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三十六游

 

文岚的故事简单粗暴地公开了正道隐瞒已久的秘密。

是的,十年前,王家大火,妇孺老幼全部葬身于火海,没有一个活口。人来帮忙灭火,都只是杯水车薪。这火足足烧了一夜,有那满天的红光足以将黑夜点亮。官府给出的结论是仓库堆积大量木材,晚上的明火不慎点燃,王家人醉酒,无力自救。事实上,当时正值盛夏,蜀地潮湿,堆放的木头都会受潮,难以点燃。这个着火理由无法服众,没人相信却不会有人和官府作对。这个案件就成了悬案,一直被蜀地人三缄其口。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以当年作恶的人成了门派里举无轻重的人物。更何况,大部分的武林中人都参与进来,也都心照不宣地保守秘密。

这一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苍山派五人游山玩水归来,再一次碰到了早上的小厮。王大陆张一山王俊凯很有默契地把这个烂摊子交给了刘昊然董子健,纷纷找借口离开。刘昊然董子健无奈地对视了一眼,也不好把他们都抓回了,溜得太快。

“李盟主人现在在何处?”董子健问道。

“正在书房等着二位。”小厮道。

刘昊然董子健跟在小厮身后,一经通报,李祥杰迫不及待地推开门,迎他们二位进入。

“不知二位有没有听说,魔教一闯罗门场的事?”

“有,先前在酒楼里听到有人谈论,不知是真是假。”董子健道。

“魔教右护法文岚的确出现了,还说了一个故事,我估摸着确有此事。”李祥杰满脸担忧。

“什么故事?”刘昊然问道。

李祥杰刚说了一个开头,刘昊然就道:“是不是王家失火一事?”

“正是!刘少侠怎么知道的?”李祥杰惊讶道。

“先前为了帮您打破传言,调查了有关珍宝岛藏宝图一事,其中有提到这件事情。”刘昊然道。

董子健看了刘昊然一眼,分明是王大陆告诉他们的。

“原来如此,是我只注意怎么找回清白,忘了从这件事情上下手,失策了。”李祥杰道。

“现在也不晚。既然如此,李盟主可算是证明自己没有藏宝图了。”董子健道,“恭喜李盟主。”

“是……”李祥杰后知后觉,“这事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

“难不成还有什么疑点?”董子健问道。

“文岚虽说了故事,并且点名是武林中人拿走的藏宝图,但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一普通人,尚未踏入武林,的确可以洗清我的嫌疑。” 李祥杰苦笑道,“就怕文岚死盯着我不放,逼着我找出藏宝图,否则就是我私吞。”

“来者不善。”董子健又道,“此番魔教定是想要获得藏宝图,可过去了十年,谁还知道藏宝图去哪儿了。再说,这藏宝图到底有没有还是个问题。李盟主不必如此忧心。”

李祥杰摆了摆手,“你们今日没来,是没看到那些人的脸色。只怕明日文岚就会报出姓名,一一盘问。”

“魔教如此兴师动众,莫不是因为其中有人是这王家后代?”刘昊然猜测道。

李祥杰大惊,“刘少侠在我这儿说说无妨,若是在外,可要小心。”

“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刘昊然皱眉道。

“在十年间九大门派逐渐成了现在互相制衡的现状。据那之间任职的武林盟主说,他们曾想要推翻武林盟主,回到最开始。”李祥杰犹豫片刻,“至于怎么脱险的,和武林盟主有关,恕我不能提及太多。”

武林一直没有太平过,连象征着正道的武林盟主都想要消除。一旦正道的形象破坏,后果不堪设想。届时,魔教真的以王家血亲为由,攻打中原,正道虽能反击,也会落人口舌。自己刚才的一句话就能被有心人利用,成为导火索。

“多谢李盟主提醒。”刘昊然道。

“不知两位少侠明日可和其他三位少侠一道去往罗门场?”李祥杰问道。

“所为何事?”董子健揣着明白装糊涂。

“这苍山派一直都是中立的,罗门场既有正道,又要魔教,正需苍山派的处理。”李祥杰忙道,“今日文岚点破我请各位帮忙的事,所以出现不会遭人奇怪。”

“我们没有师父的本领,不敢揽这活儿,还不如在外替李盟主您搜集情报,才好猜测魔教下一步想要做什么。”董子健道。

“其实我们去了也帮不了什么忙,魔教先前就看我苍山派不顺眼,我们还是不要凑到跟前,以免让人火气大,就想拆了罗门场。”刘昊然道。

“这……二位说得也不无道理。”李祥杰道,“那就拜托大家了。”

“李盟主早日歇息,魔教明日应当再次出现。”董子健道。

“我们就不打扰李盟主休息。”刘昊然站起身,行拱手礼。

“好,谢谢二位。”李祥杰看留不住,只得放人离开。

“李盟主,办事不利数回,我们还怎么和你谈合作。”有人突然出现在书房内,大大方方地坐在椅子上,“茶呢?”

这时候叫小厮进来只会引人怀疑,李祥杰咬着牙,亲自泡茶,压低了声音,“他们刚走没多久,不怕被发现吗?”

“不会。”他端起茶杯,“被发现了,就当计划提前。”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他们不上当,和我无关。”李祥杰道。

“没事,我也猜到了。”

计划不成,他也丝毫不急,李祥杰却急,自己的儿子和媳妇可都在他手里。

“文护法,明日陪你演完这场戏,我们可就是两清了。”

来人正是文岚,他抬起头,脸一半暗,一半明,勾起嘴角,“说到做到。您的媳妇我已经送回勤正园了。不信的话,可以去亲眼看看。”

“我儿子呢?”李祥杰紧握双拳。

“放心,他过得很好。”文岚拿出一张纸,“您媳妇的脑子真是不错。这个藏宝图我就免费送你一份。”

李祥杰打开来一看,是个地图,“这……”

“以防万一,你要是敢背叛本教,你手里拿着的可就是珍宝岛藏宝图了。”文岚笑道。

“自是不敢。”

武林盟主的威信不能毁于一旦,为了这一点,李祥杰宁可死。魔教就是知道这一点,才会用这个方法。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不管是真是假,定会有人上门“叨扰”,生活不得安宁。甚至如同文岚今天故事当中的王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刘昊然一到房间,就连喝了三杯水,被王大陆看到,“怎么渴成这样?”

“心烦。”刘昊然道,“你们倒好,现在一个一个都跑过来。刚刚怎么不在?”

“五个人都在,我怕他书房挤得慌。”张一山道,“再说了,其实就昊然一个人听就成。”

不等董子健反应,刘昊然先道:“小董!”

“知道了,不会把你抛下的。”董子健冲着张一山道,“你对着昊然说这个干什么。”

张一山不耐地“啧”了一声,虽然看的次数多了,但是每次看心底还是会有不爽。

“说正事要紧,我们小凯还得早早睡觉。”王大陆道。

“啊?”莫名其妙被点名的王俊凯一脸茫然。

“大陆今天给我们讲得故事,文岚也知道,大概明天就会传遍扬州城吧。十有八九是真的。”董子健道。

“大陆看不出来啊。”张一山拍了拍王大陆的肩膀。

王大陆不屑地拍开了张一山的手,“我都说了,这故事是真的。”

“这下怕是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张一山道。

“所以估计明天又要像今天来这么一出。”刘昊然道。

“只要魔教在一天,李祥杰肯定就会如此胆小。不过说来也怪,区区一个魔教,怎么让他吓成这幅德行。”董子健道。

“大概是魔教传谣言给传怕了吧。”王大陆笑道。

“我们到底去还是不去?如果我们不去,这个大会要一直开下去吗?”王俊凯问道。

“不去。”刘昊然斩钉截铁道,“别的事我们还能主动做饵,这件事情毫无退让的地步。”

“既然这样大会结束,我们就可以回苍山了吧。”王俊凯道。

“你想得太乐观了。这个大会结束,就要开始出幺蛾子。”王大陆道。

“我们苍山又不插手正道之事,他们闹得再乱,和我们也没关系。”王俊凯道。

“等一下。”刘昊然喊道,“李祥杰屡次邀请我们,可能不是因为怕,而是需要我们出现。那要我们出现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事关紧要,是这个计划中重要的一环,是把我们叫出苍山的真正目的,是不是根本不需要我们出现也可以做到?”刘昊然舔了舔嘴巴,咽下口水,“从我们离开苍山开始,敌人已经达成目的了。”

“昊然,你别这么说,我瘆得慌。”王大陆道。

“我们今夜回去收拾行李,明日一早离开这里。”张一山道。

“我们这样真的可以不打一声招呼就走吗?”王俊凯问道。

“这个时候管不了那么多,我们就以……”张一山思索片刻,“以齐三石病重,要回百草堂。如果李祥杰有任何事,可以命人送信到那里。昊然,这封信你写。我去派人买马,明日一早一定要离开扬州城,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第三十五游

 第三十七游

评论
热度 ( 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