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三十三游

 

三月中旬,春寒料峭。

雨淅淅沥沥,洗去了地面的尘埃,迎来一片绿。又如同一层薄雾笼罩着粉墙黛瓦,湿润、舒缓。风中带了几丝寒意,吹醒了河岸边的桃花,含苞待放。

无人有心赏这美景,人都到齐了,今日则是大会的第一天。

李祥杰早早地出发,即便正午过后才开始,走之前仍不死心地邀请苍山派一同前去,被一口回绝。要知道武林盟主的中立只是在这群所谓正派当中,而苍山的中立是在整个武林。

“昊然师兄,真的不用去看吗?”王俊凯担心道。

“今天是第一天,陈词滥调,互相推诿,然后得出一个突然知道,需要想想,再等等之类的结论。”董子健道。

“第一天?难道还有第二,第三天?”王俊凯惊讶道。

“往年的大会长的足足开了七天,短的也开了三天。这一次,怕是近几年来最热闹的一次。”王大陆道。

“开了七天那次是为了商讨一个灭门案,那个案子本来是由官府管辖,但是查出凶手是武林中人,这下就棘手了。”张一山道,“圭国历来把官场和武林区分开,每一条刑罚都会分普通人和武林中人。”

“例如杀人,普通人则会午门斩首,近亲也一同入狱。武林中人,则要分情况。如果是仇杀,官府不管,这是武林的规矩。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如果是比武当中死亡,官府也不管。这属于技不如人。如果是无差别伤人,由武林盟主亲自押着人去官府。能和武林中人不相上下的,只有皇上的暗卫和驻守边疆的将军。所以地方官员想抓也抓不到,武林盟主发出告示,有人抓到他,就交给武林盟主,再由他决定是用武林的办法还是官府的办法。”王大陆道。

“先前有所耳闻,没想到是真的。”刘昊然道。

“是。朝廷和当时的武林盟主谈崩了,这个法律是双方唯一能接受的东西。”王大陆道。

“涉及到藏宝图,不会要开个十天半个月吧。”王俊凯道。

“不至于。”董子健道,“珍宝岛藏宝图由来已久,李祥杰没有,说不定其他人有。为了证明李祥杰的清白,光他用嘴说两句,根本没用,只有齐心协力找到有的那个人。到时候,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就会联合起来寻找这批宝藏。”

“那我们现在就只能待在这儿,哪儿都不能去吗?”王俊凯问道。

“如果你想去看看的话,你可以躲起来。以你的功力,应该不会被人发现。能发现你的都是内力深厚,起码得练个三四十年。大部分这群人都是最懂得明哲保身的,绝对不会告发你。”董子健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大胆地去吧。”

王俊凯看了一圈,大概是察觉到了,“你们是不是就想让我去帮你们打探消息。”

“不用你去,我就知道。”董子健站了起来,抑扬顿挫道,“此次大会提早举行,在下感谢各位的到来,我李祥杰感激不尽。若是有所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张一山走到了董子健的对面,捋着自己不存在的胡须,“李盟主此言差矣。”

董子健道:“这次大会的目的是为了找出栽赃我的凶手。我没有藏宝图!”

王大陆一个人变换着不同的声音,“是吗?”“什么藏宝图?”“你听说过吗?”“我没有。”

董子健道:“肃静!”

张一山用一个调子说话:“此处省略争吵,反驳,吵架,劝和的片段。”

王大陆道:“既然短时间内商量不出一个结果,天色已晚,不如明日再议。”

董子健道:“这位前辈说的是,明日再议。”

张一山总结道:“大致过程就是这个样子。十分冗长,十分无趣,你要是能撑过一个,阿不,半个时辰,我就算你赢。”

王俊凯道:“那我不去了。”

四人面色平静,各做各的事,王俊凯道:“我去还不成。”

刘昊然劝道:“其实你去或者不去,真的不重要。” 

王俊凯道:“我就待半个时辰回来,一刻也不多待。”

张一山道:“想去就去。连魔教都敢去,还有哪里你不敢去的。”

王俊凯道:“我真的去了。”

异口同声:“你去吧。”

片刻,刘昊然出声道:“你们真的让他去啊?我还以为你们只是说说。”

张一山道:“想拦也拦不住。”

王大陆笑道:“这是来自师兄小小的报复。”

董子健道:“昊然,你没去过所以不知道哪个地方有多么的无聊。我们曾有幸去过一次,不到一炷香就睡着了。好在坐的比较靠后,李祥杰应该看不到。我建议你千万别有想去的念头。”

刘昊然讶异道:“敢情你们没在骗人。”

又是整齐的一声“没啊。”

董子健又道:“这第一日就是靠一个字,装。不能让别人觉得我早就知道这件事。不能让别人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能让别人觉得我太关心。不能让别人觉得我不关心。总而言之,基本上第一天去的都是些虾兵蟹将,过去的都是派去打探消息交换情报的人。后几日才是看点。”

“不和你们多聊了,我该回去了。”张一山道。

“是不是太早了?马思远和齐三石不过待了一个时辰不到,这么快就吃醋了。”王大陆道,“我可是看到齐三石的新扇子和新扇坠了。”

“那是我娘给的,和我没什么关系。”张一山急忙撇清关系。

“扇坠和你身上的那块怎么那么像呢?”王大陆拽起张一山的手,腰间挂了一块鲤鱼状的羊脂玉。

“我娘给的。”张一山作势离开,“我还有,我给你们拿来。”

被王大陆扣住,“不用,我们都这么多年兄弟,还在乎这个吗?你让马思远和齐三石多呆一会儿。”

张一山挣脱不开,只好老实地坐在原地,“这回倒不担心人家有不轨之心啊。”

董子健道:“是敌是友分不清,只好让他们自己跳出来。”

刘昊然帮腔道:“我们对你这块玉佩很感兴趣。”

张一山闭口不谈。

 

齐三石坐在靠窗户的软塌上,看着窗外的风景,春天要到了,他又活了一年。

马思远道:“右护法正在路上,约莫明后天就到了。”

齐三石不语。

马思远接着往下说道:“大会已经开了,之后的安排都已经妥善处理,随时随地都能出发,教主打算等到什么时候?”

齐三石似笑非笑,“终于忍不住了。”

马思远低头道:“属下不敢。说句大不敬的话,就算教主等得起,您的身体等不起。”

齐三石抬起马思远的下巴,“我的身体如何我自有把握。倒是你,王俊凯见过了,苏陌也见过了,你的仇人可都一个一个坐在那个大会上,你打算忍到什么时候呢?”

马思远面色平静,身体忍不住在颤抖,“属,属下不能坏了教主的大事。”

齐三石笑道:“我的事情和你的不是同一件吗?不用老是以属下自居,我们是平等的,做了一场交易。把你救出来和我要得到的报酬。”

马思远道:“属下不敢。”

“是你不敢,还是你不想,你心里清楚。”齐三石松开了手,“我的身体你放心,绝对撑得到那一天。”

马思远清晰地看见齐三石眼里闪过的疯狂和偏执,不为所动。当年正是因为这个眼神,马思远才会被蛊惑,才会同意加入到这个计划。

“属下知晓。”

“你说他们这么做的意义何在?明明知道我们有问题,明明抓不到我们的把柄,却坦然自若地让我们相处。有着那样的师父,居然有这样的徒弟,真是神奇。”

“那是因为他们无计可施。”

“是啊,你知道为什么吗?”

“属下不知。”

“因为我们都是死人,所以他们什么也找不到。”

齐三石的手臂爆出青筋,是对命运的不甘,是对世间的仇恨,以及对未来的兴奋。谁也没有想到每一步会走的这么顺,和他们预料得几乎分毫无差。接下来就是关键时刻,终于要收网了。

马思远,名字是他自己的起的,保留了一个同音的源字,为了让自己铭记住仇恨。而他和齐三石都一样,死过一次的人便什么都不会害怕。

“教主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属下就先告退了。”

和苍山五人所料相反,齐三石和马思远并没有什么话要说。每每望着对方,就会想到不堪回首的过往。至于传递消息,这个计划凝聚了不止他们的心血,每一步都刻画在他们的骨头上,绝不会出错。之所以是他们两个人,是因为他们也在这个计划当中。

“就这么走了,岂不是浪费了他们的一番良苦用心。”齐三石闭上双眼。

“属下告退。”马思远充耳不闻,离开了齐三石的房间,贴心地关上了门。

——————————————————————————————

停更通知!明天飞法国啦~大约7号左右回来更文,依旧日更哦!

还有时间线的问题,整篇文从六月开始,婚宴是在年底,新年在二月份,现在是三月中旬。之前提到的正月是农历,就像公历和农历,这里的公历就是圭国年历。之前写的时候,一时间忘了这个问题,抱歉。



第三十二游

第三十四游

评论
热度 ( 2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