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亓桃/亓醉】他她他(一发完)

※背景第二人生

※有私设

※简亓x陶桃【伪】 简亓x陶醉

※刀子,玻璃渣,应有尽有

※BE!BE!BE!

※心情不好的产物

※同时带祺泽TAG,如有不妥,会删除

※以上能接受者,希望你们能看得愉快(づ ̄ 3 ̄)づ

※不要因为惧怕BE!点进来!还是爱你们的!


简亓迷茫地半躺在床上,靠着枕头,打量着周围。

满目的白,浓烈的消毒水味,床边的摁铃和输液架,显然是一间病房。

医生说,他出了车祸,在一星期前苏醒,现在终于康复了。

可他对这一切毫无印象。

因为他失忆,连简亓这个名字也是别人告诉他的。

他只记得一件事,他爱陶桃。

很奇怪,什么都不记得的他,竟然还记得恋人,想必生病前他一定很爱她。

“儿子。”简母刚要把手放在简亓的头上,就被躲开,讪讪地收了回去,“医生说你能回家了。”

“不要。”没由来的,简亓能相信她是母亲,可自己不喜欢她,甚至排斥。

“伯母,您来了。”陶桃的手上是刚洗干净的苹果,坐在简亓的床边,边削苹果边道,“简亓由我来照顾,您放心吧。”

简亓看到陶桃,心定了下来,不由地朝她靠过去,“我跟着她,不用劳烦您了。”

语气里满是疏离,简母眼神暗淡,强颜欢笑,“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和简亓在一起那么久,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既是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陶桃把苹果切成小块,喂给简亓。

简亓一口咬下,眼里满是爱意。

简母见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简亓,你好好养病。妈,改日再来看你。”

简亓似是没听到,专心吃着苹果。

“等简亓好转了,我再招待伯母来家里。”陶桃皮笑肉不笑。

这下简母连笑都笑不出来了,拿起包,转身就走。高跟鞋和大理石地的碰撞发出沉重的响声,陶桃扯了扯嘴角,这幅做派给谁看。待简亓再抬头的时候,陶桃敛去面上的情绪。

简亓蹙眉,“我不喜欢那个人,你也别和她接触。”

陶桃帮简母开脱,“她没有坏心。”

简亓认真道:“以后你一个人别见她,听到没有?”

陶桃眨了眨眼睛,“好,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简亓这才笑了,“我们回家吧,我不喜欢这里。”

陶桃点头道:“我现在给你去办出院手续,你在这儿等我。”

 

简亓换上了陶桃给他的衣服,嫩黄色卫衣,藏青色牛仔裤,站在医院门口,吸引了不少目光,甚至有人大胆地走上前要联系方式。简亓婉拒,别说他现在都不知道,就是知道,也绝对不会给的。

陶桃开车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景象,还真是受欢迎。就算失忆了,依旧不会冷脸对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生看到陶桃自发地散开,简亓的笑容变得真诚。陶桃一把握住简亓的手拽出人群,不忘喊道:“我男朋友。”

简亓乖巧地跟在陶桃身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她们自己围上来的,和我没关系。”

“我知道。”陶桃道,“你要是敢的话,哼。”

“我爱你。”

陶桃一愣,“油嘴滑舌。”

“这是真情流露,我的心里话。”

陶桃似是害羞,不说话,认真开车。

简亓坐在车上,大概是因为病刚好,困意袭来,头一点一点睡着了。

等他再次醒来,就已经到家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

“也就刚到。”陶桃从后备箱拿出一个箱子,“我们是上楼吧。”

不用陶桃带路,简亓径直走了进去,摁下十七楼的按钮,像是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想要让陶桃看到,却发现她不在自己的身后。“陶桃?”

“我在这。”陶桃紧接着说道,“看来你还记得。”

简亓笑笑,他只是下意识地选择了十七楼。

陶桃把钥匙给了简亓,“试试看,能不能找到家。”

简亓点头,脑子不记得的事,身体都记着,没有犹豫,没有停顿,把钥匙插进门,向左转动两圈,门开了。

是家。

客厅里粉蓝色的布艺沙发,铺着象牙白的地毯,窗台边上的绿植。餐厅里圆木的高脚桌和高脚椅,暖黄色的灯光,就是觉得墙壁空落落的。

陶桃把箱子放进主卧,看到简亓还站在中央,“先去洗个澡,我去做饭。”
简亓走两步,又停下,“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

“你生病的时候,做得肯定没有你好吃。”陶桃拍了拍简亓的肩膀,“我还等着你身体康复,做给我吃呢。”

“好。”

简亓站在镜子前,解开纱布,伤痕遍布整个背部,像是被鞭子一类的东西抽打过的痕迹。头发被剪短了,说是因为做手术。摸了摸后脑勺,并没有摸到任何的疤痕。

怎么看都不像是出车祸造成的痕迹。

说不出的古怪。从他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起,这个感觉就一直伴随着他。或许是因为记忆的消失给他带来的不安,或许是因为所有的外界消息来源于身边人,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报纸,口口相传的不确定性让他难以相信。最后能帮他判断是非的竟是向来都不屑一顾的感觉。

显然,所有人都瞒着他,试图让他待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而他只能相信陶桃。

 

四菜一汤,卖相看着不错。简亓拿起筷子偷尝了一块,比他想得好多了。

“先喝汤。你病刚好,吃不得太油腻的。”陶桃把先前放在窗台上吹凉的骨头汤端到简亓的面前。

“好。”奶白色的汤,一看就知道炖了很久。简亓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很好喝。”

“那你多喝一点。”陶桃正要拿起自己的碗舀汤,简亓先她一步,两只手搭在同一个碗上,陶桃下意识地松手,还好简亓握住碗。简亓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盛了汤,放在陶桃的面前。

陶瓷碗和实木桌面撞击发出的声响,陶桃心里不由地咯噔,低下头,长发遮住了侧脸,“谢谢。”

简亓用手挑起了陶桃的头发,放在耳后,“我们之间,用不着说谢谢。”

“礼貌用语,平时说惯了。”陶桃取下手腕的橡皮筋,把头发扎成一个低马尾。

简亓突然问道:“你什么时候留起了长发?”

陶桃摩挲着发尾,“你前段时间在医院,尽照顾你了,哪来的时间剪头发。”

“让你担心了。”简亓握住陶桃的手。

“你现在人安安全全地站在我面前,这就足够了。”陶桃挣脱开简亓的手,改为拍了拍他的手,“快吃饭,都要凉了。”

“好。”

吃完饭后,简亓主动要求洗碗,却被陶桃拒绝了。不大的厨房,两个人稍稍有点挤,时不时地肢体碰触,严重拖累了陶桃的速度,平添了不少麻烦。

陶桃忍无可忍,“出去!”

简亓眼里满是笑意,站在厨房门口,“这样总行了吧。”

“行行行。”陶桃无奈道。显然,这是简亓能接受的范围,只要不在这厨房给她捣乱什么都好。

“看来生病的人还是有福利的,我什么都不用做。”

“我只是为了让你早点病好,这都是要还的。”

“换个方式还好不好?”

“够了!到外面待着去。”

“是。”简亓又道,“遥控器呢?”

“在架子上。”陶桃喊道。

“没有啊。”

“右边的第三排架子上,你再找找。”

“你找到了吗?”陶桃没等到简亓的答复,走到客厅,看见简亓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你找到了也不和我说一声。”

“刚找到。”简亓拍了拍身边的空位,“陪我一起看电视呗。”

“我马上就好了。你先看吧。”陶桃头也不回地走了。

简亓无可奈何,打开电视,接二连三地换频道,最后停在了一部电视剧上。

陶桃再一次出来的时候,简亓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简亓?”陶桃轻声呼唤,没有任何反应,准备关上电视,一闪而过的男主角,程以鑫。陶桃回过头看着简亓的睡颜,关上了电视,把遥控器放在一旁,从卧室里拿出一条被子盖在简亓身上,自己回到了书房。

简亓听到门被带上的轻微声响,缓缓睁开双眼,低头看着被子,又把沙发上的靠枕垫在脑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

明明是对的,却处处都是破绽。

 

先前的一个星期都在医院,因为规定,陶桃在医院里出现的时间满打满算不超过三十六个小时。现在朝夕相处,不过三天的时间,简亓连为之找借口都不愿意做,满是一戳就破的谎言。

脑海里最后的一个念头应该是没错的,只是那个人不是陶桃,可自己为什么会错认?难不成是被人催眠?因为陶桃喜欢自己,说不通,她全身都写满了抗拒。父母希望自己喜欢陶桃,也不对,那天见面时两人的对峙不像是装出来的。所以,为什么要骗他?

街头偶遇程以鑫,意外地成了那个可以解答疑问的人。

 

“简哥,你怎么在这儿?”程以鑫惊讶道。

“嗯,这么巧。”

简亓其实并没有认出程以鑫,戴着口罩遮去了大半张脸。所有的印象来源于电视节目,和陶桃嘴里“你出车祸前带的艺人”。

“听说你生了重病,现在好点了没有?”程以鑫关切道。

“出了车祸。”

“难怪……”程以鑫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简哥,这里比较容易被人认出来,我们换个隐秘的地方聊。”

“好。”

简亓跟着程以鑫上了保姆车,由保镖开车,不知道目的地,开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简亓没忍住开口道:“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很快就到了……吧。”程以鑫向前探头,“达西,还有多久啊?”

“还有半个小时。”

程以鑫又重复了一遍,“还有半个小时。”

“……我听得到。”简亓无奈道。。

程以鑫被简亓的表情逗乐,片刻,摆正姿态,认真道:“你还记得多少?”

“我应该忘掉什么吗?”简亓反问道。

程以鑫小声道:“你就是失忆了,还是这幅性子。”

“你说什么?”简亓挑眉道。

“没什么。”程以鑫连忙摆了摆手,“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不如你有什么想问的,我就回答你什么。”

“你确定我问的,你都知道?”简亓心里仍旧保持着怀疑。

“有问必答,我保证我回答的都是真的。”

“我什么时候住院的?”

“三个月前。”

“生病了?”

“不是,你被你父母关起来了。”

“原因?”

“因为一个人。”

“什么人?”

“我们将要去见的人。”

“名字?”

“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了,我现在不能说。”

简亓没有在追问,他想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呼之欲出。

目的地竟是墓园,程以鑫七拐八拐,站定,“我们到了。”

墓碑上是一个年轻的脸庞,长得有几分与陶桃相似,不对,简直就是剪短了头发的陶桃,而他的名字,陶醉。

简亓强忍脑袋发胀似的疼痛,眩晕所带来的呕吐感,只是迈出一步,就腿软半跪在了地上,双手苦苦支撑,只来得及抬头看了一眼,就陷入黑暗。

对不起,我来晚了。

 

往日的回忆如走马灯在脑海中呈现。

从大学时期就在一起的恋人,深知相守不易,想着两人都足够强大,和父母摊牌。在二十八岁,简亓受不了不厌其烦的相亲,知道父母的个性,当晚自己一个人跪在地上道出了不愿相亲的事实,他有爱人,是陶醉,在一起快九年了。家里顺风顺水,有哥哥继承家业,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是被许可的。想当然的认为这次时间久了,父母就会同意。

事实并不是这样。

父母直接把自己送进了精神病院,在他们眼里看来,喜欢上一个同性,就是病。每天都会有人来做所谓的治疗,吃配套的药,简亓想逃,无能为力。没有联系外界的工具,没有窗户,唯一通道只有门,而那扇门被父母安排的保镖日夜坚守。简亓坚持了一个半月,就传来了噩耗,陶醉在来救他的路上,不幸车祸遇难。

这个消息一点都没有滞后,陶父陶母上门讨公道,直接跑到了医院。正好看到他正在接受治疗,一时间,抱着他痛哭流涕。父母姗姗来迟,看着这个场景手足无措。

大概是怕儿子真的会死了,又不甘心儿子走上歧路,简亓被转移到了一个正常的病房养伤。外伤被治得七七八八,心伤难愈。头七的那一天,简亓跑去陶醉家,阻止进入,就站在门外,两个小时后被父母强制带了回去。在他们心里,或许是窃喜的,觉着儿子断了念头,还假惺惺地安慰,人死不能复生。他是死了,不代表自己不能死,去另一个世界陪着他。

 

简亓眼睑微动,倏地睁开,好在不是医院。

“你还好吗?”程以鑫担忧道。

“我没事。”简亓接过程以鑫手中的水,润了润喉,“你来找我的事情有谁知道?”

程以鑫一愣,爽快地把幕后黑手供出来,“伍总。”

“你现在把我送到离我们见面地方最近的医院,然后打电话给陶桃,说你半路上遇到我,聊了几句,我就晕过去了。”

程以鑫虽有疑虑,还是照办,“好。”

陶桃接到电话,心知不妙,驱车前往,程以鑫以他不适合公开露面为由,是保镖达西送简亓到的医院,病房门外空无一人。陶桃放在门把的手一顿,还是推开,看上去丝毫没病的简亓靠在床上,微笑地朝着自己挥了挥手。不用简亓说一句话,陶桃就能知道他恢复记忆了,强装镇定地坐到他的床边。

“你怎么了?听到程以鑫的电话,我吓了一跳。”

“只是碰到故人聊了几句,好像记忆恢复了一点。”

“是吗?那真是一件好事。都想起了什么?”

“你倒是一点都不惊讶。”

“没有记忆也好,有记忆也好,我都陪在你身边。”

简亓捏住陶桃的下巴,慢慢地俯身,却被陶桃一把推开。

“够了!”

“不装了。”

“你早就知道了。”

“是你太小看了成年的男人。”

一语双关,陶桃黑着脸,“我的手段让您见笑了。”

“你做得很周全,所有可能向我透露真相的人、事、物全部处理了,只是……你这人不对。你不爱我。”

陶桃笑了,比哭还难看,“反正你有了记忆,怀着对我弟的思念、愧疚、悔恨过一辈子吧。”

“那你为什么还要消除我的记忆,我想你应该是用了催眠,把陶醉换成你。”简亓平淡道,“顶替你弟,住他的房间,睡他的床,照顾他的男朋友,你自己不膈应吗?”

“我是不会让你死的。死亡太简单,活着的人才难熬。我要你生不如死。”指甲嵌入手心,深深的月牙形,陶桃都毫无知觉。

简亓拿起餐巾纸抹去了陶桃的眼泪,“如果我死了,就把我和你弟合葬,好吗?”

冰凉的指尖,轻柔的语气,似是询问的恳求,或是恨或是惧,陶桃止不住地在抖,咬住下唇让自己冷静,“不会有人同意的,你还不如把双方父母熬死了,还说不定可行。”

简亓像是没听到,“就这么说定了。”

“不会让你如愿的。”

“你看着吧。”简亓又道,“我会做到的。”

 

 

陶醉和简亓在一起,陶桃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不用陶醉亲口说,陶桃就能感觉到他谈恋爱了,一一排除,最不可能的就是答案,简亓。陶桃可以列出来万般的理由告诉陶醉,他和简亓不适合在一起,可是这些理由都抵不过,陶醉喜欢简亓,简亓也喜欢陶醉。两情相悦的人,陶桃舍不得拆散,面上不显,心里默许。

这么一晃,也要九年了。陶桃帮着陶醉,潜意识默化父母的思想,看着是开放了,总归抱着这是别人家的孩子,只要自己家的不是就行了的想法。

事情终于曝光,比陶桃想得要晚,后果来得严重。

简亓的消失,让陶醉十分焦急。想要上门寻找,却被赶出去,陶醉立即明白,简亓这是出柜了。心里有冲动,但是找到简亓更重要。简父简母以防万一,花了大力气隐瞒简亓的踪迹,其实没必要,谁能想到会有父母把亲生儿子送到精神病医院。

这一找刚好撞上父母要陶醉相亲,如同钠遇上水,一触即发,陶醉直接坦白了自己的男朋友简亓。家里人还当他开玩笑,可是陶醉一脸认真,再加上这段时间每日每夜地寻找简亓,不想信也得信。陶桃的潜意识默化还是有效的,没有打,没有骂,只是要求冷静。当下陶醉没心思安抚父母,有了简亓的地址,就要去找他。

“你要是出去找他,我就当没这儿子。”

父亲的放话没有让陶醉停留半步,“简亓已经因为我没家了,我们扯平了。”

刚下过大雨的地面,突然闯红灯的行人,陶醉为了避开,种种因素下,错误估计,即便有安全气囊,还是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接到电话的是陶桃,这一天,她受到太多的打击,却又不得强撑,“爸妈,陶醉出车祸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

父母是愧疚的,觉得是自己说的话得到了应验。盛怒之下,需要一个发泄口,简亓,陶醉到死都在找的人。然而,见到的状况是正在被鞭子抽打的简亓,俨然一个受害者,又似是看到如果陶醉活着,他们也会做相同的事,难以宣泄的情绪变成了眼泪。

陶桃看在眼里,心里毫无波澜。父母肯定不想在追究,说出去名声不好,还不如遮掩着,就当作一起交通事故。她不接受,她要报仇,凭什么陶醉死了,而他还活着好好的。

陶桃开始了她的复仇计划。

第一步,与简父简母沟通,成了简亓的假女朋友。她的外形足以证明,并且夸张地表示自己爱慕简亓许久,只是碍于陶醉的存在。为了不让简亓起疑,她会让人催眠简亓,修改他的记忆。简父简母先是犹豫,听到修改记忆,欣然同意。陶桃才不会让他们如意,最后假意地告诉他们,简亓对他们心底的恨意太深,清除不了。

第二步,改造简亓的家。陶醉的东西都是由她收拾整理,家里的钥匙自然也有。把原有的装修都拍下来,把会暴露陶醉存在的东西一一去除,用别的东西替代或是干脆空白。这不是第一次陶桃进他们家,这次来却格外觉得讽刺。温馨的家,照片墙,成双成对的物件,快两个月没有人打扫,满是灰尘。

第三步,催眠简亓。这个过程并不简单,陶桃,陶醉,一字之差,辅佐于药物,总算是成功了。简父简母不喜欢陶桃,寻找他的路上,简亓车祸受伤,陶醉的故事放在简亓身上,经历陶醉的痛苦。即便简亓不知道,依旧让陶桃有报复的成就感。

不是计划不完美,不是简亓敏锐,而是败给了他们的爱情。

陶桃没有告诉简父简母,简亓恢复记忆。时隔三个礼拜,同样的下雨天,同样的时间,陶桃收到了医院的电话,简亓车祸而亡。

心里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像是早有预料,又像是可惜。

悲剧总能让人反躬自省。

不用陶桃多说什么,两人合葬这件事情双方父母都同意了。不过,是海葬,也算是给他们了一层遮羞布。

而简亓陶醉,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会被陶桃永远铭记。

——————————————————————————————

这几天,病情一直反复,真的很烦了。前天好不容易好一点了,吃了两口米饭,肚子疼,头疼,躺了半天,昨天又躺了一天,现在终于好一点了。疼痛中半梦半醒的脑洞,有想要写成HE的心,奈何这个剧情,是没戏唱了。不想写替身梗,就干脆简单快乐地虐一虐。小虐怡情!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评论 ( 5 )
热度 ( 37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