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二十三枝花


张佳乐鲜少请假,每年累计起来的假期都够他玩个一年半载的。难得一人出行,还是P岛,大部分人度蜜月会去的地方。不过,张佳乐义正言辞,自己一个Y市人,X市的冬天太冷了,他要去个暖和的地方,才选择的P岛。

Y市的确四季如春,但张佳乐待在X市的时间都快七八年了,早就适应了X市的气候。从一开始秋裤一打一打买,套在身上就两三条,再到现在不穿秋裤,露个脚踝,也不觉得冷。

虽说这理由算不上充分,但张佳乐按照规章制度,提早半个月提出休假申请,陈果不会扣着人不放,爽快地同意了。在众人的羡慕嫉妒恨中,张佳乐挥一挥衣袖就去P岛游玩。好在张佳乐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大箱子的零食和特产,平息了大家的怒火。

“哇,你什么时候打的耳洞?这耳钉好好看。”苏沐橙道。

张佳乐不自然地摸了摸耳垂,冰冷的触感,忘记摘了。“中二时期,学人家打耳洞,这次在P岛看到好看就买下来了。”

“眼光不错。”苏沐橙没有多想,很快被芒果干给吸引了,“这个好好吃。”

“我把超市里的芒果干都买了,一包包吃,这个是最好吃的。还有那个椰子片,拌冰淇淋好吃到不行。”张佳乐夸道,“黄少天,你把那包奶茶放下,那是我的。”

张佳乐和黄少天打打闹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没有人放在心上,苏沐橙被楚云秀拉过去吃椰子片拌冰淇淋。张佳乐顺利脱身,想要把耳钉摘下来,转念一想,现在摘下太刻意,还不如明日再摘掉。

这一拖,就不知道有多少个明日被拖掉了。

在外快乐玩耍五天,都是要还的,孙哲平忙于工作,一天能打半个小时电话就已经不错了。张佳乐倒是乐得清闲。日日窝在自己的宿舍,或是被拉到黄少天的房间,和他一起打电动。黄少天特意把客厅改成游戏厅,超大电视屏,地上铺得是薄薄的垫子,没有沙发,地上凌乱地放着枕头和被子。打累了,就地躺下来。饿了,就点外卖。游戏腻了,就看电视剧。

这样颓废的生活,张佳乐一边唾弃自己和黄少天,一边兴致勃勃地研究今天的外卖吃什么。至于孙哲平这个人,像是被张佳乐遗忘了。

显然,这次旅行并没有改变什么。

张佳乐选择维持现状,不代表孙哲平甘于现状。


家,孙哲平之前不把员工宿舍当成家,而是因为张佳乐在,他才称之为家。比之前当做临时住所上心不少,孙哲平自然会发现家里的变化。一开始,只是以为张佳乐把旧的扔了或者是换新的。再后来,张佳乐穿了一件孙哲平当做扔掉的衣服,孙哲平察觉出不对劲,已经晚了。

即便这个时候孙哲平仍不当回事,毕竟张佳乐是成年人,能自己解决问题,不需要时时刻刻都来询问他的意见。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张佳乐不是莬丝花,不会依附他人而活。孙哲平甚至笃定地认为这是他和张佳乐相处的方式。

其实不然,张佳乐的态度,说话语气,他隐藏得很好,可孙哲平到底是和他朝夕相处快四五年的人,怎么会察觉不到张佳乐的冷淡。孙哲平开始从自己身上寻找原因,听到办公室里的职员们在抱怨,“男朋友不够体贴只知道打游戏”“因为自己太忙,就想分手”。要是平常,孙哲平肯定就打发她们快去工作,现在他从她们的话中得到了启发。

孙哲平回忆和张佳乐的过往,似乎永远都是张佳乐在等,而他总是迟到的那个。不管是示爱,还是日常陪伴,就连偶尔自己请吃饭,也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把和张佳乐的事情往后拖,却没有顾忌到他的心情。

孙哲平自认为找到了症结,为了排开一周的假期,疯狂工作,总算是能按时完成和张佳乐的约定。出发前,碰巧一个认识的珠宝商,得到了一块蓝色黑曜石,原本以为是深蓝色黑曜石,后来发现不是,被人骗了,郁闷不已。孙哲平一看,纯黑的石头经过光的折射有光泽。

看到这块石头,让孙哲平想起了张佳乐,询问能不能买下来。珠宝商不在乎那么点钱,既然不是想要的深蓝色黑曜石就送给了孙哲平,还戏谑是不是送给女朋友的。孙哲平一愣,珠宝商也是一愣,没想到还真是,给他讲了黑曜石的故事。

“在印第安传说中,一支队伍中了敌人的埋伏,寡不敌众,全军覆没。噩耗传来,家人们痛哭的眼泪,撒落到地上,就变成了一颗颗黑色的小石头。这种石头被称作不再哭泣的宝石。谁拥有了这颗黑色的曜石,便永远不再哭泣。因为阿帕契的少女已替你流干所有眼泪。所以说,将黑曜石送给自己喜欢的人,寓意不再哭泣,幸福快乐。”[1]

孙哲平喜欢这个寓意,更想买下来了,珠宝商也不推辞,送给女朋友的东西肯定不希望是别人送的,象征性地收了点工本费。珠宝商本意是帮孙哲平做成一条项链或是手链,结果孙哲平要求是做成一对星星状的耳钉。花了两天不到的时间,孙哲平就拿到了手,装在外套的口袋里,拉上拉链,无时不刻都要摸一摸确保它还在不在。

在P岛,孙哲平能感觉到和张佳乐之中的异样消失了,暗自感叹,果然是因为两人没有长时间待在一起,以后不能因为事情忙而忽略了张佳乐。孙哲平玩了一把小浪漫,特意订的酒店,知道夜晚有星星,泡在泳池里,事先把耳钉塞在一个防水的袋子里。时机刚好,把耳钉攥在手心里,故作平静地放进张佳乐的手心里。张佳乐没有拒绝,让孙哲平给他戴上耳钉。回来之后,几次视频电话孙哲平都发现张佳乐没有把耳钉取下来。

回来之后,一切又回到了过去,好似之前发生的只是一场梦。

不仅是孙哲平,包括张佳乐,不过张佳乐早就抱着过一天是一天的心情,没有强烈的反差。至少张佳乐曾经脑海里闪过分手的念头,被他揉吧揉吧扔进垃圾桶里。可能是因为始终都无法抹去心底的留恋,所以他选择和孙哲平耗着。如果孙哲平想要结束这段关系,他欣然接受,即使他心里有些舍不得,有些难过。

孙哲平是察觉到问题,就会去解决的人,这次也不例外。忙过这段时间后,孙哲平有意地把工作不安排得满满当当,一周里至少三天不在外应酬,周末一定有一天是陪着张佳乐。尽可能地和张佳乐的工作表是相符的。

他的煞费苦心换来张佳乐的一句:“我不需要你迁就我。”

但孙哲平没有改,他喜欢这样的变化,觉得在家庭和工作中找到了一个平衡。

而所谓的平衡最后带来的是争吵。

X市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刚巧是孙哲平朋友的副业,邀请他去品尝。那天刚好是孙哲平和张佳乐在一起六百天的纪念日,特意要求一个包厢。

灯光昏暗,舒缓的音乐,两人面对面坐着,中间放了一束玫瑰花,花瓶的周围是一圈心形蜡烛。

张佳乐只当是店里的装修,没太当回事。点完菜后,长时间的安静,张佳乐有些诧异,孙哲平没有如同小学老师家访般问问题。这是孙哲平最近新花样,说是要加深彼此了解,出发点是好的,问题是愚蠢的,张佳乐实在是懒得回答。

上菜的速度挺快,张佳乐玩了会儿手机,前菜就上了,吃完一道上一道,就到最后甜品了。

看外观根本猜不出是什么,张佳乐满是期待地用勺子挖下一口,孙哲平突然开口道:“我们今天聊一点别的。”

“让我吃完。”张佳乐头也不抬道,就被孙哲平握住了手,“聊什么?”

“我们认识挺久的。”

“是啊。都要六七年了吧。”

“这一年多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大孙,你到底要说什么?”

“这段时间是我做得不好,我……”

“停。”张佳乐皱眉,“你真的没有什么做得不好,很好。”

“那你为什么不把东西再买回来?”

“买什么?”

“衣柜里的衣服,浴室里的牙刷杯,厨房里的碗筷,客厅里的零食,”孙哲平抬手触碰张佳乐的耳朵,“耳钉呢?”

“没有必要,我也不常住你家。”张佳乐眼神闪躲,“晚上睡觉的时候,硌得慌,就把它摘了,早上忘记戴上去了。”

“到底是你不想戴还是你忘了戴,你心里清楚。”孙哲平一字一顿道。

——————————————————————————————

这回忆杀是结束不了了orz再一章就真的结束了!这次是孙哲平视角。



第二十二枝花

第二十四枝花

评论
热度 ( 1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