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四十四游

 

情人崖,与隆州毗邻,位于其下方。有一忘情河,发源于极北之地的雪山,流经白水镇等多地。离苍山说不上远,那珍宝岛宝藏尽在眼前,却花了代代苍山的心血,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不过,早在那时,情人崖不是情人崖,忘情河也不是忘情河,这地方名为刘家村。

在这村里有一对痴情男女,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早就许下非卿不娶,非君不嫁的誓言。本是一桩良好因缘,却遭到女方家人的强烈反对。乡绅里一恶霸贪图女子的美貌,想娶回去当小妾,给予重聘。女子的父亲见钱眼开,一口应下,要知道那恶霸的年龄就比他小上几岁。

无论女子如何求饶,父亲始终不肯同意,甚至将她锁入房间,一日三餐由母亲送。男子得知此事之后,只要踏进家中,就会被父亲打出去。男子的爹娘觉着亲家如此行事,将来苦日子多得是,不让男子再去寻找女子。无果,两人隔着墙,无语凝噎。随着婚期一天天渐近,女子只觉生活无望,思及男子,决定做最后的奋力一搏,私奔。

岂料,被父亲抓了个正着,两人慌乱逃窜,竟跑到村边的悬崖处。女子看了看悬崖,看了看父亲,抓回去是死,跳下去也是死。心底突然有了勇气,纵身一跃,男子来不及拽住她,眼睁睁看着她掉下去,心如死灰,追随而去。

两人奇迹般地没死,双手紧握,闭着眼,漂浮在水上,被下游的村民救起,只叹龙王显灵。这个消息传至刘家村时已过了足足半年之久。当年的恶霸只觉晦气,连聘礼钱都不曾要回,再看到哦活生生的人吓得魂不附体。双方父母看连死亡都没拆散他们只得同意。至此,幸福美满地渡过了一生。

从此,悬崖处被人认为是离佛最近的地方。不少人不远万里跑来此地求佛拜神,自发地开始点香火,建神庙。刘家村民的生活被打扰,不得已离开了这个地方,留下来的房屋都被旅人借住。碍于神佛的恐惧,无人敢住在这里当主人。直到明安帝继位,将部分土地并入白水镇,仍保留悬崖处及其周边,而这周边就包括那条河。明安帝赐名情人崖、忘情河。

这两个称号来源于民间,发现求姻缘最灵验,几乎每个豆葵年华的少女都会来求一段好姻缘的地方,便称其情人崖。忘情河的本意是喝了一口水,就要与之前的过往道一声别,珍惜眼前人。现如今被曲解为绝情断爱的地方。

上面结缘,下面断缘。

人生不正是这样,会碰到许多有缘的人,握住了,是自己的,就牢牢抓住;放手了,是别人的,就不再念想。

 

要进这情人崖,就得先到白水镇。刚一进城门,苍山一行人就被拦下,还是熟人,文岚。

“各位来得可迟了些。”

熟稔的口吻倒让五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还是把关系扯开的好,“奉掌门之命,行苍山之事,和你们可没什么关系。”

“哼。这口气倒是和正道那些老头口中的调调一模一样。”文岚又道,“不过这我们应该包括教主和左护法吧。”

王俊凯到底年纪小,反应明显,却是张一山开口道:“此处人多眼杂,若是有要事相商,烦请换个地方。”

“冠冕堂皇。不就是想见到人。”文岚道,“走吧,跟我来。”

虽心有疑虑,但还是跟在文岚身后。绕了几个街道,打了多少招呼,这些都已经记不得了,小半个时辰过去总算是停下来。

推开门,正碰上王源,见到文岚和苍山的五人并不惊讶,点头示意。

“他醒着还是睡了?”文岚问道。

“你出去的时候,他还醒着。”王源见文岚面露迟疑,又道“你进去吧,怪不到你头上。”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一个要出去,一个要进来,王源和王俊凯短暂的四目对视,无悲也无喜。王俊凯心里一颤,想要追上去,也知道此时不妥。

“麻烦各位在此等候片刻。”

文岚刚进去,就听到他的惊呼,推开门,抓着张一山的手臂,“你懂医吧?”

“嗯。”张一山茫然,试图抽出右臂,就被人拉进房间。吴磊半躺在床上,双眸紧闭,面色发青,嘴唇发紫,手里捏着一块带血的手帕,赶紧坐在床边搭脉,边询问文岚:“他咳血的状况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知。应该是从上次与你们分别之后。”

那就是遇害当日。

张一山眉头紧锁,“纸笔有吗?”

“有。”

“按照这个药方上配药,只能暂缓,想要真的治好,只能拿到寒火石。”

文岚点头,出门抓药,“教主身体突然不适,我得先给教主抓药。隔壁有一空院子,各位可暂且住那儿。每日都有人打扫,绝对干净。”

文岚刻意大声说话,让房内的张一山也听得见。

“我们就住那儿吧。反正我们和魔教的关系是洗不清了,现在这个局势,宁可叛变魔教,也不能是……”张一山含糊其词,其余人都懂。

王大陆突然道:“白水镇持有刀械的人变多,盯着我们的人怕是早就得到情报,中原武林迟早要来到情人崖。宝藏一事还得早日动手。”

“是。小凯,这事得由你出面。”张一山道。

“我?”王俊凯立马反应过来,“你想让我去找王源。”

“对,我现在得看着吴磊,控制好他的病。大陆昊然子健要去查勘情人崖的地形。只有你是有空的。”张一山道。

话音刚落,刘昊然董子健就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去,“我们现在就出发。”

王俊凯看向王大陆,后者伸了个懒腰,“我赶路有点累,我先去睡一觉。”

张一山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现在就只能靠你了。”

庭院里只剩王俊凯一人茫然站在原地,王源都说出门办事,谁知道他在哪里?

“别睡了,我知道你醒着。”张一山道。

吴磊眼睑微动,就看到张一山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坐着喝茶。

张一山上前托了吴磊一把,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润润喉。”

吴磊拗不过张一山,喝了一小口。

“我最多只能拖三天,明天一定要找到寒火石。”

吴磊眨了眨眼睛,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般淡漠,“哦。”

“擅自解封内力,仗着有武功就把我和小凯赶跑,你知不知道你每动用一份内力,你的毒性就会发作,直到攻入心脉,就救不回来了!”张一山的声音不由地拔高。他在恐惧,见到吴磊躺在床上的那一刻,感受到微弱的呼吸,那一刻,脑海里一片空白。强装镇定,搭脉,试图证明吴磊还没有死。从来没有过这么感谢自己跟着陆易明学了医术,又痛恨自己没有把医术学精,救不了他。

“不会的。”

“是我忘了,运筹帷幄的魔教教主。”

四个字堪称掷地有声,吴磊抬眼看了张一山,“这下我最大的秘密也被你知道了,三次机会该一笔勾销了。”

“明日打开宝藏,先找到寒火石,其余的事情之后再说。”

“王源同意才行。”

张一山不语,紧紧抱着吴磊。本就没多少肉,现在更是瘦削,抱在怀里都有点硌,却不愿松手,深怕会真的一闭眼再也不会睁开。

吴磊知道张一山误解了,勾起嘴角。闭上眼睛,靠在他身上,自己不能说话,一开口,定是鲜血,使劲咽了下去。真的好累。

 

王俊凯找遍白水镇的药铺没找到文岚,却走到了马家。望着门匾,明知里面不会有王源,还是忍不住想要进去看一看。

“你在这儿做什么?”

身后传来王源的声音,王俊凯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你刚才去哪儿了?”

“办事情。”王源说完,笔直向前。

王俊凯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王源身边,不知该说什么,总不能开门见山地提宝藏,绞尽脑汁,“你上次是怎么脱险的?”

“我身为左护法,会武再正常不过了。你们两个离开之后,我和教主不用束手束脚,一心对付敌人,然后就逃脱了。”王源道,“你是想问宝藏吧。我还以为你能把解开来。”

“那个不是藏宝图。”

“你怎么知道不是?”

“我不知道藏宝图,但我了解你。”

王源眼里闪过一丝恼怒,快步走向前,“明日我会带你们去情人崖。”

“你的心思很好猜。马思远,思,远,同源,你明明一直怀念着过去!”

王源站定,“只是巧合,硬要说的话,是我不想忘记仇恨,我要复仇。”

“你敢面对着我说这句话吗?”

王源猛然回过头,一步一句道:“王家三百五十六口的人命在我身上,你知道火好像要把你点燃的感觉吗?你知道原本坚硬的房屋随时会有倒塌的危险吗?你知道满屋子都是烟,逃也逃不出去,听到的都是惨叫声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敢面对我吗?你的爹娘协同外人活活烧死了我爹娘!”

没有声嘶力竭,没有撕心裂肺,只有通红的眼眶和颤抖的声线。

“王俊凯,你才不是了解我的人。”

 ——————————————————————————————

我好像已经说了好多遍,要打群架了orz下周更新真的真的真的要打架了!完结倒计时!



第四十三游

第四十五游

评论 ( 2 )
热度 ( 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