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三十五游

 

和传闻不尽相同,李祥杰并非收到了魔教的信件,而是随着众人到了罗门场,意外地发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的竟是那日婚宴上的红衣少年,魔教右护法文岚。

“大家早啊。”文岚如同和老朋友闲聊,“怎么今天来得这么晚?是没有休息好吗?还是说太忧心忡忡,藏宝图到底在哪儿呢?”

“来者何人,这里是罗门场,不是跑来闹事的地方。”

文岚坐在最高处,有人看不到自然会以为是无名宵小。

几乎每个武林大会的地方,武林盟主的位置都在中央且在平地约有六尺的地方,一是为了保护可能不会武的武林盟主,若是有人在中央空地比武,以免被误伤,二是无形间提升武林盟主的地位,让人有敬畏感。

有一个人喊,就会有第二个,李祥杰来不及阻止,声浪是越发的响。

文岚一跃而下,站在空地上,像是没有注意到大家不悦、惊讶、畏惧的神色,“不过数月就忘了我,真对你们的脑子感到怀疑。”

“你!”

还未等人骂出口,李祥杰用声音盖过他,“文护法,我应该没有邀请您来罗门场,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文岚突然大笑,“李盟主,你倒是有意思。你说我魔教散布谣言,我难道不该在场?”

“若是文护法不介意,自然可以坐下。”李祥杰道。

“什么?”

“这与理不合。”

“区区一个魔教右护法凭什么在罗门场!”

一语激起千石浪。在这罗门场,就算所有人都知道能来的是正道,但是武林盟主开口同意,就不容反驳,否则就是打武林盟主的脸,而武林盟主代表的就是正道。

清碧掌门卓安道:“李盟主,我们可否开始了?”

“可以。”李祥杰点头,命人把位子放在他的旁边。做出这个举动实属无奈,这位子都是事先订好的,不会有多的空位。不管放在哪儿,都会引起骚动,还不如离他近点,当着这么多人面,还不至于杀了他。

这一举措引发众人担忧,碍于文岚又不好说出口,万分纠结。

“就坐着吧。”文岚随意指了一个地方,武林盟主位子的正前方。

李祥杰点点头,众人松一口气。虽说有些怪异,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针对昨日所提及的藏宝图一事,各位可有什么想法?”李祥杰问道。

“现文护法在此,二位不如互相提问,解开双方误会。”

“呵。”文岚轻蔑一笑,“这就是你们昨天思考了整整一天的方案?这个方法李盟主早就用过了,你们不知道吗?”又加了一句,“还是苍山派的王大陆。”

“那日是请苍山帮忙,苦于没有证据。不知道文护法今日可否将证据交出来?”李祥杰道。

“凭什么?”文岚道。

李祥杰似是没听到文岚恶劣的口气,好声好气道:“我的确没有藏宝图,文护法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我婚宴那日说的是李盟主接受了白家这个烫手山芋,我魔教必定会得到藏宝图。白家有藏宝图,我怀疑作为嫁妆给了李盟主,这也是误解吗?”文岚又道,“如果这是误解,那么的确是我错了。”

此话一出,如此坦率,不知道从何反驳,似乎问题解决了。

“不过……”文岚拖长音道,“你们这群人要的是珍宝岛藏宝图,而你们也知道这个藏宝图真实存在。我也很好奇,都过了十年,看着也不像是发现宝藏的样子。”

先前被话噎的不知所措,沉寂几息,又一次吵吵嚷嚷。

“恭喜李盟主冤屈洗脱,我等暂且告退。”央曲掌门宋居寒站起来道。

心素掌门刘桑和牧风掌门杜常知先后附和着离开。

“这么着急走,看来是不想知道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珍宝岛藏宝图。到底是年轻,看看峨眉、少林和武当可都没走呢。”文岚一个人气定神闲地坐在椅子上,看他们的眼神就像在看戏。

“还望文护法慎言。”武当掌门嘉勇道。

“难怪教主不肯出来,把这苦差事交给我。”文岚用了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抱怨,“李盟主不知可否给我些时间,让我讲个故事。”

“请便。”李祥杰道。

“那几位你们要留下来听就快坐下来,要走就快点,别耽误大家的时间。”文岚道。

本想偷偷坐回位子上,这下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各位留步,我们的会议还未结束。”李祥杰打破僵局。

“这故事可就要从十年前说起,主人公姓王……”文岚话一说出口,上了年纪的人脸色突变。

在蜀地的王家只是一介普通商贾,凭借这过人的眼力和胆识,生意越做越大,就有了“北金玉南有王”的说法。

王家人丁兴旺,嫡系和其余分支错综复杂。作为宗子,当代族长,除了身份象征,还有一张珍宝岛的藏宝图。他们是守岛人,从不能登岛,一定要等到一个人来,将钥匙交给他。这个人只有族长知道。然而这个藏宝图传承了数十年,一直没有等到这个人,有人开始撺掇族长,那个人不会来了,不如自己出海寻找珍宝岛,讲宝藏占为己有。

族长死活都不同意,甚至将提出的那个人从族谱上划去,这才让那些人安分了不少。明面上是听话了,心底还是打着这个小算盘。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个人不够,那就拉上别人。

这个别人正是武林中人。

那一夜是为了庆祝族长的生辰,大家不免喝多了酒,就有点上头。这个酒里被下了药,让人昏睡,毫无反抗之力。找遍了整个家,得到了藏宝图。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一把火烧了王家。

这个曾经名声显赫的大家族就此销声匿迹,而拿了藏宝图的人不知所踪,珍宝岛再一次成为了传说。

“这个故事不知道诸位可曾听过,可曾觉得耳熟?”笑意不达眼底,看一眼,只觉吓人。

死一般的寂静。

倒是和文岚想得分毫不差,“各位都沉浸在我的故事当中,李盟主,不如我们早点散了吧。”

“这时间还不到,若是文护法还有事,可先行一步。”李祥杰道。

“那多不好。第一次参加武林大会不懂规矩,各位见谅。”刚站起来的文岚又坐了回去。

“不必,若是没人有话要说,就可散了。”

静止的人们如梦初醒,纷纷站起身向李祥杰表示有事在身,准备离去。

“你们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虚伪。”文岚道,“不打扰你们开会,明日见。我可都说了我知道藏宝图。”

明明一个人在罗门场,却感觉有千军万马,气势摆在那儿,不免让人生出几分胆怯。能让所有人走进来,亲眼看到,才发现有人在,文岚,魔教右护法不容小觑。

 

王大陆的故事就比文岚讲得有声有色,话音刚落,发现都盯着他和王俊凯看。“你们该不会以为我是那个什么王家后代吧。”

“毕竟都是同一个姓,怀疑一下而已。”张一山道。

“我也是在打听珍宝岛藏宝图的时候,问了好多人,翻阅了许多书籍,才知道这个故事的。”王大陆道。

“看得出来,你一般不太会编这种故事骗我们。”董子健道。

“嘿,怎么这么说话!”王大陆道。

“夸你呢。”董子健笑道。

“没听出来。”王大陆才不上当,“你们这菜吃得也太快了吧,都没给我留。”

“你那故事挺下饭。”刘昊然道。

“那你们吃什么菜,吃饭不就成了。”王大陆气不过,又去加了几个菜。

回来的时候发现王俊凯心不在焉,王大陆问道:“你怎么了?想什么呢?”

“什么也没想。”王俊凯道。

“讲话要诚实,坏小孩,坦白点。”王大陆道。

“真的。大陆师兄,你还是快坐下来吧。挡着人家上菜了。”王俊凯道。

王大陆瞪了一眼,笑得前仰后翻的三个人,故作冷静地坐下来。“等我吃完了,我们去游湖。”

“大陆,你这转移话题的能力真的是差。”张一山又道,“那我要不包一条船?”

“还包船,我们就五个人会不会太夸张了?”董子健道。

“船也分大小的。”张一山嫌弃道。

“今天天气也不错,还有太阳,看出去景色应该不错。”董子健对着刘昊然说道,“你觉得呢?”

“可以啊。”刘昊然道。

董子健看向王俊凯,后者点点头,“好啊。”

“大陆你快点吃啊,实在不够吃,去船上接着吃。”董子健道。

“我又不是饭桶,比你们稍微能吃一点而已。”王大陆反驳道。

“是是是。”

每次吃饭,所有人都会担心王大陆吃不饱,并且似乎是表扬的态度,夸他吃得多,王大陆表示早已习惯,他吃得一点也不多。

 

 

第三十四游

第三十六游

评论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