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杰睿】玫瑰酒店

催更走→集锦


5.

 

按照人类隔音墙的设计,对杰来说,名字的意义大过实际用途。在人世间的五百年里,杰学会如何过滤不想去听的噪音,还自己一个安静世界。当然,也会集中精神去听自己想要知道的,不过很少使用罢了。

所幸,今天没有人,杰闭目站在墙边,也不会引起怀疑。待里面的啜泣声逐渐减小,杰敲了敲门。

还带着浓重鼻音,“请进。”

 

大概是因为刚哭过,全身都泛着红,眼睛红红的,鼻子红红的,耳朵红红的,让杰想起很久之前养过的兔子。被欺负,只会闪躲,过了头,才会咬人。

“你怎么又来了?”

刘明睿说话还带着哭腔,杰不自然地避开视线,“刚刚周管家来和我道别,让我多多照顾你。”

闻言,刘明睿皱眉道:“我能照顾我自己。”

“哦。”杰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既然来了玫瑰酒店,那就要服从以下的规矩。”

刘明睿来了精神,“我知道。第一条,半夜不要照镜子。第二条,半夜不要敲别人的门。第三条,半夜不要回头看。”

杰一愣,“这是针对普通客人,你不用。”

“为什么?”

“我订的规矩,自然是听我的。”

“……”

“不要破坏这个房间里的每样东西,如果不喜欢或者造成你生活不便,一定要和我说。”

刘明睿对这个房间十分满意,爽快地答应道:“好。”

“身为玫瑰酒店的员工……”

刘明睿立即举手,“等下,谁?”

“你。”

“我只是来住一段时间,为什么要给你打工?”

“这是我和周管家提的条件之一。不用房租,用劳动替代,是不是很划算?”

“我可以现在让周叔付钱。”

“不收。”

“你想要什么?”

“你——打工。”

杰的大喘气把刘明睿吓个半死,不知为何被这么一说,忽然觉得打工是个不错的选择。之前,也是半工半读,就是他的打工比普通人的打工,高级且复杂,运营一个上市公司而已。

“虽然房租和工资相抵,但也是员工守则,不是应该单独说明?”

“没那么复杂,整个玫瑰酒店都是你的,想怎么弄怎么弄,你只需要保证一条。不能进我的房间和阁楼。”

“可以。”每个人都有私人空间,刘明睿没有窥探他人的好奇心,只不过,“玫瑰酒店都是我的?”

“我们都共享生命,共享一个酒店算什么。”

杰说得暧昧,刘明睿浑身不适。

“逗你玩的。我雇你打理整个酒店,包你吃住,没有工资。”

“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你完全可以找一个更专业的。”

“你不花钱。”

刘明睿语塞。

“那就这样说定了。”杰拍板定音,“走,带你去参观你的工作环境。”

 

“这栋楼里除了我们的房间外,都是单间客房,上下两层楼,共两百个房间,分别为梅兰竹菊主题。带1号的房间,201,251,301和351房间永久预留状态,先安排其他的房间。”

“如果客满呢?”刘明睿下意识问道。

“看不出来你对自己很有自信。”杰回头,“视情况而定。”

“岂不是210-219的房间都会被空出来,以此类推,就有18个房间不能住人。”

“不是,只要我刚说的四个房间。”杰拿出万能钥匙,“进去看看吧。”

 

 

房间大同小异,等同的面积大小,无非是床、衣柜等家具摆设位置的不同。亮眼的部分在于装修。

 

梅。

打开门,暗香涌动。墙纸上是棵巨大的梅花树,栩栩如生,仿佛风一吹,花瓣尽落。树干连接直床头,床框外侧做旧处理,像是梅树的树干。床单褐色,同树干的颜色,枕头上印有梅花,被套朝外的一面是由白至红的渐变色,里面是褐色,和床单一个颜色。天花板并非纯白,而是象牙白,像是雪色,像是雪中赏梅。

 

兰。

除了高洁典雅,兰花亦是坚贞不渝的爱情的代表。以粉紫色为主调,予人浪漫梦幻之感。原本兰花清香淡雅的味道中掺杂了玫瑰的浓郁还有桂花的甜,香气很好地糅合在一起,不杂也不腻。床被做成了心形,躺在床上毫无感觉,只有站在窗前才能发现。床的上方有个隔板,放了一盆兰花。床单上铺满了兰花的干花瓣,宛若是从上飘落。

 

竹。

房间古色古香,像是来到了一间竹屋。不像梅的房间是墙纸,墙壁上贴满了真竹子,可亲手触摸。在夏天,竹子中肉眼难以分辨的空隙,会吹出冷风,伪装成自然风。的地上铺得也不是毯子,而是做成了像泥土般脏兮兮的地面。赤脚站在上面也不会冷,到了冬天,地暖会开启,反而会发热。

 

菊。

满眼望去,金灿灿的,没有太阳的刺眼,依然能感觉到温暖。天花板上的灯做成菊花的形状,花瓣即是灯,每瓣花瓣的角度长度都做了等比例的放大,和真花别无二致。这个房间更适合给拖家带口的人居住。快占据了半个房间的大小,从底下拉开,又是一张小床。主床像花蕊,小床像花瓣,最多快拉出三个小床。

 

浴室里的用品,如沐浴露等,都是同主题一样的花香。泡澡使用的浴盐和花瓣也是和主题配套。浴室使用的是现代化产品,装修风格仍维持统一,努力降低违和感。比如浴缸全部换成木桶,墙上仍安装了莲蓬头,可泡澡也可淋浴。

 

 

刘明睿逛完所有的客房,只有一个想法,这哪里是鬼屋!都是骗人的!

“都是你设计的吗?”

“差不多吧。”

“不用谦虚,这四种装修风格我都好喜欢。”

“本来就不是我设计的。”杰眼神一黯,一瞬,又翘起嘴角,“这些都太素了。”

“这样。”刘明睿尴尬地笑了笑。我的天哪,是他不了解素这个字的意思,还是杰不明白。

“除了这栋主楼,还有散落在别的地方的四幢小楼。”

“还有?”

“嗯。”

即便刘明睿精通各种格斗技,身体协调能力不差,依然改变不了宅男本性。想到走那么远的路不由地感到绝望。

“我们不如先去吃晚饭?”

“现在五点不到,饭应该还没做好。”

“有人做饭?”

“难不成我做?”

“也不是不可以……”

刘明睿说得极其小声,自认含糊不清,没想到碰上耳力极好的杰。听罢,挑了下眉。他做饭是灾难,当然是能不进厨房就不进厨房。

“时间也不早了,明天再带你去吧。”

“我们可以吃完晚饭去,就当消食了。”

刘明睿恨不得咬掉不听话的舌头,为什么要给自己增加额外的运动量!

“四个地方离得有点远,一晚上逛不完。而且天也要黑了,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在露天平台上看星星。”

“哪里可以看星星?”

这下,刘明睿兴致勃勃。他喜欢星空。在黑夜中的点点星星,绽放着微小耀眼的光芒。小时候,周管家和他说过,如果想念父母,就抬头看看天空,它们化作星星,一直陪在你身边。

大人善意的谎言,信则有,不信则无,星空还是那片星空。

浩瀚星辰,这是人们的未知领域。相隔几万光年之外,说不定有个如地球般的行星,居住着和他们差不多的人,亦或者是他们口中的外星人。

“你的房间。”

 

 

刘明睿第一反应是阳台。的确地方够大,还有舒服的摇椅坐着,远及不上杰口中提到的露天平台。

谁会想到,在阳台的最左侧,摁下墙上的一个按钮,楼梯从天而降。爬上去是足有他房间大小的平台,四周做好防护措施。砌成的墙上还挂着花盆,不知名的小花,有红有黄,有粉有紫,煞是好看。

左侧放了一张木头桌,铺上了白色的桌布。还有三个被点燃的蜡烛。中央放了一组布沙发,可拆成单人,亦可并成双人。在沙发前有两张玻璃小茶几,稍远一点的位置是个BBQ的机器。

上方有个玻璃顶,盖住了这个阳台,下雨不愁湿,放晴不怕晒。

 

“当心下巴脱臼。”

刘明睿条件反射性地托了一下下巴,从看到楼梯的刹那,再到现在,他的心情难以言表。即使杰戏弄他,也只是傻愣愣道:“这……也太棒了吧。”

被这个平台所吸引的刘明睿没注意到杰脸上堪称温柔的表情,“喜欢吗?”

“喜欢!”刘明睿连连点头,“住在这儿,我都不想回去了。”

“你可以住在这里一辈子,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算了。”刘明睿只当是玩笑话,没有放在心上,“等我家装修好了,肯定是要回去住的。我可以邀请你去我家。”

“好啊。”

杰爽快地答应,让刘明睿出乎意料。

转头去看他,猝不及防地撞进杰认真的眼神,刘明睿心微动,下意识地握住了平安扣,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杰坦然收回视线,“不是饿了,先下去吃饭吧。”

“好。”

刘明睿慌不择路地率先爬下楼梯,哪怕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慌什么。

——————————————————————————————

万万没想到我居然光介绍房间还要分上下orz全部都是自己脑补出来的,加一些借鉴,如果有不科学的地方,请不要在意。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