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毕侃】不容

※更新 16-17

※警匪设定 背景虚构别当真 前黑道太子爷现总裁毕x警察侃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副CP 长得俊

※本章有 卜岳

※OOC有 

※本章走剧情 感情线较少 几乎没有 侃持续下线中

※HE!HE!HE!

※五万字完结不了了orz我就按照现在的节奏继续写!即将完结!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催更走这里→集锦



16.

一夜之间,温度速降,未来一星期将持续降温,S城正式进入初冬。

街上的人纷纷穿上厚外套,戴上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仍有不怕冷的,或是穿着破洞裤,或是穿着短裙,露出大片的肌肤。

尤长靖自称小有名气,若真的毫无伪装走在路上,被认出来的概率极高。穿着普通,毛衣加厚外套,藏蓝色牛仔裤,帆布鞋,再戴上口罩,这样的打扮在马路上并不少见。

偏偏另两位,林彦俊卡其色风衣,白色毛衣,黑色直筒裤,毕雯珺一身黑,内搭印花毛衣。走在街上,频频有人回头看。

尤长靖不由地拉高口罩,低下头看手机。一定是昨晚没睡好,否则,怎么会想到在门口等他们。


“嗨,等很久了吗?”

林彦俊俯下身,尤长靖闻声抬头,险些就要亲上。

是一个隔着口罩的吻,似有似无,更像是唇擦过脸颊。

不知道林彦俊有没有察觉到,没有最好。尤长靖开始庆幸从头到尾都戴着口罩不会徒增尴尬,也不让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将惊慌害羞掩饰好,尤长靖清了清嗓,“没有。”

毕雯珺站在不远处,咳嗽两声,指了指大门,示意他们可以进去了吗?

尤长靖好不容易做好的表面功夫瞬间崩塌,忘了毕雯珺还在旁边。强装镇定,却一眼都没看林彦俊,“你带路吧。”


前门,后门,就差了一条马路,人流量天差地别。马路两边光秃秃的树比行人还多。

好在是从后门进,没有引起前面顾客的注意。早在尤长靖坐在外面的椅子时,就看到他们在指指点点,还有用手机偷偷摸摸拍照的。明日头条可别是文英娱乐总裁毕雯珺和林氏大房儿子林彦俊秘密幽会。

尤长靖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逗笑了,就算真的有,谁敢发。

“你笑什么?”

林彦俊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尤长靖的右侧,侧头望着他。对上视线的尤长靖心莫名跳空一拍。他果断归结为之前减肥时,被李希侃抓到吃零食的心态。

“我没笑。”

林彦俊却笑了,脸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

尤长靖只脸红一下,果然是对这张脸免疫了。不管说什么都会被林彦俊接上话,还不如不说,快步往前走。


岳岳收到了来自毕雯珺的消息,也不会料到一个人变成三个人。眼里闪过诧异,镇定道:“你们好,我是队长岳岳。”

毕雯珺和尤长靖都已坐下,显然不是第一次来,看来这话这是和他说的。

林彦俊握住岳岳的手,上下摇了两下,礼貌的松开,“你好,林彦俊。”

“少见三位一同登门拜访,这是……”岳岳难以找到一个词来形容,双手在空中挥舞几下,“不解释一下?”

“希侃回M国,把这件事交由我们三个来办。都是当事人,比他有用的多。”尤长靖道。

“一去不回,还只是回去几天?”岳岳皱眉道。

尤长靖:“额……看情况。”

毕雯珺:“会回来的。”

截然不同的回答,岳岳顿时明白,了然地点点头,“既然他把事情委托给你们三个,本来是不合规的,不过这次行动就是隐秘进行,不合规就不合规吧。你们是发现了什么?”

“岳队,我想问个问题,这次的行动是要铲除W-union在S城的势力,还是整个Rema?”林彦俊问道。

“以我现在可掌握的权力能铲除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岳岳双手的距离维持在三十厘米左右,熟知岳岳的卜凡立即闭上耳朵,又要开始讲道理了。

“而铲除整个Rema是全球都在进行的一件事情,首次插足S城,极其特殊。国际刑警顺着这条线往上查,结合以往的案例,算不上很难的事情,你知道吗?而且我现在就差文件差人,马上就能越级报告。”

绕来绕去,还是看他们出的条件,才决定做到哪一步。不过,对林彦俊而言,没差,S城的势力就是林澜,Rema倒了,林澜也没后路。就是前者速度快,却有卷土重来的风险;后者速度慢,却是斩尽杀绝。聪明的人理所应当选后者。

“林澜背着老爷子手里的航线在这里。林澜的财务状况,目前我只有一半。林澜和W-union常在这三个地方碰面。”林彦俊每说一样,在桌子放下相应的文件,自信道,“如果岳队还需要别的,我想我应该都有。”

“光这些就帮了不少忙,不过不要小瞧警察。”岳岳没有急着去拿,而是转头去看尤长靖,“作为这里唯一一个和Rema打过交道的人,有什么信息可以和我们分享?”

尤长靖不奇怪去除特别小组这个好听的外号,实则一个普通警察的岳岳,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四年前仅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抓住毕嘉浩,名正言顺地送进监狱。李希侃在里面出力不少,但后续跟不上,依然能让毕嘉浩逃脱。

岳岳看似好相处,做杀手多年的直觉,尤长靖始终保持警惕。组织了下语言,道:“当时只是接了Rema一个单,了解的不多,都是单方面获得消息。阶级分明。成员互不认识,用组织里发的编号和专属标志以及对头暗号,通过这三样确认身份。因为编号和对头暗号都是随机的,不可伪造。”

“一共分五档,第一档是核心人员,第二档、第三档、第四档,第五档是新人。据说Rema有一个奖励机制,不断上升,得到的福利和权限会变高。即便是第一档也无法知道Rema的所有,没有人见过Rema真正的管理者,也没人知道。Rema这个组织本就神秘。”

“就这样。”

这么多话,有用的没几句,岳岳毫不在意地点点头,“和我们了解得差不多。”伸了个懒腰,“三位作为义务帮助人员,获得什么消息不要吝啬,互相传递,警方这里对你们自然也是全透明全公开。”拿起林彦俊先前放在桌上的文件,“这些我们拿去研究,知道你们都很着急,进度会时时汇报。而且马上就要新年了,放假就是三倍工资,一定会赶在这之前处理完。”

岳岳鲜少说如此绝对性的语句,这就是他的承诺。

“自然,警民合作应该的。”林彦俊道。

“像林总这样通情达理的民众不多见,感谢配合。”岳岳顺着林彦俊的话,语气格外真诚。

“希望岳队能用更直接的方法。”尤长靖拐弯抹角道。

“都二十一世纪,发消息再方便不过了。”岳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袋,“好像还没有加微信,加一个吧。”

尤长靖的笑容一僵,靠,把自己的个人信息爆出去了。“好。”

岳岳看到微信上的好友申请,快速地点了通过,锁上手机屏幕,“大明星应该很忙,今天周六休息吗?”

“他现在在休假,但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林彦俊插话道。

尤长靖诧异地看向林彦俊,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不叨扰二位了。卜凡,送客。”岳岳道。

“不用了,我们认路。”林彦俊推辞道,“雯珺应该有话单独和你讲。”

“那行。慢走不送。”


逃离了岳岳,尤长靖心稍安,可跟着林彦俊,浑身不适。

“你走这么快做什么?我刚才可是帮你解了围。”

林彦俊抓住尤长靖的手,尤长靖反手想松开,失败,又碍于在大马路上,怕闹出大动静会引起围观,“林彦俊,我答应你的是我不在不通知你的情况下离开S城。现在你这样纠缠,我有理由拒绝。”

“我……”

“你什么都不要说。”林彦俊一开口,尤长靖莫名心慌,“我们……”

又说不下去了。

我们和过去一样?过去正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暧昧的状态。

我们做普通朋友。发生了这么多事后,他们怎么还做得成普通朋友?

我们就当陌生人。哪有他们这样了解彼此的陌生人。

林彦俊见尤长靖迟迟不说话,道:“我家里人想要见你。”

尤长靖还陷入给他们关系下定义的困惑,脱口而出,“为什么?”

“之前我们,他们都知道了。也快半年了,他们想见见你。”

林彦俊刻意的停顿,尤长靖秒懂,“林澜会去吗?什么时候?”

“会。应该在下周末。”林彦俊没跟上尤长靖的思维,“你去吗?”

“地点在哪里?我们刚好能试探林澜,到时候看我手势。林澜如果要来找我,你就会意地离开,我会打电话给你,你接听,就能知道我们的聊天记录,最好能录下来。看岳岳这里的进度,或许你还能故意透露你知道他私运毒品和军火,看看他什么反应。”

“你最先想到的是这个吗?”

不是,可又如何。

尤长靖用沉默作为回答。

“你知不知道我带你回家的意义是什么?”

林彦俊情绪有些失控,双手紧紧地抓住尤长靖的肩膀。

对比之下,尤长靖显得冷静,“我不需要知道。等事情结束之后,如果需要,我会亲自道歉的。”

“你还真是善解人意。”

像是从喉咙口挤出来那般,连血带肉,耗尽所有气力。

“不客气。”



17.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他们的面说?难不成和希侃有关?”

“不是,有个请求,只有岳队您亲自完成。去一趟医院,看看我父亲,毕嘉浩。”

岳岳自认合理猜测,居然是错,更是提到一个久违的人名。毕雯珺和毕嘉浩的过节在警局有了无数的版本,始终破朔迷离。李希侃向来点到为止,岳岳没去寻根究底,但是毕雯珺主动提起,引来他的好奇。

“嗯?他不是疯了。”

“其他人相信就算了,怎么岳队也听信这种流言蜚语。”

“不过是过去抓过的罪犯之一,都是听旁人说的。”

虽说看守精神病院的人有警方,但是职位不一致,岳岳的道听途说不算谎话。


“我能确信林澜就是当年的毕嘉浩,或者说他们合作,一个出航线,一个出货。互相帮忙,估计是起了利益冲突,林澜想要把毕嘉浩取而代之。”

“之前只有指代不明的账目,毕嘉浩手里应该留有完整的暗账以及所做交易的计划或者合同之类的凭证。他做事老派,凡经手的业务都要留有记录,以免被人坑,还有证据对照。”

“我现在只有一半,需要另一半,而他怕没了最后的利用价值,会为此丧命,需要警方出面,来确保他的安全。”


岳岳没有马上回复,而是陷入思考。毕雯珺提出的条件很诱人,仅仅是出面,就可获得毕嘉浩的指证和证据。简单到难以置信,反而让岳岳怀疑。巨大的收益来源于巨大的风险,而巨大的风险并不等同于巨大的收益。他可不想饼没吃到,还把自己给噎死了。现在的他根本赌不起。

“我父亲愿意相信任何一个人,也不愿意相信我。”毕雯珺略带嘲讽地勾起嘴角,像是自嘲,又像是在嘲笑毕嘉浩,“岳队只需把这份资料的真实性证实,并且告诉他即可。剩下的一半他会告诉你的。”

“眼见为实。身为人民警察,自然是以证据说话,是真的就是真的,是假的绝不会说成真的。”

“这没有问题,本来这份资料也要让岳队过目。”

“我不过一个组长,毕总还需要我配合什么?”

“把李希侃的名字从成员的名单划掉。”

“一开始他就不在这次的活动中。”

“我说的是四年前。”

“……他的资料已经被销毁了。”

“我要他和警方一点关系都没有。”

“希侃的父母都是优秀的警察,他选择做卧底,也是受其父母影响。你提出的要求这个我做不到,我能做到的最大程度就是把他过去作为卧底的资料销毁。而这个我已经做了。与其考虑这些,不如毕总先考虑怎么把希侃找回来。”

毕雯珺冷不防地被岳岳戳了痛处,本就冷这张脸,根本看不出变化,“希望岳队说话算话。资料在这儿。”

岳岳这才注意到毕雯珺今天领了一个纸袋,里面有五六本B5大小的本子。

“这还只是一部分,剩下的我会派人送来。”毕雯珺双手一摊,“老年人喜欢用笔记,心安。这应该是头几年的,比较多,其中夹着纸,后来合约越签越长,没那么多了。”

岳岳松了口气,“还有多少本?”

“大概十本左右吧,我没怎么看,晚些时候会有人送上门的。”毕雯珺从纸袋的边缘拿出一个牛皮纸袋,“这是一份DNA鉴定,如果岳队觉得我伪造,样本我也提供了。如果岳队还是不信,只能麻烦岳队亲自去取样。”

“我知道了。因为要确认这些的真实性,恐怕一时半会去不了疗养院,去之前会和毕总打声招呼。”

“好。给岳队增加了工作量,我就不麻烦你们了,一个月内希望得到好消息。”


毕雯珺走得潇洒,岳岳眉目间难得染上了愁意和疲惫。

四年里,毕雯珺成长得太快,做事滴水不漏,你来我往中好几次岳岳险些招架不住。忽然想起李希侃,不知这算好事还是坏事。是狐狸更精明一点,还是狼更善于潜伏,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很累吗?”卜凡揉着岳岳的太阳穴,手劲适中,都是这么多年磨练出来的经验。

岳岳长叹一口气,倒在卜凡身上,发着意义不明的声音,“这帮小兔崽子越来越不好糊弄了,一个个都不省心。”

“哥哥,这些本来就不应该归你管。四年前说要退,到现在也没退成。你知道吗光机票改签我花了多少钱。”卜凡越讲越起劲,手上的力道没变分毫,“人李希侃六年前就不用你操心,现在蹦跶得更厉害。”

“诶,别胡说八道,明明是希侃有本事。李叔托我好好照顾他,我能不答应吗?想想希侃那时候才多大,十八岁都没到,不得多看着点。”

“你怎么不想想自己那时二十六岁。”

“二十六不小喽。”岳岳看了一眼桌上的笔记本,“你念,我听着。”

“啥?这得念到什么时候去!”

“让你念就念,废话怎么这么多。”

“是是是。”

卜凡老老实实地拿起最上面一本,想了想,又粗略地看了几本,确认这是按时间排序,再念道:“3月15日,外国人正是难搞,磨了好几年的嘴皮子,拿到的还只是代理权……”

岳岳倏地坐直,“拿来我看看。”


岳岳快速地翻阅,这更像是一本日记,半是记录了这些年如何和W-union合作,半是心路历程。只存在于第一年,后来渐渐消失,纯记录,但偶尔夹杂的几句,林澜的名字数次出现,和毕雯珺所说吻合,他们两个在一起运毒品军火。因为是毕嘉浩签的代理权,利润按八二分。这么苛刻的条件,林澜仍同意,里面有太大的不确定性,货砸在手里不说,就怕命没了。

当时的林澜还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林氏第二子,更是因为绑架林彦俊遭到老爷子的不满。毕嘉浩有赌场,博彩业听着名声不好,可来钱快,还都是现钱,充足的资金链。拉上林澜,分摊风险,听了毕嘉浩的计划,林澜火速同意。

时间慢慢地推移,林澜有些看不上林家的产业,又嫌弃毕嘉浩太小心翼翼,林澜以能出四条航线为由,把利润硬生生变成五五分。毕嘉浩不能得罪林澜,没有航线,货运不出去,倒霉的是自己,只得同意。

人的贪婪之心是永远不能填满的,毕嘉浩已经能感觉到林澜在觊觎代理权的位置。临近合约期限,两人互相阳奉阴违。谁知,多年的胆大妄为引起警方的注意,毕嘉浩忙得焦头烂额,林澜暗箭伤人,日记就戛然而止。

岳岳知道,这个时候毕嘉浩已经被收到看守所关押了。


“凡哥,刚才有个快递寄到店里,是给岳哥的。”

“谢谢你啊。”

卜凡看了眼寄件人,毕雯珺,吃准了岳岳会答应。

“毕雯珺寄来的,应该就是他说的DNA鉴定。”卜凡边说,边拆开,手里动作一停,“你猜猜看是谁?”

“谁?”

“这里一共有两份,一个是毕嘉浩和李嘉淼,另一个是林澜和李嘉淼。前者没有血缘关系,后者是父子。”

“林澜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岳岳从卜凡手里接过这两份文件,还真是个烫手山芋,“这三个人,谁也不能让他们自愿到医院做亲子鉴定。”

卜凡继续拆和信封捆绑在一起的箱子,“这个李嘉淼应该就是毕嘉浩提到的孩子,毕雯珺这是借你的手排除可能抢遗产的候选人。”

“毕嘉浩的财产全部充公,除非还有警方没查到的。万一两个人真的为了遗产闹得天下皆知,如果是赌场所得,没事,如果是脏钱,一分都拿不到。”岳岳敲了敲白纸上的李嘉淼三字,“你没发现这个名字取得很特别吗?嘉用的是毕嘉浩,算作女方喜欢毕嘉浩的证据,然而还有一个淼,三个水。林澜的澜字,是三点水旁。”

“你会不会想太多?”卜凡还是不相信。

“诓骗毕嘉浩足够了,短时间里我也没法求证,一个月内可得做出点什么,让毕雯珺满意。”

卜凡欲言又止。

“我受了毕雯珺的委托,最后算总账的,不一定需要是我。”

“啊?”

岳岳扯着卜凡的耳朵,“给我过来,陪我把这些整理了。”

“耳朵要掉了,别扯!我来弄,你坐好。”



毕雯珺直接回了公司,一名黑衣人站在办公桌前,“少爷,属下没有找到夫人。”

“继续找。”

“通过排查监控录像,属下确认夫人没有去过M国机场,码头,却有一个极其相似的人。”黑衣人上前一步,递上照片,“凭借Kan Li的身份乘船离开,目的地P岛,后失去行踪。”

毕雯珺看了照片失笑。把头发染成白色,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估计尤长靖教的吧。五官做了微调,魅惑狭长的双眼成了圆溜溜的杏眼,鼻子变塌,分明的下颌线消失不见,身上不知道塞了什么鼓鼓囊囊。

若不是毕雯珺太了解李希侃身上的每一个部位,说不定也会被骗过去。

“怎么发现他的?”

“额,是属下失职。”黑衣人九十度鞠躬,双手捧着一张便利贴,“是这夫人塞给属下一张纸条,一个低头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Game start, see you soon. K”

毕雯珺把纸条折好,塞进钱包,和上一次的便利贴放在一起。

“让人回来,不用盯了。”

“少爷……”

“不用紧张,任务算你完成了。这段时间累着了,好好休息去吧。”

“是。”

既然李希侃提出了游戏,他自当奉陪,亲手抓住,才算赢。

——————————————————————————————

开学之后真的忙,无力维持9000字,改成6000字更新。约莫还有四章完结。长得俊番外根据我写的情况,如果字数少,一个章节搞定,如果字数多,我就分上下。

评论
热度 ( 5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