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二十四枝花

 

耳钉就放在床头柜上,为了避免沾灰,张佳乐特地买了一个透明的PVC盒,里面铺上一层软垫。每天早上张佳乐都会纠结,要不要戴上去,最后的结果都是不戴。一般来说,去见孙哲平时,张佳乐都会戴上。今天实在是太匆忙了,就忘了戴。除了今天,张佳乐不记得还有什么时候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张佳乐还是理直气壮道:“忘带了而已。”

孙哲平挑眉道:“而已?”

张佳乐听着心虚,仍旧好声好气道:“下次我会戴上的。”

“你还想有下次!”

被孙哲平握着的手悬空,手臂开始发酸,张佳乐又挣脱不开,语气不善道:“你今天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孙哲平松开了张佳乐的手,“一句话,你是不是厌烦现在的生活?”

张佳乐一怔,下意识地否认,“怎么会?我……”

“在我面前,你不需要说谎,也不能说谎。”

“我没有说谎。”张佳乐忽然感受到从心底涌上来的无力感,“不是这样的。”

“那你想要的是什么?”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脸上茫然,忍不住想松口,却还是硬着心肠,今天一定得逼问出个结果。

“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很好吗?各自忙各自的,空下来陪着对方,不是很好吗?”张佳乐反过来问孙哲平道。

“不好。我想要占据你的生活,我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

“可是……”张佳乐努力找出反驳的地方,“我需要拥有自己的空间,而不是让你主导我的生活。”

“我不会主导你的生活,而是我们的生活。”

“那这样和现在又有什么两样?”

“不一样。你把大部分的时间划在了你的生活上,只留下一小部分时间在我们的生活上。”

“那是因为最近忙。”

“之前我忙的时候,只要我不出差,基本上每天都能在一起吃两顿饭。而现在,我变得没有那么忙,你变忙了,我主动来找你,而你却是拒绝的。”

“因为你不想要出现在荣耀酒吧里。”

“我可以。”

“你不用勉强的。”

“我没有勉强。”

话题停滞,究其根本,张佳乐不懂孙哲平,孙哲平不懂张佳乐。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意料,却并不意外。

张佳乐突然开口:“我能吃蛋糕了吗?”

孙哲平无奈,“你吃吧。”

张佳乐挖了一勺,放在嘴里,轻轻一抿,是巧克力太妃的味道,松软的蛋糕配上草莓果肉和甜而不腻的奶油,满满的幸福感。

孙哲平在心里叹气,还是什么都没解决。

临走时,张佳乐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给你。”

“这什么?”

“六百天的纪念礼物。”

“你记得?”

“我为什么不记得?”张佳乐又道,“你今天搞这么一出,不就是以为我忘了吗?没忘呢。”

“我没有。”孙哲平只觉好笑,所以刚才张佳乐一个人不说话,就是在想这个?

“是,我有。”张佳乐敷衍道,“我明天早班,先回去睡觉了。”

“你早点上去休息吧。”孙哲平催促道。

“知道了,你也是。”张佳乐挥挥手。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走进了宿舍,等不及地拆开了礼物包装,是一对袖扣。水蓝色的,如同在P岛天空的颜色。即便是在黑暗里,也遮盖不住闪耀的光芒。可惜今天穿的是短袖,戴不了袖扣,但是并不妨碍孙哲平爱不释手。要说张佳乐的心思他一点都猜不到是假,今日一试,张佳乐就躲。说不得,不如多用点耐心,用行动证明。

先前的张佳乐一直都是鸵鸟心态,把头埋在土地里,看不见,听不见,就装作什么不知道,孙哲平怎么可能会没有察觉?这幅袖扣不是特意为六百天纪念日买的,而是难得被黄少天拉出去逛街,张佳乐买下的,然后一直放在包里。自己平日穿得都是制服,私下就是休闲服,只有孙哲平才用的到。买下来,自然也是有想送给他的意图,算作耳钉的回礼,却一直没有送出去。

见不到,就说下次再说。

见到了,直到分别都不记得拿出来。

陷入了一个循环。

恰好,今天的契机合适,六百天纪念日,特地挑选,特地给孙哲平的。这份礼物的分量变了,足以抚慰孙哲平现阶段的苦恼。至于张佳乐为什么不直言了当,因为他自己都没有想清楚,没有办法给出一个答案。

这件事情默契地被翻篇。

直到多年后,孙哲平和张佳乐再回过头来看这段时光,才是真正意义上身份转变所带来的磨合期。

两人磕磕绊绊,心里闪过放弃的念头,却也携手度过了四个春秋,直到现在。

 

最近的黄少天有些了不得,没有了喻文州这个定海神针在,有大闹荣耀酒吧的架势。比平日还要聒噪,张佳乐本来是不想用这个词的,实在是被烦得不行。当然,黄少天也就对着张佳乐大吐苦水,在其他人眼里看来,黄少天实属正常,哪天话少了才会惊讶。

喻文州被孙哲平紧急召唤,实在是忙不过来。好在喻文州在美色当前,不被诱惑,一个电话,立即回归,效率急速提升。一来,多一个人,相同的工作量被分摊,孙哲平得以喘息。二来,孙哲平的心理感到平衡,不止他一个人受苦受累。

终于在今天,孙哲平和喻文州两个人全部搞定。但是熬夜的两个人胡子拉碴,衣服都皱的不行。为了挽救自己的形象,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回到家重新整理了一番,洗个澡换个衣服,精英气场十足。然后两个人开着车直接去往了相同的目的地,荣耀酒吧。因为喻文州的家离荣耀酒吧近,所以先到,孙哲平紧随其后。

这个时候,荣耀酒吧已经提早关门了,因为陈果正在召开会议。

“今天大家工作的很好。”陈果带头鼓掌,“营业额月月上升,这里太小了。所以我决定把这里装修一下。与此同时,员工宿舍一并装修!这期间,我们就到对面先过渡一段时间。”

“老板娘,考虑不考虑加薪?”

“老板娘真是财大气粗,一看就是把隔壁买下来的样子。”

“那我们住哪儿啊?”

“咳咳,孙总这次友情协助荣耀酒吧,会安排各位员工的住宿。希望你们回来之后,不要嫌弃这里的宿舍。”

在所有人欢喜雀跃的时候,只有两个人格外的沉默,黄少天和张佳乐。

早在这个消息公布的时候,张佳乐就怀疑是不是孙哲平。现在被证实,张佳乐心情复杂。孙哲平对这个员工宿舍到底是有多不满?

黄少天本来有点幸灾乐祸的,被张佳乐一提醒,才想来喻文州是副总,感觉未来一片灰暗。

张佳乐和黄少天都陷入沉思,没有注意到推门而入的孙哲平喻文州。其他人都听到了铃响,回头一看,“哇哦——”整齐且夸张的声音。

这个声音,这个反应,不用回头看,张佳乐黄少天也知道来得人是谁了。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他们,浑身不自在,原本还想装不知道。迫使在这些眼神下,张佳乐和黄少天光速地拉着孙哲平和喻文州离开现场。

“哦——”

“害羞了。”

“别跑啊!会还没开完呢!”

本就喧闹嘈杂,起哄的声浪一点都没遮盖掉,关上了门,才觉得世界清静了不少。

碍于喻文州黄少天在,张佳乐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问,眼神不停地在他们身上瞟,就被孙哲平一把抱起来,塞进了副驾驶。

“你干什么啊?”张佳乐还没有反应过来,孙哲平已经开出去了。

张佳乐从车窗看到黄少天与自己越来越远,意外地发现孙哲平的车速很快。张佳乐只能在心里默默祝福黄少天能一切都好。

——————————————————————————————

这章有点短,纯属过渡。总算把回忆杀给结束了。



第二十三枝花

第二十五枝花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