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十四页

 

随着下课铃响,意味着最后一门考试结束,正是吃午饭的时间,可以留校吃午饭,也可以选择回家。

“马思远,Karry,我们中午一起出去吃吧。都考完了,不会还要拒绝我吧。”白文珞道。

“可以,我无所谓的。”马思远转过头看Karry,询问他的意见。

Karry点点头,“你不做饭,我也得到外面吃。”

“我看好了,学校对面的商场开了一家自助火锅,拿学生证还可以打八折。”白文珞拿着宣传单递给二人看。

“看着还挺不错的。”马思远道。

“对吧对吧。”白文珞拍了拍姜宇诚的肩,“你好了没?”

“走。”姜宇诚单肩背包,手里拿了一打卷子。

“你怎么还拿着卷子啊?”白文珞嫌弃道。

“出校门的时候会经过垃圾桶,把这个丢了。”姜宇诚道。

“有道理。”白文珞左手成拳敲了一下右掌,“不过我的卷子都在家里。要是丢了的话,一定会被我妈发现,然后让我好好保存。”

“是啊是啊,所以我才带到学校里来扔。”姜宇诚道。

“原来我不是一个人。”白文珞感叹道。

马思远和Karry互相看了一眼,无法理解。

“你们两个这时候绝对不要说话,否则一定很破坏气氛。”白文珞警惕道。

“哦。”马思远又道,“你看,我说话了。”

“……我们还是去吃火锅吧。”白文珞准备拉着姜宇诚和马思远一起冲,却发现都躲开了,只有他一个人跑了出去。这个场面真的是非常尴尬。

姜宇诚毫不留情地大笑出声,马思远忍俊不禁,连Karry也弯了弯嘴角。离校的同学不在少数,校门口聚集着许多人,亲眼目睹。

“快点!”白文珞嘴里喊着,人还是走到了他们三人中间,“你们知道我刚刚多丢人吗?”

“那你还想拉着我和马思远一起丢人。”姜宇诚道。

“四个人一起,就不会那么丢人了。”白文珞道。

Karry惊讶地看着白文珞,“居然还有我。”

“诶嘿!”白文珞干笑三声,“大家饿不饿,我过会儿要点五盆肉,狂吃。把本跟吃回来!”

“白文珞,你做都没做,怂什么。”马思远道。

“大哥,我们翻篇了好吗?”白文珞低声道。

“如果你真的做了,我就叫你大哥。”马思远说这话的时候,眼睛还看着Karry。

“我也叫你大哥。”姜宇诚附和道。

“想都别想。”Karry道。

白文珞想说些什么挽救一下局面,抬头惊喜地发现,“前面左转弯,乘电梯上楼就到了。”

“唉,没好戏看了。”马思远耸肩道。

“说不定有下一次。”姜宇诚道。

“不可能。”Karry一只手揽过马思远的腰,整个人都好像窝在他的怀里,“你刚刚要叫谁哥?”

“我错了。”马思远连忙求饶。

“嗯?”Karry还是不肯放过马思远。

“Karry……哥哥。”马思远说完自己都觉得羞耻。小时候不懂事,跟在Karry身后,哥哥长,哥哥短,这种童年回忆真的不想有。

“这还差不多。”Karry松开了手。

“我什么都没看见。”白文珞和姜宇诚先进了店里,发现另外两个人不见了,出来找,就撞见了这一幕,被Karry一瞪,嘴比脑子快,说完才发现不对。

“你们俩还要站到什么时候,快进来。白文珞,你也是,不是去拿饮料的吗?”姜宇诚的出现,无形间解救了白文珞的危机。

马思远不甚在意,兄弟之间的打打闹闹而已,坦然地走到白文珞身边,“你看没看见都无所谓,捂着个眼睛做什么。”

“没什么,条件反射。”白文珞放下自己的手,他纯粹是被Karry吓的。

现在正值饭点,店里的生意不错,四个人的沙发卡座所剩无几,还好姜宇诚和白文珞走得快。马思远Karry坐一边,白文珞姜宇诚坐一边。因为是火锅,菜上得也快,饮料是无限畅饮,一个人的费用也不算太贵,大部分学生都承担的起。远远看过去,这个火锅店像是被成安高中包场了一样。

“来,敬我们四个人终于能聚餐干杯。”白文珞举起手中的可乐。

“哦!”姜宇诚欢呼道。

“有那么夸张吗?”马思远无奈道。

四人的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响声,不约而同一口气喝完。

“啊,喝冰可乐吃火锅,真是人生一大幸事。”白文珞感叹道。

“马上就要新的一年了。”姜宇诚道,“就可以放假了。”

“是啊是啊,一个学期又要结束了。”白文珞突然双手合十,“保佑今年的学生会能组织春游。”

“说起来,我们还没秋游啊。”马思远道。

“今年学生会成立后的演讲就说了要丰富同学的生活,于是今年没有秋游,成了那个戏剧表演。”白文珞道。

“春秋游这事还归学生会管啊!”姜宇诚道。

“成安高中的学生会权利挺大,基本上和学生有关的事情都管,甚至有权利和学校申请更改校规。”白文珞道。

“有人成功了吗?”Karry问道。

“没想到你还会关心这个。”白文珞一愣,“有成功的,大多都是细枝末节的校规,比如上课时间不能用手机以外,其余时间都可以。”

“这一条很厉害了。”姜宇诚道。

“是吗?”白文珞那时是初中生,还没有智能机,不像现在有那么多功能。到了高中,白文珞的课间还是在和同学聊天,这条规定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我当时进这个学校,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一条校规啊。”姜宇诚激动道,“不知道是哪位学生会会长这么有远见?”

“不记得了,现在应该毕业了吧。”白文珞回想道,“反正啊,所有人都会想去参加学生会,竞选会长。Karry,你要加油啊!我们班的希望就靠你了。”

“和我有什么关系?”Karry茫然道。

“虽说学生会是自由竞选,但是前几年没什么人。学生会一共才五个职位,会长,副会长,秘书,活动部部长和财务部部长。有时候连参选人都不一定有,就强制性要求每个班都要有一个候选人。当然自愿报名也是可以的。”白文珞道,“马思远已经是班长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年也继续会是他当班长,这时候,我们班能推的就只有你了!只要你一出现,肯定有大把的选票。”

“你怎么自己不上。”Karry对这种需要抛头露面的行为毫无兴趣。

“我会啊,自愿报名,目标是活动部部长。”白文珞道。

“明年文理分班,你怎么确定我们还是一个班。”Karry挑眉道。

“我们四个肯定都选理啊。”白文珞自信地笑了,看他们三个毫无反应,开始慌张起来,“你们不会……”

“我怎么可能选文。”姜宇诚道。

“理科。”Karry道。

“你呢?”白文珞紧张地看着马思远。

“他肯定选理。”Karry替马思远回答道。

“真的吗?”白文珞不放心道。

马思远个人更喜欢文科,但是Karry选理,就和他说的一样,自己也会选理。就现在而言,这个场合,选文选理不重要。

“是啊,选理。”

“太好了。”白文珞道,“据我观察,我们这一年人气最高的就是马思远和Karry了。如果有一个会长出自我们班,多大的骄傲,要是我们班能出两个,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白文珞之后的话,马思远没有听进去,选文选理这个问题依然在他的脑海中消散不去。因为这个问题的背后,不仅仅是将来的大学,还有和Karry的关系。虽然有些一厢情愿,有些自私,但选理就是继续陪着Karry,选文就是走自己的路。如果只是普通好兄弟,马思远还不会这么纠结。怀揣着一颗暗恋的心,明明说好要远离,不让自己深陷,选文是再好不过的一个选择。

一顿火锅马思远吃得心神不宁,碗里的菜大部分都是Karry给他夹的,要不然就干嚼筷子。白文珞和姜宇诚两个幼稚鬼,从比赛谁夹豆腐不会碎到吃几盆肉,专注于各种奇特的比赛,最后把自己给撑死。

“我去对面坐公车。”白文珞道。

“我骑车回去。”姜宇诚道。

“我们俩走回去就行。”Karry道。

“那我们下礼拜见,拜拜。”

“拜拜。”

四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Karry这才开口问道:“你不想选理吗?”

马思远扯了扯嘴角,“怎么会?”

Karry肯定道:“你在犹豫。”

马思远搪塞道:“我还没仔细思考过着个问题。”

Karry揭穿道:“现在高一都过半,你不可能没想过。”

马思远一时无话回答。

Karry打破砂锅问到地的架势,“到底是什么理由?”

马思远犹豫再三,“如果我要选文呢?”

“你的理科成绩不差,理科好意味着你将来可挑选的专业也多。但是,如果你喜欢文科,那你就选文吧。”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是他想复杂了。

马思远微垂眼眸,“嗯,我选理。”



第十三页

第十五页

评论
热度 ( 3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