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二十一枝花

 

张佳乐正面临着世上最尴尬的状况,恨不得剁掉开门的手,果然是遭报应了吧。

黄少天在张佳乐眼前挥了挥手,“张佳乐!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张佳乐眨了下眼睛,黄少天那么大段的话,一不小心就留神了,不过根据之前的交流推断,立马道:“当然有了,喻文州那个混蛋!”

“是啊是啊。当年我一走了之,凭什么把所有的罪都怪在我身上?到底是谁不细腻,不敏感,不聪明!他怎么有脸说这种话?我都说分手了,死缠烂打要不得!要不得!他以为他是在演偶像剧吗?撒个娇,道个歉,认个错,我就得像以前一样屁颠屁颠跟上去吗?不可能了!我!黄少天!绝对不会喜欢上喻文州的!”

黄少天越说越激昂,张佳乐用着他脑内不连贯的记忆,有十成十的把握,黄少天刚才五句话有四句半是重复的。眼看着黄少天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张佳乐撑着下巴,在心里无声叹息,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不需要从头来过,只需要倒回到一个小时前就好。

为了避免和喻文州黄少天打招呼,张佳乐选择避开那块区域,但是时间还早,在酒吧溜了一圈之后,想着到员工休息室给孙哲平打个电话。刚准备打电话,喻文州黄少天走了进来,张佳乐下意识地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听到了他们俩的对话。

“你确定?换好衣服跟我去个地方。”

是喻文州的声音。

“我还要继续工作的,没空陪你。你怎么就这么换衣服了?”

从来没见你这么认真工作,老板娘会哭的啊!

“少天,你还没发现吗?我们的工作表是一样的。”

张佳乐捂住嘴,不让自己笑出声,这个全荣耀酒吧都知道的秘密,黄少天居然不知道!

“可……可昨天你还在我之后唱了一首。”

张佳乐想了想,啊,黄少天弹琴伴奏完之后,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少天,你没有听我唱歌吗?”

“没有。”

“真的是败给你了。”

张佳乐悄悄地伸出脑袋,怎么还没走……

“少天,我在追你啊。”

“喻文州,你回去好不好?回到你原本的生活轨迹,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不可能。当初,是谁一声不吭的就不见了?是谁打乱了我的规划?又是谁从来不和我联络的?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你莫名其妙留下一封信,就断绝了我们两个的关系,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现在你就轻飘飘的一句,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不见了这么多年,干爹干妈我爸我妈多担心你?你当时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张佳乐不由地在心里感叹道,这个句式非常的耳熟啊。

“你说的那些,我不想回答。”

此时,黄少天推开了喻文州自己跑了,张佳乐竖起大拇指,他可以离开了吧。

喻文州没有追上去,换好衣服就回公司了。

很好,喻文州也走了,张佳乐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时间也差不多了,还是出去上班吧。至于看到的听到的,张佳乐拍了拍脑袋,什么都没发生,他只是进来休息一会儿。

张佳乐打开门,就被黄少天一把抱住,“张佳乐!”

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只能说不幸中的万幸是黄少天没有多想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也对,黄少天肯定不会想刚才的对话被第二个人听到,一定会为自己找个合适的理由。比如说,他们两个都走了,自己才进来的,毕竟黄少天也不知道喻文州什么时候走的。嗯嗯,就是这样,万一黄少天问起来,自己就一口咬定,员工休息室没有人。

张佳乐的大脑飞速旋转,最后得出这个结论,和平常一样,道:“看到我不需要这么热情吧。”

“我和你说!”

这个开头一出场,张佳乐就预感不妙,被黄少天拉到了沙发上,之间试图打断他,“我要去工作。”并没有任何用。没有人给他打电话,没有人进员工休息室。他们两个人像是被世界遗忘了。说起来也是,自从孙哲平和喻文州出现之后,孙哲平贡献的金额和喻文州免费的打工,陈果将他们俩的无故缺席默认为出去约会,甚至会贴心地不让任何人去打扰,除非真的发生了十万火急的事。

黄少天已经喋喋不休整整半个小时了,张佳乐贴心地倒了一杯水,终于找着机会说话了,“你会把当年的真相告诉喻文州吗?”

黄少天身上仿佛有个开关,沉默不语。

“如果不的话,就是你提的分手,就是你抛弃他,抛弃你们曾经的过去。”张佳乐从黄少天的手中拿走杯子,这次接了两杯水,一杯给他,一杯给自己。

黄少天缓慢地咽下水,“我不会告诉他的。”

张佳乐一口气喝完,嘴里叼着杯子,因为是一次性的纸杯,边缘都被咬坏了。对于黄少天的回答,他一定都不会奇怪,就算是在亲密的人,也还是会有自己的空间,自己的秘密和他人不理解的执着。

“你有没有想过喻文州会自己查到真相?”

“他知道和不知道,和我无关。”

“喻文州现在是孙氏副总,的确符合他妈当年对他的期望。那你呢?你其实不也是把自己的期望放在了他身上。”

“……或许吧。”黄少天笑颜如花,一如往常的明媚,“那我更加应该把他赶出荣耀酒吧。”

“我倒是没看出来你有成为大圣人的潜质。”张佳乐拍了拍黄少天的背,“人之所以是人,就是有私心。”

黄少天紧接着说道:“我的私心就是让他过上完美的生活。”

“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的私心是什么。”张佳乐把纸杯揉成球投进垃圾桶,“你的工作是结束了,我的工作时间已经被你推迟不少,我先走了。”

黄少天喃喃自语,把脸埋在手中,“我的私心吗……”,狠狠地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脸,又拍了拍脸颊,“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先回宿舍好好地睡一觉,再回到酒吧。”

张佳乐双手抱臂,倚着墙壁,果然是这样的结果。看着黄少天,莫名地就想起了过去。

人可以一味地付出,但不能得不到回报,会疲惫,会厌倦,把自己掏空了之后,寓意结束。

在最开始,张佳乐愿意去追孙哲平,是因为他知道孙哲平喜欢他,不是无望地在等待。然而,孙哲平有除了张佳乐以外重要的东西,或者说觉得两情相悦,其他的东西会更重要,比如事业。

这个问题一直横跨在孙哲平和张佳乐中间,让张佳乐自己也不解,为什么工作和爱情会冲突?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空降,孙哲平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里,张佳乐可以去主动看他,去送饭,去照顾他。

总裁不是所有事都能放任给手底下人去做,有交情的,重大投资等等,需要孙哲平亲自出面,张佳乐可以一个人呆在家里,可以趁这时候在荣耀酒吧工作,可以出差结束时,在孙哲平家里等他回来。

这些张佳乐毫无怨言,然而孙哲平模糊不清的态度才是最糟糕的。也许,从一开始就理解错误,才把自己放在了错误的位置。

原先的所有好都变成了坏。

的确,他们很熟,没有熟到孙哲平不张口,张佳乐就能懂。

朋友和恋人之间的界限太模糊,说是朋友,他们会接吻,说是恋人,孙哲平的口中从没有一句我爱你。

终于,张佳乐选择回到过去的生活,冷静地和孙哲平道别。

那是个雨夜,孙哲平难得没有迟到,今天这顿饭是为了庆祝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一百天。张佳乐不知道孙哲平记不记得,但他记得就够了。一如往常,吃饭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张佳乐在讲,孙哲平在听。

吃完饭,孙哲平送张佳乐回宿舍,因为他又要出差了。

到了宿舍底下,张佳乐没有急于开门,没有索要告别吻,“孙哲平,我们……分手吧。”

张佳乐没有把“我们算什么?”问出口,可能一旦问了,自尊心受损,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不如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这一百天大家都开心过,那就好聚好散。

“你发什么疯!”孙哲平一把拦住张佳乐,还不忘打伞,“我最近是有些忙,你之前也说过会体谅。”

张佳乐诧异之外还有些欣喜,原来他们还算恋人,可听孙哲平的口气,自己好像是那个无理取闹的人。突然,张佳乐懒得辩解,“我要上楼了。”

“你不生气了?”孙哲平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没有生气。”张佳乐付之一笑,看看你眼前的人,他还搞不清状况,以为自己是在发脾气,其实自己很认真地想要分手。

孙哲平试探着吻上了张佳乐的唇,普通的告别吻,带了一丝急切和不安。张佳乐没有主动,任由孙哲平索取。

“我尽量早一点回来。”孙哲平道。

“好。”

——————————————————————————————

这个回忆杀有点长,我还是分成两半吧。



第二十枝花

第二十二枝花

评论
热度 ( 15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