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三十四游

 

不到一个时辰,王俊凯就回来了,气鼓鼓地回到房间,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这个时间比师兄们预测得长了许久,难怪憋了一肚子的气。原本还想安慰的,一想到会怪罪到自己身上,决议让王俊凯一人好好静静,连晚饭都是派人送到房间去的。

王俊凯这番姿态定然是和师兄们说得所料无差。明明有贼屡屡前往李宅的事世人皆知,来参加武林大会的人还佯装不知。披着正道的皮,却不做实事。难怪师父们不喜,也难怪会让魔教看笑话。

纵然不喜,纵然厌恶,不得否认,人多力量大。

如今的武林,经过那一战后,调养生息,前辈把控着权利,又像是一个轮回。不过,武当、少林和峨眉不再是众多门派中的领头者,取而代之的是武林盟主,极大程度地削弱了其影响力。四年一推选,选举人都不得出自正派,才能维持和平。武林盟主的产生可以是正道的推选,可以是毛遂自荐,只要被现任的武林盟主同意即可。这个标准没有人知道,是武林盟主间的秘密。据说是由第一位武林盟主定下的,坊间流传许多,但都做不得数。

从最开始的一盘散沙到现在势均力敌的九大门派,分别为传统门派:武当、少林和峨眉,新兴门派:善刀的青碧,善剑的天一和善鞭的冷烟,以及从传统门派分裂:牧风、央曲和心素。后三个门派都以传统门派的心法为基础,再次创新,分别用的双棍、古琴和绸缎。

后起之秀辈出。在武林讲究的还是一个武字,谁的拳头硬谁就有话语权。不乏手段强硬的后辈,以下克上,将前辈从高座上拉下,不仅坐上了,还坐稳了。譬如,清碧的现掌门卓安,二十有五。

若是正道和魔教真的打一架,谁赢谁输,还真不好说。以他们的性子,多半打到最后就开始起内讧。

 

一大早,李祥杰就命人接苍山一众人到罗门场,知道苍山的规矩,会安排在隐蔽处。

“多谢李盟主的好意,只可惜我们今日有事,实在是抱歉。”董子健暗自冷笑。

这明显就是给苍山挖了一个坑,身为一个中立派去罗门场,不被人发现还好,要被人发现定会遭人口舌。隐蔽处?因为藏宝图事件,不像以往只是派遣徒弟,都是本人亲自前来。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掂量的出来,不管在哪儿都会被发现。要么就正大光明地去,说明是武林盟主特邀,这样方可平息众怒。万一真的找到藏宝图,本来十个人分,每人能分到的就不多,更别提苍山再掺一脚,又要少了。

小厮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李盟主命小的一定要带各位前去,否则遭殃的就是小的,还请各位跟着小的去吧。”

“不去。”董子健看都不看一眼,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董少侠留步。”小厮连忙爬到董子健身旁,伸手想要抓他的脚腕,被刘昊然一脚踢开。

“我们说不去就是不去。如果这就是李盟主的待客之道,那我等只能回苍山,恕我等无法完成李盟主所托。”刘昊然道。

眼看刘昊然董子健越走越远,小厮赶紧起身,捂着手臂,跑去罗门场,禀报给李祥杰。

等小厮走了之后,两人又返回,就看到王俊凯从房梁上跳下来,“我们这样一走了之,真的好吗?”

董子健吓得往后倒退了好几步,“你什么时候上去的?” 

刘昊然也被吓到了,“轻功是让你这么用的吗?”

王俊凯挠了挠头,“这不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嘛。我来找你们俩,刚巧碰到这个人,为了不被他发现,就上去了。”

“你也可以直接出去。”刘昊然道。

“那不就听不到这段对话了。”王俊凯声音越说越小。

“说吧,你找我们干什么。”董子健道。

“所以我们还是要去罗门场?”王俊凯问道。

“这两件事情哪里来的因果关系?”董子健纳闷道。

“我以为你们回来是在等那个人。”王俊凯道。

“……没有。”

王俊凯正要开口,董子健继续说道;“算了,你去叫一山,我去叫大陆,在后门集合。有话到时候再说吧。”

“你要是拉上马思远,也不是不可以。”刘昊然道。

王俊凯有些不知所措,数次张口,还是闭上了。

 

“你们的动作也太慢了吧。”王大陆定睛一看,“就我们五个人?”

“走了走了,再不走,真的要被抓去罗门场了。”董子健道。

“子健,你拒绝的理由也太简单了吧,一句我们有事就敷衍过去了。”张一山道。

“不知一山师兄有何高见?”董子健回道。

“不敢不敢。”张一山摆了摆手,“我可是被小凯从被窝里叫起来的,正饿着呢。”

“那就先吃饭,反正今天不到申时,绝不能回去。”董子健道。

“这得吃到什么时候去啊。”王大陆道。

“听当地人说,这里有一保湖,下午去那边逛一圈。”董子健道。

“到申时是不是有点太久了。”王俊凯问道。

“这只是粗略估计。也许能早回去,也许还会更晚。”刘昊然道。

“啊?”王俊凯大惊。

“你昨天不是待了快一个时辰,亲身体会了一把。”刘昊然道。

“别说了,声音吵得我头疼。”王俊凯皱眉道。

刘昊然看了一眼正讨论在哪家吃饭的三个人,悄声问道:“你昨天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没有啊。昊然师兄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王俊凯没有半分迟疑,刘昊然始终觉得不妥,“你早上来找我们要说什么?”

“要说……”王俊凯突然卡壳,“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你们两个怎么还站在这儿,快过来!”董子健道。

“来了。”刘昊然喊完,又转过头对着王俊凯道,“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再说吧。”

王俊凯点点头。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李盟主收到了魔教的信件,扬言今天要踏平罗门场。”

“真的假的?还有其他门派的人在,这也太嚣张了吧。”

“谁知道,李盟主应该很头疼吧。”

“还好罗门场离这里远,打起来也不会怎么样。”

“瞎操什么心,和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这家酒楼生意红火,五人坐在楼上雅座,能看到窗外的风景。以他们的功力,楼下的谈话声听得一清二楚。

“难怪李祥杰慌不择路,把我们带去罗门场,就好像魔教不会来一样。”董子健嗤笑道。

“病急乱投医,欺负我们没什么江湖经验,师父又在苍山,比较好诓骗。”张一山道。

“不过这件事情怎么传出来的,李祥杰应该捂得死死的。”王大陆道。

“怕是有意为之,不管魔教做了什么,正道完全有理由出手。”刘昊然道。

“不就是一张藏宝图,还不知道是真是假,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嘛。”王俊凯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对于这些门派来说,钱再重要不过了。”张一山道,“像武当、峨眉练的是拳法还好,剩下的门派每年要花不少钱在武器上。普通的,自然便宜,但是有一把称手的武器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除此之外,维护整个门派的运作,小到衣食住行,不停地在花钱。为了挣钱,要么自己做生意,要么像牧风和镖局订好协议,帮忙运镖,每三个月拿一次分成,要么在收徒弟的时候借机赚一笔。反正花样百出。”

“现在有一张藏宝图,不劳而获就有一大笔财富,没有人不会想要。更何况魔教把这笔财富和苍山派联系在了一起。苍山派的富有,是和非武世家交好,云锦阁、天下第一酒庄等,不像那些正派还要面子,每年得来的钱财不少。”

“还有你的一山师兄,金玉山庄的大少爷,外界一直都认为他家给了苍山许多钱。”董子健道。

“才没有。”张一山立即反驳道。

“我们知道你没有。”董子健安抚道,“总之,这张藏宝图正道的人一定会想法设法得到。”

“哪怕它不一定存在?”王俊凯道。

“白家的传说,李祥杰被冤枉,魔教插手,这些都让他们认为有这样一张藏宝图。”董子健道。

“就算不存在也会让它存在。”刘昊然道。

王俊凯默念了刘昊然说的话,若有所思。

“说起来,好像曾经也发生过这么一件事。” 王大陆道。

“真的吗?”四人皆惊。

“你们不知道的吗?”王大陆也是一脸惊讶。

四人动作一致地摇了摇头。

“我记得也不是很清楚,事情好像是这个样子的……”王大陆道。

——————————————————————————————

非常抱歉,本来应该昨天就日更的,但是出了点意外,大部分时间花在完善这个正道,终于理清了。今天还会再一更。 



第三十三游

第三十五游

评论
热度 ( 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