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四十三游

 

除张一山外,其余四人对这皇室二字,倍感遥远,骨子里并没有对其畏惧或是尊敬,却也知道和皇室扯上关系,就是两个字,麻烦。

“原以为这个任务到我们这儿就终止了,没想到还是逃不过。”奚染轩长叹一声,“希望能由你们结束这一切。”

“弟子遵命。”

“我知一山、小凯身上带伤,大陆刚回来,但此事至关重要,还望能早日解决。”奚染轩道。

“等伤养好了,我们即可出发。”刘昊然道。

奚染轩颔首。

“弟子告退。”

关上门的一瞬间,掌门和峰主就像是雕像般屹立不倒,是无所不能和强大的代名词。却忘了他们不是神,也会受制于人,更何况那人还是皇室。

“他们能成吗?”沈瑾担忧道。

“不成也得成。”苏阳答道。

“要是我们能离开这儿,谁会让他们去办这事!”梁澈道。

“你怎么不说你悄悄跟上去,让掌门一个人守苍山。”苏陌道。

“可以吗?”梁澈期待地望着奚染轩。

苏陌冷哼了一声。

“可以。”奚染轩道。

“什么?”

梁澈是高兴,其余人是惊讶。

“奚染轩,你想清楚了吗?让他们去,是为了保全苍山。你不能到了紧要关头,就不管不顾了。”沈瑾道。

“苍山被正道所嫌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皇家之事不会暴露的。”奚染轩笃定道,“梁澈就别去了,换郁离去吧。”

“为什么?”梁澈不满道。

“我不去。”郁离道。

“由不得你们。”奚染轩道,“郁离,你把大陆给我看住了。”

“看不住。”郁离道。

“看不住也得我看!”奚染轩又道,“还不是你非要收大陆为徒。”

“大陆的根骨好,待在那种地方才是埋没他。”郁离振振有词。

“既然郁离不去,那就换我去吧。”梁澈道。

“谁去都行,就你不行。”奚染轩道。

“那掌门你去,我们四个守苍山。”沈瑾道。

“不行!”奚染轩一口回绝。

“情人崖不比苍山安全,正道就跟狗一样,闻到味道就窜出来。他们五个怎么挡得住?掌门你出面,起码能震慑一二。”沈瑾道。

“他们是我们的徒弟,几斤几两都掂量的出来,能够抵挡。我让你们一个人去,是为了什么,你们心里没数吗?”奚染轩道。

“可这……”

沈瑾还未说完就被奚染轩打断:“你们都别去了,给我好好呆在苍山上,让陆易明跟着他们。这下满意了吧。”

除了梁澈心有不满,其余三人纷纷点头。

“散了散了。”

 

“昊然师兄,我们即可出发。在路上我的伤就能好了。”王俊凯急道。

“想都别想,不把伤养好,你们两个谁都不许出发。”董子健又道,“再多嘴一句,十五天后再出发。”

王俊凯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张一山,后者立马道:“不然这样,你们先出发,我和小凯两个人慢悠悠地跟在你们后面,怎么样?”

“不怎么样。”董子健道,“一个走路不稳,一个胸口中箭,就这样,碰到偷袭的,还不是束手无策。”

“这点上我支持子健,我日夜赶路,累死我了,想要回去好好睡上两天。”说着,王大陆伸了个懒腰。

“你到底做什么去了?”董子健问道。

“我知道你这个明魂峰的人在明意峰呆惯了,但是我们明魄峰的事你还是少管。”王大陆道。

“你爱说不说。”董子健看着王大陆接二连三地打哈欠,“你快回你明魄峰睡觉去。”

“是。”王大陆挥了挥手,“出发前,叫我一声。”

“知道了,不会忘了你的。”董子健转过头对着张一山和王俊凯,“五福肯定看不住你们两个,我和昊然留下来,什么时候病好了,什么时候我们出发。”

“不是吧。”张一山哀嚎道,“昊然,你也不管管子健。”

“省的你们下地偷跑,我觉得这很有必要。”刘昊然道。

“你们两个太大惊小怪了,就这点伤……”张一山被董子健怒瞪,只得闭上了嘴。

没过多久,又道:“小凯,你去哪儿?”

“回去躺着。”王俊凯道。

“别啊。”张一山试图挽留,要不然就留他一个面对刘昊然董子健。

“否则我就叫陆医圣过来,让他告诉我们这个伤得多久才好。”董子健道。

“得。”张一山原本还想挣扎,不过陆易明肯定会把伤势夸大了说,估计至少三个月不能下床,“我卧床休息,你们都出去吧。”

“五福,给我们找一间空屋,离他们俩近一点。”董子健道。

“是。”

出门左转,五福推开了门,“这房间是小了点,不过是最近的。”

“也不会住几天,就这间吧。”刘昊然道。

“是,小的这就带人来打扫。”五福道。

五福命人端茶倒水,配上茶点,刘昊然董子健就坐在亭子里。

“掌门今天说得事情着实让我没想到,难怪先前推三阻四。”董子健道。

“这件事一定传出去,苍山派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声就将毁于一旦。不过一直以来正道把苍山派划出去,之后只会更加小心谨慎,怕是没什么区别。”刘昊然道。

“撇去王源和小凯的恩怨不说,我们是要把宝藏抢到手,然后交给官府,还是让官府出面,缴获这一宝藏。”

“我们不是皇亲国戚,怎么打得开宝藏,只是干瞪眼。”

“这就和我们没关系了,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去。”董子健笑道,忽然笑容凝固在脸上,“昊然。”

“嗯?”

“王源的目的是不是就是让正道互相残杀,他们可不知道这宝藏和皇室有关系,以报当年之仇。”

刘昊然沉思,“有可能,那吴磊呢?他想要药,可宝藏打不开来。”

“难不成……他自己就是皇室?”董子健大胆猜测道。

“那他早就知道宝藏在那里,只要打开来,何必把自己弄成这幅病恹恹的样子。”

“也不是没有道理。可吴磊能帮王源完成这件事情。”

“吴磊是教主,为了一个下属,做出这般扰乱武林的事情,总归有所图吧。”

“不去想了,这两人从头到尾我就看不透。”

“没必要看透。若是有缘,自会相熟。照这个情况,情人崖之后,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再相见。”

“苍山不会在意这么多,且看一山和小凯怎么想了。”

 

在苍山,时间过得慢,每日似乎都在重复同样的事情,每日都是漫长的一天。在外,这不到一年的时间却过得格外得快,每日眼花缭乱,每日疲惫不堪。若是让董子健选,宁可每日待在这山中,无所事事,放空大脑,悠闲自得。

苍山与世隔绝,但不代表董子健不能获得外界的消息。现在的宁静,外面却是暗涌流动,早已布下人手的魔教、伺机而动的正道,以及不得不面对的苍山。这世间就是有太多的得不到、由不得。

仅三天,刘昊然决定出发,并且允许王俊凯张一山一道。

“真的?”王俊凯不可置信。

“那你可以选择不去,继续老实地待在苍山。”张一山已经急急忙忙地换上衣服,打包行李,“我们今晚就出发吧。”

“明早。”刘昊然道。

“为什么?”张一山问道。

“大陆说他突然头晕,不适合赶路,让他休息一天。”刘昊然道。

“陆医圣有没有去看过?”王俊凯问道。

“看了,说是没什么大碍,就让他躺一天吧。”刘昊然又道,“你们两个别太兴奋,身上的伤还没好全。”

“知道了。”张一山满口答应,深怕刘昊然改主意。

刘昊然临走前道:“对了,魔教已经公开声称,找到了宝藏,在情人崖。你们两个好自为之。”

“一山师兄……”

王俊凯只是念了个名字,就被张一山插话道:“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要说,你现在还是苍山派苏峰主的亲传弟子,所有事情都会有解决的办法。”

“好。”

 

“教主,消息已经散布出去了。苍山派的人明日就会出发。少林、武当、峨眉不参与。”文岚道。

“呵,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先拿一拨人探探路。”吴磊边咳边道。

文岚见吴磊咳血,紧张道:“教主!”

吴磊淡定地拿手帕拭去嘴角的血,“继续。”

“可……”文岚担心道。

“这是教主为了躲开正道派出的杀手,解了穴,导致的后果。”王源道。

“难道不是因为你学艺不精吗?”吴磊道。

“是属下连累了教主,请教主责罚。”嘴上这么说着,王源没有跪下,而是一如往常地让吴磊服药。

“心愿将了,什么伪装都没有了。”吴磊一把握住王源的脖子。

王源面不改色道:“属下敬重教主,但是教主还要保重身体,这药可没多少了。”

吴磊松开了王源的脖子,“那时候东西已经到手了,不足为据。”瞟了文岚一眼,“还不继续。”

“是。”文岚连忙低下头道,“我们的人手在情人崖……”

——————————————————————————————

下周预告:打群架!

最近忙着准备考试,尽量保证周更,若是突然断更,可能是因为我迷失在学识的海洋里,断更肯定会补上的。



第四十二游

第四十四游

评论
热度 ( 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