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毕侃】不容

※更新 18-19

※警匪设定 背景虚构别当真 前黑道太子爷现总裁毕x警察侃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副CP 长得俊

※本章有 卜岳

※OOC有 

※本章继续走剧情 感情线较少 几乎没有 侃持续下线中

※HE!HE!HE!

※完结倒计时!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催更走→集锦


18.

三日后,岳岳如约而至。


“是岳队吗?”

“我是。”

岳岳原本还奇怪不见毕雯珺踪影,原来都打点好了。

“毕先生正在花园散步,您稍等片刻。”

“不用,我可以去花园找他,就几句话的功夫。”

“非常抱歉,毕先生本人希望谈话是在病房进行,并且,”护士看了一眼,站在岳岳身后的卜凡,“只有您一个人。”

卜凡不放心岳岳,才跟着一同前来,听到此话,更加担心,当即就要发作,被岳岳拦下,“可以。”

“请跟我这边走。”

“好。”岳岳转身,替卜凡拍去了风衣上不存在的灰,小声道,“一个半小时,我没出来,你就闯进去。”


“就是这里了。岳队若有兴趣,可四处看看,毕先生不久就到了。”

岳岳颔首,等护士走了,才仔细地打量这病房,不由地咂舌。难怪外界传毕雯珺待毕嘉浩极好,不是空穴来风。

明是个精神病院,整层楼没有奇怪的声音。房间里没有刺鼻的消毒水味,而是淡淡的花香。除了床是医院的病床,旁边有急救铃外,和高级总统套房没什么区别。不要问为什么一个奉公守法廉洁正直的警察知道总统套房长什么样。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电视机是贴壁设计,一张山水画,完美隐藏在墙壁上,如一幅画。没想到,毕嘉浩还有渠道了解外界信息,毕雯珺真的是狠。儿子大义灭亲,过得潇洒,父亲躲在精神病院,空有野心,拳脚难伸。

岳岳转了一圈,坐在了放置在窗边的单人沙发上。这也是在病房里岳岳唯一能坐的地方。半凸出式落地窗,采光好,风景好。望出去,大片的绿色,对眼睛也好。这种地方住一两天是舒坦的日子,住五六天就开始无趣,若是住上一年半载,无趣至极。难怪精神病院放在这里,也不是没有道理,不会把已经疯的人再逼疯。


岳岳没等太久,门口一阵窸窸窣窣,隔音效果太好,听不真切。


“岳队。”

“毕先生。”


一个在门外,一个在门里。

一个坐着轮椅,一个站着。


屋内暖气温度适宜,阳光正好,推着轮椅的护士无端地觉得有点冷,打了个哆嗦。

跟在毕嘉浩身后的还有一警方人员,隔着一身西装,也能看到身上的腱子肉。为了不让毕嘉浩逃出去,还真是用心良苦。那护士看上去不像个普通护士,应该还会点拳脚功夫。

岳岳自然地收回视线,补上一句,“好久不见。”

毕嘉浩摆了摆手,自己推着轮椅上前,“四年没见,岳队一点也没变。”

“哪里没变,老了,精力不比过去。”

“在我这老头子面前,岳队,慎言。”

“有一说一,我还拿着微薄的薪水,您过得可比我幸福,不受牢狱之灾,住在这里,什么都不用操心。”

毕嘉浩脸色未变,“托雯珺的福。”

岳岳毫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您说的是。”

护士端上两杯红茶,一声不响离开病房,守在门外。

“这是roiboos, 南非红茶,尝尝。”

“却之不恭。”

大概是真的渴了,岳岳一口气喝了半杯,毕嘉浩亲手添上。

“不劳烦毕先生,正事要紧。”

岳岳倒不是害怕毕嘉浩在这茶水里做手脚。一来,这里不是毕雯珺的人就是警方的人,一有个风吹草动,最先倒霉的还是毕嘉浩。二来,毕嘉浩若真有办法,第一个就是毒死自己,也好过在精神病院苟延残喘。

“可以。我相信岳队为人,雯珺和我有些矛盾,尤其在他母亲死后,我疏于管教,才父子离心。一提起亲人,他易有失偏颇,麻烦岳队掺和了家事。”

一个谎言,说了近十年,假的也说成真的,毕嘉浩的表情语气都做到极致,难寻破绽。

“嗯。”岳岳当然不会信了毕嘉浩的鬼话,开门见山道,“前几天劳烦毕先生配合警方做了个调查。只是考虑到另一当事人林澜的身份特殊性,我们用的是他侄子林彦俊的血液样本。全过程由警方经手,毕先生大可放心,没有人做手脚。”

“好的。”


检验报告上密密麻麻的字,毕嘉浩快速浏览,停在一个地方。有了第一份的经验,看第二份的速度更快。

岳岳的确亲手做了份检验报告,有警局这一层关系,当天就拿到了报告,一并看了结果。没放过毕嘉浩脸上任何一个细小的举动,什么也没读出来,什么也没表现出来。替仇人养了十几年的儿子,不悲不喜。好手段。

“麻烦岳队跑这一趟,到时候东西会交给雯珺。”

“不麻烦不麻烦。感谢毕先生的配合,不打扰您休息了。”

毕嘉浩没有客套的挽留,岳岳大步往外走,轻轻地合上门。这个曾叱咤风云的大人物,终究是陨落,被困在这一方天地。



卜凡被迫留在前台,玩手机游戏打发时间,摁着手机屏幕,下手之重,仿佛下一秒屏幕就碎。

“别玩了,走吧。”

卜凡难得当即锁上手机屏幕,“他没对你做什么吧?怎么去了这么久!”

“一天到晚都想什么,我去了才四十五分钟不到。你也不思考下,这里是什么地方。说好听点,是精神病院,说难听点,就是监狱。他敢!”

“那证据呢?”

“他们父子俩的事情,我不知道。”

“啊!不就是白跑一趟?”

“喊什么喊!小声点。”岳岳轻锤了卜凡的背,“毕雯珺只要求我出面,这证据当然得毕嘉浩给毕雯珺,和我们最好没什么关系。”


所以说,人不要在别人背后议论,不管是好话还是坏话,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遇到。


“岳队。”

岳岳和卜凡边说边走,突然被喊了名字,一愣,是毕雯珺。刚见完毕嘉浩,岳岳懒得做明面功夫,直白道:“你的要求我做到了,东西什么时候能拿到?”

“最快明日。”

“好。”

“还有……”毕雯珺停顿,又笑了一下,“今天麻烦岳队了。”大步向里走去。

“不愧是父子俩。”

“啥?”

岳岳这才发现自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没什么。我们快回去吧,还有一堆事等着处理。”



病房里就毕嘉浩一个人,放着两个茶杯。显然另一个干净的茶杯,不是刚刚岳岳喝剩下,那就是给他准备的。

毕雯珺坐下,“证据。”

“妙。”毕嘉浩慢悠悠地鼓掌三下,话锋一转,“当年就应该把你掐死。”

“你四年前不就这么做了,不过没成功而已。”毕雯珺冷笑,“你我相看两生厌,把证据给我。”

“年少气盛正常,要把老人家的话听完。”

“你一个人慢慢对着照片讲,我没兴趣听。”

“原来你还记得。”

“从头到尾,你爱的都只是自己。”毕雯珺听毕嘉浩提起,满脸的厌恶,“我妈她根本不喜欢那个地方。”

毕嘉浩在物质上从不亏待他们母子俩。有一年,母亲生日,毕嘉浩豪气地送了一个山庄,虽然记在毕雯珺名下。是个避暑的好地方,被母亲改成了高级农家乐,现在是交由毕雯珺打理,所以四年前没有人去查。

但这个山庄里,留了一栋房子,不被人使用,是他们为了避暑偶尔会去住的房子。和毕嘉浩以为的怀念一丁点关系都没有,母亲看重它,是因为毕雯珺喜欢呆在这栋房子里。其实,只要不是毕家老宅,毕雯珺住哪儿都行。

这个被人渐渐遗忘的地方,毕嘉浩倒是没忘,那一书房都是他的罪证。每公开一个,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没有半分回旋的余地。

“是我亏欠你母亲。”

“你离她越远越好,下辈子也不要遇到,就是对她最好的补偿。”毕雯珺看不得毕嘉浩拿他母亲做戏,“另外一半呢?”

“那一屋子还不够?”毕嘉浩自顾自道,“也对,你们手里有的都是当年我经手的生意,和林澜没有关系。看来你没有好好找,有一部手机,隐藏文件夹里是林澜握有的航线图。现在有没有变动,我就不知道了。”

毕雯珺闻言起身,毕嘉浩见状道:“这就走了?”

回应他的只有关门声,又恢复了寂静。

毕嘉浩端着茶杯,低喃道:“浪费了。”


他做事不看好坏,唯利而已。



19.

毕雯珺说话算话。

 

昨夜,啊不,是今早凌晨四点,刚刚准备歇息,早上九点不到,就有人打电话,说快递到了。

在仅碎了手机屏的情况下,卜凡连忙把人哄睡着,下楼拿了快递。寄件人,毕雯珺。卜凡叹了口气,拆了快递,居然是一部手机。原本还想着要不要把岳岳喊起来,既然是电子产品,还是自己更擅长。

毕雯珺应该事先查看过这个手机,解锁后,直接跳出相册的界面。共六张图片,看着像是偷拍,都是奇奇怪怪的角度。放大一看,是航线图。卜凡连忙打开电脑,翻出之前的记录,进行比对,是过去毕嘉浩使用的线路。其中有三条已被警方发现,有一条是今年二月带人蹲过点的港口,剩下的两条还不曾被发现。

卜凡突然想起什么,调出三年来跟踪W-union的路线、模拟运输路线和蹲点失败的港口。一一比对……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大早上吵什么吵。”

岳岳闭着眼,精准无误地扔出枕头,正中卜凡的后脑勺。人虽是半坐着,耷拉着头,典型还没醒的样子。

枕头很软,不疼,相比被其他东西砸中、没砸中过的卜凡,心里不由感叹,今天对他还是不错的。

卜凡看了眼电脑,放在一旁,插上电源,爬上了床。双手双脚捆住岳岳,力气之大,岳岳绝对不能再发起床气,最多在他身上咬一口。咬哪儿就是他说了算。

“你再睡会儿,刚才毕雯珺送来……”

卜凡还没说完,光毕雯珺三个字,岳岳瞬间清醒,看得卜凡有些吃醋。

“什么?东西在哪儿呢?你也不早点跟我说。”

“急什么,证据都给你了,又不会长腿跑了。才睡了四个小时不到,别犯人没抓着,先把自己赔进去了。”

“胡说八道。”明明是岳岳有起床气,又换成他来哄卜凡,双手捧着他的脸,“我们早点把事解决,出去旅游,想去哪儿去哪儿,成不?”

“你就会说点好听的,骗我。”卜凡话这么说,大手一挥,拿起卫衣往岳岳身上套,“我电脑就在桌上,如果还在传输,再等等,如果好了,你直接看就成。我给你弄早饭去。”

“好。”岳岳洗了把脸,让自己更清醒一点,“你吃了吗?”

没等到答案,伸头张望,人已经不见了。

 

电脑上四五个界面开着,看得岳岳头晕,又看到传输条,不敢乱碰。好在已经是百分之九十五,再等会儿就行。达到进度条的末端,弹出几个窗口,岳岳都点了YES,一张绘有不同颜色的地图呈现在眼前。

岳岳觉得眼熟,定睛一看,还真是W-union运往中转站L城或者X城的可疑线路。有些是警方推测,有些是实地勘察。因林澜是中转站,排列组合极其庞大,所以总是扑了个空。不断删减,最后得出二十几条可能被使用的线路。

不得不说,多亏了毕雯珺,才能把范围一步一步缩小到林澜身上。现在岳岳就差两样,林澜下次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如果可以,这次不会再是空手而归,甚至能一网打尽。

 

 

这边开展得如火如荼,林彦俊和尤长靖则是不太乐观。

 

身为文英娱乐,日理万机的毕总裁毕雯珺,居然要被拉来解决家庭纠纷。偏偏一个是他多年好友林彦俊,一个是他媳妇的好友尤长靖,一个都惹不起。

 

“我凭什么让一个心怀不轨的人去我家。”

“你家已经有一个了。”

“尤长靖,我告诉你,不可能。”

“我还就是要去。你不让我去,我就是翻墙也要进去。”

“有本事你来啊。”

“来就来啊。”

 

毕雯珺忍无可忍,“好了!”

对着林彦俊道:“你被催婚也不是一天两天,下周六正好是familyday,带着尤长靖去。”

对着尤长靖道:“叔叔阿姨为人好相处,对彦俊不抱有希望,带回去是男是女无所谓。唯一麻烦一点的就是林爷爷。”

“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自从毕雯珺自证清白,又把相关资料上交给岳岳后,无事一身轻。而林彦俊牵扯其中,变得忙碌,连参加例会的时间都挤不出来。毕雯珺只好一人处理所有工作。

再加上隔三差五收到一张明信片,恨不得立即把人抓回来,可哪里来的时间。林彦俊和尤长靖这一出明吵暗秀刚好撞毕雯珺枪口上了。

 

“怎么还不走?”毕雯珺皱眉道,“就算闹别扭也要有个度,不打算把事情解决吗?”

“走,现在就走。”

林彦俊看出毕雯珺心情不佳,起身要走,衣角被尤长靖拽住。

“不行,你答应我,下周六带我去你家。”

尤长靖眼神坚定,林彦俊何尝不知这是个好办法,依他的身手,世上能伤到他的人也在少数。

“你的这个任务我到现在也没有完成,林澜除了吃火锅那次催我,再也没有其他行动。还扬言用毕雯珺的命威胁我,可他现在没有任何的行为,你猜他是为什么?这个行业如此危险,仍然有这么多人愿意去做,因为高额的利润,林澜不可能收手,他只会做出更危险的事情。我们得阻止他。”

林彦俊:“这只是你的猜测。”

毕雯珺:“为什么要用我的命威胁你?”

“林彦俊!”

毕雯珺发现自己的话被无视,显然现在也不是个好气氛再次询问。

林彦俊尤长靖四目相对,他知道的,自己最不擅长的一件事情就是,拒绝尤长靖。这次也是。

“好。”

“谢谢你。”

尤长靖弯起双眼,笑靥如花。林彦俊没好气地戳了戳尤长靖的脸,“走吧。”

临走前,尤长靖道:“林澜应该知道我和希侃的关系,至于理由,你去问希侃。”

毕雯珺右手持笔,左手拿笔帽,呆愣片刻,无奈一笑。

 

 

周六晚上。

是家宴,因为尤长靖的到来有了第二层含义,穿得偏正式。上身条纹衬衫,下身黑色铅笔裤。没有提前说好,除了条纹颜色不同,林彦俊的打扮和尤长靖一模一样,通俗地说,情侣装。

一周前,林彦俊已经通知过家里,要带一个人,尤长靖。林父不接受也不反对,林母十分欢迎,“还以为你单相思毕雯珺,这下挺好。”至于其他的兄弟姐妹,仰仗着林彦俊过日子,自然不敢说什么。林澜可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所以最重要的还是看爷爷林良辰的意见。

 

醉翁之意不在酒。

 

林彦俊带着尤长靖去见了林良辰,“爷爷,这是长靖。”

“林爷爷好。”

尤长靖的粉丝曾上至八十老太,下至八岁萝莉。长着一副妈妈阿姨们喜欢的面孔,乖巧讨喜,林良辰说不出刻薄的话,“嗯。听彦俊提起过你。”

“爸——”

此时,林澜到了,一把抱住林良辰,看着热乎劲得有一年没见了。实则上周刚带着女儿回了家一趟。

“人都到齐了,就吃饭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林彦俊的事情,林良辰显得兴致缺缺。

林彦俊和尤长靖对视一眼,跟着大部队走去餐厅。林良辰身边的位置一左一右被林辉林澜坐了。林母、林彦俊和尤长靖跟着林辉一边坐。是个大圆桌,不存在对不对面。

除了林彦俊,谁都不认识的尤长靖,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和他没什么关系。上菜的那一刻,尤长靖难免眼睛发亮。周围的纷纷扰扰都于他无关,林彦俊忙着给他夹菜,顺便介绍菜的来历,无形之间把他们和其他人隔开。

尤长靖还当林彦俊做戏给林澜看,他也不在乎林父林母,甚至是林良辰对他的看法。没了包袱,吃得更欢。林良辰一直观察他们,不管林澜说了什么,甚至语气颇重地说了一句“食不言寝不语。”

整顿饭吃下来最开心的就林彦俊和尤长靖两个人。

 

林良辰年纪大了,撑到晚宴结束已是了不起,把空间给了年轻人。这也是他搞family day的意义,是让年轻一代多聚聚,凝固起来,才能把林氏推向新的高度。至于领不领情,不在林良辰考虑范围之内,起码在他眼皮子底下,林家不能乱。之后的事情他死也死了,管不了那么多。

“能吃是福。”

扔下这四个字,明显针对的是尤长靖。整桌人在林良辰放下筷子后,就他一个恋恋不舍,林彦俊更是直白道:“你多吃一点,晚上没有夜宵。”

也不知道这是同意了还是不同意。

 

没人敢去问,连电视界面仍保持在林良辰刚看的新闻频道。

直到佣人上了水果,几个小辈对视一眼,磨磨蹭蹭地走到尤长靖身边,“靖哥,能签个名吗?”

尤长靖本人还没说什么,林彦俊一只手挡在前面,“不可以。”

“不要听他乱讲,”尤长靖横了林彦俊一眼,“想签哪里?”

林彦俊长相偏凶,在林家地位又高,没有人会不长眼地去惹他不高兴。即便在林良辰面前,林彦俊也是这幅模样,偶尔露出笑容。像今天这样,小辈不由自主地咽了口水,这是他们的舅舅/堂哥/表哥吗?

偶像的力量还是巨大的。

照片、封面印有尤长靖的本子、专辑纷纷出现在尤长靖眼前,贴心地附上笔,“这里!”

尤长靖一一签上名,扬起嘴角,“谢谢喜欢。”

 

只是个小插曲,被这么一闹,拘谨的气氛散去不少。年青一代不再被长辈拘着,大胆地拿出手机,连说话声音都大了几分。妯娌间早就聚在一起说着话,还时不时分心关注一墙之隔的客厅情况。林母作为林家的长媳,不可贸然离席。即便她更想花时间和尤长靖聊聊。

 

时针一过九点,陆陆续续有人回房间。林家血脉单薄,老宅的房间足够容纳所有人。没有人会愚蠢到现在离开,早睡早起,说不定还能和林良辰一道吃个早饭。

林彦俊我行我素惯了,和尤长靖硬是拖到十一点,客厅里就剩他们。睡美容觉的睡美容觉,还在读书的几个被家长拖回房间,仍然不见林澜有任何举动。

尤长靖伸了个懒腰,顺势倒在林彦俊身上,“我们还要等吗?”

“不等了。”林彦俊道,“换个方法。”

 

林良辰的生活作息规律,七点一到,醒了。从不要求他人和他一样,却在半个小时后,所有人都醒了。换句话说,强制性要求离开,包括林辉一家。

林彦俊要送尤长靖回家,告别父母后,被林辉拉住,“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

 

林澜又被禁足了。

——————————————————————————————

这周真的是不能更惨了。大姨妈加拉肚子,经痛+胃痛+肠子痛,内心绝望。一不小心把长得俊part拖长了,我赶紧把上周的发出来。19章还有一部分没发上来,我需要修改一下。按时差来说,可能要明天,才能把结局发上来了。我保证!这周一定完结!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