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三十七游

 

事发仓促,为了不让他人起疑,最终目的地还是定在百草堂。

原本齐三石的身体不好,李祥杰早有所知,半夜突发去百草堂,合情合理。这样行踪也对的上,不会让敌人知晓他们起疑。更何况,百草堂是正道不敢随意撒野的地方。行走江湖,刀剑无眼,总是一身伤。陆易明,医圣,无人敢惹。明知他们五人在里面,也得好声好气地让陆易明同意,才可进去抓人。

丑时未到,一切准备就绪,留下一封信,就此离开。

为了不显得像是逃跑,还特意买下一辆马车,不会武的两人齐三石和马思远坐在其中,除了董子健驾车外,其余四人各骑一匹马。

一路快马加鞭不敢停歇,等李祥杰发现他们不见的时候,早已经离开扬州城。直到丽州城,众人才停下,刘昊然董子健王大陆去买干粮,张一山留下查看齐三石的身体状况。

“接下来还要赶一天的路。现在是没事,以防万一先把药吃了。”张一山道。

“好。”

齐三石在吃药这方面上,十分乖巧,从不需要张一山盯着。

“你没什么和我要说的吗?”马思远现在正在马车外,和王俊凯两人坐在地上,手里拿着着地上的野草。

“时间还不到,再过几天。”

张一山多看了齐三石几眼,引来后者的怪异,“怎么?这个答案你还不满意?”

“没想到你这么爽快,也是你第一次直面回答我的问题。”张一山本想挠头发,不想弄乱束好的发,又放下了手,“有些受宠若惊。”

“毕竟我还只有两次机会。”

“原来你还记着……”张一山心里涌上莫名的情绪,有些酸,有些甜。

“你我现在是合作关系,自然不会亲手毁了。”齐三石手里拿着那枚状似鲤鱼的羊脂玉。

“你记着就好。”

 

早在李祥杰发现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桌上有一封书信,便知不妙,读完后,更是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心里的畏惧多过生气。非但没把人带去罗门场,还把人看丢了,儿子李益还回得来吗?

“李盟主,该出发了。”一人作小厮装扮,这口气听着没有半分恭敬。

李祥杰一句话都说不出,站在原地,是文岚身边的人。

“这一件事能不能翻篇,还看您能不能准时到场配合他,否则就别怪他不客气。”

李祥杰喘着粗气,“我这就过去。”

经过小厮身边的时候,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左护法自然把所有事情都考虑进去了,李盟主还请宽心。”

“自然。”李祥杰干巴巴道。反正文岚没让他动手去抓人,他还是不要多此一举的好,老老实实地过完今天,才是真的解脱了。

和昨日一样,文岚已经在罗门场,坐在和昨天相同的位置上,不过今天他的身后还多了四个侍女,一个摇扇,一个捏腿,两个站在身后,手里都拿着武器。

有人不知是安排好,还是真的没脑子,先声夺人,“在罗门场怎可携带武器!”

“你们这么多人,打我一个,都危险啊。当然得带着武器。少林、峨眉使得是拳法,自然不怕。”文岚又道,“我就不信你们身上没有。”

罗门场不得佩戴武器,是为了保护武林盟主,也是正道对其尊重。然而大部分门派除了使用特定的武器外,还有配套的心法。有心法在,不用武器,力量被削弱,照样可以伤人。大型武器如刀、剑,容易被发现,身上均会藏有袖中剑或是其他暗器。若是使用鞭子类,腰带往往都做过伪装。要说这现场谁没有武器,怕是没几个。

无人应答,文岚主动询问:“诸位睡得可还好?”

“一觉安稳,不知文护法……?”李祥杰道。

“夙愿将了,激动得睡不着。”文岚道,“李盟主,我就只有一句话,能否让我先发言?”

李祥杰看了一圈在场的人,“可以。”

这个武林大会在第二天被文岚搅和了之后,真正的目的已抛之脑后,关于李祥杰的谣传没人在意是真是假,而珍宝岛藏宝图,十年前的血案占据着人们的心。每个人虽嘴上嫌弃魔教,打心眼还有点畏惧,文岚一开口,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这就是所谓的正道!

“王俊凯,苍山派明神峰峰主苏陌的亲传弟子,正是你们屠杀的王氏后代,而他身上有着藏宝图和前往珍宝岛的钥匙。”文岚走到少林前,“只要做了,就会留下痕迹,你们保不住的。”又走到清碧前,“告诉你们的长老伍英,十年前放火烧了王家,现在你们还能放火烧了苍山吗?”最后到了冷烟,“最毒妇人心,果然没错。现在你们要怎么办?”

文岚一跃而起,不知从何处出现的娇子,“藏宝图必归我所有。”

这几个字让在场的人响震失色。藏宝图谁不想要,若同为正道,方可迫使他交出藏宝图,偏偏是苍山。犹如在面前有一座金山,隔了一道铁栅栏,怎么也取不到,更是心痒难耐。

“文护法此话便是替我证明了,我没有藏宝图,之前都是谣言。”李祥杰道,“感谢各位的前来。”

“此话不妥。”

“是盟主您身正不怕影子歪。”

“贺喜盟主重获清白。”

“本次武林大会到此结束,两月后新秀榜诸位再见!”李祥杰急着离开,连往日的客套都没有,直接宣布结束。

“这……”

“走了走了。”

“宋兄,可愿与我切磋?”

“恭敬不如从命。”

“魔教是不是太嚣张了?”

“三番两次闯罗门场,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莫虚长老。”开口的正是武当的嘉善。

“何事?”嘉善和莫虚差不多是同一时期,算是平辈,见了是他,有些惊讶。

“此处人多眼杂,可否私下找地方一叙?”

“……好。”

“我也有些话想和二位讲。”来者是少林的义德。

莫虚看向嘉善,最初的发起人,他同意即可。

“自是欢迎。”嘉善点头道。

刚兴起九大门派的时候,武当、少林和峨眉没少被针对,为其老门派的面子,面上从不抱团,极少像现在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口相邀。连他们三个人尚且如此,不知是好是坏。

日夜兼程,跑死了两匹马,董子健被赶进马车里,刘昊然王俊凯共同驾车,王大陆和张一山仍旧骑马。只花了一天半的路程就到达了百草堂。

陆易明马上让他们进来,担忧道:“你们一路上没有碰到什么危险吧?”

“没有,出什么事了?”张一山问道。

“昨天,武林大会的最后一天,文岚声称王俊凯是王氏后代,身上有藏宝图和钥匙。魔教宣称一定会是他们的。正道会怎么处理,还不确定,现在都还聚集在扬州城。”陆易明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王俊凯握紧了胸口处的木牌,想要辩解的话全部咽了回去。

“时间上也对的上,十年前小凯上的苍山,记忆全无。名字虽然是苏峰主起的,但这姓是身上木牌所知晓的。”刘昊然道。

“按照苍山惯有的乱捡人的毛病,也不是不可能。”董子健道。

“能不能把你的木牌拿出来一看?”张一山问道。

王俊凯摘下木牌,师兄们说得都对,的确都附和,可是心底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这不对,不是他。

众人研究了半天,觉着就是块普通的木牌,没找出奇怪之处。

“难不成到了那个岛上,这个木牌一放上去就能开门了。”董子健说完,自己就笑了。

“也不是没道理。”张一山高举着木牌,“也许还要小凯滴血在上面,然后会有纹路显现出来。”

“小凯给我你的血好不好?就一滴。”王大陆恳求道。

“不要。”王俊凯想也不想地拒绝。

“一山,陆医圣叫你过去。”马思远道,“你们在干什么?”

“看小凯的木牌。”王俊凯趁机从王大陆手里抢回自己的木牌。

“为什么要看你的木牌?” 马思远问道。

“都怪魔族,说我有藏宝图和钥匙,可我失忆,什么都不记得。唯一能证明我身份的只有这块木牌。”王俊凯道。

马思远微垂眼帘,“能让我看看吗?” 

“行啊。”王俊凯道。

马思远先看了正反,手轻轻一推,这块木牌分成两半,是一块蓝色的石头。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王俊凯看了一眼,正在研究蓝色石头的师兄们,“你们别弄坏了,看完就放回去。”

“知道了。”

得来敷衍的答案,王俊凯无声叹息,“你跟我来,我有话和你说。”

“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马思远笑道。

“我知道我不是,你才是,对吗?而你的名字……”马思远伸手捂住王俊凯的嘴,眼里满是惊恐。

王俊凯握住马思远的手,牵着他,走出了门外,“王源。”

“我不是!”

——————————————————————————————

掉马倒计时!完结倒计时!终于要写到我最想写的部分了啊啊啊啊啊!期待!高兴!



第三十六游

第三十八游

评论 ( 1 )
热度 ( 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