货物吞吐量的港口。

灯火通明,不分昼夜地忙碌,埋伏的警察更是不敢放松警惕,深怕货物浑水摸鱼被运走了。

谁也没想到林澜胆子会这么大,在这个地方交易,硬生生骗过了警方的视线,长达三年之久。

 

林良辰年纪大了,心也软,就想着家里和谐。

林彦俊吃准这一点,上交了所有关于林澜雇凶杀人的证据,抹去了尤长靖的部分。

“我现在什么事也没有,请爷爷定夺。”

以退为进,林良辰不好说什么,二话不说直接扣下了林澜。

 

林澜果然着急,年底有一批很重要的货,绝不能有任何闪失,否则到时候死的就是自己。虽是禁闭,还能和外界通讯,林澜马上用另一部手机打电话给心腹,把事情安排妥当。

林澜还在庆幸早早发现尤长靖搭上警方的线,舍弃暗杀林彦俊的办法。这样也好,就算被抓住,有了林良辰作证,他也能撇得一清二楚。尤长靖说得不错,钱,可得有命花。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凌晨两点半。

码头上共有两个出口,一个直接驶离,一个从停车场绕一圈。两个出口都设有保安亭,人员换成特警伪装的保安,佩戴警棍,每一小时轮换一班。搬运货物的工人得空还跟保安唠两句,他们有的也临时加班,只当这些生面孔是专门上夜班的。

出于责任考量,保安室贴有今日上班名单,上面是本来今天要上班的警员照片,由专人和尤长靖的帮忙,将五官看上去更贴近照片。所以也没被熟人认出来,刻意客套几句。

 

“哟,老赵不回家也是冲着三倍工资。”

“什么三倍工资?”

“今天不知道哪家,四点前让我们腾空间给他们。夜班工资三倍的给,你看看这里多少人。”

“诶呦,那可不少。”

“可不是,不跟你说了,我早点搬完,早点回家。”

“忙去吧你。”

 

警车里有监视大屏,主要在进出口,港口和高速公路上几个重要关卡。特警身上都带有摄像头,实时传送。这里到处都是集装箱,许多地方都是死角。警察容易躲,对手也一样。若是早早埋伏,发现一个是一个。

 

凌晨三点五十五。

灯灭了。

从三点半开始人已经离开,保安做好最后一次巡逻,关上了保安室的灯。

霎时,陷入寂静和黑暗。

远方有船驶来,一辆辆卡车往港口方向在开。

 

“还有一分钟,准备!”

岳岳拿起对讲机,手心在冒汗,成败在此一举。

 

整个港口空荡荡,可以听到拴住船的铁链在晃动,“哐啷哐啷”;海浪拍打在混凝土上,“哗啦哗啦”……以及轮胎摩擦地面,碾过减速带,一无所知地往里开。

车灯亮了又灭,车上的人倒是习惯在黑夜里行动,速度不减。

“别急着搬。去车上待命。”他下车,无视了禁止吸烟的标签,点了一根烟,喃喃道,“都四点了,人怎么还没来。”

 

一支烟还没燃尽,港口被光笼罩,共闪了八下,四下短,四下长。

他丢了烟,喊道:“干活了。”

船靠岸,没有人下来抛锚,像是幽灵船。

他们倒是见怪不怪,一箱箱往船上搬。

 

岳岳没由来觉得不对,待命的警察全权听从指挥,不会质疑执行官。然而车里不仅有他和卜凡,还有尤长靖、林彦俊和毕雯珺。对于岳岳迟迟不发声,表示不解。

“岳队,还不行动吗?”

“再等一下。……再等一下。”

岳岳又重复一遍,像是说给自己听。

他紧盯显示屏,时间过去半小时,但胜在动作快,几乎搬完全部货物。再不行动,意味着把人放跑。

船没动,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是林澜。

与此同时,港口停靠了一艘游轮。

“是他!”尤长靖不禁喊出声,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解释道,“是Rema的人,第三档,这个标志我见过,代号0365。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注意隐蔽,是Rema的人,一级戒备。按照三号计划。”

岳岳发出了第一个指令。

“到位。”

得到肯定答案,卜凡开灯,岳岳拿着扩音器,“警察,不许动!”

下车前,岳岳不忘叮嘱道:“你们给我待在车上。”

 

0365和林澜面面相觑,也不敢轻举妄动,双手举起。数百名的警察围成圈,拿着枪指着自己,包围圈不断缩小,大约五米的距离。

 

“特别小组队长,岳岳,您涉嫌走私军火毒品,麻烦配合警方合作。”岳岳拿出警察证,“我们要求检查车上和船上的货物。”

“查吧。”林澜耸肩,“身为良、民,怎么会不配合。”

岳岳努了努下巴,立刻有两人上来,对林澜进行了搜身。

“抱歉,请出示一下身份证。因林澜是嫌疑人,对你的身份也保持怀疑。”

0365拿出的是通行证,岳岳翻看,有中国签证,“需要对您的身份进行核实,稍等。”交给一个警察,让他给卜凡。

“一部手机、车钥匙和钱包,没查出违禁物品。”

岳岳点了点头,“林先生和这位……Smiths先生大晚上来这里吹风看海景?”

“岳队您真会说笑。”林澜笑道。

“来人,搬两个椅子过来!”岳岳又道,“到底是不是说笑,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报告岳队,找出新型毒品三价。”

“看来二位没机会坐了。”岳岳颇为可惜的口吻,脸色一沉,“把他们拷上,带回警局。”

 

事情太顺,岳岳没松口气,反而更加焦虑,是漏了什么。

原本靠在岸边的船忽然发动,岳岳想也不想,“追!”

“报告岳队,有人劫车!”

“岳岳,尤长靖跑了,还有毕雯珺,林彦俊跟出去了!”

“报告岳队,停车场闯入一辆不知名的车子。”

……

噩耗接二连三传至,岳岳一时间难以做决断,把混乱的思绪理清。深吸一口气,握着对讲机,发出指令。

“信息组报出警车位置,A小组前去支援。”

“D小组现在前往停车场。”

“B小组继续查,保护证据。”

“呼叫总部,需要支援。”

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耳麦,“李希侃,你人跑哪里去了?”

“岳队,送你个惊喜,记得签收。”

“都这时候,你……”岳岳没说完,一个信号弹发射在空中,“是国际刑警!”

“诶嘿,是不是很满意?”

“你怎么做到的?”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在下完不成的事情。我去给你抓林澜。你要去抓谁?”

明显不是李希侃的声音,岳岳默默摘下耳机,小情侣的诉衷肠还是别听了。

 

“岳队,好久不见。”

“许队!”岳岳没想到是老朋友许晋峰,“先不叙旧,这样那个0365可以移交到你们手上,不过现在有人劫车。”

“是Rema的人,我们一路跟踪过来,那边有人守着,人跑不掉。”

“好。”

 

“毕雯珺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希侃特意避开毕雯珺,深知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重逢。却忘了他不找人,人会主动找上门。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为什么在这里?”

毕雯难以描述他在这里见到李希侃的心情,满是惊讶和慌乱。这里不确定因素太多,随时随地都有丧命的危险。一想到李希侃会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即使是受伤,他要怎么办,毕雯珺根本不敢再往下想。

“我是警察,在这里不奇怪。”

“岳队坐镇,你不需要操心,现在跟我回去。”

“犯人都要跑了,你告诉我不需要操心?”

“这么多警察,都抓不住两个犯人,要他们有什么用。”

“他们不是……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对你,我讲了太多道理。”

 

三。

红点瞄准心脏。

二。

目标人物偏离。

一。

扣动扳机。

零。

枪响。

 

 

21.

恐怕谁也没想到会有两个0365和林澜,有两个交易地点。

短时间内顾虑不了太多,干脆一网打尽,全部带到警局,一一查问。

这次的行动可以用幸运两个字形容。守在停车场的小组,三重伤十余个轻伤。有了国际刑警的帮忙,除驾驶囚车的司机头部重创,押运警察腿部中弹外,没有人身亡。

审讯过程还算顺利,小喽啰被警察一吓,什么都往外说,可没什么有价值的。也是临时拉来,搬运的货物是什么都不清楚。林澜从头到尾就说了一句话,“我的律师到之前,拒绝回答任何问题。”0365更好,非常配合,可一个字都说不到点上。岳岳将其交给许晋峰,换了一批人盯着,该休息的休息,醒来又是一场硬仗。

最该休息的岳岳则是跑去医院。

 

岳岳先前让卜凡一同跟去,小声询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卜凡指了指,“还在手术室里。”

毕雯珺闭着眼,双手合十,抵着下巴,看不出喜悲。

岳岳不想触毕雯珺的霉头,还是不得不问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有人想杀我,希侃替我挡了一枪。”毕雯珺双目通红,“岳队是怎么答应我?这个活动已经把他除名了,都不在S城的人,他到底怎么会出现在现场!”

“没有保护好希侃,我的确承担了责任,是我的错。”岳岳拍了拍毕雯珺的肩,“你我都知道这不是个意外,冷静点,犯人会得到法律的制裁。”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会是谁下的手,是我高估他了。”

毕雯珺双手紧攥成拳,恨意溢于言表,岳岳不再多说,坐在一旁,静静等候。

 

“手术非常成功。麻醉药效还没有过,而且病人先前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再加上失血过多,可能明后天才会醒来。这是一个自我修复的过程,家属不要太担心。病人已经推去病房,家属跟护士去办理住院手续。”

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毕雯珺傻愣愣地点头,岳岳这才注意到毕雯珺左手袖子破了个大口子,再仔细一看,“护士,先给这位先生包扎伤口,我去缴费。”

“不要紧。”毕雯珺毫不在意道。

“希侃刚做完手术,正是缺人照顾的时候,你可不能先倒下。”

果然,提及李希侃的名字,毕雯珺选择妥协。

 

病房1325,现在还不允许家属探视。隔着一小扇玻璃,李希侃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机。本就瘦削的脸,这么看着更是没多少肉,岳岳不忍多看。当弟弟一样看待,明明想要好好保护他,却总是害他遍体鳞伤。

 

冬天的黑夜变得漫长,可太阳总会升起,向人间每一寸土地播撒温暖和希望。

 

疼。

重。

李希侃艰难地转动脖子,毕雯珺趴在床边,一只手还握着他的手,不由笑了出声。

毕雯珺已经连续两天没有休息好,刚想眯一会,听到声响,没有抬头,这里被警察团团包围,不会有危险。可紧握的手要挣脱,惊醒,迷茫的双眼对着一双笑眼,瞬间清醒。

“你醒了。”毕雯珺连忙按了床边的铃,恨不得当下跑出去把医生抓到眼前。

 

一阵兵荒马乱后,得到了医生“恢复不错,还需静养”的答复,毕雯珺总算放下心来。

“我都说我没事了。”

李希侃说得又慢又轻,哪还有平常怼天怼地的架势。毕雯珺又心疼又生气,一把抱住他,如揉进骨肉里,“我把你抓住了,你不能再逃了,知不知道?”

带了哭腔的嗓音,毕雯珺哭了?李希侃推开的双手僵在半空中,改圈住他的腰,“……嗯。”

“真的?”

李希侃答应得爽快,反遭毕雯珺的怀疑,“你要不要再仔细想想?”

“行啊,当我没说,我现在就出院,找岳岳去。”李希侃翻了个白眼,作势要下床,被毕雯珺拦下,神情紧张还带了点醋意。

“你找他做什么?”

“跟你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有关系。你躺着,我叫他来。”毕雯珺发了条消息,把手机界面递给李希侃看,“这样行了吧。”

“我先睡一会儿。”李希侃打了个哈欠,不放心道,“岳岳来了,一定要叫醒我。”

还没听到毕雯珺的回答,眼睛一闭上,就陷入了梦乡。

 

李希侃再次醒来的时候,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天色已暗,连盏灯都没有,全靠走廊里的灯透过磨砂玻璃那微弱的光,李希侃顿时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明知毕雯珺可能去忙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负面情绪。

门“唰”地打开,一下子的光亮,李希侃条件反射地用手挡住双眼。

“你醒了?”毕雯珺打开了房间的灯,李希侃眨了眨眼,完全适应亮度,才放下手。被毕雯珺逮个正着,“眼睛怎么红了?”

李希侃随口扯了个谎,“太亮了。”

 

岳岳默不作声,坐在床边,看到从病服领口露出的白纱布,问道:“疼吗?”

李希侃摸了摸后脑勺,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道:“有点。”

“知道疼,还敢有下次吗。”

“不敢了。”

李希侃回答得那叫一个爽快,岳岳不着痕迹地看了毕雯珺一眼,有他在,李希侃定被管得死死的。

“你啊,记吃不记打。”

“0356和林澜抓到了吗?”

“你就好好养病,别操心。”

“是不是两个0356和林澜?”

“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他们整个计划。”李希侃道,“今年对林澜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明年林澜的试用期就到了,这关系到他是丢了这桩买卖还是丢了命。Rema不可能留下一个不能为其所用还知道他们秘密的人。”

“林澜手里不为人所知的航线,一点一点被林良辰发觉,运的货是什么尚且不知。才选择拿林彦俊下手,林辉林良辰大受刺激,他暗地里还准备了毒药,趁此机会毒杀,然后掌权林氏。事情出了点意外。”

岳岳了然地点点头,尤长靖和林彦俊。

“但是他已经来不及了,明年四月是截止日期。而年底还有一批重要的货,他不得不铤而走险。动用了S城的最大港口,这个风险巨大,所以他在另一个码头同时进行交易。”

“林澜怀疑警方盯上他,毒品应该全都是从码头走,而港口的货是奶粉。今天在港口出现的0356,是确有此人,一家奶粉公司的经理。而真正的0356身为接头人则在码头。”

“我把他们的货换了。被拷上警车的是真正的林澜。不知道最后那批人是属于哪一方。”

“你现在的任务是把身体养好,其他的想都不许想。”见李希侃要开口,岳岳紧接着说道,“有任何的新进展,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而且以你现在的身体,什么忙都帮不上,更加不能扯后腿。毕雯珺盯好他。”

在这方面,毕雯珺肯定听从岳岳,点了点头,“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

“三四个小时?”李希侃根据窗外的天色估摸着给了个答案。

“你手术结束后,睡了整整两天。醒来之后,又睡到第二天的晚上。”毕雯珺点了点日历上的日子,“歇了偷溜出医院的想法。”

李希侃对自己有清楚的认知,知道喜欢睡觉,也曾发生过下午三点睡第二天九点起的经历,还是被毕雯珺的一番话惊到。

“我也不和你多说,改日再来看你。”岳岳道。

 

李希侃的养病时光不算太痛苦,岳岳卜凡尤长靖林彦俊轮番来看他。他们很忙,就自己很闲,这么一对比,躺在病床上也没那么痛苦。最大的烦恼是被补得太好,出院时整个人起码圆了一圈。毕雯珺对此很满意,在他眼里看来,李希侃还是太瘦,可以再胖一点。

 

出院那天,没人来接,今天是林澜被判的日子,他们自然是没空。

李希侃不知道,隐约猜到,坐上毕雯珺的车后,道:“我要去个地方。”

“伤刚好不要乱跑。”

“我要去精神病院。”

“去哪里做什么?”

“怎么,连家长都不让我见,我多吃亏啊。”

“他见不见,你都是我的。”

“快开。”李希侃一巴掌拍在毕雯珺的大腿上,清脆响亮,赶紧摸了两下以示安抚,“我自己一个人去也行。”

“……我陪你去。”

 

看着熟悉的建筑物,毕雯珺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一个地方居然一年里来了三次。

毕雯珺象征性地敲了两下,推开门,李希侃顺着门缝挤了进去,然后把毕雯珺反锁在门外,“等我下,马上就好。”

这里的门都没法反锁,李希侃只是用身体的力量堵着门,毕雯珺顾忌到李希侃大病初愈只好松了手,乖乖待在门外。

“嘿嘿。又见面了。”李希侃转过头,毕嘉浩正望着自己,刚才的窘态被看到也不尴尬,自来熟地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电视机上播放着有关林澜的新闻,咂舌道:“都有您这样的榜样,他怎么一点儿也没学到,是不是因为没个好儿子,才沦落到这种境界?”

“李希侃,我真的很讨厌你。”

“是我的荣幸,毕竟,我也很讨厌你。”

“……”

“人是你派出去的,假意帮助林澜,暗地里搅浑水,干掉他,还有雯珺。一箭双雕。您真是好计谋。”

“……”

“您再不说话,我就把您的沉默都当默认了。”李希侃环顾四周,“变成现在这样,是你咎由自取,所有人都会幸福,尤其是雯珺,而你是唯一那个不幸的。”

“这样说话,我倒习惯了不少。还当你挨了两枪,脑子不正常。”

“被一个疯子说脑子不正常,倒是一个表扬。”今日头条全都关于林澜、W-union和Rema,李希侃坐到现在,又重新放了一遍,忽然觉得无趣,包括陪着一个不知悔改的人费口舌。“知道你过得不好,我就很好。希望下一次来看你的时候,你还没死。”

 

李希侃打开门,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接住,毕雯珺低头埋在他的肩窝处,闷声道:“对不起。”

“好端端地说什么对不起。”李希侃努力挺直背,让毕雯珺弯腰不那么累。

“都是我,才害得你……嘶,疼!”

李希侃重重地掐了毕雯珺的腰,“我心甘情愿,不许说对不起。知道愧疚,就要对我好,听到没有!”

“好。”

毕雯珺抬头,双手捧着李希侃的脸。额头、眼睛、鼻尖,吻轻轻落下,像是对待珍宝,怕它碎,怕它坏,最后落在唇上。一个轻轻的吻,更像是嘴唇贴嘴唇。李希侃踮脚,双手圈住毕雯珺的脖子,主动送上双唇,舌头灵巧地挑过上颚。毕雯珺反客为主,唇与舌的缠绵,极具占有欲。

舍不得放开,舍不得这个人。

——————————————————————————————

先前好奇热度变化的时候,收到私信说,有读不懂的情况。现在我已经把所有伏笔都填上了,除了长得俊部分,因为要留在番外。欢迎大家提问!

整个故事从当时粉丝点梗开始就想好了开头和结局,没想到最后还是犯了卡结局的毛病orz大体没改,动了小细节,但是到这里的的确确是结束了!完结撒花(๑•̀ㅂ•́)و✧目前为止没有写后续的打算,除非有很多人想看番外,那我可以考虑一下。番外暂时不会这么快更,整个案件为了自圆其说,花了不少功夫,需要让我的脑子休息一下。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希望你们喜欢!爱你们(づ ̄ 3 ̄)づ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