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K远】必然

第十二页

 

从王绮留下Karry吃饭的那一刻,马思远就应该对眼前的状况有所察觉。

“怎么还不去睡觉?”王绮小声问道,“你和Karry还在吵架啊。”

“没有。”

“从小到大一起睡的次数我数都数不过来,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一脸紧张。”王绮笑道。

马思远不语。

“你看,今天Karry给你复习……”

“是我和Karry一起复习。”马思远纠正道。

“是,你们俩一起复习。”王绮知错就改,“现在都晚上九点了,就算家住得近,回到家就一个人,多不安全啊。”

马思远充耳不闻,拿起冰箱的牛奶往玻璃杯里倒上九分满,然后放进微波炉里。

“你这幅苦大仇深的,是不是牛奶不好喝。我明天开始换个牌子买牛奶。”

王绮眼里的揶揄,马思远无奈,只能应下来,“……好。”

“早点洗洗睡睡吧。”王绮转身,就遇上Karry,摸了摸他的头,“晚安。”

Karry愣在原地,“晚安。”

马思远笑倒在床上。

Karry一瞪,“有那么好笑吗?”

本来马思远都不打算笑了,但是Karry的话让他又想笑了。

Karry坐在马思远身边,“还笑吗?”

马思远浑然不知危险的靠近,或者说他知道也不怕,学着王绮的样子,充满了爱抚的眼神,摸了摸他的头。

Karry一把握住马思远的手,往后倒去,他在上,马思远在下,一只腿压住马思远的膝盖,“好笑吗?”

马思远抿嘴,不敢看Karry,深怕自己又要笑出声。

这样的姿势保持了良久,马思远看Karry眼神失焦,试图挣脱,力气又大上一分,“您大人有大量,放我去洗澡吧。”

Karry的喉结上下滑动,松开了手,“去吧。”

“你刚刚想什么呢?”马思远从衣柜里拿出睡衣,没等到Karry的回答,回过头一看,啧,一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马思远洗完澡出来,小心翼翼地躺在了右边,背对着Karry。明明床足够躺下两个人,马思远紧贴着床边,不敢翻身。身体呈不自然的状态,肯定不好受。马思远枕着的右手已经发麻,毫无知觉,一动就疼,龇牙咧嘴地把手拿了出来,死命地揉着手腕。

这是他自己的床,凭什么是他遭罪。

马思远这么一想,气鼓鼓地翻过身,正对着Karry,安心睡觉。眼神不由放柔,指尖停留在额头的正上方,心中默念一声,晚安。

 

马思远一觉睡到了自然醒,迷迷糊糊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双眼迷茫地看着前方。刚好,闹钟声响。马思远拍了拍身旁,“起床了。”

没得到答案的马思远奇怪地转过头,人不见了。难得,他起得比自己还早。

马思远没有太在意,直接走到了厨房,桌上已经有了冒热气的早点,拿起吸管插进豆浆中,四处寻找Karry。

“大早上不好好吃早饭晃悠什么呢?”Karry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我这不是在吃早饭。”马思远晃了晃手中快吃完的豆浆和馒头,“你去哪儿了?”

“给你拿复习讲义去。”

“这是要把第一拱手让人?”

“不就是背点东西,这几天内肯定背的下来。”

马思远不屑,到时候给Karry看看划得五颜六色的重点,他就知道什么叫做背诵。泄愤似地把最后两口吃干净,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角,翻开所谓的复习讲义,“你什么时候弄得?我怎么不知道。”

“就前段时间,刚好闲着没事干,就梳理了知识点,全当复习了。”

“……”

“我漏写了吗?”Karry迟疑道,“不应该啊。”

“没有。”

马思远心情复杂,“把这个给我了,你自己怎么办啊?”

Karry指了指脑袋,“都在这里。”

“……”

这天是聊不下去了。

“对了,我过会儿去机场接我妈去。”

“哦。”马思远又道,“你什么时候走?”

Karry看了眼手机,“再过一个半小时吧。要一起去吗?”

“我,还是在家复习吧。”

“不行,你还是和我一起去吧。”

“为什么啊?”

“就这么说定了。我是不会让你比我有多余的复习时间。”

“你想多了。”勤能补拙。就马思远的脑子,再怎么勤奋也赶不上Karry。不过马思远从未看到Karry这么想争第一,有些出乎意料。

 

刘惠一下飞机就看到面无表情的Karry还有向她热情招手的马思远,“你们俩怎么都来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Karry自然地接过刘惠的行李。

“嗯?”刘惠一脸不信,“思远,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今天双休日,本来就没什么事。”马思远笑道。

刘惠的视线在Karry和马思远之间徘徊,“算了,你们两个惯会一起骗人。”一只手勾住马思远的手臂,“我给你们带了礼物,回去给你们看啊。”

“谢谢阿姨。”马思远道,“这次你去哪儿出差了?”

“我去美国参加时装周了。”

刘惠说得坦然,奈何美国二字不免让马思远想多,偷偷看了一眼Karry,没有任何异样。

“这几天顿顿三明治吃得我都腻了,思远,给阿姨做饭好不好?”

“妈。”

“你还不乐意了,明明吃得最多的就是你。”

“没事。”马思远出面解围,“现在也是吃饭的点。如果阿姨饿的话,就干脆在外面吃了。”

“还是思远最好。”

“回家放了行李,就在外面吃。”Karry又道,“您昨晚不还和我说想吃火锅吗?”

“吃不吃火锅?”刘惠冲着马思远问道。

“好啊。”

刘惠满脸幸福,走路的步子都不由地加快。火锅店离家近,Karry被派回去放行李,由刘惠和马思远占座点菜。刘惠看着马思远熟练地在菜单上打勾,还有一些明显是Karry喜欢吃的,微微蹙眉,装作不知道,“点好了吗?好了,就给服务员。等Karry来了,再加。”

马思远点点头,挥手致意,将单子给服务员。

Karry来的恰是时候,菜都上齐了。

“还有什么要加的吗?”刘惠问道。

Karry看了一眼,“不用了,这些够了。”

“那就快吃。要不是思远,本来都不想等你。”

“您多吃一点。”说着,抢走了刘惠放下去的牛肉。

“吃你自己的。”刘惠快速地夹起锅里其他的肉。

马思远忍俊不禁,安安分分,不参与他们之间的战争。

“年纪大了,吃不动了。”刘惠最早放下筷子,“你们慢慢吃。”

Karry和马思远小声交谈,闻言点了点头,并未中断他们的对话。大部分时间都是马思远在说,Karry在听,还不忘往马思远的碗里放各种菜。即便碗里都冒出一个小尖,也不会停手。马思远只好不说话,先把碗里的都扒进嘴里,这个时候菜都不烫了,腮帮子鼓鼓的。好不容易咽下去了,Karry又重复刚才的动作。周而复始。

刘惠看在眼里,Karry因为父亲的影响,自小有很强的领地意识,自己人、外人分得清清楚楚。和马思远从小一起长大,关系自然好,现在看来是太好了。说实话,比对她这个亲妈还要好,那到时候两个人分开来应该怎么办。时至今日,刘惠还未曾想到更深的地方,后来回想起来,才知情根深重。

 

Karry习惯性地跟在马思远身后,眼看着就要进马思远家了,刘惠喊道,“Karry,跟我回来理行李。思远,今天我们一起吃晚饭。”

“好。”

马思远回到家发现,已经下午三点半了。原本想好好复习一个下午的计划泡汤了。Karry一定是早有预谋,难怪拖自己下水。马思远伸了个懒腰,坐在书桌前,拿起Karry的笔记对照着复习。

门外突然响起门铃声,马思远正准备去开门,发现王绮已经在家了。

“是Karry啊,你妈是回来了吗?”

“嗯。”

王绮没有多问,看Karry一脸着急,“思远在房间里。”

“行李理完了?”

“嗯。”

“你怎么了?”

“……”Karry的拳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我想到你肯定在偷偷复习,就赶紧跑过来,不能落下进度。”

“就因为这事?”马思远无语,“就这么一会儿,能有多大差距啊。”

“分秒必争,你比我每天多学一分钟,到考试就比我多学四分钟,到了高考的时候,就有起码七百三十分钟了。”

“得得得,我真的服了你了。”马思远扶额。

“你复习到哪儿了?”

“这儿。”

“你看你的速度挺快,我要是再不努力学习,就拿不了第一了。”

“呵,把这些都背完了,考试的时候都记得,别乱答,早就超过我了。”马思远把要背科目摞成一叠放在Karry面前,“我有问题再来找你,你现在好好背你的吧。”

“背就背。”话是这么说,Karry坐在了马思远的旁边,一直盯着他的侧脸。

“看我干什么啊?我脸上又没字。”马思远被盯得心里发毛。

“沾沾学霸的气息。”Karry戳了戳马思远的脸,低下头,开始背起了英语单词。

目光消失,马思远总算能定下心复习,把卷子上的字看进去了。

——————————————————————————————

原本以为上周来得及提早更新,我果然高估了我自己。这周的会补上的! 肠胃炎实在是太难受了orz

 


第十一页

第十三页

评论
热度 ( 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