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少年游

番外三.第六章


王俊凯合上门,转身遇上在门外焦急等待的吴磊。

这一扇大门对他们而言,有和无,没什么区别。只要吴磊想听,里面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他没有这么做,已经不顾王源的意愿,把消息透露给王俊凯,这之后的事情不应该掺和。连刘昊然董子健向来喜欢撮合的两人,都采取不闻不顾的态度,只让张一山带了句话,“顺其自然。”

想想自己,吴磊把怨言默默咽进肚子里。早在当时做这个决定,也不知道会变好还是变坏。特意离开魔教,迫使他们正视之间的关系,这最后的结果如何,也是由他们来书写。


“王源儿在里面,你们慢慢聊。”

一时间,吴磊有些看不懂,这到底是谈妥了,还是谈崩了?

“你们……”

“把话都说开了。”

“……”

“对了,我明日回苍山,赖在这里太久,明神峰还有一堆事等着我去处理。”

“啊?”吴磊改口道,“一路平安。”

王俊凯笑着点点头,接受了这句客套的祝福。

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吴磊目送着他远去,推开了大门。

不知怎么,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划破了院子里的宁静。

王源正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却准确地叫出吴磊的名字。

鼻音浓重,嗓音沙哑,怕是哭过了。

“要不要叫大夫来看一看?”

吴磊的手刚要抚上王源的额头,就被躲开,一句十分耳熟的话在耳边响起,“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死不了。”

吴磊无奈摇头,王源记仇这一点从未改变。从来都是拿这句去搪塞别人的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被这句话噎回来。

“我是中毒,有解药就有救。你是生病,不得有半点差错。”

“心病没得治。”

“那你倒是说说看什么心病?”

“被你气的。”

“到底是因为我,还是因为王俊凯,不要迁怒。”

“……”

“我也不管你们聊成什么样,他明天就走了,你不去留一下?”

“早该走了。”

“死鸭子嘴硬。”

为了更好地证明这句话,王源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吴磊等着等着,都怕他睡着了。最后,还是吴磊忍不住开口。

“你不是灾星,那批宝藏才是祸患。如今,宝藏没了,当年的人差不多都死了。罪不及家人,你也网开一面,为什么不选择放过自己?”

“说到最后,不就是你自私。因为你一个人的不高兴,拖所有人下水。”

“你生气的对象是王俊凯,还是你自己,难道你分不清吗?”

“你好好休息,晚些时候,我命大夫给你做个检查。”


听到脚步声消失,王源才起身,不顾茶壶里凉透的水,一杯接着一杯地往嘴里灌。身体弱,自是因为脾胃弱,大夫再三警告,碰不得冷食。如今开了戒,分不清是水冷还是心更冷。

反应极快,胃里不适,如绞肉般疼痛。当天夜里开始呕吐,一天没吃什么东西,只能吐出来水。人发热,头脑昏沉,身上发虚汗,分明是在睡觉,却有着踏在云端的悬浮感。

耳边嗡嗡,如集市般吵闹,吴磊、大夫、侍从,王源紧皱眉头,好吵。

直到有一个人来了,像是捂住了他的耳朵,所有嘈杂的声音顿消,终于安静了。


安静后,不免胡思乱想。

他当时怎么回答王俊凯的来着?

想起来了。


“认识你之后,我过得不好。”

“爹娘被害死了,我差点也死了,后来我是真的死在你手上。”

“我们总是在互相伤害,找不到一个安全距离,不如分开,才对我们都好。”


真是伤人。

吴磊说得没错,他自私。嘴上说着我原谅你了,心里的账目一清二楚,根本没有把名单划去。对外人越是大方,对自己人越是小气,尤其是王俊凯。仗着他会一次又一次地原谅自己,知道他会一次又一次地陪在身边,所以才肆无忌惮。忘了,王俊凯是人,心里会痛。

终于把人赶跑了,分明达到目的,居然有不舍,实在是可笑。



王源的身体垮了。

一场胃病让王源在床上躺了足足三个月,吴磊才允许下床,活动范围不超过这个院子。比之前只能在房间里,看看窗外的风景,现在岂止是不错。

躺在床上没什么时间概念,大部分时间陷入昏迷,醒了吃,吃了睡。今儿一看院子里被绑上了红绸,窗上贴了红窗花,王源意识到,过年了。

院子里的花都是王源亲自选,亲自栽种,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站了三刻钟不到,一圈逛完,王源就觉得乏了。身后的侍从们也松了口气,这里的每个人都被吴磊“和善”地“千叮咛万嘱咐”。若王源再出了差错,就是陪葬的下场。


“不许喝!这都什么水,你就敢喝!来人,重新烧水。”吴磊抢过王源手里的茶壶,随手递给一个侍从,“你现在茶不能喝,甜的不能碰,就喝点白水。还不许喝冷的。”

“没有那么夸张吧。”王源乖乖地放下手里的茶杯。经过这次一病,人人都把他当易碎的瓷娃娃。

“到底是谁吓谁!”


吴磊一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会胆寒。

大夫说的每句话,吴磊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左护法他,毫无想活下去的欲望。我该做的都做了,能不能挺过去还得看他自己。”


“都要过年了,你怎么还呆在这儿?”

“马上就要出发,来看看你,别因为我不在,就可为所欲为。”

“你看我这样,还能做什么?”

现在吴磊最怕王源这样,表面谈笑风生,实则巧妙地绕开敏感区域,闷在心里,什么都不说。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特地找人陪你。”

吴磊说得慢,确保王源听得清楚。果然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又迅速掩藏,“又不是三岁小孩,那还需要有人看着。”

“就这么说定了。明早人就来。”



先斩后奏,王源能有什么办法。

第二天一大早被吴磊叫醒,“我走了,你们好好相处。”

王俊凯。

王源苦笑。

在场的人谁不是个好演员。

“他人细心,还有一手好厨艺。你们相处一段时间,会发现对方是好人的。”张一山道。

“你管着点王源,一不留神,就不知道又做了什么坏事情。注意事项全给你写在册子上了,如果他不听话,大夫十二时辰待命,保证服服帖帖。”吴磊道。

“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你们该出发了。”

吴磊没有半分被赶的不满,张一山扶着他,进了车厢,掀开帘子,“我们走了,你们别吵架。”

张一山也探出头,凑个热闹,“最起码三个月再回来,王俊凯,你别惹王源生气。”

“不会的。”王俊凯说话时,视线一直落在王源身上。

王源走到车夫旁,“该启程了。”

车厢忽然一阵晃动,所幸张一山吴磊都是坐着,没有受伤。


“你真是好样的。”

王源扔下这句话,被侍从搀扶着回了院子。王俊凯一愣,连忙跟了上去,被大力关上的门隔绝在外。摸了摸鼻子,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早饭吃了吗?”

“好久不见,睡得好吗,吃了吗,你是只会讲这几句话吗?”

王源被吴磊一闹,是没法再睡回笼觉,把脾气全部撒在王俊凯身上。

王俊凯满脸无辜,站在王源面前,身后仿佛有尾巴一直在摇。

“仗着轻功好,三番两次来我房间,不是你吗?”

“被你发现了。”王俊凯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小声道,“明明都是晚上来的……”

“你在说什么?”

“没有!”

“以后走正门,别老翻窗,不安全。”

“啊?”

“王俊凯,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心狠手辣,直接、间接,害死的人没有几十也有几百。睚眦必报,得罪我的,没几个还舒舒服服地活着。这样的我,没什么值得你抓着不放。”

“你的好,你的不好,都是你。我爱的是完整的你。”

“记住你现在说的话。一旦违反,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王源边说,边用手戳着王俊凯的胸膛。明明威胁十足的话语,变了味,像是撒娇。

“不会有这么一天,若是有,任你处置。”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头抵着头,鼻尖对鼻尖。王源闭上了眼,略微抬头,王俊凯向下,两片嘴唇贴在一起。

一个略显生涩且短暂的吻。

缓缓分离,发出“啵”的一声,引得王俊凯大笑,王源羞得抬不起头,埋进他的胸膛。


世间万物都是有尽头。

等待,终究得来好的结果。

我爱你,至死不渝。


张一山吴磊打着给王俊凯王源二人空间的旗号,苍山有刘昊然,魔教有文岚,在外疯玩了半年。心里有愧,各自悄悄地溜了回去。

桌上放着一封书信。

“该换我们去玩了。昊然师兄和子健师兄做了一个月就丢给了我,据说你要回来了,我和王源儿走了。一山师兄,加油!——王俊凯”

“往事一笔勾销,好好工作。放心,我身体还行,能出去玩。——王源”


在两个地方,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堆积如山的公文。

出来混,迟早要还。

——————————————————————————————

全文完!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DLGEc1KgRR6gYrebupwj5g 密码:q0mx

这篇文凭着一腔鸡血居然撑到完结,一度还有弃坑的打算。有时候在电脑面前,一个小时也码不到五六百字。还好,过了瓶颈期,状态好转,终于在今天开心地打上END

这是我第一次挑战算是多人群像的文,不足有很多。感谢看到这里的诸位,我们下个坑再见!



番外三5

评论
热度 ( 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