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四十一游

 

刘昊然不忍叫醒董子健,二人同骑一匹马,这一睡就过去了整整四个时辰才醒过来。

董子健先是以为在做梦,眼前一片漆黑,正欲再睡过去之时,自己在上下颠簸,掀开了盖在头上的衣服,“你怎么不叫醒我?”

“睡醒了?”刘昊然单手牵着缰绳,另一手把衣服裹在董子健身上,“风大,别抬头。”

“我们现在在哪儿?”董子健抬头不成,鼻间都是刘昊然的气息,声音发闷。

“已经离开锦州,接下来是到隆州、幽州、穿过蒙州,到达白水镇,我们就快到了。”

“还有好长一段路。”董子健打了哈欠,“从百草堂出来有人追赶,或是遭遇埋伏?”

“若是有的话,你还怎么睡得如此安稳。”

“你!”

“到目前为止,没有可疑人物。”刘昊然又道,“你若是困了,就继续睡会儿。”

“不用。”

没隔多久,董子健的眼皮又耷拉下来。刘昊然调整了董子健的坐姿,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更加舒服。

“子健还没醒?”王大陆问道。

“嘘——”刘昊然又道,“就让他睡着吧。”

“也好,这样我们能快一点。”

王大陆挥鞭,马吃痛快跑了起来,刘昊然维持着原先的速度。

一路上,董子健醒来睡去数次,没有时间观念,不知今夕是何夕,只感觉睡了长长一觉就到了苍山。

“别闹。”刘昊然闭着眼睛,拍了拍董子健的背。

董子健轻声轻脚地逃离刘昊然的怀中,塞了一个枕头进去,打量着周围,自己在明意峰。

天瑞在门外扫地,看到董子健出门,连忙迎了上去,“董少爷,有什么吩咐?”

“我们何时回来的?”董子健问道。

“今日子时过半。”

“现在几时?”

“快午时了。是否要准备午膳?”

“不用,给我上壶茶,我在庭院里坐一会儿。”

“是,董少爷。”

董子健久违地坐在石凳上,心中突发感慨,撑着头,看着院中的树,已高高耸立,上一次匆匆回来,又匆匆离去,乍一看,长高了不少。

瓷器放在大理石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董子健回神,“这树还会开花?”

“回董少爷,这是茶树,三月就会开花,再过两月这花就更多了。”

“什么时候种的?我怎么从来没看到过。”

“今年开春,沈峰主命人种下的。”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离开苍山时才六月,不知不觉,都已经四月了,这一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董子健忽然想起,自己能睡得这么熟,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一路平安,第二种自己被下药了。若是前者就好,后者也有些说不通。自己武功不高,也算不上拖累后腿。若是不想动用扇子,可他能交给刘昊然,一样能使用。

“你怎么在这坐着,也不多穿一件衣服。”刘昊然给董子健披上了外衣,坐在了他的对面,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有一种冷叫做刘昊然觉得冷,董子健不得不披上,问道:“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再睡下去,晚上就不要睡了。”

“给一山他们寄信说我们到了吗?”

“寄了,只要通讯器不出差子,今天下午就能收到。”

“我问你,我们一共花了几日到的苍山?”董子健又道,“别想瞒我,我可以去问天瑞或是师父。”

刘昊然摸了摸鼻子,“七日。”

董子健怒道:“七日!你当你身子是铁打的?”

刘昊然言笑晏晏,“没有,每日睡得时间还挺多,一边骑马一边睡觉。”

董子健冷哼道:“那还挺了不起。”

“没有,下次不会了。”

“你还想有下次!”

“小董,饿不饿?我吩咐下去了,应该马上就能吃饭了。我去看看去。”

“回来,给我坐下。”

刘昊然的屁股刚离开凳子,赶紧坐了回去。

“第二个问题,我怎么会睡了一路?”

“这不能全怪我。你最近操心太多,到了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你就放松警惕,然后就睡着了。”刘昊然瞄了董子健一眼,老实交代道,“为了让你养精蓄锐,我在衣服上撒了安神香。”

“还学会下药了。”

刘昊然辩解道:“这不是药,就是普通熏香。”

董子健满脸写着不信二字,“普通熏香让我睡了六日。”

“质量不错。”

“第三个问题,我们从百草堂到苍山,什么事都没发生?”

刘昊然点了点头。

一路相安无事,反而让人惶恐不安。

“你让一山他们注意点,怕是盯着小凯。”

“我提了。”

“对了,掌门有没有召见我们?”

“师父说了,等人都到了再说,现在还算安全,不用太担心。知道我们这段时间很忙,让我们好生歇着。”

“……这是不让我们离开苍山的意思。”

“我们的确不应该轻举妄动,这件事情明显是上一代的恩怨,我们只是有意被牵扯进来,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是师父。”

“好吧。”

 

出乎意料的是,五日后,只有张一山和王俊凯两人到了苍山。

董子健刘昊然莫名其妙收到了来自张一山的信,内容是,来山脚接我。半信半疑地到了山脚,就看到身上有着血渍的张一山和王俊凯,而王俊凯正处于昏迷状态。一看到他们,张一山两眼一闭,就倒在地上,还好刘昊然一把接住。

董子健把此事禀报梁澈,来的竟然是陆易明,“他们俩没什么,过度劳累,睡一觉就行了。身上的伤口只是皮外伤,这瓶外伤药记得让他们涂。”

“谢过陆医圣。”董子健道。

陆易明摆了摆手,“有什么好谢的,我也算是你们师叔。”

董子健的确有疑惑,被陆易明这么一点明,不由地阴谋论起来,百草堂和苍山中不会有什么密道吧。

有五福照顾着,刘昊然董子健没什么担心的,但还是待在明志峰,守着他们醒来。

“少爷醒了!”

二人立即进了房间,看到张一山半坐在床上,“你们这么咋咋呼呼,搞得我好像出什么事。”

这下是彻底放心了,董子健问道:“怎么一回事?”

“出了点意外。”张一山用手比划道。

“说实话。”董子健拍了张一山的肩膀,有一道从左胸穿过的弓箭留下的痕迹。

张一山的脸皱成一团,“诶呦喂,疼啊!”

“都这样了,还跟我说是意外。”

当时看到伤口时,刘昊然董子健大惊失色,张一山的背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王俊凯比他好些。

“我们在你们走后的第三日就出发了。”张一山娓娓道来。

 

按照原计划,张一山等人要以收到通讯器才能出发。第三日的时候,不知怎么百草堂的地址被暴露了,有人扮作病患潜入,然后一把火烧了百草堂。所有地方都没着,就只有张一山他们待的院子着火。

张一山当机立断,决定今夜离开,以免给陆易明带来更多的麻烦。不到五百里,就被人追上。武功路数极乱,像是魔教,又不像,大约几波人马混在一起。在空无一人的路上,马车格外引人注意,但是这马车是经由董子健改造,以免齐三石王源做出什么事,就会成为牢不可破的笼子。这同样意味着这个车厢能防御不能攻击。他们只知道张一山善棍棒,便用弓箭,王俊凯边骑马,边用暗器击杀,张一山在车厢里保护齐三石马思远两人。

看弓箭攻不下来,源源不断地有人持刀接近马车。张一山站在车辕上,见佛杀佛,见神杀神的气势。好景不长,车轮战,张一山的体力不支,解决掉射箭之人,王俊凯加入战斗,背对背站着,还不忘让马跑得更快。如此才又撑过了一个时辰。

岂料还有漏网之鱼,张一山胸口中箭,齐三石果断用剑斩断车辕,王俊凯背着张一山,翻身上马。

“张一山!你记着,我们会在情人崖相遇。”齐三石道。

“不——”张一山眼看着车马分离,没有人再追上来。

王俊凯不敢寻医,好在张一山自己会治伤,让王俊凯乔装打扮去买药,随意包扎,不让伤口流血继续赶路。夜长梦多,两人轮流骑马,一人在马背上休息,大部分时间都是王俊凯守着。到了白水镇,王俊凯依旧不愿休息。途中,张一山因伤口感染高烧不止。王俊凯唯恐再发生相同的情况,张一山只好一个手刀劈向他的脖子,迫使他休息。



第四十游

第四十二游

评论 ( 4 )
热度 ( 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