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毕侃】不容

※更新 4-6

※警匪设定 背景虚构别当真 前黑道太子爷现总裁毕x警察侃

※不算破镜重圆的破镜重圆

※副CP 长得俊

※OOC有 

※HE!HE!HE!

※原梗戳这儿 不戳也不要紧

※争取五万字完结

※以上都可接受者,希望你会喜欢(づ ̄ 3 ̄)づ


集锦


4.

 

俗话说,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

十月不遑多让。

早上出门时寒风阵阵,临近中午烈日当空,转而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下雨了。

 

李希侃正躺在长椅上,微微抬头,人还半梦半醒。毛毛细雨,如雾如纱,扑面而来的湿意倒不会弄湿衣服。戴上帽子,像个没事人,又躺了回去。

渐渐地,雨大了,豆大的雨珠打在身上,发出“叭叭”的声响。李希侃皱眉,仍不愿从梦中醒来。

雨似乎停了。

风一吹,李希侃哆嗦地打了个喷嚏,整个人蜷缩得更紧。身边有一个热源,想也没想地往那边靠,软软的。脸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角度。眉头舒展,连嘴角都带着笑。

李希侃在酣睡,苦了毕雯珺,左手悬在半空,右手撑着伞,根本不敢动。

毕雯珺张了张嘴,吐出来的是“希侃”二字。

这四年来只在纸上见过,烂熟于心的名字,没想到还有机会对着本人念出的那天。

“希侃。”

不似第一次,语气里的不确定,而是流畅地喊出了声。

“希侃。”

毕雯珺像是上了瘾,不知疲倦喊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李希侃烦躁地翻身,连忙闭上了嘴。可眼睛没闭上,目光照样能扰人清梦。

“再看下去就要收费了。”

李希侃边说边伸了个懒腰,半睁半闭的眼睛与毕雯珺对视之后,倏地睁开,如摁下了暂停键,愣在原地。几秒后,抬头看了看雨伞,转头看了看枕的膝盖,慌忙坐起来。

“毕总,对不起。”

扔下这句话就想跑,奈何蜷缩的时间太久,双腿发麻,李希侃一站在地上,险些要摔倒。多亏毕雯珺一把扶住,不会丢脸地跌坐在地上。

“谢谢。”

“拿着。”

李希侃的逃跑行为被毕雯珺看穿,被迫接过伞。只见毕雯珺抬起他的腿,隔着西装裤,按揉小腿上的穴位。

这个场景并不陌生。在毕雯珺发现李希侃总是半夜小腿抽筋还忍着不说的时候,在毕雯珺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李希侃生气,卖力讨好的时候,在李希侃故意勾引毕雯珺,被制止的时候,在过去的时候。

“现在还疼吗?”

李希侃摇摇头,“毕总,是……又把我当做那个人了吗?” 

“不是。”

李希侃拍了拍大腿上不存在的灰尘,把伞还给了毕雯珺,“谢谢毕总,我还有事,不打扰您休息。”

“如果你有什么烦恼,可以告诉我。”

“您是老板,日理万机,我是员工,小打小闹。我的烦心事没有必要打扰您。”

“我有。我好心提醒你躲雨,反被当了人肉枕头,明天可能就感冒了。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吃顿饭?”

“我吃过了。”

“请我吃饭而已,你看着我吃。”

此话一出,李希侃连笑容都难以维持。毕雯珺什么时候话变得这么多!

毕雯珺察觉不对,又补充道:“尤长靖被林彦俊带走,不在公司。这是你负责的唯一一个艺人。有林彦俊在,不需要你出面解决任何事。既然要谢谢,不如请我吃顿饭。”

后路全部被堵死,李希侃做最后的挣扎,“马上要一点了,长靖应该也要回来。”

“真巧。”毕雯珺拿出手机,上面是林彦俊发来的消息,“被二叔拐走了。”

“现在能请我吃饭了吗?”

李希侃暗骂尤长靖,关键时刻掉链子。

“能。”

 

林彦俊二叔,林澜。

这个名字总觉得很耳熟,感觉在哪里听过,一时半会儿就是想不起来。

“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

“那怎么不说话?”

“不爱说话。”

毕雯珺一声轻笑,似是嘲讽,李希侃不自然地舔了舔唇。他现在典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心态。明知在毕雯珺眼前,他现在只是文英娱乐的一名员工,但还是会担心身份暴露。李希侃相信毕雯珺早就有了答案,不管他知道还是不知道,只有不戳穿这层上下属关系,才能维持现状,他才有勇气继续待在毕雯珺身边。

“是吗?名字里带侃,却不侃侃而谈,还是对我而已?”

“毕总多虑了。”

“我听彦俊说,尤长靖嫌你话多,所以专辑里有一首歌是你写的。”

“是我本人多才多艺,和话多没有关系。”

“果然因为是朋友的关系。”毕雯珺打了个响指,“你刚才喊我毕总,随彦俊,叫我雯珺就可以。”

 

“随彦俊,叫我雯珺,不要老是三个字三个字地喊。”

和六年前一模一样的话,当时他怎么回复来着。

 

“这之间好像没什么因果关系。”

“你难道看不出来彦俊对尤长靖的态度吗?你和尤长靖是朋友,现在他们是朋友,我和彦俊是朋友,所以我们是朋友,难道不是吗?”

这番说词说得李希侃发懵,下意识地点头,“不对。”

“什么不对?”

“没什么。”

“这样,你叫我什么都行,但绝对不可以叫毕总。什么你啊,喂啊,那谁,都不行。”

 

“我才不要和林彦俊一样,嗯……就叫你老毕了!我觉得这个称呼不错。记住,以后只能我这么叫你。”

“成。听你的。”

 

毕雯珺在期待李希侃的答案。

如果说那一天在街头的偶遇,毕雯珺将其归为错认,那么在公司的再次相遇,毕雯珺不带有任何怀疑,李希侃就是侯建英。他所做的一切不是试探,不是为了证明,而是因为那人是李希侃,自然而然有的举动。

 

“我们去吃什么?”

巧妙地避开了称谓,不过看在我们二字上,毕雯珺不再紧逼,“你不是不饿吗?”

“好奇。”

“很快就到了。”

这话不假,车子在下一个路口右转,直行,拐进地下车库。乘着电梯上楼,店铺位置好,沿街。如果不开车,走路倒是方便,兜了一个大圈子。

过了饭点,店里人气依旧火爆。只剩下两个吧台位置,称了毕雯珺的意,李希侃没权利说不。

“菜单在这里,今日有特优工作午餐,点单请按铃,谢谢。”

因为人多,服务员只给了一本菜单,在一张纸上写了座位号,又被别桌喊买单的叫走了。

显然,毕雯珺不是第一次来了,菜单都没过目,在纸上唰唰地勾选,再推到李希侃面前。李希侃直接摁了铃,毕雯珺不解,“我不饿。我去洗个手。”

十分钟后,毕雯珺没等到李希侃,等来了林彦俊的电话,“你人在哪儿?”

“干嘛?”

“尤长靖跑去找你家李希侃了!”

“什么?”

毕雯珺一头雾水,服务员递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已经买单了,毕总慢用。”落款李希侃。

“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有,我把地址发给你。”

毕雯珺挂了电话,把纸条塞进了钱包里。李希侃,你真是好样的。

 

面都吃完了,林彦俊姗姗来迟,“李希侃呢?尤长靖呢?他们人呢?”

“跑了。”

“不是吧,你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

毕雯珺看了林彦俊良久,摇了摇头,转身离开,被林彦俊一把拉住,“那他们去哪里你知不知道?”

“你高估我了。还有,你是不是对尤长靖的关心有点过?”

“……没有。”

“你做戏可以,别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我会注意分寸的。”林彦俊环顾四周,“我想想,这是你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你带他去了你们曾经去的地方,学校后街的面店搬到了这里,地方大了,装修没有变。上次来吃,味道也没有变。看你这张臭脸,估计铜墙铁壁都造好,他什么反应?”

“跑了。”

“你不要这么敷衍。”林彦俊一只手搭在毕雯珺的肩上,“想当初你有难题都来找我解决,现在一样也OK啊。”

毕雯珺面无表情地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出于兄弟情义,林彦俊没笑出声,故作淡定地喝了口茶,“你这样会把人吓到的,慢慢来。”

冷不丁一句“不行。”吓着林彦俊,“要是以前你这么坚决……”

“我就不会害死他。”

林彦俊不停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事实如此,没什么好解释。”毕雯珺道,“林澜怎么会突然找尤长靖?”

“年纪大了没耐性。”

 

 

5.

尤长靖今日行程,拍摄依尚杂志封面,接受采访。

拍摄从早上八点开始,意味着要提早一个小时完成妆发,尤长靖到公司的时间是早上五点半。问题是今早凌晨一点刚录制完一档综艺节目,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又要再次工作。林彦俊想要把行程往后推,遭到了尤长靖本人的拒绝。

理由更是简单得不行,“这样中午就不能一起吃火锅了。”

林彦俊的脸色稍晴,李希侃冷笑两声,“中午十二点特别供应牛蛙。长靖,不许多吃,听到没有!”

“他只有80斤,太瘦了。”

林彦俊说完,尤长靖害羞地捂着脸笑。

以前就尤长靖一个人说,李希侃从不搭理他,现在倒好,多了一个林彦俊,弄得所有不明真相的群众都觉得李希侃太苛刻,不让手里的艺人吃东西。李希侃百口难辩,也懒得辩,尤长靖只要少和林彦俊一起吃饭,就不会胖了。

眼看着要开始拍摄,收起了玩笑话,李希侃叮嘱道:“过会儿拍摄脑子里别只记得吃。这个杂志很有名的,要是丢脸,全国都知道了。”讲着讲着,自己打了一个哈欠。

尤长靖看不下去,“你好好找个地方睡一觉。看你这黑眼圈,比我的都深了。”

李希侃瞪大了眼睛,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清醒一点,“那怎么行,我不放心。”

“有我在。”林彦俊插话道,“又不是采访,不会出什么乱子。”

李希侃犹豫不决,尤长靖扯着他的袖子,无辜地看着他。明明没有做错事,却会有心虚的感觉,扭开头,“好了好了,等到了采访环节,你们叫我一声。”

尤长靖连连点头,和林彦俊在眼神间,就达成了共识,绝对不会叫醒他。而林彦俊偷偷地发了短信给毕雯珺,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说重点。”

“这不就快到了。”

没了李希侃的部分,就听不下去。啧,男人。

 

尤长靖一胖就胖脸。

在镁光灯下,无处不在的镜头,清晰度极高的屏幕,身体上的任何变化都会被捕捉。而胖脸是最吃亏的,无处可藏,胖在别的地方,衣服还能稍加遮掩。

虽说本职不是歌手,秉着做一行爱一行,尤长靖开始恢复以前的高强度训练。能让懒了许久的尤长靖重新动起来,说到底还是食物的力量大。

只要尤长靖保证,一周称一次体重,数字上下浮动不超过两公斤,对于林彦俊和尤长靖吃夜宵吃加餐等行为,李希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终于,被拒绝了快两个月的林彦俊迎来了胜利的曙光。这曙光极其耀眼,尤长靖还带了李希侃。

 

“你没和希侃说我坏话吧?”

“……没有。”

 

李希侃“睡神”这个称号,还是林彦俊颁给他的。

那时,毕雯珺还在读大学,他们两个还没在一起。林彦俊从只言片语中得知毕雯珺被人缠上了,打也不敢打,骂也骂不过,脑瓜子疼。对这个神秘人十分好奇,一直想到毕雯珺家里去见识见识。

毕雯珺,知名的S大高岭之花,倾慕者无数,死缠烂打的一个都没有。黑道出身,身上总有种令人畏惧的气息。更别提被那双眼睛冷冷地看上一眼,当场吓得丢了魂。

居然有人不怕死,林彦俊自是好奇,不过毕雯珺藏得严实。事迹知道不少,就是没见过本人。

第一次见面就在学校的长椅上。那天还下着雨,毕雯珺少有的一下课冲了出去,林彦俊以为出了什么急事,跟了上去。李希侃跟只猫似的,蜷缩在长椅上,毕雯珺掏出手帕,擦干他脸上的雨水,又摊开来,盖在他的头发上。那是林彦俊见毕雯珺的脸上露出堪称温柔的神情。

 

“其实你当时就看上人家了吧。”

“咳,你继续。”

 

一旦睡着就不管不顾的李希侃,再加上早有准备的毕雯珺,今天的午饭绝对不会有除了林彦俊尤长靖外的第三个人打扰。

墨菲定律第四条:“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这不是彦俊吗?”林澜拔高嗓音,推开门,自来熟道,“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尤长靖现在也小有名气,为了杜绝不必要的麻烦,林彦俊订的是包厢。就从那一小条缝隙让林澜看到自己,他可不觉得这是个巧合。

好在火锅也吃得七七八八,等尤长靖捞掉火锅里的土豆片,就准备下年糕。这是尤长靖的自创甜品。在蘸料区,芝麻和花生碎以一比一的比例放在碟子里。按个人喜好,喜欢甜一点的,可以多放花生碎,甚至倒入白砂糖,喜欢香一点,可以多放芝麻。煮好的年糕盛出来,在刚调好的碟子里滚一圈,确保芝麻和花生碎均匀地分布在年糕上。超级好吃。

就算面上不和,林彦俊作为晚辈还是不能忽视林澜,“二叔好。” 

“林先生好。”

“原来是尤长靖,我刚才都没认出你,瘦了。”

“哪里哪里。”

尤长靖最听不得有人夸他瘦。在他眼里,说这话的都是好人。林澜刻意讨好尤长靖是想表明他们关系非同一般,还是想警告林彦俊,他对自己身边的人、事、物了如指掌。

林彦俊扯了扯嘴角,林澜和尤长靖相谈甚欢没有注意到。也对,尤长靖是林澜点名插进文英娱乐,认识是应该的。林澜倒是不避讳,坦坦荡荡。这番姿态让林彦俊高看一眼,碰巧的是尤长靖主动打招呼。难不成……这两人是目标一致才聚集到一起。

反正这场戏里面,林彦俊负责的是,让林澜误以为自己对尤长靖有兴趣,甚至是爱上他。

“林彦俊,林先生那里有我今天没吃到的鸭舌,邀请我去他那边的包厢,很快就回来喽。”

是尤长靖一贯求人时会用的甜腻嗓音,大概是心有所愧,比往日更要甜上三分。

不言而喻,两个人想单独谈话。林彦俊有些摸不透他们的想法。坐在这里的三个人,也许去除尤长靖,十分清楚明白这个要求意味着什么。

林彦俊想了想,开口道:“你算算看今天吃了多少东西。回去之后,称了体重,李希侃还会放你和我一起吃饭吗?”

“没事啦,我吃得不多,就一点。”

尤长靖用着大拇指和食指比出一条微乎其微的缝,林彦俊毫不客气地扯开,“怕是有这么多。”

“放心,二叔不会抢人,只是请长靖到我那儿坐坐。”

“好,别吃得太多。”林彦俊摸了摸尤长靖的头发,话却是朝着林澜说的,“半小时,就半小时。一盘鸭舌差不多了吧。”

“哈哈哈哈哈当然可以。”

尤长靖走之前,不忘回头看了林彦俊一眼,见他抬头,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后来?”

林彦俊冷哼一声,“回到包厢,说了声抱歉,拿起手机,边给李希侃打电话,边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难不成尤长靖真的只是碰巧被你二叔推荐进文英娱乐?”

“你信吗?”

毕雯珺摇摇头。

“连你都不信,我又怎么会信。估计他安排了两条路吧,尤长靖这条走不通,还有另一条,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路让他认定我没有威胁。”

“他连绑架你都试过了,你爷爷在你身边安插了多少人他会不知道?总不见得故技重施。”

“谁知道呢。”

随着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很快消散在空气里。

 

 

6.

洗手是个再自然不过的借口。

踏进这家店的第一步,李希侃就想逃跑。。

熟悉的红、白、蓝三色搭配,放着以前的歌单,从祖父辈流传下来,没有更改过的秘方,才能在店里弥漫着唤醒味蕾,勾起胃部饥饿感,刺激大脑食欲的味道。

除了服务变得简便,菜单变得多样性,这是李希侃第一次直面六年前的回忆。不论做了多少心理建设,瞬间坍塌。记忆和现实紊乱,呼吸开始急促,一秒也待不下去。

李希侃没忘请客吃饭这件事,不想被毕雯珺死揪着不放。也没有不告而别,留下一张纸条。四年前陷入昏迷的前一秒,隔着人海毕雯珺朝自己跑来,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任由身体沉重地摔在地上。

李希侃才是始作俑者,却活得像是个被害者。

熟知他的人都知道,李希侃有种几近变态的控制欲,尤其是在手机上聊天,如果对方不回个“不聊”表明聊天结束,超过半小时,李希侃就开始打电话,听到对方说句话才会安心。

毕雯珺拿在手上的纸条是李希侃拿了前台的便利纸,在划掉无数次,撕去这部分,最后留下这么一小条,寥寥数字,“我已经买单了,毕总慢用。”

李希侃靠在墙上。刚下过雨后,有些闷热,穿着衬衫毛衣背心再加风衣,李希侃鼻子开始冒汗。

大街上响起尤长靖的声音,是他EP中的舒缓情歌,也是尤长靖的来电铃声。

李希侃调整呼吸,试着说“尤长靖”三个字,找回正常声线,接起电话,“喂,长胖,你不会和林彦俊吃火锅吃到现在吧?”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家。”

“好的。”

李希侃扬手招了辆出租车,报上地址。心有不安,许是刚从过去剥离,许是尤长靖鲜少说话不带铺垫直奔结果。

李希侃不由脑补些有的没的,甚至都设想尤长靖可能穿着他最喜欢的毛绒绒连体睡衣,坐在电视机前,一边看着三俗狗血爱情偶像剧,一边红着眼睛软绵绵地骂人还舍不得关。

“尤长靖,发生什么事了?”

李希侃一推开门,尤长靖跟没事人样,手里还拿了根雪糕。

“谁让你吃的?这都几月份了,不怕胃坏掉!好不容易明天休息一天,就把时间浪费在看医院上?上称上称,超过两公斤,减肥餐照旧。”

“绝对不会的。”尤长靖拒绝上称,躺在沙发上,“我是一条咸鱼,有事勿扰。”

“你给我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希侃不吃尤长靖这一套,一巴掌拍在他的大腿上,“过去点,给我腾点位子。”

“你吃午饭了没?”

被尤长靖这么一讲,李希侃意识到除了早上七点多,尤长靖在化妆,一起吃了点水果和两三口三明治,到现在,快下午两点,什么都还没吃,居然不饿。

“没有。”

“你要死啊!”尤长靖从沙发上跳起来,“家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东西吃。”

“家里怎么会没东西吃。”李希侃随手拿起果盘里的香蕉。

“不是说毕雯珺请你吃饭,怎么什么都没吃,就跑回来了?”尤长靖正在翻找冰箱,立即回头,“不要说因为我打电话,都一点半了。”

“对,你的电话,把我吓个半死。你不是和林彦俊吃饭,他把你怎么了?”李希侃说着说着,扯开尤长靖的衣领,一片光滑,什么都没有。

“你想什么啊!”尤长靖拍开李希侃的手,整了整衣服,“我见到林澜了。”

“哦。”大约停顿了两三秒,李希侃恍然大悟,总算明白这个名字耳熟的原因了,“是他让你去的文英娱乐!你们怎么会碰上?林彦俊怎么想?我们不会这么快就暴露吧。”

尤长靖无声叹息。

在大马路上,光靠一个背影,毕雯珺能抓住你的手不放。现在都在他的公司里上班,只要他不是傻子,肯定猜到了,你就自欺欺人吧。

“冰箱里还有速冻饺子,你凑合吃吧。”尤长靖看了眼包装,没过期,把饺子放在料理台,往锅里倒水,等待煮沸。

“今天和林彦俊在包厢里吃火锅,吃到一半,林澜推门进来,说好巧。”

“那可真是巧。”李希侃把香蕉皮团成一团,稍稍踮脚,投了出去,正中垃圾桶。

 

两个包厢没差多少路,林澜推开门,让尤长靖先进,他也不客气地拉开椅子坐在了林澜的对面。

“蔬菜是越煮越好吃,但这肉还是快点捞起来,容易老。”尤长靖边说边动手,小小的白瓷碗里堆成小山。

“尤长靖,有长进,是个好名字。做起事来……”

那是一道怎样的眼神?似千年雪山的冰冷,风夹着雪,刺入骨髓,仿佛全身血液被冻住。

能让林澜害怕的只是老爷子林良辰,除了林辉不想理他,谁对他不是毕恭毕敬。尤长靖就是手上的武器,驳了面子不说,还落了下风,脸上半是恼怒半是难堪。

“我做事不用林先生来教,拿钱办事,说话算话。”

“我可是花了整整一亿买下林彦俊的这条命!五千万定金你已经到手,我难道不该关心一下?”

尤长靖放下筷子,往后一靠,双手合拢放在桌上,“能杀人的是不少,杀了人之后能安然无恙的少,稳居第一的少之又少。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林澜势必今天要找回场子,强装镇定,“为什么?”

“因为会投诉我的人都死了。”

尤长靖嘴角翘起,一贯的标准微笑,却让林澜心惊胆战。不得不重新审视尤长靖,与虎谋皮,他有这点胆量。

“既然您都这样发话了,静候佳音。”林澜转着大拇指上的扳指,“希望我不需要再花另一个一亿去买毕雯珺的命。”

“我对林先生一掷千金的行为毫无兴趣,我只关心我即将到手的五千万。”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 

“像是今天的状况还是不要出现为好。麻烦林先生不要破坏我的计划,我是要钱没错,但也想有这个命花。”尤长靖双手撑桌站起来,手里多了一把迷你手枪,对着林澜的额头,“要不然我保证,没有人敢接你的任务。”

林澜怒极反笑,额头上的青筋暴起,“你怕是太小瞧……”

“啊——”

林澜寻声望去,原本站在屏风后的保镖,手臂中弹倒在地上,黑色的西装看不出血的痕迹,捂住肩膀倒在地上,竟是连呼吸都慢了。

尤长靖姿势不变,左手多了一把枪,歪了下头,“房间里算上你我,去掉这个受伤的,还有九个人。如何?要检验下我杀人的能力吗?”

“尤长靖,你不要太自信!”

 

“林澜就这么放过你了?”

“是啊。他还要靠我杀林彦俊啊。”

李希侃一个箭步,掀开尤长靖的衣服,腰腹处缠绕这白色的绷带,还有刚才打闹时导致伤口撕裂,正渗着血。

“这就是所谓的放过你?”李希侃把人摁在椅子上,“不许动,我去拿医药箱。”

尤长靖推脱不得,抓着衣服的边缘,“你动作轻一点啊!”

“有本事受伤,有本事别怕疼!”李希侃吸了两下鼻子,“后来到底怎么回事。”

“一言不合就打架咯。”尤长靖摊了摊手,忘了手里的衣服,盖在了李希侃的头上,“抱歉抱歉。”

“你说你的,别管我。”

“也不知道哪里找来的保镖,太弱了。再说了行走江湖自有保命秘籍。我的每颗子弹外层涂了药,只要有皮肤接触,迅速起效,使人昏迷。也算他命大,另一盒子弹装的都是毒药。嘶——疼!”

“在警察面前不许说这种话,小心我让你蹲大牢。”

“拜托,警察做事讲的是证据,你这样是送不进去的。”

“哼。”李希侃剪断纱布,打上一个好看的蝴蝶结,“好了。”

“包得还好好看!”

“那必须,我之前帮……”李希侃突然停顿,“啪”的一声,合上了医药箱,“还好只是刀伤。你早点休息,不许碰水,不许吃发物,乖乖躺床上去。我得帮你重新安排行程。”

尤长靖缓缓地放下衣服,小心地不去触碰绷带,“既然知道了我的目的,你是不是该坦白了?”

房间极其安静,只有厨房里的水咕咚咕咚地冒着泡,像是在等待李希侃的回答。

“涉及警方机密,不应该透露给外人。”

李希侃沿着锅边扔饺子,不知是他说话太轻的缘故,还是会听到噗通的声响,有节奏感的同时又像敲在心上,沉重又发闷。

“不过……你也算当事人,告诉你也无妨。”

“四年前,毕嘉浩涉嫌贩卖军火、走私毒品、扰乱边境安全等罪名,警方成立特别小组,命名为K计划,在掌握证据后实施逮捕。判刑那一天他疯了,保外就医,躺在精神病院里。他儿子……毕雯珺,在我的担保下以及积极配合警方调查,证实他无罪。”

“结果这个计划在今年三月份重启了。”

“警方在去年年初发现了一个新的犯罪团体。货物、路线、行动模式于K计划极其类似。在警方连续失手三次,被犯罪团体挑衅,决定并案调查。文英娱乐发展迅猛,猜测当年有一笔不知去向的金钱实际上在毕雯珺手里,并且暗地里仍留有当年的航线和合作商。”

“队长怀疑小组里有内鬼,不得已把我找了出来,接近毕雯珺,了解文英娱乐内部结构,高层人员,数据报表。”

“和你不冲突,只要你杀人的时候,别让我知道就行。”

尤长靖还在认真地听故事,冷不丁地冒出来一句,猝不及防。

“李希侃你转移话题的能力很烂诶!”

“你呢,真的会动手杀林彦俊吗?”

“还不如继续刚才的话题。”尤长靖又道,“那你呢?如果,我说如果哦,毕雯珺真的做了违法乱纪……”

“从你嘴里说这个词好奇怪。”

尤长靖作势抬手要打人,李希侃快速求饶。

“你这个如果不存在,毕雯珺极其讨厌毕嘉浩,他的母亲因此而死。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去碰这些。”

“可你……”

“好了,今天饶过你。”李希侃往尤长靖的嘴里塞了个饺子,“我要开始吃我的早午晚饭了。”

尤长靖鼓着腮帮子,吐字清晰,“那我呢?”

“一个饺子。伤好之前不能运动,明天开始吃减肥餐。”

“我是伤患!”

李希侃敷衍地点点头。

尤长靖自讨没趣,回到了房间,巨大的“砰!”,怕是要响彻云霄。

李希侃捉摸着,还好房子隔音质量效果好,要不然楼下邻居早上门投诉了。吃到一半,掏出口袋里的手机,一通未接来电,一串数字号码,没有备注,一眼就认出是谁。淡定地划去,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喂,我想预约一杯美式,里面加三份糖浆和两份奶,下午三点二十四分来取,请店长亲自做。”

“把这句话转告给他就行。”

“再见。”

 


评论
热度 ( 71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