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毕侃】不容

※更新 12-13

※警匪设定 背景虚构别当真 前黑道太子爷现总裁毕x警察侃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副CP 长得俊

※OOC有 

※HE!HE!HE!

※争取五万字完结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题外话 1800粉丝福利点梗 【本来应该早就结束了 经过这样那样的事情拖到现在 主要是1700粉丝都有33条评论 为什么1800粉丝反而只有10条?是这次的梗大家不喜欢吗?】

催更走这里→集锦


12.

“要不要……”

“不要!”

李希侃的思维方式是毕雯珺的无解题,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毕雯珺仍说完剩下的半句话:“再加一块蛋糕?”看他神情犹豫,毕雯珺又道,“我看有千层,还有拿破仑,我吃不完,我们分着吃?”

“那行。”

得到了李希侃的首肯,毕雯珺去排队买蛋糕。

身上的西装外套在刚刚吃火锅的时候脱掉了,酒红色衬衫挽至关节,露出小臂。一手插兜,一手拿手机。普通的动作,却像精心设计,说不定在看不见的角落里有一台照相机。明日头条就会是“毕总现身咖啡馆 文英娱乐现状堪忧”“毕总平易近人 亲自买咖啡 国民好老板”“咖啡馆即将被收购 文英娱乐将进军餐饮业”妖魔化的标题配上几张图片,杂志一定供不应求。

思维太过发散不是件好事情。买单时,毕雯珺像是有心灵感应,回头望了眼李希侃。四目相对,李希侃莫名心虚,赶紧收回视线,装作不认识这个在人群中的发光体。


李希侃机械性地拿着叉子吃着蛋糕,耳边传来自以为很轻的讨论声,微乎其微地叹了口气。毕雯珺从端蛋糕到现在,一直保持沉默,而他无话可说,又不能甩脸走人,无声无息地开始了一场谁先开口谁就输的比赛。

毕雯珺抬手擦去李希侃嘴角的酥皮屑,“主子很想你,要去看看吗?”

“谢谢。”李希侃控制不了毕雯珺亲密举动,却能和他划清界限。

“主子想的不是我,它也从来不是我的猫。直白点,我是卧底,那只猫不过是我接近你的一个手段。”

“为欺骗你我感到内疚也向你道歉,但是你早就知道,看着我拙劣的表演,也算你茶余饭后的一个消遣。”

“毕雯珺,那只是一段虚构出来的记忆,别抓着过去不放。”

“你喜欢的侯建英,喜欢你的侯建英,四年前已经死了。”


仓皇而逃。

李希侃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镇定,说话还带着颤,却硬是把这番话说完,不仅是说给毕雯珺听,更是说给自己听。原以为四年过去,对毕雯珺总算有了抗体,动听的情话,深情的眼神,还是会忍不住沉溺。

四年前的骗局,毕雯珺并非一无所知,李希侃松了口气,无形的枷锁总算去掉。放心之余,又有些酸涩。那时的毕雯珺多好啊,有应必答,他再无理的要求也能被满足,就像是一对真心相爱的恋人。

精湛的演技骗掉了周围人,骗掉了毕雯珺,骗掉了他自己。 

明知不能,偏偏一颗真心交付,李希侃自吞苦果,只求不再有后来。



尤长靖拎着一个盒子,这是他垂涎很久的蛋糕店的芝士蛋糕。因为一天上午下午分别限量五百个,他一直没能抢到。没想到下车时,林彦俊变出一个纸盒,放在他的膝盖上。白色的包装盒,左下角的金色LOGO,正是芝士蛋糕!

中午吃了火锅,下午还有蛋糕,尤长靖心情格外得好。据林彦俊的情报,唯一一个会管他饮食的李希侃正在毕雯珺家,他能独吞整个蛋糕!算了,留个四分之一,要不还是八分之一,就一口好了。

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尤长靖推开门,一个理应在毕雯珺家的李希侃,居然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电视,怀里还抱了一个冰淇淋桶,一勺接着一勺,有好几勺都是空的,整个人心不在焉。

“你回来了。”李希侃把刚要放进嘴里的勺子紧急转弯,冲着尤长靖,“要吃一口吗?”

“不用不用。”

尤长靖悄悄地往后退,将蛋糕放在餐桌上,发现李希侃丝毫不在意。仔细观察,就是躯体在家,魂不知道在哪儿。

“你怪怪的。”

“怪可爱的?”

受林彦俊影响,尤长靖脱口而出。李希侃浑身起鸡皮疙瘩,作呕吐状,遭到尤长靖一个眼刀。

“我错了,你最可爱,是我的甜心。”

李希侃双手比心,恶心到了尤长靖,还恶心到了自己。

“咦,受不了你。”尤长靖拿起一个抱枕,抱在怀里,良久,“想回M国吗?”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你是终于要准备杀了林彦俊吗?”李希侃双手捂耳,“我什么都没听到。”

尤长靖没去吐槽李希侃戏精上身,又道:“我们来S城的目的,是分别完成我们的任务。现在我可以提供线索,关于新犯罪组织。而林彦俊,我可以不杀他,拿着现在的五千万跑路。”

李希侃说不清,心里很乱。可能是消息来得太突然,不知如何面对。他能离开S城,回到M国,重新过回原来的生活。正是他渴求的,却萌生退意。

“有两个选项摆在你面前:一,你什么都不要管,坐今晚的飞机回M国。二,你留下来,亲自解决,再和我一起回M国。”

“区别在哪里。”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四年前,你睁眼醒来看到的人是我吗?我可以告诉你。”


尤长靖的声音好听,李希侃不是第一天知道,每天都在上涨的粉丝数,切切实实地证明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尤长靖,喜欢他的歌声。

被称之天使吻过的嗓子,如一个魔鬼,说着残酷的话语。困扰他许久的谜题终于揭开,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四年朝夕的相处,李希侃说不出什么苛责的话。若是平日,可能打打闹闹,就过去了。恰恰是今日,李希侃的神经被折磨得异常坚韧而麻木。

人们常说,做选择难,不是都不要,就是都想要。

人们又说,做填空难,无边无际,不知道要写什么。

对李希侃来说,什么都难,选不出一个好的答案,也无力创出C选项。他有自知之明,甘愿跟在别人身后听指挥,却不如愿,总是在关键时刻,让他选。

第一次,他选择在毕雯珺身边做卧底。

第二次,他选择假死离开。

第三次,又让他来选。

岳岳的计划犹如一台精密的仪器。零件虽小,少了一个,都不能良好运作。李希侃就是那个小小的零件,一旦他离开,表面上不受影响,实际上没过几天,机器将不能正常运作。

毕雯珺和岳岳的合作关系会断裂,本就举步维艰的岳岳,少了毕雯珺的帮手,事情更加难办。顶替上的尤长靖,有了林彦俊的掺和,又牵扯到林澜,怕是徒增不必要的事端。

这几个人的主意可大了,不是他李希侃能让岳岳说使唤就使唤。目标暂时的一致,不代表能和谐共事。

这时候,理应顾全大局,留下来。

他顾了大局一次又一次,忽然很想为自己而活。


“你让我想想。”

“好,今天最晚的一班航班是十一点。去飞机场加过安检,你七点就要离开。”


这个想法并非尤长靖一拍脑袋得出来,而是经过深思熟虑。

尤长靖不忍李希侃因为毕雯珺而瞻前顾后。成天躲在乌龟壳里,适当地逼一逼,是探出头还是保持原样,就看李希侃怎么选。

目前的局面僵持太久,少了李希侃,有了突破口,少了限制,自己做事不必束手束脚。想来不止自己,还有毕雯珺。

至于林彦俊,是时候摊牌了。



林彦俊一阵恶寒,打了个喷嚏。毕雯珺抱着猫,从沙发的右侧换到了单人沙发上。

“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毕雯珺抬眸看了林彦俊一眼,又低下头,“苦肉计不适合我。”

“我没生病。”林彦俊无奈道,“你把我叫过来,就让我坐在这儿看主子?”

“李希侃没来。”

“你们不是……和好了?”

“没有。”

“你的要求还真是不高。”

“时机不对。”

“都过去四年了,你要等什么?”

“等他愿意面对过去。”

“啧,肉麻。”

“你需要我把你对尤长靖说过的话录下来,然后一遍一遍循环给你听吗?”

“那是台词需要。”

“业务熟练,要不要把影视部也管了。”

“公司就两个部门,你都扔给我?”

“还没把人追回来,怕辜负你的期望。”

“直接一点,兜圈子不是你的风格。”

到底多年的兄弟,毕雯珺了解林彦俊正如林彦俊了解毕雯珺。在信息对称的情况下,难以欺瞒。

“林叔准备什么时候对林澜下手?”

“爷爷还活着,除非你有什么证据能让他老人家大动肝火,否则不管是真是假都会引起他的怀疑。”

“我有,不过还不确定。”

“需要我的帮助,随时提。”

“现在你的命被悬赏了一亿,这个任务被人接了。你明白我什么意思。”

“看来我的命还挺值钱。”

林彦俊说这话时带着笑,右手一直转着左手手腕的银色镯子。他不是个喜欢带饰品的人,除了手表。在非工作的场合,林彦俊手上都是空落落的,毕雯珺是第一次,也是才发现这个镯子。距离太远,毕雯珺也看不清。至于来历,不用想,十有八九是尤长靖送的。

毫无疑问,林彦俊玩脱了。

“以前了解过这块,悬赏一经发出,所有人都有权利接任务。一亿,很谁有人不会被巨大的金额打动。据发布时间到现在,已经快半年过去了。”

林彦俊不待毕雯珺说完,抓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我突然想起有些事要处理,先走了。”

毕雯珺没阻拦,甚至有些乐见其成。



车子里暖气十足,不存在手指僵硬,不存在手机识别不出指纹,端看手机的主人想不想。

尤长靖装模作样,他也陪着一到演戏。怀疑带来了折磨,也有了名为快感的衍生品,让人上瘾,享受这个过程。演着演着,倒成了真。


尤长靖站在李希侃的门前,手机屏幕没有一秒暗淡,一个叫林彦俊的来电不断地闪烁。林彦俊的执着,尤长靖不是第一次领教。打不通电话,上门找人,不过是一个完整的流程。现在这时候,绝不能让林彦俊发现李希侃要离开的消息。

“喂,林彦俊啊,现在吗?有空啊。小区转弯处有一家,嗯?你开车到楼下了!我马上下楼。”


尤长靖下楼匆忙,浑身上下唯一值钱的就是那部手机。身上睡衣没换,头发乱糟糟,哪看得出来是当红歌手。敲了敲熟悉的车窗,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位,习惯地撒娇式开头,“外面好冷哦。”

“是。”



13.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骨子里的叛逆并没有因为这四年安逸的生活给磨平,反而是长时间的收敛而隐隐有了失控的征兆。

 

李希侃坐在机场的长椅上,他来得太早,乘坐的航班还没有开启登机手续。

整个过程极其顺利,顺利到李希侃没有实感。

李希侃做出的这个决定很仓促,一如身旁这个小小的箱子。没有很多东西,时间赶到除了急需的重要证件和钱,箱子里只有一套换洗衣物、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充电器。

回M国,就是回家。谁回家需要拎一个22寸,足足装满23公斤的大箱子。况且,在S城买的东西没有必要带回去,家里都有。

若不是李希侃在尤长靖出门之际喊住他,若不是尤长靖要瞒李希侃离开的消息,若不是林彦俊和毕雯珺的关系,这番说词根本通不过。

时间太赶,不等人,本能反应,逃。

什么选择题,什么填空题,李希侃没有勇气前进,唯有后退。

 

李希侃有用数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决定是正确的。

尤长靖对自己好,不是利益相关者,没必要害自己。

行动计划他只是辅助,按照和岳岳约定的那样,证明了文英娱乐与W-union毫无关系。

毕雯珺,他单方面的宣告足以证明了他的立场。

所以,毫无留恋地离开S城,是一个自然而然发生的事件。

 

李希侃刻意去忽略影响这个决定的因素。

尤长靖为什么帮他?出于四年前尤长靖是被毕嘉浩指定的杀手。如果那一天,警方没有事先知道,就不会有现在活蹦乱跳李希侃。

这四年里,岳岳一直试图联系到李希侃。高层把人用完就丢,才造成李希侃漂泊在外。K计划重启,不仅仅是因为岳岳走投无路,还是给了一个机会让他能回国。

而毕雯珺,是,他是听自己的话,那都是在基于不伤害李希侃的大前提下。这次提的是分手,毕雯珺哪还坐得住。说分手,似乎不太恰当。李希侃始终找不到准确的词来描述他和毕雯珺。

 

停下,不能再想了。

 

 

挡在通道前的伸缩栏杆准时地被工作人员撤走,人们纷纷涌了过去,争抢着想要做第一个。刹那间,队伍越来越长,李希侃手里拿着商务舱机票,不选择优先值机,而是慢悠悠地走到队尾,开始排队。

结果被一个好心人提醒,李希侃说不出排在经济舱队伍的理由,只好笑笑,双手合十,表示感谢。夜间航班居然爆满,即便是商务舱,也等了一会儿。他没有箱子需要托运,速度很快。一手拿着机票证件,一手拉着随身行李箱,停在了海关入闸处。

“李希侃!”

似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李希侃环绕四周,他期待又害怕那个人的出现。倒是感谢这一声,鼓起勇气,大步往前走。

再见,S城。

 

到了夜晚,高架畅通无阻,毕雯珺无视了限速标志,速度快到监控根本无法清晰地捕捉牌照。停在车库,焦急地等待电梯,到了一楼,一路小跑,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熟悉的身影。

“乘坐航班KM326航班,从S城飞往M国的旅客请注意了。还有五分钟即将停止登机,请还没有到登机口的旅客抓紧时间。”

毕雯珺停下脚步,抬头看向电子屏幕。这是今天最后一班飞去M国的航班。

能让李希侃在短时间内出国,并且安全的地方,只剩下M国。

毕雯珺不死心,去柜台询问,得到了李希侃已经登机的消息。

“李希侃!”

无助、欺骗、失落、愤怒,种种情绪化作了一声大喊后,毕雯珺脱力跌坐在椅子上,双手掩面。

机场里人来人往,行色匆匆,鲜少有人分神去留意周遭的环境。这个充斥着离别的地方。无时无刻都有人在和送行的人道别,眼里或是带着笑,或是带着泪。你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你不知道他们有过多少经历,多多少少会被他们身上的情绪所感染。

仅此而已。

却会在经过毕雯珺身侧后,不免回头再看一眼。

应该是,失去了很重要的人吧。

 

飞机场亮如白昼,起飞或是降落造成的巨大轰鸣声经过遥远的距离,还是能传至候机大厅,能传至每个心系着机上乘客的人。

 

尤长靖推开车门,鲜明的温度差,不禁打了个哆嗦。一改往日的语调,客气中透露了疏离,“路上小心。”手心还残留着车内的温暖,手机显示的时间是八点半不到,感觉才几句话的功夫,原来聊了接近三个小时。

登机时间是十点半,还有两个小时。这班航班准点率极高,天气因素影响不大,李希侃能准时离开S城。

尤长靖边想边双手抱臂,摩擦生热,给予一点暖意。虽说出生在四季如春的M国,但他从小就进训练营,恶劣的环境早已尝个遍,适应天气气候也是必要考核项目之一。休养了四年的时间,正常人的怕冷畏热也回来了,又或只是贪恋一个人给予的温暖。

一会儿是李希侃,一会儿是林彦俊,两人在脑海里交替出现。本应该被寒风越吹越理智的脑子,反而犹如一团浆糊,被冻得无法思考。

 

林彦俊不作声,摇下窗,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熟练地点上火,只吸了一口就放下,慢慢地吐出烟雾,还夹带着白气。

天冷了。

遇见尤长靖的时候,还是夏天,转眼就要入冬了。

林彦俊不是一个悲春悯秋的人。他的时间和金钱紧密地捆绑在一起,没有功夫去思考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情。更不会像现在这样,因为一个人去纪念一个时间,去划分时间长度。

尤长靖是特别的。

林彦俊发现得不算晚,甚至称得上早,只可惜,有些事情,开头就预告了结局。

没有吵架,没有感慨,只有一问一答,和盘托出,冷漠地如同完成任务。谁也不会想到他们在中午吃完一顿火锅,下午买了情侣票看电影。

可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充其量就是关系极好的好朋友。连一句表白,我喜欢你,都不曾说过。

正因为如此,林彦俊在生气,憋在心里,佯装镇定。之前的卿卿我我都是虚情假意,他林彦俊没有入戏,没有爱上尤长靖。理由简直可笑,却为了自己的尊严,仍然选择这么做。

或许尤长靖发现,或许尤长靖装作不知,或许尤长靖不曾关心。

 

你看,我变了,第一考虑的不是这段对话能给我带来多大的作用,而是在意尤长靖的想法。

 

烟早就烧尽,险些烧到林彦俊的手,才匆忙摁灭。

转头,十二楼的灯还没熄灭,不知道李希侃和尤长靖现在在聊什么。如果是平常,说不定又被说胖勒令减肥,亦或者是边吐槽边看着更新的电视剧。

现在,他猜不到,尤长靖这个人,他一直就没有看清过。

 

在快要十一点之际,灯熄灭,林彦俊终于舍得收回自己的目光,驱车走人。却在倒车途中,反光镜里出现一辆他在眼熟不过的车,是毕雯珺。

顿时,林彦俊熄了火,下了车,追上毕雯珺。

“你怎么在这里?”

毕雯珺倒不惊讶,短暂的眼神交汇,没有回答。等坐进了电梯,才开口,“李希侃跑了。”

“又跑了?”

“他没这个本事。”

四年前不就成功假死逃跑,林彦俊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电梯就已经到了。

毕雯珺死命地摁着门铃,隔着门,都能听见不间断的门铃声。

“林彦俊你……”尤长靖看清来人的是毕雯珺,一愣,“现在很晚了,有事明天再来吧。”

话罢就要关门,被毕雯珺一手挡着门框,“李希侃人在M国,对不对?”

“你搞错了。”

“我刚从机场回来,李希侃登机了,把M国的地址给我。”

“不可能。”

“你不告诉我也可以,我自己能查到。”

“你查不到的,那是我家。”

尤长靖见人三分笑,阳光真诚,与娃娃脸相称的可爱软萌气场,几乎合作过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当弟弟看。现在的他眼神冷峻,紧抿双唇,倒是符合第一杀手的名号。

毕雯珺看似镇定,实则盛怒,如刀刃出鞘,身上的血腥气不比尤长靖少。

两人旗鼓相当,互不相让,僵持在门口。

最后还是林彦俊看不下去,插话道:“这个问题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不如进去慢慢聊。”

尤长靖瞳孔一缩,预想中最差的画面还是上演了,在最短的速度里。

“进来吧。”

——————————————————————————————

万万没想到 有个叫欧圜盟《一圜般圜数圜据圜保圜护圜条圜例圜》阻止我使用LO和网易云音乐orz好在我用了穿梭,总算可以正常使用QAQ太感动了QAQ所以才拖到这周才更新,这是上周和上上周的,这周的更新不会迟到!

开了学真的是太忙了,我手里有两个坑,做不到周更9000,非常抱歉orz不过还有三章估计就完结了!还会有一篇主长得俊的番外!

顺便好奇一下除了1-3和10-11,为什么4-6和7-9的热度这么低?是我写的节奏太慢了吗?还是什么别的原因?非常好奇了!希望有人能在评论区为我解答orz

评论
热度 ( 8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