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十四枝花

 

张佳乐没等闹铃响,就爬起来了,还不忘催促孙哲平,“快起床!”

孙哲平迷迷糊糊,翻了个身,继续睡。

在浴室洗漱完的张佳乐发现孙哲平还没起床,整个人扑到他身旁,一只手撑着头,喊道:“孙!哲!平!该!起!床!了!上!班!要!迟!到!了!”

孙哲平试图拉高被子,身上压了个张佳乐,怎么也拉不动,只能把枕头捂在头上,略有成效。和张佳乐相处多年的经验,这个时候绝对不要试图和张佳乐讲道理,这样只会让自己清醒过来,最终达成他的目的。唯一的方法就是无视。

张佳乐不死心,双手双脚扒在孙哲平身上,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事实证明,再怎么无视,也抵不过张佳乐的烦人程度。孙哲平一个翻身,把张佳乐压在身下,“大早上的吵什么吵?”

“今天不是喻文州要和黄少天碰面了?得早点去,找个好位子蹲着。”

“有我在,你还需要什么好位子?”孙哲平闭眼道。
荣耀酒吧一年比一年火爆,从第三年起,就不接受位置预定,要么包场,要么现场排队。如果说是来X市旅游,对酒吧文化感兴趣,可以错峰出行。白天的荣耀酒吧照样营业,甚至因为是白天,还会有特别菜单。

孙哲平就不一样了,因为一直来这里消费,陈果给了特权,可以订位置。这个理由冠冕堂皇,荣耀酒吧从建立到现在的老客人要多少有多少,为了喝到特殊酒而一掷千金的不在少数,实则便于工作人员围观热闹。

张佳乐已经懒得在众人面前摆出一副“你们陷我于不义”“我还是不是你们的好伙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等等,早就看透了这群人。不管到时候自己和孙哲平在一起的事情被他们发现是装的也好,是真的也好,下场都是一样的惨,区别在于前者给了一个理由,后者没有理由。除非他能做到再也不会荣耀酒吧,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人们总是对看戏情有独钟,自己的除外。

今天孙哲平订了早上十点的三个人位置。这意味着喻文州和黄少天能不能相遇,成败在此一举。张佳乐为之兴奋,好多天热情一直不减。要不是知道张佳乐和黄少天是好朋友,还有寻找黄少天的喻文州,孙哲平真的要考虑是不是应该表达出自己在吃醋。

“你不懂,这种重大时刻一分一秒都容不得错过。”张佳乐挣脱无望,改用怀柔政策,“起来吧,你都不饿的吗?”

“不饿。”

孙哲平快速的回答让张佳乐语塞,“那我饿了,这样总行吧。”

“行。”

“那你倒是放开我。”

“你别吵我睡觉,我就把你放开。”

“好好好。”

“否则我就让你今天去不了荣耀酒吧。”

张佳乐的敷衍一下子被孙哲平看穿,老老实实地离开卧室,任由孙哲平躺在床上。顿时间清静了不少,孙哲平努力伸长手,看了眼闹钟,早上七点半,无力地把钟往旁边一扔,他才睡了五个小时。

虽说和楼冠宁定在荣耀酒吧,因为他本人就是这个酒吧的忠实客户。此次谈判是为了拉拢楼氏的资金,投其所好,留下一个好印象。二来两人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找一个不太正式的地方也比较好开口,让楼冠宁先行考虑。饶是如此,孙哲平还是花了不少功夫去准备。今年一定要把孙氏完完整整地变成自己的。

只消停了没一会儿,外面时不时发出响动,声音有些飘忽,困意十足的孙哲平还是睡着了。感觉才过去五分钟,张佳乐又开始喊道:“孙哲平,该起床了,要来不及了。”

“嗯?不是和你说了……”孙哲平还想抱怨,就看到张佳乐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九点钟!

“你昨天到底几点睡的?”张佳乐察觉出不对,以前也发生过孙哲平先把自己哄睡着,然后又继续去忙的情况。

“比你稍微晚一点,我准备换衣服了。”孙哲平含糊道。

张佳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我早餐做好了,已经放在桌上,今天有阿姨,让她洗。我先走了。”

“嗯。”孙哲平亲了张佳乐的脸颊。

 

张佳乐一路飞奔,深怕迟到。据他了解,喻文州应该是一个严谨的人,十点见面,说不定会提早到。结果张佳乐的模样被众人解读为,啊,今天孙哲平要来,难怪这么慌张。黄少天一反常态,抓住张佳乐的手犹如握紧了救命稻草。

张佳乐大口喝水,被黄少天的举动一吓,差点呛着,“怎么了?”

“我总觉得我今天水逆。”黄少天道,“早上起床的时候,闹钟没响。吃早饭,牛奶过期,面包发霉,路边买了煎饼果子,掉在地上。出门鞋带散了,一脚踩上,差点摔跤。过马路,永远红灯。”

黄少天还没说完,张佳乐毫不留情地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哈哈也太惨了吧。不是哈哈哈去找王杰希算卦了吗?”

“是啊,我的确都好好的,就今天莫名其妙的。”黄少天一脸纳闷。

“你还是祈祷过会儿表演的时候,别出岔子,那样工资也被扣了,就真的惨。”张佳乐道。

“你这样的安慰真的是非常安慰人啊。”黄少天走两步路险些又要摔跤,被张佳乐一把扶住。

张佳乐眼尖道:“你什么时候买的新鞋?”

“买了挺久的。我前几天心血来潮整理房间找到的,今天就穿上了,还是那么的好看。”黄少天叉腰道。

“好不好看我是没看出来,但是我就记得当时某人跟我说这辈子都不会穿这双鞋。”张佳乐道。

“有吗?”黄少天怀疑道。

“我建议你还是换一双吧,休息室里你不是还备了双鞋。”

黄少天被张佳乐一说,心里慌慌的,又不敢走太快,让张佳乐扶着他。小心翼翼的姿态传染给张佳乐,两个人互相搀扶,走得特别缓慢。经过的方锐,看了看他俩,又看了看放在外面“小心地滑”的标志,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喻文州站在荣耀酒吧门口,来之前事先做了功课,亲眼看见,整体风格更像是小资的咖啡厅。

“欢迎光临。”叶修站在门口,穿着得体,“先生,请问几位?”

“有订位,姓孙。”喻文州进了酒吧意外地发现里面是真的很安静,倒不是那种图书馆的宁静,而是只有舒缓的音乐,连客人也只是小声交谈。

“先生,里面请。”叶修带着喻文州走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今天的调酒师是周泽楷。先生是第一次来么?”

“是的。”喻文州点点头。

“那跟先生介绍一下,荣耀酒吧以鸡尾酒为主,别的酒吧有的,我们也有。但是累计到一定次数的普通酒,就可以兑换一份特殊酒。次数要看不同特殊酒,这是专门的小册子。”叶修递给喻文州一个小册子,附赠了一张卡,“这是酒水单,这是菜单,是现在点还是等人来起了再点?”

“等人来起了吧,等一下,给我一杯长岛冰茶吧。谢谢你的介绍。”喻文州拿出手机准备给孙哲平打电话。

“好的。”

“你的小情人似乎并没有把你放在心上。”喻文州看到远处的张佳乐。

“我很快就到了。”

不想解释其中的缘由被喻文州误以为是一种默认,不拆穿上司的谎言是一种美德。喻文州从善如流地换了个话题,“这酒吧还挺好的。”

孙哲平意味深长道:“多来几次你会觉得更好的。”

“哦?”喻文州又道,“像孙总您这样是不是翘班,我还是算了吧。”

“反正你很快就休假了,你的时间由你掌握。”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张佳乐。”叶修喊道。

“孙哲平今天来,你还叫那么响!”张佳乐鬼鬼祟祟地走到了叶修旁边,还要警惕孙哲平是不是来了。他很想去前线围观,就是怕太明显,真的好纠结。

“刚刚不是孙哲平,你放心好了。所以……”叶修不怀好意地笑道。

“所以?”张佳乐面上不显,内心期待着叶修的回答。

“现在就是你去负责北区的10桌了,加油哦!”叶修走向自己负责的南区。

“叶修,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张佳乐真的是要哭出来了,是感动的泪水。叶修,从今天起,我要重新认识你了。

“黄少天……”做戏做全套。张佳乐凝望着黄少天。

“干嘛?没看到我忙么?明明是你自己找叶修帮忙。不要看我,我跟你讲,我弹钢琴的,和服务行业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这可是每秒上上下下好几百万的手,要是受伤了,你赔我啊!”黄少天道。

“请你一定不要记住我。”张佳乐俨然要上战场的表情。黄少天,你会后悔的。

“张同志,组织会记得你的好的。”黄少天握住张佳乐的手,声情并茂。

“咳咳咳,你们还要握到什么时候,不怕被老板娘说!”苏沐橙道。

“现在欢迎黄少天为我们演奏。”

——————————————————————————————

比原先的时间晚了几天,真是非常抱歉,因为身体不适,本来好一点,结果吃了两口米饭又在床上躺了两天╮( ̄▽ ̄")╭ 我这娇弱的胃QAQ

日更恢复! 



第十三枝花

第十五枝花

评论
热度 ( 1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