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十五枝花

 

张佳乐走到十桌附近,孙哲平还没有来,他不是很在意,但是喻文州已经出现,现在就差黄少天了。

“大家好啊!酷炫狂霸拽的黄少来了!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夜雨神烦!跟大家说一件事啊,那个追求张佳乐……”

张佳乐想也不想地冲上舞台,把黄少天的嘴牢牢地捂住,面带微笑,“不要听他胡说。快点弹琴,大家都还等着呢!”

万万没想到,向来敬业的黄少天居然只唱了一首歌就下台了。

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太快,张佳乐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黄少天会逃跑倒是和他想得差不多。

 

“喻文州,你已经来了啊。”孙哲平一来就看到喻文州一直盯着舞台看。

“孙哲平,你是不是故意的?”喻文州本想追上去的,但是孙哲平把他叫住了。

“是也不是。”孙哲平坐了下来,点了一杯完美一天。

“你早就知道?”喻文州怀疑道。

“前段时间刚知道。”孙哲平内心感叹道,要是平常的喻文州肯定会发觉他话里的漏洞,并且把前段时间的事情联系起来。刚受到震撼的喻文州根本不能好好运作他的大脑。

喻文州不说话,孙哲平肯定已经知道很久了,一直不告诉他肯定有别的理由。共事了那么久,也知道孙哲平不想说的事情肯定是不知道的,虽然喻文州有时候猜也猜得出来。

孙哲平举起他的手,很快一个服务员就过来了,“把张佳乐叫过来,谢谢。”他还记着张佳乐心心念念要看戏,怎么这会儿人不见了。

“好的。”来者正是苏沐橙。张佳乐刚才看到黄少天跑了,看好戏的心态一旦过去,开始担心起来。自己和孙哲平的相遇是常态,而黄少天和喻文州的相遇是刻意安排。不知道黄少天会做出什么事。

“乐乐啊,十号桌的客人想要见你。”苏沐橙特意在十号桌上加重音。

“苏沐橙,我有点担心黄少天,能不能先去看看他。”张佳乐道。

“我替你去看着他,你去十号桌,就这么说定了。”自己的事情都没处理好,就去管别人的事。苏沐橙看不下去,压迫似地陪着张佳乐走到了十号桌。

“沐橙妹子,就一下,很快就好了。”张佳乐听到苏沐橙喊自己乐乐就知道她生气了,可他现在就是有十张黄少天那样的嘴,也说不清楚。

“叫妈也没用,自己解决去了。沐橙,我们走,去看看黄少天。”楚云秀站在苏沐橙一边,这下张佳乐是逃不掉了。

“那我过去了。”张佳乐还不忘哭丧着一张脸,“你们一定要记得去看一下黄少天。”

“知道了。”

张佳乐控制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在十号桌前站定,隐蔽地冲着孙哲平眨了眨眼睛,“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明明人是孙哲平叫来的,喻文州迫不及待地开口,“你知道黄少天在哪里吗?”

张佳乐也想知道这个问题,刚才看他是进了员工休息室,但有没有离开,就不确定了,面不改色地扯谎,“少天?他说他身体不舒服,要休息一会儿,下午才来工作。”

此时,正在家里的黄少天打了个喷嚏。

“那他来的时候,你能带我去见他吗?”喻文州皱眉,不用想也知道,黄少天哪是身体不舒服,分明是看到他才不舒服。

“可以啊。”张佳乐继续睁着眼睛说瞎话。反正不管黄少天愿不愿意,他都会让两人见上一面的。

“乐乐,坐下。”孙哲平使了个眼,示意喻文州消失。

“这样不好吧,你这还有客人。”张佳乐努力地寻找着理由。

“孙总,我去和楼总谈生意了。”喻文州很识相地撤退了。

“我还要工作呢。”张佳乐恨不得现在就坐下,奈何后面还有两个人。

“没事的,我帮你。”苏沐橙立即道。

“是啊,还有我。我们忙去了。”楚云秀附和道。

苏沐橙搭在张佳乐的左肩,楚云秀则搭在右肩,两人同时施力,张佳乐就坐在了沙发卡座上。

“苏沐橙!楚云秀!”张佳乐猝不及防,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的手劲这么大。

苏沐橙和楚云秀微笑着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张佳乐看着她们去了员工休息室,应该是去找黄少天。

张佳乐这才放松下来,拿起孙哲平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你吓死我了。”

“我又怎么了?”孙哲平无奈道。

“你突然把我叫过来,平常你一个人就算了,今天还有喻文州。”                        

“我过来的时候,发现你不在,我还觉得奇怪呢。明明是你想看八卦的。我把你拉过来,现场直播,最佳视角,你还不乐意看。”

“大哥,是你自己来晚了,错过了黄少天只唱一首歌这个名场面。”

“是你自己看得太专注,我早就来了,特意没到喻文州旁边,以免影响你。”

孙哲平这么一说,张佳乐就没辙了,“向你道歉,我错了。”

“没事。”孙哲平只是习惯和张佳乐抬杠,并不是真的生气。

“不过,你不过去真的不要紧吗?”张佳乐努了努嘴。

“不要紧。”

楼冠宁是为数不多知道自己和张佳乐真实关系的人,也是张佳乐的崇拜者。原以为这次可以正式的和偶像见一面,得知孙哲平重新追求张佳乐这件事,给出了一个“你们真会玩”的评价,并且答应不说出去。

“真的?”张佳乐眯起双眼,“别仗着我不懂,就想趁机糊弄我。”

“我糊弄你做什么。楼冠宁你还不认识,那个把你当偶像的。”

“哦,是他啊。我还从来没见过他。”

“他有什么好见的。”孙哲平转移话题道,“那什么,你还真打算让喻文州和黄少天见一面。”

“那当然了。这在黄少天心里就是一个结,现在解开也好。我看喻文州那样子和黄少天说得不太像。”

“虽说今天是我们刻意安排的,但我们俩装作一个不认识喻文州,一个不认识。到时候黄少天你让黄少天去见喻文州,不就暴露了。”

“不会。黄少天现在想不到这么多,就算想到了,我就说我不知道这个喻文州就是他认识的喻文州。黄少天身为荣耀酒吧的驻唱,想见他的粉丝多了去了,他以是孙哲平的朋友要求,我不好拒绝,黄少天怪不到我头上的。”

“你就再做这一次,之后就别管了。”

“绝对不会管的。他们俩的故事也挺复杂的。”

“我就听喻文州说过只言片语。”

“我跟你讲。”张佳乐用简洁的话语概括了黄少天跟他讲得长篇大论。

“比我们的复杂多了。还好爸爸妈妈都接受我们。”孙哲平感慨道。

“我见到你之前就出柜了,倒是你爸妈这么快同意让我很惊讶。”

张佳乐在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之后,什么也没想就出柜了。只能说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张佳乐的父母一点反应都没有,很淡然地说了句哦,仿佛就只是在讲今天晚饭吃什么一样的随便,还说天天留了个小辫子,长的比女孩子还好看,当年那个算命说的挺准的,命中无子。

“因为他们想要我过得幸福。”

孙哲平早在知道自己喜欢上张佳乐之后,就和家里人坦白了。柳敏为人母,早些年经历了这么多,把情爱看淡了,不要像她,找到一个能携手走完一生的人就好。孙哲志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但是还是得说。他先是很理性地替孙哲平思考这条路的可行性,再作为一个父亲的身份,他没有做到父亲的义务,对于孙哲平还愿意和他讲情感之事,心里感到安慰。不想真的摧毁父子情,除了同意还能说什么,连柳敏都同意了。

孙哲平没有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么些年,和张佳乐在一起十分低调,聚少离多,的确接手事业很忙,也是为了保护。只要一个人强大,就可以操控规则。这就是孙哲志教给他的。孙哲平虽不能说厉害到这般地步,但是找一个喜欢的人结婚已经不是个问题。况且孙哲平对孙家没什么好感,即便家主之位唾手可得,他也不乐意。不过他不乐意,还有很多人对这个位置虎视眈眈,少一个劲敌他们自然是开心的。基本上没什么人会对孙哲平找了一个男人过日子说三道四。

——————————————————————————————

此处对应的喻黄《小爷我看上你》有些许的不同,我会在改完全文之后,再对小说进行修改,会直接发一个txt链接



第十四枝花

第十六枝花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