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狗血爱好者☆催更看集锦

【毕侃】不容

※更新 7-9

※警匪设定 背景虚构别当真 前黑道太子爷现总裁毕x警察侃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副CP 长得俊

※微卜岳

※OOC有 

※HE!HE!HE!

※原梗戳这儿 不戳也不要紧

※争取五万字完结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集锦


7.

 

今天是毕雯珺答辩的日子。

明知李希侃睡着后,除非自然醒来,否则很难脱离梦境,毕雯珺仍是轻手轻脚。

只有钥匙圈丁零当啷地响,转了两圈,门上了锁。

本应该在熟睡的李希侃,缓缓睁开双眼,翻了个身,手机不断弹出对话框。

 

“不许赤着脚在地上走 记得穿拖鞋”

“包子在锅里 还是热的”

“不能直接拿冰箱里的饮料 先喝保温杯里的水”

“桌上有我放在外面的牛奶 不可以偷偷倒掉”

“我答辩后还有事处理 你慢慢来 不用着急”

 

毕雯珺的唠叨,李希侃不是第一天知道,根本不想点开看具体内容。把手机放在一边,抓了抓头发,还是决定爬起来。不忘穿上拖鞋,洗漱后,先喝热水,再吃包子喝牛奶。

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地躺着,看着钟上的时针指向了十。与毕雯珺见面还有五个半小时。

李希侃这才爬了起来,破天荒地打扫了房间。

最近毕雯珺很忙,李希侃又是“只要床上能躺人,只要地上能走路,杂乱差视而不见”的态度。好在两个星期里也没能产生许多垃圾,看上去还是很整洁的,仅对李希侃而言。

难得动一次手,自然就要做到最好。

从主卧开始,把床铺好,拉开窗帘,开窗通风,拿起挂在椅子上的衣服扔进洗衣机。再到厨房,洗碗刷锅,连油烟机都擦得锃亮。客厅里的茶几狼藉一片,遥控器、零食袋、玻璃杯,铺满了整整一桌。

这真的是不打扫不知道,跟寻宝似的。

毕雯珺最宝贝的悠悠球竟然在床底下?哦,磕坏了。

缺了一只的袜子,居然在沙发的夹缝里。

还有各个地方都被藏得极其隐蔽的安全套!禽兽!

李希侃绝不犹豫,该扔的扔,垃圾袋都被装满了三个。

站在客厅上的沙发,双手叉腰,颇有指点江山的架势,点了点头,空间好像变大了。轻巧地跳了下来,先扫地,再拖地。从里到外,停在了书房门口。

 

书房,视作禁地的地方。

只是李希侃单方面的认为。

就算偶尔送夜宵,绝不会超过五分钟,视线不是落在毕雯珺身上,就是手里的盘子,绝不敢瞎看。

官方理由,谁知道看到什么不应该看的,就被人暗地里做掉了。

事实上,李希侃开始讨厌这个计划,最起码,在毕雯珺面前,只是普通大学生侯建英。

转念一想,今天是最后一天,善始善终。

搭在门把上的手自然垂下,转而到主卧换了衣服。

打开衣柜,一眼看过去,挑中了紫色的长款卫衣,又拿了条黑色的直筒裤。

是和毕雯珺初次见面的装扮。

 

丢在床上的手机不断震动,“嗡嗡”地响,李希侃看也不看直接接通,“老毕?”

“起床了?”

“嗯,刚起。你事情都处理完了?”

“办了一下社团交接,和他们吃了顿散伙饭。你现在赶紧出门吧,我买电影票了?”

“别买!咳,你是吃了,我还没吃呢。我才不要就一个包子当午饭。”

“好好好,想吃什么?”

“还没想好,到了恒鑫广场再说吧。我在那边的肯德基门口等你。”

“好。”

“……你慢慢来,路上小心。”

“知道了。你也注意安全。”

无心之言却让李希侃下意识摸了摸左胸膛。因为衣服宽松,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有异物的凸起。

环视一圈,手机在口袋里。挂在门背后的钥匙,不得不拿下来,打开门,再锁上。

 

李希侃比毕雯珺早到,站在广告牌下,望向不远处的烂尾楼。很难想象,在繁华的商业区,仅一条马路相隔,一边是高端的写字楼,设计前卫的购物中心,另一边则是被拆到一半的民宅,还挂着抗议的横幅。

大概半小时左右,李希侃看到了毕雯珺的身影,一身黑,单脚落地,支撑着自行车。低头发了两条一模一样的短信,只不过是给两个人,“抬头!”

对上视线,李希侃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声,抱歉。

 

眩晕感袭来,眼神涣散,头重脚轻,四肢无力,受地心引力的影响,直直地倒在地上。

李希侃努力睁大双眼,试图看清毕雯珺,都是徒劳。

原来死亡是这样的感觉。

时间十四点零二分,再见。

 

 

睁开双眼,一时间竟分不清是梦里还是现实。

听到外面电视机的声音,还夹杂着“娘娘”“婢女”,心里松了一口气,尤长靖又在看什么奇奇怪怪的电视剧。

等一下,尤长靖!

李希侃推开房门,一把夺过尤长靖手里的芒果干,“你怎么在家里?”

尤长靖嘴里还嚼着半块芒果干,无法理解明明手里的另一半会出现在李希侃的手里,“我为什么不能在家里。这也是我家,OK?”

“你今天没行程吗?林彦俊没找你吗?”

“没行程没有约,什么都没有,快把芒果干还给我。”

“不行,昨天说好今天吃减肥餐。”李希侃直接把芒果干塞进了自己的嘴里,“没收。”

“这是我吃剩的芒果干!”

“没事,我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

“你都没得吃了,还嫌弃什么。我看看现在几点了。”

李希侃仗着身高优势,高高举起塑料袋,尤长靖奋力去抓,永远都差个一厘米。

“才九点,难怪那么困。”

“那你再去睡一会儿。反正今天没什么事啦。”

尤长靖一听,双眼发光,我的芒果干!

“不行,你的减肥餐呢?我昨天已经吩咐Lisa,今天应该送到了,怎么没有?”李希侃一边寻找,一边不忘抬高自己的手,“我打个电话问问。”

“你还真的应该记的不记,不该记倒是放在心上。”

尤长靖已经坐回沙发上,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一袋香蕉片,双眼盯着电视屏幕。

“你扔了?不可能啊。”Lisa的减肥餐是相对而言尤长靖唯一能接受的,难不成,“你是吃完再吃这些的!”

这次,李希侃没能成功“尤”口夺食,有了防备的尤长靖,李希侃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我小鸟胃,吃得不多。”

就算配上招牌笑容,我也不会相信你的。

李希侃在心里默默吐槽,抱着芒果干,盘腿坐在尤长靖身旁。

“这电视剧讲什么?”

“讲女主迫不得已和男主在一起。本来喜欢男二,现在喜欢男主,却以为自己把男主当替身。男主发现之后,两个人分手了。后来,又遇上了,他们还是互相喜欢,现在他们正在对峙,看谁先开口咯。”

李希侃嚼着芒果干,总觉得不太对劲,这剧情似曾相识。

有规律地嚼了三下后,“尤长靖,你要死啊!”

人已经跑了没影。

门开了一小条缝,露出一双眼睛,“你还没刷牙就吃芒果干。”

李希侃随手拿起枕头,丢了过去,尤长靖快速关上门,枕头可怜巴巴地落在地上。李希侃也不管,又拿了个枕头,垫在脑后,双腿一伸,习惯性地摸了口袋,没有手机,还是再睡一会儿好了。

 

尤长靖侧耳倾听,奈何隔音效果好,只有故意调大音量的电视机声音,还有一个劲添乱的手机铃声。

今天是有行程的,不光是今天,明天后天有声乐课,大后天又是一个综艺录制。

不过李希侃昨晚以生病为由推掉了所有的活,声称会传染,不让人探病。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张病历卡,做足了戏码,由不得人拒绝。

好在有林彦俊在,定能不落人口舌,完美解决这突发状况。

不好在有林彦俊在,不要命,非要见尤长靖一面。

 

探病是假,探口风是真。

林彦俊不傻,是个有耐心的猎人。

等,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要蛰伏,要忍耐,要伪装,要坚定,然后, 

一击必杀。

碰巧,尤长靖也是个有耐心的杀手。

昨天有一句话是实话,会投诉他的人都死了。

杀人犯法,而这个灰色地带依旧存在,就是因为让人抓不到证据。

没有证据,无法定罪。

所以杀手十分注重自己的外表。

就算警方查找监控,发现可疑人员,也无法在茫茫大海中寻找一个不存在的人。

没有人会像尤长靖那么自信,成了一个歌手,近乎人人都在听他的歌,看他的广告,买他的杂志。

 

果然是最近人生无趣,喜欢给自己找麻烦。

啊,不是最近,四年前,收留了李希侃,和一个警察合租。

分享空间,分享美食,分享生活,唯独不会分享过去。

这是两人默契地划了一道线。

可尤长靖还是知晓关于李希侃的一切,和林彦俊这个case无关。

接下它,不是因为一亿的报酬。杀掉一个国家的部长,酬金可不是按金钱来算的。而是因为毕雯珺李希侃,和一个时机——李希侃要回S城。

 

尤长靖伸手一摸,发现袋子空了。

舔了舔手指上的碎屑,还是再去拿一包吧。

至于在角落里没暗过的手机,谁理它?

 

李希侃在外面睡着了。

尤长靖丝毫不意外,推了推李希侃,没反应,又拍了两下,似乎要睁开眼睛,赶紧收手,淡定问道:“你不出门吗?”

“啊?”眼前忽然出现手机屏幕,13:45,“我睡了这么久!你也不叫我?”

尤长靖亦有些诧异,没有表露出来,“问你自己。谁能把你叫醒啊?我是没这个本事。”

李希侃猛然坐起,定定地看着尤长靖,后者被看得莫名,只当起床气,不敢细想。

尤长靖把手机放在桌上,李希侃的虎口卡住他的手腕,大拇指刚好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

“嗯?”

“了不起,能把我的手机找出来。”

“就在床头柜上,小事一桩。”

“你的语文有在变好的。”

“不要学我说话!”

李希侃松开了手,尤长靖活动下手腕。

“我出门一趟。”

“去吧去吧。”

尤长靖占据了李希侃刚刚躺的地方,手里多了一包玉米片。

等李希侃再一次出来的时候,电视上放的已经是古装玄幻剧了,默默叹了口气,“少吃点。”

“就一口。”

 

 

8.

一回生,二回熟。

李希侃没被任何人阻拦,悄悄上了二楼,卜凡和岳岳已经到了。

“抱歉岳队,我……什么都没看见。”

李希侃当即转身,身后两道目光炽热得仿佛能灼伤后背。

这哪是给他便利,自由出入,分明是服务员不敢靠近!

约好下午两点零二,还多出两分钟,不应该早到的。

以前他不懂,每次找岳岳,十有八九会撞上不应该看到的场景,就和现在一样。

“你们慢慢聊,我给你们做咖啡。”卜凡自知理亏,找了个理由离开。

岳岳轻咳两声,李希侃才敢坐到他面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

耳朵红,嘴肿,这些事情还是烂在肚子里的好。

 

“你难得主动找我,是有什么发现?”

“是这样,我想知道具体的计划。”

“没有计划。”

“没有计划?”

“没错。”岳岳双手一摊,“警局里有对方的卧底,我怀疑……高层和其组织有勾结。当务之急是把人抓出来,现阶段我谁都不能信,整个调查计划是停滞的。”

“那我潜进文英娱乐做什么?”李希侃倏地脸色大变,“你分明是想要靠毕雯珺,搭上这条线,顺藤摸瓜,找到那个组织。”

“希侃,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冷静!岳队,这和我们之前说好的不一样。我要做的,仅仅是证明文英娱乐的清白。这之后的事情与我无关!”

“说完了?”

岳岳亲自倒水,本就是把人骗回来的,早晚会被发现,这股气肯定也要撒出来,现在这个时机正好。

李希侃撇了撇嘴,一饮而尽。别说过了四年,就算再过四十年,还是玩不过岳岳。

“组织名为W-union,以黑狼为象征,在中东部地区极其有名。靠倒卖军火,挑起国与国之间的矛盾。不要钱只要土地,种植罂粟大麻,或建造实验室,疑似发明新型毒品和违法人体实验。”

“不知为何最近几年来国内发展,目的暂时不祥,交易货品未知。本以为只是普通商船,行为轨迹与毕嘉浩极其类似。突击检查一次,失败。紧接着,S城的犯罪率上升,每月的死亡人数都超过数十人,甚至还有外国人。”

“这件事引起上头关注,决议严查,但因证据不足,没有并案调查。你还记得吴洋吗?”

“记得。”李希侃答道,“吴叔去赌场当卧底,为了保护妻儿,和老婆离了婚。没想到他老婆还是死了,儿子倒还活着。”

“没错。”岳岳点点头,“儿子托给我照顾,没了后顾之忧,做事心狠手辣。怕是不想回来,杀人贩毒,无恶不作。获取信任后,总算了解到这个组织的崛起,来自一个巨大的跨国组织Rema扶持。上了多个国家的黑名单,却是不少投资者的好帮手。通过恶意操控市场谋取巨大利益。”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找国际刑警进行合作?”

“一来没有确凿的铁证,二来,上头一拖再拖。手续虽然繁琐,不至于等上四个月,所以我才怀疑高层有鬼。”

“特别行动小组单独被分出来,应该有权跨级上报。”

“一旦跨国,涉及国际关系,没用。”

所有的路被堵死,李希侃半张的嘴不甘心地闭上,又小声道:“那凡哥他查出什么?”

“我怎么用?”

卜凡,全球数一数二的黑客,说得好听是警方编外人员,说得直白是警方家属。不通过专用渠道获得的资料不能成为证据,尤其是这种黑了别人电脑得来的,只能作为辅助。[1]从李希侃进队后,卜凡就在岳岳身边,看来至今为止没转正。 

“那我能看看吗?”

“可以。”岳岳早有预料,拿出一个文件袋,“你带回家慢慢看。对,给尤长靖看也可以。他隶属的杀手组织和Rema有过合作。”

“好。”

“一个友情提醒,毕雯珺有一个保险柜,不在银行,不在他家,在他的办公室。”

李希侃皱眉,“你要我去偷东西。”

“欸,我只说有一个保险柜,别的可什么都没说。”岳岳又道,“对了,替我转告尤长靖,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他是M国人,你确定他听得懂成语?”

顿时,岳岳脸上绷不住,“你听不懂啊?你不能解释给他听?你怎么就知道他不知道?走走走!”

“是!”

李希侃拿起文件,不忘喝掉最后一口柠檬水,正好撞见卜凡,跑得更快了。

卜凡疑惑地看了看岳岳,又回头看了看,早没了影。

“怎么回事儿?”

“孩子大了,惜命。”

“啊?”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你知道吗?”

“知道啊。咋了?”

岳岳伸了个懒腰,“年纪大了,我睡午觉去了。”

“啊?”卜凡的脸上写满了问号,没人能够解答。

 

 

难得出门,李希侃顺路去了趟超市。想想,还是得给尤长靖补补身体。至于他不会做这个问题……可以学,不就是煮个汤,把东西往锅里一扔不就成了。

李希侃一边推着购物车,一边拿着手机,研读菜谱,看需要什么材料。

只顾着寻找姜葱,没看路,撞到了人。

“对不起对不起。”

抬头一看,还是熟人,毕雯珺。

“毕总?”

“我是不是说过,不要叫我毕总。”

毕雯珺的手撑在购物车前,想必刚才根本不是他撞人,而是人自己撞了上来。李希侃不想过多和毕雯珺纠缠,从善如流道:“雯珺,我还要去买菜,就不打扰您了。”

毕雯珺抬手,往购物车里放了一块姜和一把葱,“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自己可以。”

“刚好我也要买东西,一起。”

似是询问的口吻,实则手根本没离开过购物车,李希侃不得不答应。既然甩不掉,那就尽快完成采购任务,离毕雯珺远远的。

两个人并肩站立,分别一只手搭在手把上。李希侃对照着菜谱寻找缺失的东西,毕雯珺则快速寻找告诉他位置。撇开尴尬的气氛不谈,远远望过去,和情侣别无二致。

 

眼看东西都买全了,毕雯珺没出什么幺蛾子,排队等结账。

手机振动,提示钱已被扣除。

李希侃长舒一口气,正要从毕雯珺手里接过两个大袋子,后者往后一退,把车钥匙给了他,“我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我家离这里挺近的,没必要开车。”

敢情毕雯珺在这里等着他,李希侃打定主意,绝不妥协。

他退一步,毕雯珺能进两步,到时候无路可退。可毕雯珺拎着塑料袋在前面走,李希侃不得不跟在身后。他敢甩脸色,一气之下走人,却不能不管刚花了几百块买的菜。

“上次你请我吃,这次我去你家亲手下厨。”

“不行,尤长靖生病,你不能去我家。”

“那这样吧,去我家。”

“我得回家给尤长靖做饭。”

“正好,这些菜也够三个人吃。”

“毕雯珺!”

“我在。”

 

无力感油然而生。

相比防守,李希侃更善于进攻。躲避不是他喜欢解决问题的办法,偏偏碰上了毕雯珺,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离原本的轨道渐行渐远。李希侃费尽心机掩盖过去的身份,毕雯珺却逼着他承认。势均力敌的两人如同一个被绷紧的橡皮筋,直到某一点,“啪”,断了。

显然不是这个节点。

 

“既然顺路,就把我送回家吧。改天再品尝你的手艺。”

“好。”

毕雯珺不好奇李希侃转变想法的原因,或者说他不在意这个原因,没有什么比李希侃更重要。

 

 

9. 

“尤长靖,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是不会走的。”

“我想,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什么好向你交代的。”

 

电梯门打开,林彦俊一只手撑着门框,施以蛮力迫使它呈打开状态。尤长靖全副武装,还带上口罩,声音不知为何有点哑。

得亏租房子的时候考虑到两人身份问题,隐私做得极好。这一层楼只有他们一个住户,另外一家需要用另外一部电梯才能达到。否则早就被人围观个水泄不通。

 

李希侃一个箭步挡在林彦俊和尤长靖中间,“长靖他还在生病,林总有事可以和我说。”

林彦俊刚要开口,毕雯珺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不如这样,你们两个慢慢聊,晚饭我来做就好。小侃,你放心,我的厨艺不差。”

“好啊。”身为客人的林彦俊一口应下,撑着的手放松,眉开眼笑地看着李希侃,“叨扰了。”

李希侃尤长靖面面相觑,什么叫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

大约两三秒后,尤长靖抓住李希侃的手腕,把人往里一拉,“家里地方小,下次有空再说吧。”迅速地关上了门。

这套动作行云流水,林彦俊根本来不及反应。此时再敲门只是徒劳,倒是毕雯珺显得淡定许多,敲了两下门,像是在打字,拍了拍林彦俊的肩膀,“走吧。”

“去哪儿?”

“回家。你守在这儿是没用的。”

“你知道什么?”

毕雯珺但笑不语。

林彦俊一见毕雯珺笑就知道没好事情发生,心生警惕,又想到李希侃和尤长靖的关系。就算是个坑也得往下跳。

“看来是过来人的经验之谈。”

毕雯珺摁了电梯按钮,“你想多了。”

“你最好还是告诉我。以你这个步步逼近的手段,一次两次行,三次四次就没效果了。”

“目前有用就行。”

 

电梯门合上,说话的声音随之消失。

李希侃透过猫眼,确定没人后,才打开门,提着购物袋进了家。

“人走了,你出来吧。”

尤长靖摘掉口罩,往沙发上一躺。刚躺下来没一会儿,就听到从厨房传来奇奇怪怪的声音。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厨房里一片狼藉,很难想象,李希侃都做了什么。

“你出去,以后厨房你还是别进去了。”

“这只是个失误。”李希侃笑得心虚。

这几年灵活掌握煮饺子、馄饨、面和蒸包子、蛋羹的两个技能,李希侃有些高估自己。没想到煮汤这个没什么难度的事情,还挺有挑战的。

“你去换双拖鞋。这双没法穿出去。你看看你,这是切骨头,不是杀人啊!”尤长靖还是没忍住,“地上的骨头碎屑,怎么还有血?”

李希侃光着脚站在地上,不好意思道:“我不小心划到了自己,是我的血。”

尤长靖倍感头疼,连带着伤口也觉得疼。

“煮汤的事情交给我来,你把地上打扫干净。”

“好的。”

李希侃如获赦令,左手拖把,右手扫帚,乖巧地在边上等待尤长靖的叫唤。

“你只需要打扫地上,什么桌子,水槽,尤其是料理台,碰都不要碰!”

“知道知道。”

尤长靖仍是不放心,双手抱臂,靠着墙。

 

厨房不大,光是打扫个地板,花不了多少时间。

李希侃猛然直起腰,一瞬间天旋地转,连忙扶住了一旁的料理台。

“你没事吧?”

李希侃摆了摆手,“你这个伤患怎么还在这儿,还不歇着去。”

“我得看着汤。你没事吧?怎么感觉你像是生病了。”

“我能有什么事。”李希侃笑得勉强,心里没由来的不安感是怎么回事。

“……别硬撑。”

“我可能是一天下来就吃了点芒果干,饿了吧。”

“我的天呐!你不饿的吗?到底是谁减肥,你这样会显得我胖。不行,这几天你得多吃点。”

李希侃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不吃,我还是睡一会儿。对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词你知道吗?”

“知道啊。”

“你居然知道?”

“这种词汇就跟‘an apple a day,keep the doctor away.’大家都知道的好吗?”

“行行行,那我不用跟你解释了。这是岳队让我告诉你的,你自己琢磨吧。我睡觉去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出自谋士苏代对赵惠王讲的预言故事。

一只河蚌正张着壳晒太阳。有一只鹬鸟,伸嘴去啄河蚌的肉。河蚌连忙把壳合上,紧紧地钳住了鹬鸟的嘴。鹬鸟就说:‘今天不下雨,明天不下雨,你就会死。’河蚌也对鹬说:‘今天不放开你,明天不放开你,你就会死!’两个谁也不肯放。渔夫看到了,就把它俩一齐捉去了。[2]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错综复杂的斗争中,要发觉真正的敌人。

那么定位很重要,谁是河蚌,谁是鹬鸟,谁又是农夫。

不愧是特别行动小组,关于他的情报,说不上十全十的准确,也有七八分。

话又说回来,为什么岳岳对自己那么上心。光是李希侃的缘故,似乎有点说不过去,那么……林彦俊这个任务对象和所谓的新犯罪团体有关。

看来还是得,等。

 

 

早在M国,李希侃就不爱出门,现在难得借着尤长靖生病的由头,天天窝在家里补这段时间失去的睡眠。尤长靖乐见其成,没有人管他减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除了要偷偷锻炼,不能让李希侃发现自己的体重悄悄地上升了。

 

今天是尤长靖复工的第一天。

李希侃不得不夺去了尤长靖的早餐,让他看上去像一个大病初愈的患者。没有了食物宛若失去了生命,病恹恹地靠在椅子上,一句话都不想说。

看得化妆师母性被激发,心疼不已,“长靖又瘦了,希侃你就别这么苛求他了。”

“哈哈哈,我也不想的。只是长靖吃不下什么东西。”

李希侃笑成一条缝的眼睛,照样让尤长靖感到压力,尤其是大腿被狠狠地掐了一下,喊都不能喊,看着更是愁苦了几分。

“唉,生病的时候都这样,吃点梅肉,特别开胃。我晚点拿来给你。”

不等李希侃拒绝,尤长靖甜甜地笑道:“谢谢姐姐~”

一声姐姐叫得化妆师心花怒放,“这算什么。喜欢的话,姐姐再给你买。”

“好~”

李希侃一抖,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满是鸡皮疙瘩。
见状,尤长靖道:“你去车上拿件外套。别感冒了。”

“是啊是啊,今天主题是冬,空调开到十六度,还有制冷剂,你穿这么点,会着凉的。”

李希侃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只好乖乖地去那外套。

 

“今天副总怎么没来?”

“和毕总出差去了。”

“还以为圣心不在。”

“嘘——没看到副总的助理王秘书都在这儿。”

“算算都快四个月了吧。”

“上班的时候八卦不要命了。”

“我就说说。”

 

看到有人来,李希侃下意识地躲在柱子后面,没想到会听到这段对话。

李希侃心头一动,又摇了摇头,甩出这不合理的举动。就算毕雯珺不在,他的办公室不可能任由自己大摇大摆进入。先不说乘坐专门通往总裁办公室的电梯需要刷卡进入,就算真的拜托卜凡复制一张卡,进入到二十一楼,秘书室就在办公室旁,无论如何都会被人看到。更何况自己只是公司旗下一个歌手的助理,哪有什么理由上楼。

李希侃抱紧衣服,刚走到录影棚,就被刘秘书拦住。

“关于尤长靖接下来三个月的行程安排,能和我上楼谈一谈吗?”

事关尤长靖,李希侃点了点头,只是纳闷,不应该是王秘书,为什么会是刘秘书?

“请喝茶。”

在毕雯珺的办公室里,李希侃坐立难安,意识到有可能是毕雯珺有意为之,心中的不安达到了极点。眼看刘秘书要走,李希侃喊住她,“不是要谈长靖的行程安排?”

“对,因为是文英娱乐旗下第一名歌手,毕总比较看重,所以毕总要亲自过问。只需要你对之前三个月做一个汇报。他在路上了,你等一等。”

“好。”

 

这个感觉就像当年置身在毕雯珺的书房里,现如今倒是能大大方方地欣赏这之中陈设。

其实那个保险柜对他而言,诱惑力不算大。为了一份未知的文件冒险,没有这个必要。不过,岳岳这么说……

 

凭借对毕雯珺的了解,李希侃迅速地找到一本“书”。这是开启保险柜的钥匙,向里倾斜十五度,背后的书柜,在玻璃花瓶的下方,一扇门缓缓打开。

六位数字密码。

李希侃勾起了唇,还真是个明晃晃的陷阱。

想也不想地输入,041121,开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原来你还记得。”

 

[1]::本章涉及很多关于警圜察圜方面,基本以编,以及和多年来看得港剧,纯属私设

[2]:来源百度百科

——————————————————————————————

 上周去了日本,没及时更新,道歉!这周的更新也会如期而至!


评论 ( 1 )
热度 ( 6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