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十五页

 

两人站在原地不动,Karry看着马思远,微微皱眉,对马思远的答案像是心存怀疑。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马思远松了一口气,“喂。”

“哥!看来你考完了,什么时候过来?”

“我现在就过来。”

“那你快点。”王源小声道,“你们两个和好了没?”

“啊?”马思远没听清。

“等你来了再说。”王源直接挂了电话。

马思远对着忙音的电话发愣,Karry道:“王源的电话。”

“嗯。”马思远把手机放回校服外套口袋里,“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你这周就和我说过这件事了。”

“是吗?我都忘了。反正你肯定会和我去的,就是走个流程而已。”

“万一我拒绝了你,怎么办?”

“那就被拒绝了,还能怎么办。”马思远不太明白Karry问这个问题的意义。

Karry揉了揉马思远的头发,“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真的聪明还是假的聪明。”

“我……”马思远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还行吧。不算太聪明,不算太笨。”

“这时候白文珞在,一定会说,学霸的自谦,我是不会上当的。”Karry模仿着白文珞的口吻说道。

“大概就是学得多了,才发现自己有很多不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马思远认真地回答道,“你说是不是?”

“是。白文珞其实也成天说这个难,那个不会,最后成绩也不差。”

“难得你评价另一个人用不差两个字。”

“有吗?”Karry怀疑道。

“有啊。”

在初中的时候,Karry的性格算不上好,也许是青春期。直到很多年之后马思远学到了一个新词,中二,更加贴切。脸上的冷漠掩盖不住骨子里对现世的不满,觉得所有人包括老师不是蠢就是傻,唯我独尊,不屑与人交谈。的确少有人能比过他,隐隐成为男生中的老大,虽然他自己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女生特别吃这一套,背地里都喊Karry冰山忧郁小王子,还以为他不知道。这都要怪始作俑者马思远,心血来潮想要逗逗Karry,就会提起这个称号。一提,冰山成了活火山,Karry把马思远扑倒在地上,用爱的拳头让他身体力行地明白不要在老虎头上拔毛。

在马思远的眼里看来,Karry是想获得关注。唯一的家人刘惠特别热衷于把这样的Karry记录下来,比如说把Karry撕碎的随笔拼起来,拍下Karry做下奇怪的行为等,还不要让马思远告诉他,作为Karry十八岁的生日礼物。马思远明显地看到了刘惠眼中的看好戏,并且付诸于行动,时不时地会和自己分享,而自己也没忍住笑出声。

初中毕业之后,Karry中二的症状好转了不少。同样意味着没朋友,因为能和他心平气和聊天的就只有马思远了。

参加完毕业聚会,天色昏暗,还有几家便利店亮着,两人并行,马思远有些替Karry惋惜,他倒是不怎么在意,“有你在,生活才没有那么无聊。”

堪比偶像剧的台词,Karry身上穿得还是校服,两手插兜,难得露出的额头,脸上的漫不经心,不置可否,马思远的心脏加速跳动,像是会从喉咙里跳出来。

到了高中,Karry的不常说话是因为不善言辞,认识了白文珞之后,情况好转,偶尔会在班里开玩笑,中午一起打篮球。虽然Karry嘴上不说,但心里是把白文珞和姜宇诚当做朋友。

“放心,在我心里,你肯定是我最重要、最要好的朋友。”Karry一把揽住马思远。

又来了,马思远让自己不要深思,而是努力地推开把全身重量压在自己身上的Karry,“重。”

在街上,穿着校服的少年你追我赶,险些撞到其他人,依旧打打闹闹,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肆意大笑。

是青春,是朝气,是回不过去的时光。

 

王源听到门开的声音,立即从房间出来,以为抱住的是马思远,“哥!”感觉不对,“怎么是你?”

“切。我还想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这么热情。”Karry道。

“别吵了。”马思远赶紧抱住王源,阻止了这一场口舌之争,“最近没来看你,药有没有按时吃?身体好不好?”

“放心,我有乖乖吃药。”王源拍着胸脯道。

“也不知道是谁把药倒进花盆里,把花都弄死了。”Karry插话道。

王源强忍怒气,“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我只是好心提醒一句。”Karry笑道。

“没人喜欢吃药,小时候不懂事。”马思远道。

Karry意义不明地轻哼,“你们俩就差了几分钟,马思远你说这话都不觉得奇怪的吗?”

“哥哥永远是哥哥。”王源又道,“倒是你,比哥大了一年,还不是被哥管着。”

“我哪有。”Karry反驳道。

“哪里没有。你总是到家里蹭饭,有时候还要我哥叫你起床,和我有什么区别。”
为了让Karry输得心服口服,王源不惜搭上自己。

马思远还以为他们俩最起码能安静半个小时,今天居然一见面就吵架,是太久没见的缘故吗?马思远懒得深究,今天已经协调两次了,再怎么吵也和他没关系。特意坐到了沙发最远的那一头,打开电视,声音调高,能和吵架的声音抗衡,随便找了一个综艺节目。

马思远的眼睛盯着电视屏幕,手上正剥橘子。刚想放进嘴里,发现没有了。低头一看,橘子皮还在手里。马思远眨了眨眼睛,又拿起一个橘子,掰成一半,塞在嘴里,想拿下一半的时候,就没有了。

马思远不得不把视线从电视挪开,“你们两个谁拿了我的橘子?不是买了一袋橘子,拿我的干什么。”

“不想剥。”Karry道。

“都是他拿的。”王源伸手道。

马思远叹了口气,往Karry手里放了一个橘子,“自己剥。”

Karry把这个橘子放进马思远的手里,“手脏。”

“哥也没洗手,你刚吃的橘子都是脏的。”王源迫不及待道。

“剥了之后手脏。”Karry平淡道,“而且你也吃了。”

“我不嫌弃我哥。”

“我也不嫌弃。”

马思远嘴角一抽,一人给了一个橘子,“自己剥。”

王源把橘子握在手里,他并不是很想吃,只是看到Karry吃了马思远亲手剥的橘子,心有不甘。Karry拿纸包着橘子,剥开皮一瞬间溅出来的汁水被纸巾吸收,掰成一半,放进马思远的手里。

马思远看也没看,直接塞进了嘴里。

王源突然道:“别吃了,橘子吃多上火。”

马思远低头一看,是吃了不少,膝盖上堆得都是橘子皮,站起身去洗手。洗到一半,脑海里闪过一个王源和Karry吵架的场景,不过把这两个人放在一个空间里,大多情况下是沉默不语。

果不其然,只有水声和电视机的声音,马思远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哥,再过三个月就要过年了。今年怎么过?”

“还有三个月,不急。”马思远抱着枕头,这个综艺节目意外地好看。

“下个礼拜就十二月份了,然后就元旦,再上一个半月的课,就过年了。时间过得很快的。”

马思远敲了下王源的额头,“你是不是每天都待在医院太无聊了。”

“其实也还好,上上课,做做题,弹弹琴。”

王源的身体把他困在这个病房。打针、吃药、检查,王源从不抱怨。一年只有夏天和秋天这两个季节能让他在医院的花园里闲逛,还能和马思远身份对换,两周一次的校园生活。到了冬天和春天,是王源易生病的高发期。一个小小的感冒都可能引发肺炎。这几年身体大有好转,家里人还是当玻璃娃娃捧着。

“还有两年,你说不定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

王源唯一想要的就是过个普通人的生活。和王绮交涉下,在不累病的情况下,王源有了家教,辅导功课。以王源这种状况,公办学校没得想,王绮托了点关系,花了点钱,在民办中学挂了个学籍,考了中考,证明他能不生病的情况下,也能学好。以他现在的进度,两年后就能参加高考。但按照王绮的意思,读完高中,然后再高考。此举也是有打消王源去学校的念头,王源心知肚明,更是想要一试。

“到时候我要不去成安中学,他们会不会以为你留级了。”王源笑道。

“哪有人从高一开始留级的。”马思远无奈道。

“成安没那么累,你又不用花那么多时间在学习上,过完三年不是问题。”Karry道。

王源点点头,“到时候我们就能在一个大学里了。”

“谁要和你一个大学。”Karry嫌弃道。

“我考我哥的大学,和你有什么关系。”王源道。

“他肯定和我考一个大学。”语气里带了一丝骄傲。

“还早。”马思远伸了个懒腰,“我做饭去了。”

 


第十四页

第十六页

评论
热度 ( 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