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凝

☆这里连凝凝凝随意称呼~☆坐标英国☆萌啥写啥 ☆坑品有保证☆周更党偶尔日更☆码字需动力欢迎评论

【双花】夜店系列之容华若桃李

第十二枝花

 

“大孙!”

孙哲平一到家,就被张佳乐抱了个满怀。

由于孙哲平一整天都待在荣耀酒吧,不等张佳乐表现出待不下去,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的模样,陈果就要求他提早下班。为了避免昨天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张佳乐先去了趟员工宿舍,然后再从后门走,坐上出租车,这才回到了家里。

孙哲平收到张佳乐的消息,说他先离开了,然后自己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情,继续坐在荣耀酒吧里。不一会儿,就有好心的工作人员提醒孙哲平,张佳乐已经回家了。话里话外透出张佳乐现在在员工宿舍以及地址。孙哲平表示感谢,驱车前往,绕了一圈,再回到家。

“今天是我做的晚饭,你快尝一尝。”张佳乐从孙哲平身上跳下来,拉着他走到厨房。

“咖喱土豆胡萝卜,就这一个?”孙哲平不用掀开盖子,整个厨房都是咖喱味。

“你不要小瞧我!今天和王杰希学做了芝士猪排,这不打算等你回来,趁热吃。”张佳乐打开冰箱,拿出一个玻璃盒,得意洋洋道,“芒果冻!”

“看着不错,就不知道吃起来什么样。”孙哲平道。

“保证好吃!”张佳乐把孙哲平推出厨房,“我马上就好了,你在外面等着吧。”

厨房和餐厅用玻璃门隔开,一来可以隔绝油烟味,二来开油烟机的时候起到隔音的效果。孙哲平在门外站了一会儿,确保张佳乐不会伤到自己,就回房换衣服。

“开饭啦!”张佳乐喊道。

孙哲平帮忙摆碗筷。张佳乐先把米饭放进小碗压实,然后反过来盖在盘子上,浇上咖喱,再摆放一块炸猪排,看着跟店里卖的差不多。

在张佳乐期待的眼神,孙哲平咬了一口猪排,“芝士呢?”

“你咬得太小了,不要怕烫,勇敢地咬一大口。”张佳乐做了个示范,是马苏里拉芝士,明显的拉丝让张佳乐激动不已,显摆给孙哲平看,就被他一口咬掉。

“嗯,芝士味挺浓。”

“吃你自己的。”张佳乐护食道。

“是。”孙哲平在张佳乐面前,就容易变成小学生,忍不住想逗张佳乐。

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机会并不多,这两年有所好转。之前,最多一起吃个早饭。孙哲平有推不掉的应酬,喝到很晚才回家,张佳乐为了照顾孙哲平,就上晚班,回家的时候孙哲平也到家了。早饭做起来简单,尤其是有了电饭煲,什么都不怕,任何食材往里面一放,只要摁个定时,第二天一早就好了。为此,张佳乐买了两个电饭煲,一个用来炖汤,一个用来煮粥。早上一餐营养十足,就都是汤汤水水,填不饱肚子,买了速冻的馒头,放饭上蒸,或者买好粗粮吐司。这么说来,正正经经的下厨机会倒是不多。

孙哲平很给面子地都吃完了,的确很好吃。张佳乐把碗一推,孙哲平立即收拾碗筷,打开热水,准备洗碗。

 

吃饱了整个人就懒洋洋的,张佳乐习惯性地躺在沙发上。最近的疲惫不是身体上,而是精神上,要瞒着全体工作人员自己和孙哲平在一起的事实,还要装出一副不熟的样子,以免被大家发现,尤其是像叶修这种,对他们俩的事情早就有所耳闻的人来说,更是不易。

张佳乐和孙哲平在一起四年了,可能是因为聚少离多,感觉也没多久。孙哲平刚答应他的时候,张佳乐一直没找到机会在荣耀酒吧宣布,可能是因为孙哲平身份的改变。拖到了现在,张佳乐反而不知道怎么说。

换言之,孙哲平重新追张佳乐,不过是相恋多年人的恶趣味。

孙哲平洗完碗,张佳乐的眼睛半闭半睁,眼神迷离,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孙哲平关掉电视,抱起张佳乐,往房间里走。

“还没洗澡。”张佳乐懒洋洋道。今天做了炸猪排,身上都是油烟味。

孙哲平改变方向,把人放在浴室,“那你先洗。”

温热的洗澡水倒是让张佳乐清醒了几分,洗了个头,拿起吹风机胡乱地吹了吹,看上去像没洗过。拖鞋一扔,往床上一扑。记忆海绵的床垫整个人都陷了下去。虽然孙哲平选这个床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怎么动都不会响,和床垫附和人体工学,对颈椎好一点关系都没有。

孙哲平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再回来的时候,张佳乐已经是绵长的呼吸,很明显睡得很熟。整个人是斜的,脑袋枕在自己的枕头上,一只脚已经在床外了,被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提到了床下。孙哲平给张佳乐盖好了被子,睡相还是和从前一样好不到那里去。

虽然两个人盖同一条被子,孙哲平都会准备两条被子,以免张佳乐把被子都踢掉了。大多数情况下,孙哲平抱着张佳乐,就会消停许多,依然不能排斥到了半夜被冷醒的状况。

孙哲平轻轻地扶起张佳乐的脑袋,让他躺在了自己的枕头。他再躺在床的另外一边,看着张佳乐的睡颜,拂过他的脸颊。张佳乐就像小猫一样,想要躲闪却躲不开,只好在枕头上蹭了蹭。

“晚安。”孙哲平小声道,又吻了吻张佳乐的额头。

张佳乐只觉得好像有蚊子,有点烦躁,手胡乱地在空中挥舞。

孙哲平看了暗自觉得好笑,握住他的手,把人拉入怀中。

“晚安。”张佳乐呢喃道。

孙哲平一怔,嘴角上扬。

 

自从和张佳乐在一起之后,孙哲平开始明白为什么有人投入极大的精力在于房屋装修。一个温暖舒适的家比什么都重要。虽然张佳乐出力比较多,不过房屋住址是他选择的。十分安静,不会有早高峰的车快速驶过的声音,不会有公园内广场舞的音乐声。

奇怪的是,张佳乐睡到现在还没有要起床的迹象。

“乐乐,该起床了。”被闹钟声吵醒的孙哲平道。

“嗯?”张佳乐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觉。

孙哲平打算再过个五分钟叫张佳乐起床,还是赖在床上。孙哲平感觉不对,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有些发烫。为了保证准确,孙哲平拿了体温计,三十八度,低烧。孙哲平立即给陈果请假。

张佳乐生着病,孙哲平也不想去上班,打算在家好好照顾他,打电话给喻文州。虽说昨天人是待在荣耀酒吧,但把事情都处理完了。喻文州无话可说,甚至有些习以为常,最近孙哲平翘班的次数越来越多。况且孙哲平这还算正当理由,反正之前已经说好会放假,今天还是在时间范围之内。

因为生病,张佳乐睡得不踏实,脑子里还有一个闹钟怎么还不响的念头。中途也有醒过,迷迷糊糊地看着外面,以为天还黑,心安理得地继续睡下去。张佳乐完全忘了孙哲平特意买的酒红色的窗帘,隔光,让人根本无法判断真实情况。

这一睡就到了下午一点,张佳乐被饿醒了。下了床,浑身难受,看了一眼手机,暗道不妙。孙哲平在厨房里听到声音,端着盘子进来,“你醒了?”

“你怎么不叫我起床?”张佳乐的声音沙哑,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生病了,我已经和陈果请假了。”孙哲平道。

“哦。”张佳乐此时也不管会不会暴露,又安心地躺回了床上。

“吃药前得先吃点东西。然后再继续睡。”

“好。”张佳乐喝了一大碗粥还觉得不够,“能不能再来一碗?”

孙哲平无奈地点头,吃得下说明身体还不错。

“你怎么没去上班?”

“你生病了,我还怎么去上班。”

“就是一感冒。”

“昨天头发没吹干就睡觉,怎么能不感冒?”

“我以为已经吹干了。”

张佳乐强词夺理,让孙哲平无话可说。

“是不是半个小时了?是不是该让我吃药睡觉?”

“感冒冲剂在这儿,有点苦。”

孙哲平还没说完,张佳乐一口气喝完,整张脸都扭曲了,“这哪是有点?”

“巧克力在这儿。”

“不行,得两颗。”

“最多一颗。”

张佳乐含着巧克力,舍不得咽下,含糊道,“你还是快去工作,别被我传染了。”

“我的身体可没你这么弱。”孙哲平不顾张佳乐反抗,盖了两层被子,“等你睡着我就走。”

张佳乐握住孙哲平的手,在药物的副作用下,安然入睡。

 

 

第十一枝花

第十三枝花

评论
热度 ( 19 )

© 连凝 | Powered by LOFTER