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二十枝花

 

今天的张佳乐早到了一个小时,因为负责接送他上下班的司机,孙哲平下午有一个会议,一同吃完午饭后就把他送来了。

“哟,张佳乐这么早就来了。”叶修探头看了看张佳乐的身后,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放在前几天,张佳乐可能心会慌,神情不自然,但叶修很好地保守了秘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从他的身上转移到了更为闪亮的喻文州黄少天身上。

“早。”张佳乐皮笑肉不笑道。

叶修正倚着墙抽烟,实属难得。荣耀酒吧的烟民不多,除了顾客有专门的吸烟区,想要抽烟的只能到户外。前门影响酒吧的门面,虽然不少女性客户有一度十分迷恋叶修抽样的样子,修长的手指,食指和中指夹着烟,烟雾缭绕,望向天空,被人拍下来发在网上,黑白调色,一个忧郁的男子,讲述着他自己的故事,让人忍不住一探究竟。陈果知道此事后,言行令止,要抽烟只能去后门,叶修屡屡犯禁,好在吉祥物的身份,就污染自己那块区域,陈果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修感受到张佳乐疑惑的眼神,指了指门。

“怎么了?”叶修只是偶尔嘲讽,实力强大,心地是好的,有时候张佳乐还是愿意听他的。

“你进去就知道了。”

被他这么一说,张佳乐的心悬在半空中。基本上荣耀酒吧的员工都有被叶修耍过的前科,张佳乐依然选择上当,这一次也不例外,手捏紧背包的袋子,推开门,直奔员工休息室,把包放进柜子,换上制服,什么事都没发生。

离前台越来越近,张佳乐感受到声浪,自己的耳朵正在被摧残。难怪叶修跑出来抽烟……张佳乐干笑两声。

黄少天的钢琴,喻文州的独唱,以及一些,啊不,是大量的不和谐声音。

“文州文州我爱你!”

“啊啊啊啊啊啊喻文州娶我!”

“不要和我抢老公!”

“来战,明明是我男朋友!”

安保部门增加了原先三分之一的警力在荣耀酒吧内部,无时不刻地监视着舞台下的情况,深怕出什么差错。

张佳乐捂着耳朵,咬牙走到邹远身边,对着他的耳朵问道:“那边什么时候结束啊?”

“嗯?”邹远摆了摆手。

张佳乐以为太吵邹远听不见,扯着嗓子喊道:“那边什么时候结束!”

只见邹远拿下耳塞,“前辈,你说什么?”

“……”张佳乐无奈道,“那边什么时候结束?”

“快了,这首歌结束,如果没有安可的话。”邹远道。

张佳乐点点头,“还好不是每天都有,要不然不得吵死。”

邹远想了想道:“是啊,之前听说老板娘有重新装修的打算。”

“诶?距离上次装修到现在也快五年了,说不定是要装修了。”张佳乐又道,“你听谁说的?”

“群里大家在传,前辈没看吗?”

“啊,最近有点忙,没空看。”其实是张佳乐打开群,就能看到讨论他和孙哲平的事情。一怒之下就关了群消息通知,不过他说的也不算是假话,最近大部分时间都被孙哲平占据了。

“前辈,怎么今天来这么早?”

荣耀酒吧个人的工作时间十分弹性,所以每一周都会发出所有人的工作表在群里,一旦有人需要换班,就可以通过工作表看适合的时间。服务生的人不算多,邹远记得也不算奇怪。

“啊,看错时间了。”张佳乐随口编道,“我不打扰你了。”

“前辈慢走。”

 

这三天,张佳乐好像是回到了过去,前段时间的闹腾只是自己的一个梦。没有孙哲平,不被关注,平常地做个服务生。如果说偶尔要求的签名合照调酒以外,的确很普通。不过,人不出现,还有点想念。好在回到家不再是空荡荡的,而是有人做好一桌子的菜等你,和相爱的人相拥而眠,平凡的幸福。

孙哲平的忙碌是自己欠下的债,再加上得力助手喻文州跑来荣耀酒吧当起了驻唱。同时又撞上一个紧急事件,有一个老顾客突然要求把明年上半年的才要做的家具提前完工,因为女儿下半年要结婚,得赶制出来成嫁妆,所以原先供给他们公司的订单全部换成了另一批家具。不少装饰都要手工雕刻而成,原材料也讲究,还不确定能不能真的做完。一是因为老顾客开出了双倍的酬劳,二来这个老顾客是孙哲志的老朋友,交情不浅。孙哲平不得不答应了他的请求,不停开会商讨如何完成。

喻文州花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混得如鱼得水,深受大家的喜爱,连一向话多的黄少天在他面前选择闭嘴。如果张佳乐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的爱恨痴缠,一定会更加佩服。不说在荣耀酒吧内部,在顾客中,喻文州的人气一路飙升。短短三天,就已经有不少粉丝了,连后援会都成立了。

刚才的尖叫声,一半是给黄少天,另一半就是给喻文州的。

 “谢谢大家的喜欢,今天就到这里了。”喻文州握着话筒,朝下面比了一个哈特的手势,就拉着黄少天下台,全然不顾下面一片哀嚎。

这种情况已是常态,所有人都见怪不怪,倒是粉丝每次见到就像发现新大陆般激动。喻文州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秀恩爱的机会,简直是要闪瞎人。

此时,原本就忙得焦头烂额的孙哲平,喻文州还给他多加了一项任务。

“荣耀酒吧要装修。”喻文州推开孙哲平办公室的门,丢了一句话就走了。他得赶紧把今天的工作做完,赶场去荣耀酒吧驻唱。

“工作计划书、预算……”这些都没有的吗?孙哲平话说到一半,才发现人不见了,摁下喻文州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孙总,我们的办公室就隔了一堵墙,有必要这么交流吗?”喻文州摁了免提,手上的工作不停。

“刚才你说的装修是怎么回事?就算是走后门,也得把工作流程给我填上吧。”孙哲平抱怨道,“你是不知道现在有多忙!”

“袁老那边用到的都是技术人才,荣耀酒吧前期的装修,外包给一个包工头不就成,最重要的是设计方案还没有。这个我晚些时候会交给你。”喻文州道。

“这是怎么了啊?”孙哲平察觉到喻文州的不对劲,说是生气也不像,说憋屈也不对。

“没事。”喻文州签名的字一抖,“你还有什么事快说,我还有一个半小时要到达荣耀酒吧。”

电话那端成忙音,喻文州感到惊讶,孙哲平居然知道主动体恤员工,不打扰员工工作了。下一秒,孙哲平直接出现在他眼前,“和我说说呗。”

 “你有没有黄少天这几年的资料?”喻文州抬头看着孙哲平。

孙哲平一愣,“有。”

喻文州头又低下去,盯着文件,“给我。”

孙哲平伸出一只手,道:“总得有点好处的吧。”

“荣耀酒吧装修,包括宿舍。记得付钱。”喻文州完全没有理会孙哲平,“Susan,叫财政经理到我办公室。”

“我和你谈的不是这件事情,是荣耀酒吧装修。”孙哲平敲了敲桌子。

喻文州终于停下,看着孙哲平,认真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并不喜欢张佳乐的宿舍。现在装修了之后,你把张佳乐接回家,到时候和陈果说一声,不留他的房间。你的问题迎刃而解了。”

孙哲平轻咳一声,心思被人直接拆穿,手心有些痒,一瞬间有想揍人的念头,可是揍了就没人替他顶班了。

喻文州听到有人敲门,正想叫人进来,却发现孙哲平还坐在他前面,诧异道:“你怎么还没走?”

“酒吧的预算先给财务部核算了之后,让我签字了之后,才能执行。”孙哲平临走时又道,“告诫你一句,温水煮青蛙不管用的话,那就来硬的。”

“舍不得啊。”喻文州似是叹息,靠在椅背上。

孙哲平自然是知道喻文州和自己的情况不同,作为局外人,总是忍不住说两句。不过,看到他们两人这样,孙哲平不由想起张佳乐追他的过往。面对张佳乐表达的爱意,孙哲平选择逃避或是视而不见,而爱怎么可能是靠躲就会消失的情感?情感累积到一定境界就会爆发,雨中的那个吻就是最好的证明。

或许,就是缺少了那句“我爱你”,才让张佳乐萌生了让自己追他的念头。

——————————————————————————————

倒数第二段提到的过往会在之后的章节出现~



第十九枝花

第二十一枝花

评论
热度 ( 18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