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十三页

 

整整三天都在认真学习,这件事放在以前马思远肯定不认为自己做得到。

话也不能这么说,平常当然也学习,绝不会像现在这么事无巨细的复习。不仅是学习内容,还有学习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就连运动也在学习。如果说,以前的考试马思远能有百分百的把握,实际成绩大概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现在马思远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那么实际成绩百分之百都有可能。

就为了这三天,Karry制定了一个计划表。

早上八点起床,出门跑步一个小时,耳朵里听着英语听力或者是先前录好的要背科目。

早上九点半早饭。一般都是跑步之后,在家附近的早点铺买,或者是用电饭煲做好的粥配上面包,东西结合。

早上十点学习,Karry从文科开始,马思远从理科开始。

中午十二点午饭。这个就取决于马思远,心情好,多做点,心情不好,下点饺子就打发了。

下午一点继续学习。

下午五点放松时间。

晚上六点晚饭。

晚上七点半,出门跑步一个小时,接着上午的录音继续听。

晚上十点睡觉。

为了实行这个计划,Karry搬进了马思远家,时时刻刻互相监督,确保时间误差不超过半个小时。

万事开头难。马思远本就有早起的习惯,对Karry来说是件艰难的事情,生拉硬扯被拖起来。结果第一天还多了午睡的环节。之后的两天一切顺利,到了要考试的时候,都有些不太习惯。

 

考试期间依旧要穿校服。从早上八点开考,一天考三门,学校提供午饭。到了学校,就能感觉到弥漫在空气里的紧张。同学们都在抓紧时间复习下一门的科目。“我没复习怎么办?”“唉,别复习了,复习也来不及了。”“学霸学霸,这题怎么做?”诸如此类的声音不绝于耳。

白文珞听到后面声响,抬头看了一眼,“早。”

“早。”马思远拍了白文珞的肩膀,“看什么呢?”

白文珞嘴里念念有词,如同和尚念经,“在背语文。”

马思远听不真切,整个人向前凑,Karry拉住他,“别打扰他了,没看他在背语文。” 

“我和你不一样,不敢空着。”白文珞调侃道。

“哼,这次不会了。”Karry道。

白文珞没懂,他的注意力全在面前的语文书上。

马思远摇摇头,对着Karry说道:“你不用再看看,别背了这么多天,今天全忘了。”

“不会的。”Karry自信道。

第一遍铃响,哀嚎连篇,书包统一放在讲台处,桌肚里的东西放在地上。

马思远小声道:“加油啊。”

Karry道:“放心,这次我肯定是第一。”

马思远轻笑,听到第二遍铃响,低头看向桌面。

第三遍铃响,“考试开始。”

翻开卷子,提笔写名字。第一门是语文,是马思远强项,整张卷子一气呵成,没有卡顿。离考试结束还有四十五分钟,马思远已经写完了。这个速度不算快,因为边写边检查,有些耽搁时间。

马思远抬头看了一眼钟,又装作不在意地撑着头看向右手边的Karry,似乎在写作文。时间对Karry来说不是问题,就怕他一不小心写下惊人之语。马思远感觉到监考老师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略久,赶紧坐直,检查自己的试卷。

“还有五分钟。”

监考老师的话倒是惊醒了不少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同学,擦了擦嘴角,从头开始检查试卷。马思远的眼睛盯着试卷,心里正在默背数学公式和易错点。

“交卷。试卷自己保留,答题纸往前传。”

坐在后排的同学蠢蠢欲动,小声对着答案。

“都给我坐好了,否则作弊处理。”

监考老师清点完试卷,“考试结束。”

离下一门数学考试有十五分钟休息时间。大概是因为考完一门,心里没那么紧张,答案对着对着就开始聊起了天。

“马思远,那个阅读理解的第……”白文珞转过身,敲了敲马思远的桌子,“算了,我还是别问了,我还是心存幻想好了。”

“说不定我们答案一样,第几题啊?”马思远问道。

“就第一篇阅读的选择题,我纠结了好久,选了B。”白文珞道,“你这什么表情,别吓我。”

“我选的也是B。”马思远看到白文珞神色紧张,开怀大笑,“慌什么。”

“怎么能不慌!”白文珞拍了拍胸口。

“万一你们俩都错了怎么办?”Karry道。

“诶,不会是你和我们选的不一样吧。”白文珞窃喜。

Karry敷衍地笑了笑,“我选的也是B。”

“切。”白文珞又道,“你的古诗词填空不会又空着吧?”

“有这位在。”Karry重重地拍了马思远的肩膀,“我怎么敢空着。”

“和我没什么关系。”马思远耸肩道,“明明是你要和我争第一的。”

Karry但笑不语。

白文珞装模作样地在空中闻了几下,“男神之争,久违的八卦非常期待!期中考后的校报一定很好看。”

“复习去吧。下一场数学有把握?”马思远道。

“当然!我可是和学霸们好好复习的人!”白文珞道。

“没有开成茶话会?”马思远怀疑道。

“当然没有!姜宇诚,给我作证。”

“复习两小时,讲话一小时。”姜宇诚道。

Karry和马思远都笑了,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模样。

“这不是还有复习的。而且我是复习完再讲话。劳逸结合。”白文珞试图证明自己。

“是是是。”马思远点点头,“快转过去吧,要考试了。”

“怎么这么快啊。”白文珞道。

两个监考老师走进教室,一前一后,“考试时间在黑板上,现在发卷子。”

这三天和Karry一起做数学,马思远学到了另外一种思路,以前觉得有难度的题,现在也能迎刃而解。饶是如此,还是最后一道题上卡了不少时间。Karry早早地做好,右手转笔,左手撑头。偶尔笔脱离手指,掉在桌上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马思远。毕竟数学考得比Karry低实属正常,没有必要拿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去比。

这节考试结束就是吃饭时间,但是下午还有一场,不少人拿着英语书一块儿吃饭。虽说没什么好复习的,就背背单词,背不下来也得混个眼熟,毕竟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成安是有名的双语教学,从成安初中就开始读起的白文珞对英文把握十足,看着身边人的行为,心慌慌。“我是不是应该也拿一本?”说是这么说,就没看到他的屁股离开椅子。

“当心消化不良。”姜宇诚道,“看看你面前这两位。”

“……”白文珞喝了一口橙汁,“看他们俩,只会让我有一种没有考试的错觉。”

“嗯?”突然被点名的马思远一愣,“和我们俩有什么关系?平时好好学习,课前预习,课后复习,考试的时候没什么好慌的。”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白文珞道。

“我作证,他没有。”Karry道。

“和你比起来,我可认真了。”马思远反驳道。

Karry点点头,脸上写着你说的都对。

“学神的世界我不懂。”白文珞瑟瑟发抖。

“你自己也不差,一天到晚装个学渣样。”姜宇诚毫不留情戳穿道。

“和你们比起来,我就是一普通人。”白文珞道,“我是怎么和你们做朋友的?”

连姜宇诚都不想搭理白文珞了,“你还是吃你的饭吧。”

离他们较劲的同班同学听到这样的对话,更觉戳心。Karry马思远两人不必多说,一进校,就是风流人物。姜宇诚在化学方面拿到的奖多的数不过来。白文珞各科比较平均,不是一样的低,而是差不多的高,中上偏上。不过和另外三个人比起来就显得不起眼。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古不变的道理。

下午英语考试有听力,整层楼都被拦起来,非考生不让进,以免打扰正在进行的考试。考完就放,比平常早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有些人留校继续复习,有些人背起书包早早溜了。

“明天见。”白文珞走到女生堆里,“姜宇诚你快过来啊。”

“你们的复习会还在进行啊。”马思远道。

“他这属于打着幌子找女朋友。”姜宇诚悄声道。

马思远了然地点点头,“那你在一旁不觉得奇怪。”

“也没有。”姜宇诚不经意间红了耳朵。

马思远心里有了答案,“我和Karry先走了,明天见。”

姜宇诚挥了挥手,拿起书和笔,坐在白文珞刻意留给他的空位。

马思远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原来姜宇诚喜欢唐薇。”

“哦。”

“平常还真没看出来。”

“你说他们会不会在一起?”

“万一他们俩成的话,不就是早恋?”

Karry停下脚步,“你想谈恋爱?”

“你怎么听得,我明明说的是姜宇诚和唐薇。”

“想这些,还不如想想晚饭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随便。”

“没有随便这道菜。”

“那你说说有什么?”

“我想想。”

秋末冬初的下午,太阳已经没有那么强烈,Karry和马思远的影子在铺满金黄色叶子的人行道上越拉越长。

第一次横在两人中间的情感问题犹如这秋日的叶子轻飘飘落下,轻易踩碎,还是留了灰尘。

———————————————————————————————

我会注重描写高一的校园生活,高二才会是情感的转折点,而高三会更快,几个章节就结束了。如果觉得校园剧情有些无聊的,可以养肥再看!

我最近可能水逆,一点也不愉快的旅行,肠胃炎,第一天大姨妈,浑身难受orz绝望QAQ



第十二页

第十四页

评论
热度 ( 4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