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番外三.第四章

 

天色渐暗,冷热两极分化。

脖子以下浸在水里,热得直冒汗;脖子以上露在外面,风吹得头疼,感觉迟早要生病。一瞬间的温差,王源哆哆嗦嗦地拿起外衣,盖在身上,停在门口。忽然想起王俊凯已经回去了。好在记得回去的路,一阵小跑,房间里温暖舒适。

踏进房间,另一个人的气息,并不陌生,是王俊凯。

从到魔教的第一天,就占据了他的院子,现在倒好直接分一间房。

可能是温泉泡得时间太久,脑子不清醒,王源径直走到王俊凯的床边。手刚伸出去几寸,就被本应该熟睡的人一把抓住。动作极快,王源来不及反应,再一抬头,已经被王俊凯压在身下。

眼神清明,王源真的要怀疑王俊凯刚才是在装睡。

“放开我。”

王俊凯低头,蹭了蹭王源的肩窝,“不要走。”

王源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实在是太近了。王俊凯呼出来的气息全部喷在敏感的耳朵上,不用看也知道,肯定红了。

这到底是醒着还是做梦?

王源用空着的那只左手,拍了拍王俊凯的背,“不走。”

无他,每当他试图挣脱开,施加在手腕上的力道就多一分,也不知道睡着的人哪来这么大力气。

这样的低喃总算有效,王俊凯慢慢松开,却还搭在王源的手腕上。王源的右手被虚握着,左手空闲,轻轻地推开王俊凯。总算把原本紧密相拥的两人分开了一点距离。

王源早已累得满头大汗,只是身上仍是湿的,根本分辨不出什么是汗,什么是水。抱着个不停滴水的枕头,自然是不好受。王俊凯缓缓睁开眼,“王源儿?”

王源一听便知这人还没醒,招呼也不打,让他以为是做梦好了。

两人仍保持这个姿势,王俊凯找回神志,皱眉道:“你怎么浑身湿透?”

王源被抱得没脾气,“刚泡完温泉,能不是湿的吗?”

“你出来的时候,没看到浴场吗?我让人给你放了换洗的衣服。”

“啊?是吗?我没仔细看。”

王俊凯还当是工作不利,看王源这样子就知道是没仔细看,无声叹气,“我去找人送洗澡水。”

“谢谢。”

王源回来,做得就是这个打算。有人代劳,更好。如果不是以这种方式的话,他会更欣然接受。

王俊凯刚才是喊了,不要走?应该不是对他吧……那会是谁?不对,他这么关心做什么,本来就不是很熟。

 

“你等会儿。当心着凉。”王俊凯拿起被子严严实实地裹住王源,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手痒,没忍住揉了揉头发。

王源躲不掉,一脸生无可恋,“是湿的。”

“湿就湿吧,我又不在意。”王俊凯一僵,这个话听上去怪怪的。

“可你的床被我弄湿了怎么办?”

“这个房间又不是只有一张床,我睡你床不就行了。”

“什么?你睡我床?那我呢?”

“一起睡啊,有什么问题吗?你总不会让我打地铺吧。”

“不要!”

“你放心,我看过了,这个床两个人睡得下,不挤的。”

王源还想争,适时地响起了敲门声。

王俊凯出去再回来,总共没花多少时间。

“洗澡水在隔壁,衣服也给你准备好了。”

王源正要拿走被子,被王俊凯强硬地摁在身上,“万一着凉怎么办!披着!”

王源对王俊凯的唠叨有所免疫,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不和他对着干,总有一堆歪理等着自己。“知道了。”临走时,横了王俊凯一眼,一个大男人,这么啰嗦。

王俊凯早已习惯王源这样的眼神。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有不高兴,面上藏得好,全被眼睛暴露了。无奈摇头,对着床上一摊水渍十分满意,恨不得再泼点水上去。

从橱柜里拿出备用的被子铺在王源的床上。谁会想到在遇见王源以来,竟会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而睡在一张床上。王俊凯想着想着,勾起了嘴角。最近,他的失眠不治而愈,因为他有了良药,王源。习武之人的警觉并不会因此放松,身体动得比脑子快。

这是王源第一次主动靠近他,还以为是在梦里。

梦到过许多不同场景,无一例外,结局都是,王源在自己眼前消失。

一次又一次,从悲痛中醒来,在空虚中睁眼到天亮。

拥有的时间短暂,但真实存在。

 

王源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进来,王俊凯在他的床上睡着了。

第二次了。

王源真的有想要把人摇醒,又怕变成刚才的情况。转身,到了王俊凯床边,现在总归干了吧。摸上去,还是一片湿润,就在正当中。无法,只得再回到自己的床上,看在两个被窝的份上,王源还是选择躺下。

虽然睡了一路,维持同一个姿势太久,全身酸痛,尤其在泡过温泉之后,得到了放松。方才强忍困意洗了澡,现在一沾上枕头,半分的纠结都没有,进入梦乡。

王俊凯偷偷睁开眼睛,又闭上,在心底里默默地说道,晚安,王源儿。

 

 

难得王源早起,险些喊出声。

想必没有人能想象,一觉醒来,会在另外一个人的怀抱里。看盖在身上的被子,明显是王俊凯的。

不是吧?王源在心里哀嚎。

小心翼翼地撤出搭在王俊凯腰上的手,稍一动弹,被王俊凯搂得更近。王源想死的心都有了。仿佛时光回到了昨晚。

一不做二不休。王源快速抬起王俊凯的手臂,往他的怀里塞了一个枕头,逃脱成功。站在床边,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双手叉腰,王俊凯没有醒。

发自内心的说,不说话的王俊凯还是挺帅的。嗯,就比自己差那么一点。

王俊凯翻了个身,把王源吓了一跳,赶紧整理床铺,制造出昨晚各睡各的,相安无事的假象。

 

时间还早,也不饿,王源抱起衣服,准备再去泡一会儿。

分明是同样的景,早晨和傍晚完全不一样。天空一片蔚蓝,仿佛伸手就能摸到天上的云彩。闭目,是大自然的声音,风声、鸟叫声、水流声。大脑放空,始终静不下心。王俊凯的那一句,“不要走。”直到现在还在困扰着他。

明知不应过度关心,属于过去的人,不该记起,不该挂念。

心中藏事,泡得并不舒服。

约莫半个时辰不到,回来时,王俊凯已经醒了。

一踏进门,熟悉的一句问候,“昨晚睡得好吗?”

“你怎么每天都要问一遍。”

“我早上起来发现抱着你的枕头,所以好心问一句。”

王俊凯表情无辜,王源顿时想起今早的画面,说话难得有些打结,“啊?睡得挺好的。我们的睡相都还不错。我起得早,对,所以,可能之后你再抱着的吧。我是不太知道。”

“哦?”

这声拖得太长,拖得王源心七上八下。

“没有打扰到你睡觉就好。”王俊凯又道,“我让他们上早饭了。这里的食物是他们的特色,不会让你失望。”

“嗯嗯。”

现在不管王俊凯说什么,只要不在纠缠睡相的事上,王源都会点头。

 

 

用过早饭后,启程回鬼影山。王源拒绝了王俊凯一同坐车厢的请求,而是一个人骑马,王俊凯欣然同意,自己也骑上了马。

并肩齐驱,王源气不过,不断加速,依旧甩不掉王俊凯。硬生生提早了一个时辰不到,到达魔教。若不是王俊凯买的好马,只怕现在连命都跑没了。

对于最后两人同时的结果,王源并不满意。正巧,碰上了个声称自己“很忙,很忙”的教主,吴磊。王俊凯一个没拦住,王源飞也似地跑到了吴磊身边。

“见过教主。”

王源半跪在地上,吴磊的眼刀不断甩向王俊凯,说好的看好人,我给你俩腾位子,这怎么回事?

“哈,好好好,我还有事先走了。”

王俊凯无奈耸肩,爱莫能助,这是你自己撞上来的,和我没关系。

“教主留步,属下有话要说。”

吴磊气急,“我看,这不是有客人在。想来不是什么要紧事,晚些说也无妨。”

“不,是急事。教主不在的这几天,属下有许多工作要禀报。”

“不急。”吴磊实在是说不出口,王俊凯又不帮忙,只得答应,“那你跟我来吧。”给王俊凯甩了个眼色,让他跟上。

王俊凯犹豫不决,万一说得是要紧事呢。就算吴磊有苍山家属的身份,毕竟是魔教,自认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回了趟院子,放下东西,整理床铺后,特地耽搁些时候再去,正巧听到最重要的部分。

 

“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你冷静点,听我说。”

“我还能相信你说的吗?吴磊,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当初你答应我的,我死了,换个身份,重新活下去。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不让王俊凯找上门!我现在,唯一还能感谢你,告诉他我失去记忆。否则你让我怎么面对他。”

“他到底什么时候离开?”

 


番外三3

番外三5

评论
热度 ( 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