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十七页

 

这是王绮第一次邀请Karry一起过春节。

当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像现在这么冷漠和陌生。远亲不如近邻。邻里的互帮互助再常见不过了。刘惠一个人搬进来的时候,还怀着孕,对门是王绮,进进出出就打了个眼熟。后来发现从没见过别的人上门拜访,更别提孩子的父亲,刘惠不说,王绮也不会问,只是平日里会多上点心帮点忙。

预产期渐近,王绮下了班偶尔会去医院看望她,带去家里熬的汤。生了Karry之后,刘惠就忙着照顾。彼时,王绮和刘惠算不上太熟。春节是个和家人团圆的日子,王绮也不会主动上门邀请,就初一的时候会拜个年。后来才得知刘惠是个混血儿,常年在国外生活,没有过春节这么一说。

之后,王绮就被确认怀孕,因为是高龄产妇,总是这里不放心,哪里不放心,刘惠主动上门帮忙,也算是答谢当时的情意。这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就热络起来,相约之后都一起过春节。

王源先天不足身体不好,马正阳王绮注意力全在他身上。日日心力憔悴,哪还有心思过年。五岁时,王源身体争气,没生病,躺在沙发上。马思远不吵不闹,一个人玩玩具,看着也可怜。王绮终于实现了当年的约定,邀请两人一起过年。

之后三年,过年不是在医院里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王绮只好把马思远托付给刘惠代为照顾。八岁时,王源长住医院,状况好,马思远就赶去医院过年,状况不好,马思远就待在刘惠家。

而马正阳和王绮的父母平日都住在S市郊外,和另外几户人家包了一块地,天天农家乐,两个月来一趟看看王源,从不让马正阳王绮带孩子去找他们。一来,大人怕王源的病过给四个老人。二来,老人们不想给马正阳王绮添麻烦。路上的时间花去不少,万一半路上生病了那可怎么好。

逢年过节,就说他们几个一起过,去别的地方玩。这一玩,就成了传统,成员越来越壮大,有些人平常在家宛若不要钱的保姆,给一家三口做饭、带第三代,难得解放了,怎么也不肯带上小一辈。家里条件普遍都还不错,出去旅游都是安全的地方,住在酒店里,吃喝玩乐都在里面,小的也放心。

十二岁,王源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好,马正阳和王绮会把他从医院里接到家里,团团圆圆过个年,拉上刘惠一道,而Karry只身一人前往美国。这和他的亲生父亲有关,王绮不好说什么,刘惠说得含糊,也听得出家大业大,没有任何反驳的权力。

今年出国旅游过年是刘惠主动提出的,王绮没有询问这之中的过程一口应下。唯一古怪之处是刘惠让王绮担下此事,发起者不是她。王绮也答应了,碰巧Karry和马思远都在,顺势宣布了这个消息。

Karry的表情,看不出高兴,倒是马思远眼睛里的喜悦比他还要明显。

 

王源对于这个消息丝毫不意外,以往也是马思远和Karry一起过年,今年只是换了个地方,还有他的存在。以前,因为年纪小,觉得Karry会和他抢哥哥,所以对其不满。有时候马思远教育自己的方式,就和Karry教马思远的方式如出一辙。聊天聊着聊着就会突然冒一句“Karry哥哥比我强,要是他在,肯定就会知道。”再后来,王源也没有那么讨厌Karry,只是习惯使然,对着他依旧没什么好脸色。自从发现了马思远喜欢Karry,王源对Karry的厌恶程度呈直线上升,日益渐增,虽然有些夸张。主要是常常会有矛盾的心情,一边希望Karry也喜欢哥哥,一边希望借此机会哥哥能离Karry远一点。

Karry家里的情况王源一知半解,马思远常常说到一半就停下来,面对他的追问毫无所动,但也知道Karry家庭复杂。这次居然能一同出国旅行,王源都有些惊讶,再一看Karry和马思远,他哥再怎么使劲抿嘴,也掩盖不住你在笑。王源郁闷地撇了撇嘴。

 

一家人专心吃饭,王绮看到王源心不在焉地用筷子数饭碗的米粒,“吃不下了?”

“有点。”王源摸了摸肚子,不小心吃撑了。

“怎么会呢?”王绮奇怪道。

马思远看了一眼,“妈,你给他的饭盛多了。”

王绮紧张道:“源源,你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

王源连忙摇头,“没有。我过会儿还要吃蛋糕。”

“不行。”马思远道,“你今天吃得比平常多,肠胃本来就弱,再吃冰冷油腻的食物下去,明早的蛋糕都没得吃。”

“好吧。”王源恹恹道。

“听你哥的。”王绮冲着王源眨了两下眼。

“嗯。”王源把饭碗一推,仍坐在位子上。

马思远装作没看到,最近没生病让王源有些飘飘然,得让他吃点苦头。要是没事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王绮挑起了新的话题道:“今天考试累不累啊?累的话,你俩早点回去休息。”

“好,反正我也吃好了。”马思远点头完,才想起Karry,“你呢?”

“我吃好了,和你一起回去。”Karry道。

“留着把蛋糕吃了再走啊。”王源一听不行,回去又是只有他们俩。

“源源都不想妈妈的吗?今天得要好好谈谈。”王绮道。

“对啊,源源可想妈妈了。”马思远笑道。

王源的不字也不好说出口,眼睁睁地看着Karry和马思远离开。

临走时,马思远叮嘱道:“妈,药都在电视机柜子下的第一个。不许给源源多吃,只能吃一点。”

“知道了。”王绮全然没有被马思远揭穿的窘迫,“我们今天就在这儿睡了。”

马思远点点头,被王绮拥抱了许久才分开。

“替我向你妈妈问好。”王绮道。

“阿姨再见。”Karry道。

 

马思远拍了Karry的后背一下,“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

马思远端详着Karry的脸,看得Karry浑身发毛,以为刚才嘴角沾到了酱汁,“我脸上怎么了?”

马思远故作神秘地摇摇头,“我发现了。”

Karry通过马思远的双眼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什么都没有,配合道:“发现什么了?”

“我掐指一算,后日要发成绩了,你考运不佳,很有可能名次不佳。”

“那依大师来看,应该如何破解呢?”

马思远忍笑,“随缘。”

Karry推开马思远,“切,我看你就是胡言乱语。”

“你又不是第一次输给我了,放轻松。”马思远勾着Karry的肩膀。

Karry停下脚步,“这次我一定会赢的。”看马思远没反应,又道,“你怕输?”

“我怎么会怕。”

直到回到家,马思远还是没有问出口,“你真的可以不去美国吗?”

较于王绮,马思远可能会比她知道得更多一点,信息来源Karry,可能有很多他的主观情绪,一般不敢全听信,八九不离十。

从小,刘惠就告诉Karry,他的父亲死了。其实不然,Karry的父亲,王志平娶了另外一个人,杨舒真,生下了一个儿子,王俊凯,和Karry相差四岁。说起来王俊凯这个名字,其中的凯字也是因为Karry王凯利,用了相同的字,以表明兄弟,但是Karry十分讨厌,从那以后,都让别人叫他Karry。

这是一个恶俗的故事。王志平和杨舒真的婚姻是父辈定下的,这是一场商业联姻。王志平不喜欢,却不得不接受,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在结婚前,王志平认识了刘惠,隐瞒了一切,包括他的身份和他的未婚妻。

刘惠是混血儿,继承了父亲的东方面孔,从小在美国长大,一口流利的英文,而中文的水平仅限于听、说,不会写。和王志平遇上,身上特别的气质吸引了刘惠,两人一拍即合。三年的相处,王志平的父亲王耀光出现了,当着刘惠的面,强行带走王志平。以免死灰复燃,把真相都告诉刘惠,让她自由选择,是走还是留。

毕竟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刘惠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只当自己瞎了眼认错人,甚至敲诈了王耀光一笔,拿着钱去中国。王耀光对刘惠的识相感到满意,两个国家隔得这么远,肯定不会再相见,把原来的价格增至五百万美金。就算刘惠一辈子什么都不做都够她花的了。

其实,刘惠知道自己怀孕了,但是被王家知晓,这个孩子肯定会被抢走。那天本来是刘惠想要给王志平一个惊喜,没想到成了惊吓。本以为不会再和王家人有任何的联系,Karry十岁的时候,王家就派人想要接人回去,但是未果。这之中的弯弯绕绕Karry没说,马思远也不懂,都是大人之间的斗争,最后祸及到小孩身上。

马思远有在网上查询王家的线索,但都是些只言片语,没有实质性内容。那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有的时候网上一点线索都没有不代表他不厉害,而是他只展露需要大家知道的。



第十六页

第十八页

评论
热度 ( 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