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三十八游

 

马思远,不,王源,努力勾起嘴角,却怎么也做不到,浑身都在颤抖。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暴露了真实身份,就因为拆开木牌那个小小的举动吗?一瞬间,情绪支配了大脑,王源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王俊凯没有表面上的镇定自若。原本储存在大脑的记忆,因为王源这个名字,如排山倒海般涌来。太多的信息让王俊凯无所适从。额头暴起的青筋,努力克制,却显得面部狰狞。眼前一黑,还是晕了过去。

王源刚想推开,却发现王俊凯状态不对,连忙接住,“王俊凯?你醒醒啊!”无论如何呼唤,王俊凯都没醒过来。

屋内的人听到声音,纷纷跑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董子健问道。

“他突然晕倒的吗?”董子健又问。

王源一个劲地摇头,说不出话。

董子健自认刚开始说话语气不善,怕是吓着王源了,但任谁看到自己先前还活蹦乱跳的弟弟晕倒在王源的怀中,心情怕是好不到哪里去。转了一圈没看到张一山,想起来人在齐三石房间。

“一山不在,你们两个把小凯先抬回房里。”董子健道。

“我们可以找陆医圣。”刘昊然道。

“对,我都忘了。”董子健用手敲了额头,“大陆,就麻烦你了。我们俩去找陆医圣。”

“好嘞。”王大陆刚把王俊凯抱起来,就发现他死死地握紧王源的手腕。

王源一愣,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试着把手抽出来,反而握得更紧。在王大陆戏谑的眼神下,王源赶紧站起来,跟在身后。

王俊凯的手一直没松开,王源想在陆易明来之前挣脱开,直到人来也没成功。

陆易明见状,问道:“你们先和我说说这什么一个情况?”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王源身上,“他和我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晕了过去。”

“都说了什么?”

王源想了想,问道:“不先搭脉吗?”

陆易明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质疑他的医术,把笔一搁,“我是大夫,还你是大夫?”

王源弱弱道:“您是大夫。”

“那你们都说了什么?”

“……他和我说,他不是王氏后代,另有其人。木牌中的石头他并不知情。”

王源说得很慢,陆易明记得倒是飞快,“他的脑部是不是受过重创,或是经历了什么,导致失去记忆?”

“陆医圣,你这么厉害,光问就能知道。”董子健惊讶道。

“哼,一山跟我说过。我学的是医术,不是巫术。”陆易明道。

“哦。”董子健讪讪道。

“他现在这样是正常,慢慢地就会醒过来了。等他醒来之后,再喝药,调理身体就行了。你们习武之人就是身体比一般人好。”陆易明赞叹道。

“谢谢陆医圣。”

听着总感觉有那么点奇怪。

“我去熬药就成,你们别添乱了。还有帮我把一山喊过来,就说我在药庐。”陆易明道。

王大陆收到刘昊然的眼神,会意道:“我现在就给您去叫。”

“也不是很急。”陆易明装作不甚在意的模样,“去吧去吧。”

董子健走到王源面前,“我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做了什么,但你要是伤了小凯,我定会让你百倍奉还。”

“你多虑了。”王源道。

不咸不淡的一句话让董子健心中的火气不降反升,握得紧紧的手刺痛着董子健的双眼,这两个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管去,打死都不插手。

“别气了。”刘昊然拍了拍董子健的背,递上一杯凉茶。

“这……唉,不管了不管了。”董子健一饮而尽,伸手表示还要一杯。

刘昊然又给董子健倒了一杯,“别喝太多,伤胃。”

“伤心和伤胃,我宁可选择伤胃。”董子健道。

“怎么就伤心了?我又做错什么了?嗯?”刘昊然突然尾音上扬。

董子健感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嗯?谁让你不给我喝凉茶。今天这凉茶味道不错,还有点甜。”

“我问一山要的配方,放了一勺蜂蜜。”刘昊然道。

“难怪。你也喝。”董子健把自己的杯子递给刘昊然,后者直接把嘴凑了上去。危机解除。

“我已经将信寄出,接下来我们仍旧自行行动,还是等师父的回信?”

“现在百草堂待几天,小凯的状况,不敢继续赶路。”董子健又道,“还得写一封信,告诉李祥杰我们到了,前段时间多有叨扰,顺便一问武林大会的事情。”

“嗯,混淆他的视线,不确定我们是不是真的到了百草堂。”刘昊然道,“正道的人尚且不提,魔教应该是对这藏宝图势在必得,我们还能安稳多久?”

“过一天是一天。之前也这么过来了,现在一样也可以。”

刘昊然没有点破董子健乐观的想法,他们都知道这不可能,现在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王俊凯猛地睁开双眼,就看到王源坐在床边,头抵着床柱,应该是睡着了。右手轻轻地放开,王源就惊醒了。“你没事了?我去叫陆医圣。”

“你回来。”王俊凯喊了第一声,王源没有反应,就知道他借机想跑,急忙抓住他的手。

王源再一次地坐回原先的位置,抢先开口道:“你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你。我……会为难。”

王俊凯的手松开,却还是搭在王源的手上,“你先别跑,听我说完。”

王源点点头。

王俊凯从不做让王源为难的事情,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拿他没办法,只可惜现在的他们不一样了。“你做的事情会伤害师兄吗?会伤害苍山吗?会伤害我吗?”

这是王俊凯的温柔,却像一把刀子戳在了王源的心上。本来就是敌对的两人,谈什么情分。“现在不会,将来不知道。”

“好。”

到了那时,谁都不会心软,即便是他,为了自己要守护的,依然挥剑斩杀,。

半晌,王源道:“我去叫他们进来。”

“这是你的药,快趁热喝了。”王大陆道。

“能不喝吗?”王俊凯看了一眼乌漆墨黑的药汤,完全没有想喝的欲望,甚至有点不敢喝。

“陆医圣的药,喝下去保证药到病除。”王大陆说着就要掰开王俊凯的嘴,硬生生灌下去。

王俊凯被王大陆的阵势吓到了,乖乖端起来喝药,“我自己来就好了。”

“这样才对。”

王俊凯被药苦得整张脸都皱在一起,含着蜜饯,才觉得活了过来。“他们人呢?”

“一山陪着齐三石,昊然子健上街买菜去了。”王大陆又道,“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不多。”王俊凯谨慎道,“反正我不是那个什么王氏后代,那块蓝色石头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哦。”王大陆没有追问,“你继续歇着吧。”

王俊凯听话地又躺了回去,本以为会睡不着,一沾上枕头,就陷入沉睡。

 

“坐了那么久的车,什么事都没有,身体变不错了啊。”张一山感叹道。

“做大夫的应该讲实话。”齐三石咳血次数变多,难以压制体内的毒,身体上的疼痛越发的严重。

张一山承认道:“的确,和陆老头做的药有关系,吃了果然有成效。”

“这个药没多少了,吃完就死了。”

“放心,在药吃完之前,找到宝藏,你的药也就找到了。”

“找不到的。”

“你都自投罗网,怎么可能找不到药。”

齐三石不理会话语里暗藏的冷嘲热讽,“呵,宝藏说不定有,寒火石不一定有。”

“我说有就是有。”

齐三石从张一山的眼中看到了坚定。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说出这样的话,心里不屑。接过张一山端来的药,先是一嗅,再一口咽下,问道:“我这次又要手脚无力多久?”

张一山笑道:“我还以为你摸出规律了。”

齐三石认真道:“每次剂量不同,掺杂的草药不同,难以找到规律。”

张一山就是不提及药里的成分,“嗯,这是和你自己乱吃解药有关系。”

齐三石没有拆穿之后的窘迫,淡然道:“是吗?”

张一山没有解释,拿起碗转身就走。

两人互相试探来试探去,胜负难分。

“我现在跟你坦白一件事。”齐三石忽然道,“你锁不住我的,届时我将会在情人崖等你。”

“没想到相遇的地方这么浪漫,就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能力,让你一直待在我身边了。”

张一山一贯的嬉皮笑脸,齐三石知道他是认真的,可他从没有说过是一个人反抗。最多三日,人就要来了。

 


第三十七游

第三十九游

评论
热度 ( 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