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少年游

第三十二游

 

虽喝得是花酿,但还是酒,王大陆起先觉着喝得不过瘾,后来才发现是后劲足,已经来不及了。刘昊然董子健合力把他抬了回去。李祥杰准备得很充分,还派人放烟花。在庭院中,一边喝酒,一边赏烟花,倒是风雅。

刘昊然拉着董子健去了扬子河,已经有不少人在河边放花灯。橘黄色的灯光,以假乱真的花灯,随波逐流,飘向远方。遥遥望去,这条河似乎都被点着了。两人买了一盏花灯,将自己的心愿写在纸条上,再放进花灯里,默契地没有询问对方的心愿。心诚则灵。

扬州城的远郊有一处月老祠,据说特别灵验,香火很旺。至于王俊凯有没有带马思远前去,这是个谜。不过一大早王俊凯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缠在马思远身后,也没遭遇驱赶,昨天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作为师兄虽好奇,也只能放在心里,在一旁默默关注。

张一山更是离谱,到了正月十二才回来,怎么不等到正月十五,过完元宵再回来呢!看在齐三石刷白的脸色,大家还是放过了盘问张一山的机会。自那以后,深居简出,行踪不定,身上总还带着一股药味。这一躲,就再也没有合适的时机。

声称忙于修缮罗门场而消失整整一月有余的李祥杰被刘昊然堵了个正着。

说来也是奇怪,仅一年没使用只需打扫干净就好,客房开窗通风,自有下人来做,偏偏李祥杰亲力亲为。过年前,还犹如惊弓之鸟的李祥杰现在对他们采取避而不见的态度。李府并不大,李祥杰如果回来,自然会被他们发现。事实上一直没碰上。看守主院和大门的护卫,每每询问,回答千篇一律,李祥杰不在府中。就更别提传言中几乎每夜都会出现的贼,除了勤正园曾发生过两次的惨叫,等他们赶到之时,却被护卫拦住,声明事情已解决,其他的就没有透露。

这个李府处处透露着怪异。

“敢问李盟主现在可有空闲?”

“自然,我们进去聊吧。”李祥杰抬手,刘昊然第一次正大光明地进书房。

李祥杰命人上了茶水,“听闻王大陆少侠和王俊凯少侠都已归来,想必刘少侠是为他们二人之事前来。”

“有失李盟主所托,他们二人虽进了魔教见了右护法文岚,却被一口否决,更是声称此事铁证确凿。”

“与我所料不错。能见上一面已是不错,就是不知道魔教的证据是什么?”

“说来惭愧,文岚以教主之由,拒绝给他们看,并且羞辱他们,”刘昊然迟疑道,“说您才是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清白的人。”

“岂有此理!”李祥杰怒拍桌子道,“我平白无故遭受此难,居然还污蔑我。”

“他们也没有办法拿出证据的理由正是看准了李盟主您无法洗脱身上的冤屈,只有靠大会上的各位前辈来助您一臂之力。”

“是,谢当日刘少侠提醒。能忍一时,不能忍一世。”

“有一事还请李盟主赐教。”

“什么事?”

“正月二十和三十,勤正园发出惨叫,我们听了十分心焦,赶往此处时,护卫不让我们进,还想知道里面的人可否安好?是否和窃贼有关?”

“确是窃贼,不过不是盗窃藏宝图,而是下人偷主人的东西,让白珂受了惊吓,丑事一桩,我就命人不要宣扬。这个下人我也让他离府了。还有一次,”李祥杰沉思道,“是莫名巧妙有白影飘过让起夜的丫鬟看见,惊叫出声。怀疑有人装神弄鬼。这种小事就不用惊动诸位了。”

“原来如此。还有一事,既然整个武林出面,我们苍山是否不太适合继续参与此事。”

李祥杰一慌,“怎么不合适。诸位就请放心地待在这里。”

“可这一月有余,我等什么忙也没帮上,还在您府上白吃白喝,怕是不妥。”

“怎会!刘少侠提醒我召开大会,王大陆少侠和王俊凯少侠替我前去魔教,都帮上了我许多。”

“这……”

“人多力量大。还请各位安心地住在李府上。届时其余人等都在罗门场,不会见到诸位。”

“那就多谢李盟主。”

 

董子健正在房内来回走动,一刻都停不下来,见刘昊然回来,连忙问道:“如何?”

“弄清楚了两件事。第一件,半夜惨叫。”刘昊然复述了一遍,又道,“至于是真是假,我们暗中寻找证据。第二件,我提出要回苍山,李祥杰不允。这场大会看来就是给我们准备的。苍山不曾和谁结怨,有谁会针对我们?”

“……怕是所有人吧。”董子健看到刘昊然眼中的疑惑,“不争不抢,不代表别人会不妒忌。如今出了一个苍山沾了珍宝岛的光的传闻,自然会被人盯上。不患寡而患不均。有人独占宝藏,苍山无形中凌驾于武林之上。其他人肯定会有这个想法。”

“师父从来没说苍山和珍宝岛有关。”

“李祥杰也从没说过自己有藏宝图。魔教一传,就有人相信,那说明有人的确知道珍宝岛,并且确定它真的存在,才会有人不顾风险闯进李府。”

“这些人有可能是魔教派出,为了得到藏宝图。”

“那怎么可能现在还没有到手?而且自从我们住进来之后,可从来没有窃贼。”

“你的猜想?”

“武林中有人知道到底是谁拥有珍宝岛的地图,否则怎么帮李祥杰洗脱冤屈。估计这个人还会带领众人寻找珍宝岛。”

“所以我们得在。”刘昊然顿悟,“我们是见证者,作为一个中立派。”

“那魔教到底占据了什么身份?魔教教主的冷眼旁观,自会大乱,指的又是什么?”董子健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们现在的推测也不一定是正确的。

“无解。”刘昊然道,“现在就指望着这个大会快点开。我该保证,魔教和我有相同的想法。”

“还有四个月,我们都在外漂泊整整一年了。”

“是啊,时间过得可真快。”

——————————————————————————————

这个章节有点短,属于过度! 凯源和山磊的故事分别会在各自的番外中提到。



第三十一游

第三十三游

评论
热度 ( 6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