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四十游

 

既是撕破脸皮,何必再虚与委蛇?

坐在饭桌上还剩五人,本是同门师兄师弟,这一刻十分陌生。董子健忽然觉得很累,刘昊然握住了他的手,他打起精神,“今天已经赶了半天路,我和昊然先去睡一觉歇一歇,到时候大陆你再叫醒我们吧。”

“我怕你们会更累。”王大陆像是没察觉到暗潮涌动,如同以前开着玩笑,“那我也去躺会儿。”

刘昊然把掌门令递给了张一山,“这个你拿着。”

张一山推辞道:“不是说了,先放你那儿。”

“我空有掌门接班人的称号,此次回去,就算碰上伏击,也不敢伤我半分。万一有事,掌门令在我手中也不安全。”刘昊然道。

“说得好像在我手里很安全,你拿着。”张一山道。

董子健眼看张一山想耍赖,急忙道:“先前说好只是昊然保管。现在非常时刻,苍山规矩,不看掌门人,只看掌门令。”

刘昊然直视张一山的双眼,后者低下头,“你到底是怕自己承担不了这份责任,还是怕有人在觊觎掌门令?是担心自己护不住,还是担心齐三石会起掠夺之心?” 

“够了!”张一山喊道。

刘昊然并未停止,咄咄逼人,“是在怀疑你的心偏向齐三石,还是怀疑自己会成为罪人?”

“刘昊然!”张一山拍着桌子,站起身道,“你说够了没有。”

“我说够了没有?”刘昊然半似嘲讽的笑容,“你自己想清楚没有。”

“当然,不要什么事都要和齐三石扯上关系。”张一山道。

“那你就拿下这块掌门令。”刘昊然道。

“不可能。”张一山平淡道。

眼看刘昊然用动手打人的念头,董子健赶紧拦住,“昊然,你冷静一点。”

张一山大有舍命奉陪的架势,王俊凯站在中间,“一山师兄,坐下吃饭,都要凉了。”

王俊凯眼神一瞟,“昊然师兄,这个掌门令能给我看看吗?”

刘昊然把掌门令递给了王俊凯。

王俊凯仔细端详,“这就是掌门令?”

刘昊然点头道:“是啊。”

“你们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王俊凯拿起掌门令就往外跑。

三个人皆是一惊,倒是没跟上去。

王俊凯直接推开了王源的房门,把掌门令放在他的眼前,“你知道这个对不对。”

王源看也没看,道:“我不知道。”

王俊凯一口否认,“不可能,我曾在你手里看到过相同的玉佩。”

“我说了我不知道。”

“我是失去记忆,不代表没脑子。你骗人的时候,眼神会飘。”

“无可奉告。”

“和王家有关的,一个是藏宝图,一个是钥匙。如果木牌里的那块石头是钥匙,那么这一块就是藏宝图了。”王俊凯没有错过王源眼里闪过的惊讶,“看来我是猜对了。”

“随便你怎么说。你可以和你的师兄们讨论。”王源逐客道,“我要休息了。”

“他们怎么可能知道藏宝图的秘密,你才是整个中原唯一一个知道的人。”王俊凯不忍道,“当年身亡在火海的王氏嫡子,王源。”

王源把双手背在身后,左手死命地掐着右手,源源不断的痛感,促使他骄傲地站在王俊凯面前,不暴露一丝一毫的脆弱,“是。可是谁会相信呢?我,马思远,白水镇一个普通镖局的儿子。而你,王俊凯,是人尽皆知的王氏后代,不对,你本来就是,再加上那块蓝色石头,你才是。”

“那你把藏宝图的秘密告诉我,我将会是那个代替你的人。”

“连你也想要宝藏……”王源轻声说道,“好啊,我可以告诉你。”

王俊凯没有半分喜悦,“你当真要告诉我。”

“不是你说,要代替我。”王源话音刚落,拿出匕首朝自己的手腕划了一刀,把血滴在掌门令上。

一切发生得太快,王俊凯根本来不及阻止,眼睁睁地看着鲜血淋漓的手,“王源!”把掌门令放在桌上,从房间找出伤药和纱布,要给王源包扎伤口。

王源把沾满血液的掌门令,摁在白纸上,“我的确不会把所有秘密都告诉你,这个给你拿去研究。”

“拿什么不能拓印,偏偏要用自己的血。”王俊凯看都不看一眼,好在血已经止住了。

“这也是我不能告诉你的秘密之一。”王源又道,“你包的是不是太严实了。”

不过是一寸的伤痕,被王俊凯用纱布缠绕了整个前手臂,和右边的手细看,一对比,粗了一圈。

“省的你再伤了别的地方。”王俊凯扯开纱布,在手腕处系了一个蝴蝶结,“好了。”

“趁血都还没干的时候,快拿去给他们看吧。我可不想再放一次血。”

王俊凯怕王源的伤裂开,不多争辩,离开了房间,“伤口处别碰水。……早点休息。”

王源的手停留在蝴蝶结上,终究还是没有拆开重新包扎。反正没多少时间了,不如珍惜现在,人终有一别。

王俊凯跑了回去,还好人都还在,“我不曾见过掌门令,能验明正伪的有多少人?”

“师父和其他四位峰主。不过苍山上上下下都知道掌门令大致样子。”刘昊然道,“你刚才发现什么了?”

“这个玉佩应当就能告诉我们藏宝图。造型镂空,这是拓印在纸上的痕迹,你们能发现什么吗?”王俊凯把纸和玉佩放在他们面前。

掌门令巴掌大小,沾了血,纸上的图案并不清晰。

刘昊然问道:“这……我能否重新再拓印一遍?”

“可以。”王俊凯犹豫道,“但这个还是得保留。”

“好。”

得到刘昊然的肯定,王俊凯把纸收起来。

毕竟这是掌门令,董子健找出一张比薄纸更坚韧的东西,似布似绸。浸湿后,刘昊然将其覆盖在掌门令上,共六面,疑似苍山派的印记为正面,从左到右的顺序。第一步,用刷子轻轻敲打,使其陷入凹槽处,待干燥后用刷子蘸墨,轻轻地、均匀地拍刷,使墨均匀地涂在其上,然后揭下来,图案完整地保留在上面。

按照相同的步骤,完成了六面之后,四人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无论是拼在一起还是交错相叠,似乎就是好看的花纹。王俊凯突然发现,董子健并没有洗刷掌门令,照道理来说,应当还残留血迹。

王俊凯拿起其中白底黑字的纸,闻了闻,没有血腥味,又拿起掌门令,有墨的味道,难不成这墨能盖住血的味道?不可能,这墨是董子健亲手调制,并非用松烟烧制而成,和一般的墨不同,易干,颜色深。

张一山本想说:“是不是马思远骗了你?”看在王俊凯的面上,还是改口称:“我们再研究研究。”

“到了苍山之时,昊然师兄和子健师兄可问问掌门,能否有所发现。”王俊凯是想把两份拓印都交上去,想起苏陌,应该是他把自己带回苍山,而王源换名字隐藏身份,却有苏陌的玉佩。这之中很难不让王俊凯怀疑,还是觉得把其中一份留下来。

“这样也好。”刘昊然朝着张一山道,“我拿着这个,你拿着掌门令。”

张一山还想反驳,刘昊然又道:“你和马思远一道走,路上说不定他愿意给你说道说道。”

再推脱也没用,张一山勉为其难道:“我拿着。”

“我们走了,你们俩互相看着点。”董子健道。

“成,保证没事。”张一山嘴贫,“你们路上也安全点,别让我有计划拿掌门令去救你们。”

祸从口出的典型例子,可就是管不住那张嘴,管住了也没用,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

董子健看到刘昊然主动把掌门令交给张一山,心定,也不屑于和他计较,“昊然,我们走。”

刘昊然从后抱住董子健,“我们又要开始赶路的生活了。”

“回苍山,是回家,早点回去,我也放心。”

好在包袱还没拆,董子健没什么好收拾的,直接往床上一倒。他以为刘昊然会松开手,没想到直接压在他身上,“你太沉了,快起开。”

“不要。”刘昊然一翻身,变成他在下董子健在上。

“你别闹。”董子健警惕道。

“嗯?”刘昊然抱得更紧了,放在腰间的手往下,“这样叫闹吗?”

“刘昊然!”

听到董子健用全名喊自己的时候,刘昊然立即变乖,刚才只是想逗他一下。

“让我眯一会儿,不许说话。”董子健闭上眼睛,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记得叫我。”

刘昊然听到呼噜声,无奈一笑,真的累了。董子健和他们不一样,练武属于强身健体。沈瑾最怕的就是董子健在学剑的时候,伤了他的那双手。虽有学心法,连日的赶路,又忧心忡忡,身体终究是撑不住。

——————————————————————————————

上一章犯了错误,虽然只有王俊凯知道,但也应该把马思远的名字改成王源的orz一到结局倒计时,就发现还要好多没讲QAQ



第三十九游

第四十一游

评论 ( 2 )
热度 ( 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