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番外三.第五章

 

“他不会离开。”

王俊凯这个熟面孔,不受到任何人的阻拦,直接推门而入。语气一如既往,却似咬牙切齿。

吴磊在一旁,看得真切,又有几分不忍。王源脸色刷白,死咬着下唇。本就单薄的身子,轻微地颤抖,仿佛下一秒要陷入昏厥。

到底是他惹出的事端,刚想挡在王源面前,和王俊凯好好解释,被王源拉住,摇了摇头。

就在吴磊踌躇不定间,王俊凯一把抱起王源,右手搂肩,左手抱腿,“冒昧打扰你们的对话,放心,马上就好。”

“欸。”吴磊心焦,又无可奈何,目送两人的背影远去。

 

这一路不算远,没人开口,显得格外的长。

王源不说,因为他无话可说。

王俊凯不说,深怕盛怒之下,说出口的话会伤人。

 

就算王源又一次骗了他,身体状况还是骗不了人,四年前的那一剑实打实地给予了重创。靠着这四年的疗养,看上去能蹦能跳,实则只恢复了四成不到,心情上的大起伏都在透支他的生命力。

王俊凯小心地把人放在床上,半靠在枕头上,盖好被子。虽和张一山学了点皮毛,关心则乱,王俊凯没敢搭脉,“我去叫大夫。”

“不用,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王源又道,“还有,我只是体弱,不是快死了。”

“不许胡说八道!”王俊凯神情难看,“你会长命百岁的。”

“王俊凯,”每当王源喊他的全名,就没有好事发生,“刚才的话,你也都听见了,什么时候离开?”

王俊凯双手捧着王源的脸,迫使他看着自己,“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说一遍也好,两遍也好,都不会变。什么时候离开?”

王源的眼睛一片清澈,丝毫没有情绪波动。就是这样,他才会被骗一次又一次,也心甘情愿地上当一次又一次。

“你瞒不了我的,八年不见,四年不见,”王俊凯勾起嘴角,“说谎的时候,尾音下降,眼神飘忽,一直都没变。”

“那又如何?”

“把当年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诉我。”

“都是过去的事情,不记得了。”

“告诉我。”

“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告诉我。”

 

如果可以,王源真的希望自己忘了。

那年王俊凯十岁,王源九岁。

夜里失火,窗外大声呼救,一片混乱,而两人的距离仅一墙之隔。

王俊凯先醒,隔着墙喊:“王源儿!王源儿!”

王源不知所措,去往门口的路,满是火焰,被困在床上。眼看火势逐渐蔓延,王源十分害怕,没忍住哭出了声。

细碎的哭声在这不断发出“噼里啪啦”木头被烧的环境里并不明显,王俊凯又喊道:“王源儿,等我,会把你救出来的。”

“好!”

王源把脸埋在被子里,一直等,一直等……

烟雾弥漫,眼前的景象越发的模糊,王俊凯的声音不再清晰,王源晕了过去。

本以为没命了,再醒来时,王源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王宅了。

 

“千金买不来早知道,还不如死在里面。”

王俊凯想要开口,又合上了嘴。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我知道,这和你无关。我第一次去苍山,苏陌前辈就把真相告诉我了。”

王俊凯被困在隔壁,比王源还惨,房梁上的木头,从天而降,劈断了他的床,整个人深陷其中。一边要努力地爬出来,一边要安抚王源的情绪。十岁的男孩,力气还是太小,筋疲力尽之余,苏陌以掌风扑灭了火势。又因王源王俊凯在同一个院子,幸免于难,只有这里,率先灭火。

“我也算因祸得福,得救了。”

王源还有句话没说,苏陌实际上想救的人是王源,只是看到王源一时兴起把祖传的玉佩戴在王俊凯身上,让苏陌认错了人。

 

即便没有不被大多数人熟知的宝藏,光显露在外的财产足以他人眼红。苍山快速地离开,还有其他人盯着王家这块肥肉。所以王源被苏陌遗漏,却被其他人捡起。

宅院被烧得面目全非,再华丽的装饰,一把大火,成了废墟。王源的身份没有暴露,他也不说,只当他被吓傻。

后来,王源才知道纵火者唯恐留下活口,发现一个人就杀一个人。只不过王家太大,亲力亲为不太现实。有些人到底只是为了财,看到王源一个小朋友,懂了恻隐之心,只当是什么下人的孩子,偷偷放走了。

身边没有爹娘,没有王俊凯,没有侍女,王源一个人脏兮兮地躲在小巷里,惶惶不可终日。有人看到,当乞丐丢了几枚铜板,或是给了白面馒头。得亏这样的一身打扮,没人会把他和王家族长的嫡子联系在一起。当天,官府张贴了公告,王氏三百五十六口全部葬身火海。

王源开始茫然,他活着的意义。

一夜之间,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人上人成了一个“死人”,爱他的人,他爱的人全死了。

复仇谈何容易,连生存下去都是个问题。

更何况,王源根本无法消化这些情绪,他连这些情绪是什么尚且不知。

 

没一个星期,王源就被人贩子抓住,他出乎意料地镇定,实则是麻木。一不哭,二不闹,三不逃,身上连绳子都不绑。他有什么可逃的,现在的生活多好。一日三餐,能吃饱穿暖,甚至每隔两天能洗一次澡,除了几乎每日都呆在车厢里不能动。

一开始,只有他一个。渐渐地,人越来越多,车厢变得有些挤。

这趟旅程像是没有终点,若不是车厢里偷偷拿石子划线,王源根本不会记得过去多久。直到有一天夜里,一个特别的小孩儿被送进了车里。

除了他之外,第二个不哭的小孩儿,甚至有些话痨。

“你知道我们要去哪儿吗?”

“不知道。”

“你也是刚才被绑的吗?”

“不是。”

“你……”

“很吵,能不能闭嘴?”

王源的话很有威慑力,他果断闭嘴,却传来抽泣声。

“别哭。”

“你都……不害怕……的吗?”

“不害怕。”

“你难道……不会想你……爹你娘的吗?”

“他们死了。”

王源不假思索。本以为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意外地简单。

“对不起。”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道什么歉。”

可能还是不懂死别,亦或是生活无望,王源并不难过。

“我叫吴磊,你叫什么名字。”

“……王源。”

原本想取个假名,自认这个名字会给别人带来祸端,还是选择坦白。

“他们要停下了,我们不如趁机跑了吧。”

“你听得见他们说话?”

“听得见啊。”

“你会武?”

“会一点,不是很好。”

“别白费这个功夫了。你连这儿是哪儿都不知道,往哪儿逃?”

“我有信号弹,师父会看到的。”

“你是不是傻?刚才放,你师父还能看见,现在只会让他们看见。”

“那怎么办?”

“凉拌。”

 

对于被救,王源唯一担心的事,是他接下来做什么。无父无母,没有亲戚,他能去哪儿?对于眼前上演的感人师徒情,毫无兴趣。

“师父,你等下!”吴磊跑到王源身边,“我师父来救我了,你……你爹娘都死了,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吗?”

吴磊师父揪着吴磊的耳朵,“臭小子,这件事应该先经过我同意!”

“曹叔说了,魔教捡人是传统,我就是被你捡回家的。”

“你!我又没让你不捡。”吴磊师父对着王源道,“喂,你要是没地方去,那就跟我们一起。”

“王源王源一起!”

“好。”

 

事实证明,他果然会被别人带来灾难。

手里的幸福都是虚妄,是假象,是齐宇知道王家,知道宝藏,想要通过他来得到宝藏。

王源不喜宝藏。

为了它,王俊凯的爹娘杀了王家三百五十六口人。

为了它,齐宇给吴磊下慢性毒药。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杀人。”王源举起双手,似乎还能看到手心里的鲜血,“吴磊只是反击,无意间伤到了齐宇。他必须死,我想也没想地补了一刀。”

王俊凯握住王源的手,“他死有余辜。”

这一段张一山曾告诉过他,连亲徒弟都能下手,王俊凯根本不敢想,王源在他手里吃了多少苦头。

“待我其实不错,魔教能算是我第二个家。”

王源一眼就看穿王俊凯心中所想,但那些都不重要了。皮肉伤和被至亲至爱人下药相比,他算得上什么。

“后来的事,你也都知道了。苏陌前辈应该也都告诉你了。”

王源想抽回自己的手,被王俊凯牢牢握紧,“不,你假死,是怎么回事?”

 

最一开始的机会就是这么定的。

说实话,有很多种办法报复王俊凯。但是,假死是王源主动提出。他要让王俊凯尝尝相同的滋味。过去的那些年里,以为王俊凯身亡在火海里,愧疚、不安、思念、百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的苦涩。

王源要让他一一尝尽。

 

“你得逞了。我每日每夜都在想你,那天犹如噩梦,困扰着我。”

“开始学会喝酒,麻痹自己,只有酒,才能得到片刻的宁静。”

“我过得一点也不好。”

 

 

番外三4

番外三6

评论
热度 ( 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